看看十库kksk.org

刚从里面出来……我给大家讲讲真实的精神病院吧~

  • 首页
  • 上一页
  • 5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5 23:28
    我没回头,摆了摆手,和赵随风骑车去了李珺学校,赵随风在路上对我说:榔头哥,这高队长有一张死人脸啊,没一点表情的,渗的慌,他会不会是变态杀手?

    我说:他如果是,一定是最变态的那种。

    到了李珺学校,她的班主任告诉我,李珺那天早晨正常到校,但在第一节课时候就举手示意自己胃疼,老师本来想让她去校医务室治疗一下,但李珺说家里有药,回家吃完,休息一下就好。李珺平时表现就非常好,老师也没起疑,就给他批了假条,谁知出去后就失去了联系。

    她正好好的,怎么上着课就要出去?想到这,我问班主任:你们上课时候,学生是不会玩手机的吧。

    班主任说:别人不好说,李珺是肯定不会玩的,她上课都特别认真。

    我让班主任帮我找到李珺的书桌后,我坐在她的课桌前,问旁边的女同桌:少你们昨天第一节课是什么课?李珺坐下之后有什么异常表现没有?

    那女同学说:是语文课,也没什么异常表现呀,她一向不爱说话,坐下就看课文咯,而且那时我也在听课,没仔细看她。

    我从李珺的课桌上找出语文课本,一页一页的翻着,在翻到鲁迅的《故乡》一文时,我突然发现那一页的下方被撕掉了五分之一,从撕掉的痕迹来看,那下面应该是空白部分。

    而从李珺其他课本来分析,她是一个特别爱惜课本的女孩子,桌上的课本都整整齐齐,连个褶皱都没有,怎么会出现撕破的书页?

    我将那本语文课本带了回去,用铅笔在被破坏的那页纸的后面一页大范围的轻轻划蹭,很快用笔勾出的痕迹在铅笔的灰色中呈现了出来,果然,被撕掉的那部分纸是被人写了字的,但是由于力道太浅,我只能勉强分辨出两个字,“天”和“道”。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5 23:29


    在警务室里,另外两队也都赶了回来。老袁说:付小柔虽然只有26岁,却已经是个3岁孩子的妈了,自己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做微商卖化妆品,她昨天下午让自己的妹妹过来帮着照看孩子,自己带着几包化妆品去送货,自那之后就没回来了。

    我问:没打听打听别的信息么?

    老袁说:据她邻居偷偷跟我讲,付小柔性格柔弱,却找了个特别粗暴的丈夫,大家有时会看到付小柔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

    我说:是个时常遭遇家暴的女人。老段和武圣呢,你们查的那个毕业生怎么样?

    段无情道:陈天琪大学毕业一年,在市区一家网络公司工作,跟同学合租,早晨上班后到晚上一直没回来,舍友以为她出去跟同事聚会去了,到今早看到还没回家,便打电话问候下,却发现电话关机,联系不上,那才有些慌了,选择了报警。

    我说:以老哥你的性格,想必也会打听下她的私生活了。

    段无情道:榔头懂我。陈天琪性格乖巧,比较老实,也没有太广泛的人际关系,基本每天都是正常的上下班作息时间,平时顶多和同学同事聚个会,所以她一夜未归,舍友才觉得不对劲。

    我点点头:好了,一起去监控室查看下,看看这三人最近两天的行踪。

    高冷和暖玉已经查看了部分监控,满屋的烟雾,看到我进来,暖玉对我说:榔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这三个人都是正在进行日常学习和工作,离开社区时也都很正常,只是都在昨天突然集体消失。

    我说:嗯,有可能集体被外星人掳走卖化肥去了。

    这时候高冷的手机响动,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低声道:结果出来了,血衣是李珺的,血迹分析是滴上去的,而不是通过皮肤渗上去的。我现在要去这三家走访调查,你们来两个人跟着我。

    说完,高冷自己往外面走去,走出门口后他发现没人跟上,又走了回来:没人去?

    萧慕白不屑道:你TM谁啊,跟TM曹操似的,而且还搅的这里乌烟瘴气,有没有素质概念?

    高冷哪被别人这么骂过,他愣了下,向萧慕白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嘬了口烟:听说你很能打,来试试手。

    说着,高冷突然探出右手,插向萧慕白的侧肋,出手十分狠毒。萧慕白冷笑一声,快速转胯,闪过这一击,同时迅速出拳反击,高冷险些被他打中脸,但那半截烟却被萧慕白给扫到了地上。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5 23:30



    高冷退后两步,目光复杂的看着萧慕白,后者傲然道:记住,不是所有地方都能抽烟和装逼的,下次再在我武圣面前玩高冷,掉在地上的就是你的大牙。

    暖玉一瞅这形势不对,鼎鼎有名的刑侦队长刚来就被我和萧慕白先后甩了一道,连忙出面解围:这位是市刑侦支队的高队长,你们别闹了,来,小随风和未寒,你俩跟着去吧。

    高冷也没恼火,俯身将那半截烟又塞回嘴角,使劲嘬了一口,看了我们几人一眼就走了出去,赵燕二人极不情愿的跟了上去。

    他们走后,暖玉对萧慕白说:武圣,他可是市刑侦支队的副队长,你别谁都怼啊。

    萧慕白正色道:市长来了又怎地?我堂堂武圣,还不及他一个小队长?下次再得瑟就剁了他。

    暖玉知道拿我们没办法,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对暖玉说:你没感觉这队长有些问题?

    暖玉问道:什么问题?

    我说:堂堂刑侦支队的队长,破获大案无数的刑侦专家,怎么会在一个失联案发生后那么短的时间里就亲自赶了过来,而且还是独身一人,除了先来采集证物后又赶回去的那两位之外,身边没带一个同事。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到处都有待他去破获的大案,为何他唯独对这个暂时还得不到准确定位的失联案那么感兴趣?

    暖玉皱眉道:那榔头你觉着他是?

    我郑重道:这家伙不会是暗恋你吧,跑来勾引你!我得想办法剁了他。

    暖玉一听,伸手就在我胳膊上猛掐了一把:榔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这种玩笑都乱开。

    我轻轻揉了一把胳膊:这高队长具体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但肯定不简单。

    暖玉沉思道:你这么一说的话,张所告诉我会有刑侦支队的两名刑警过来帮助采集物证,并没说高队会过来,如果知道他会过来的话,就连张所也应该会赶过来的,从级别上讲,高队可是张所的领导。

    我说:先不管他什么目的了,破案要紧,大家行动起来,拿出撸段五的气势来。我从直觉上感觉这个案子不简单,如果存在作案人的话,这个作案人绝对是个高手,最起码目前为止,我们接近10人,找不到丝毫的线索和痕迹,唯一的一件血衣,我估计也是他故意扔在那里的,而且监控里比武圣的脸都干净。

    萧慕白一瞪眼:我这是浩然正气,邪气不入,别说的我跟小白脸似的。

    我正待给大家分工去调查,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很少联系,但却一直在我内心深处的一个人:李小炮的电话。

    我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问候她几句,就听到小炮在电话里低声道:榔头,三院这边出了一个大事,需要你的帮助,你能过来么?

    我犹豫道:这个……

    李小炮突然大声道:跟你客气下还摆上谱了!赶紧麻利儿的滚过来,姐姐为这事都快月经不调了!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6 22:40
    抱歉,这天温差太大,家里25度,外面不到10度,俩孩子感冒发烧,折腾一天刚坐下,今天没腾下空来写更新。我现在写,如果写不完,明天补上。无柳三院康复中心群号:99053877 欢迎来骚。扰。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7 10:56
    前段时间的签名书活动,都已经寄出去了,大家都收到没。没收到的私聊我要单号。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7 20:27
    来了来了。今晚大家吃的啥,我吃的萝卜肉馅儿的饺子,你们吃过没。。
    ------------------------------------------

    54

    对于李小炮,我们几人心存感激,

    挂掉电话,我将事情对他们说了下,大灯道:小炮没有重要的事是不会打电话的,没有她,我们几个可能在里面时就疯了,我大灯请求出战。

    我摇头道:还不知道什么事,我先去看看是什么事能让小炮月经不调。

    大灯道:恶俗!不过我就喜欢小炮敢说不敢做,清纯不做作的帅气模样。

    我对暖玉说:我需要去趟三院。

    暖玉道:可这边有案子呀,还是个三人失联的大案。

    我说:不碍事,现在有高队长在这边,他是专业的刑侦高手,让大家帮着高队长先找找线索。

    暖玉点头道:对对,怎么把高队给忘了,有高队在,肯定没问题,那你快去快回。

    我对大灯说:大灯,你们要像配合女朋友一样全力配合高队长,知道吗?

    大灯说:那我先去找杨溪练练默契度。

    我说:算了,你就像配合你爷爷一样全力配合高队长吧。

    又给暖玉交代了几句后,我起身赶往无柳三院。

    时隔近一年,再次看到三院门口那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时,心中颇有几分感慨,就像是一个已经离婚的小女人又看到前夫一样:去你妈的。

    李小炮还是那副老样子,又瘦又直,挽着丸子头,上面依然有一颗太阳花头饰,比上次见面时还要瘦。

    不是以病人的姿态进病房的感觉是很奇妙的,有一种脱离于世间的造物主般的漠然。我似乎跟他们毫无关联,又希望他们能够远离此地。

    李小炮说:几天不见,你好像都长个儿了啊榔头。

    我说:是啊,你就没有上进心,目测胸围都小了一个号。

    李小炮掏出针管子,尖锐的针头对着我:再咒我就给你一针,让你在这里一直睡到我再长三个号。

    我坐在椅子上,说:下辈子的事就不要讨论了,说重点吧。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7 20:29
    @男人的情怀zhb 2017-11-27 16:53:55
    榔头回来了!
    这阵子,是休假吗,可带薪?是充电了吗,充的可是万伏高压电?还是做了某种不可言语的小手术,不能长时间伏案?
    不管怎么样,回来就好!!
    甫一回来,就是重案,三人失踪,一花季学生,一职场青春新人,一妙龄微商少妇,皆女性,皆突然离家,皆音讯全无,在小小的无柳,不诧惊天大案也!
    此等大案,小小的东城派出所是hod不住的。这不,来了刑侦支队高冷副支队!!传说中的高队,破获各种大案......
    -----------------------------
    我就爱看你说话,大兄弟。
    作者:东山老树 时间:2017-11-27 20:33

    李小炮白我一眼:一见你就想炸。好了,你过来看看那个人,瞅着没,坐在窗口那个。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约40岁的男人正呆呆的坐在那望向窗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问道:这是老袁的表哥么,表情动作都一样,就差那二两眼泪了。

    李小炮表情突然凝重起来:他叫李彦,知道是怎么进来的么?

    我问:也跳楼砸傻一条哈士奇?

    李小炮做了次深呼吸,缓缓道:上个月16号,在汇金湾小区里,有一对母女刚从家里走出来,妈妈正准备骑着电动车送四岁女儿去幼儿园,小女孩手里还捏着棒棒糖。突然有一辆宝马轿车以最少60迈的速度从侧面撞向她们,电动车当场被撞碎,女孩飞出去两米远,满脸是血,不省人事,嘴里只剩下一口气。女孩的妈妈也倒地不起,失去了意识。监控画面显示,那辆轿车根本没有减速,而是拐了一个弯后冲着这母女二人直撞过去的。

    我皱起眉:故意杀人,有仇?

    李小炮道:他们并不认识,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我说:那是怎么回事。

    李小炮说:听我说完,当时司机也没有下车,周围看到的群众连忙打了急救电话,后来救护车进了小区后,宝马车的司机突然从车里跑出来,跑到救护车面前,脱光衣服躺在地上又哭又骂,拦住了救护车,不让救护车过去救人。

    我说:该毙了他。

    李小炮说:救护人员拉不起来他,只得跑到100米外的远处把小女孩放上担架,快速抬到了救护车里。没想到那个杀人恶魔竟然突然冲进救护车里把那个仅剩下一口气的小女孩猛的拖出来,骂骂咧咧的将小女孩狠狠的扔到了地上,后脑着地……小女孩再也没醒来……

    说到这儿,李小炮已经双目含泪,她紧紧攥着拳头:女孩的妈妈重伤在床,几天后醒来听闻女儿去世的消息,直接昏死过去,孩子的父亲也悲痛欲绝,几度休克……都是刚三十岁的年轻父母……

    我问:这个李彦就是那个司机。

    李小炮点点头:对,就是他。

    我说:继续。
  • 首页
  • 上一页
  • 5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东山老树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80天 / 跨度163天】
    • 开贴:2017-09-21 20:37
    • 更新:2018-03-04 16:59
    • 阅读:569192 回复:7603 楼主:710
    • 字数:约361千字
    • 图片:7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