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德国二三事---记录三十岁开始的岁月

  • 首页
  • 上一页
  • 7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2 19:51


    我去的健身房,因为靠近埃森大学,因此来这里健身的人大部分是大学生,当然也有不是大学生的人。

    在健身房里,有小伙伴一起相约健身,也有家人一起相约来健身,当然,更多的都是独来独往的健身者。

    在健身房里,有一个德国大姐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为什么呢?

    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手臂上的肌肉给震惊了,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女性身上那么明显的肌肉线条,她的肌肉不是那种大块头的肌肉,而是比一般人明显肌肉,并且有很明显的线条。

    那个大姐扎了一个长长的马尾,喜欢穿着无袖的运动服,她走路的时候有些外八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的肌肉比较多的原因,手臂也有点摆着,她走起路来还有点驼背。


    我与大姐的健身时间常常都是集中在每天的下午,所以我们经常能遇到,每次在更衣室里面遇到的时候,她总是会很热情地与我打招呼,但也仅仅是打招呼。

    大姐每次健身的顺序,一般是先在地下一层里进行重量练习,然后再到三楼跑步。

    她进行重量练习的时候,拿的哑铃比很多男人都重,每次练习的时候,喜欢戴着耳机,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每次做完一组重量练习,就会盯着墙上镜中的自己,不停地喘气。

    有时候我站在她旁边,都觉得她很吃力,如果说我拿的哑铃是2KG的话,那么大姐的哑铃至少是20KG 。

    她在三楼跑步的时候,也跑得非常地卖力,她的速度很快,跑步机还会因为她的频率而作响,每次看到她在跑步,我都感觉她是在用生命在跑步。

    在七月的一个周日早晨,在健身房的更衣室里,居然又遇上了大姐,我喜出望外,便跟她聊多了几句。

    “原来你今天也过来练习呢?”我问道。

    “对的呢”

    “你很喜欢健身吗?”

    “对的,我超级喜欢健身,健身让感到快乐,让我恢复能量。”

    “我感觉好像你几乎每天都来。”

    “一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是会来健身的,一天不健身,让我感觉到很痛苦。”

    “那你坚持健身多长时间拉?”

    大姐想了一下,说道:“差不多二十五年了”

    我听到说了这个数字,嘴巴O得能够塞下一个鸡蛋了,那是我与大姐聊得最久的一次。

    那个时候我在想,二十五年,几乎每天都坚持健身,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呀!是需要对健身有多热爱才会把这个习惯坚持下去?而且还练出一身明显线条的肌肉。

    接下来的某一天,当我正和一梦在练习哑铃的时候,刚好大姐路过我身边。

    她看一了眼我手里拿的哑铃重量,摇摇头说:“这个哑铃的重量对你不适用,太轻了,你需要换一个。”

    说完,她从哑铃架上取下一个比我手上更重的哑铃,让我尝试,她看着我练习,又问我是否感到吃力的时候,我说不吃力,她又摇摇头说:“不行,还是得再换。”

    然后我就在她的指导下,换了一个比我往常重2KG的哑铃进行练习,当我再进行高位下拉的时候,她也是建议我换比往常更重的重量。

    她跟我说,我的身体其实是能够承受更重的重量。做力量训练的时候,不能够贪图轻松,而选择较轻的力量训练,如此一来,我的肌肉是得不到锻炼,因为它们一直处于一个舒适区。

    听从了大姐的训练,那一天,我做了比往常更重的重量训练,后果便是,第二天全身肌肉酸痛,我当然知道肌肉是因为杠铃的重量而被撕裂了。

    只是这种肌肉酸痛,让我第二天也不太能动弹,我又用回了以前的重量,从此以后,我便有点害怕遇到大姐,因为我害怕她让我换哑铃的重量。

    后来偶尔还是会被大姐看到,但她并没有再让更换哑铃的重量,而是每次看到我还是用原来的重量的时候,她总是对我笑笑,或者她恨铁不成钢吧。

    其实我知道,每隔一段健身时间,重量训练就需要更改一次,这样自己的肌肉才能得到锻炼。

    但在健身这件事情上,我常常是舍不得自己吃苦的,我只想保持现在的体型,总觉得健康就好,我瘦不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或者,我应该好好做一下健身计划,让自己的身体走出舒适区,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瘦下来了。

    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我,或转发我的文章到朋友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45



    我去的健身房,因为靠近埃森大学,因此来这里健身的人大部分是大学生,当然也有不是大学生的人。

    在健身房里,有小伙伴一起相约健身,也有家人一起相约来健身,当然,更多的都是独来独往的健身者。

    在健身房里,有一个德国大姐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为什么呢?

    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手臂上的肌肉给震惊了,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女性身上那么明显的肌肉线条,她的肌肉不是那种大块头的肌肉,而是比一般人明显肌肉,并且有很明显的线条。

    那个大姐扎了一个长长的马尾,喜欢穿着无袖的运动服,她走路的时候有些外八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的肌肉比较多的原因,手臂也有点摆着,她走起路来还有点驼背。


    我与大姐的健身时间常常都是集中在每天的下午,所以我们经常能遇到,每次在更衣室里面遇到的时候,她总是会很热情地与我打招呼,但也仅仅是打招呼。

    大姐每次健身的顺序,一般是先在地下一层里进行重量练习,然后再到三楼跑步。

    她进行重量练习的时候,拿的哑铃比很多男人都重,每次练习的时候,喜欢戴着耳机,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每次做完一组重量练习,就会盯着墙上镜中的自己,不停地喘气。

    有时候我站在她旁边,都觉得她很吃力,如果说我拿的哑铃是2KG的话,那么大姐的哑铃至少是20KG 。

    她在三楼跑步的时候,也跑得非常地卖力,她的速度很快,跑步机还会因为她的频率而作响,每次看到她在跑步,我都感觉她是在用生命在跑步。

    在七月的一个周日早晨,在健身房的更衣室里,居然又遇上了大姐,我喜出望外,便跟她聊多了几句。

    “原来你今天也过来练习呢?”我问道。

    “对的呢”

    “你很喜欢健身吗?”

    “对的,我超级喜欢健身,健身让感到快乐,让我恢复能量。”

    “我感觉好像你几乎每天都来。”

    “一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是会来健身的,一天不健身,让我感觉到很痛苦。”

    “那你坚持健身多长时间拉?”

    大姐想了一下,说道:“差不多二十五年了”

    我听到说了这个数字,嘴巴O得能够塞下一个鸡蛋了,那是我与大姐聊得最久的一次。

    那个时候我在想,二十五年,几乎每天都坚持健身,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呀!是需要对健身有多热爱才会把这个习惯坚持下去?而且还练出一身明显线条的肌肉。

    接下来的某一天,当我正和一梦在练习哑铃的时候,刚好大姐路过我身边。

    她看一了眼我手里拿的哑铃重量,摇摇头说:“这个哑铃的重量对你不适用,太轻了,你需要换一个。”

    说完,她从哑铃架上取下一个比我手上更重的哑铃,让我尝试,她看着我练习,又问我是否感到吃力的时候,我说不吃力,她又摇摇头说:“不行,还是得再换。”

    然后我就在她的指导下,换了一个比我往常重2KG的哑铃进行练习,当我再进行高位下拉的时候,她也是建议我换比往常更重的重量。

    她跟我说,我的身体其实是能够承受更重的重量。做力量训练的时候,不能够贪图轻松,而选择较轻的力量训练,如此一来,我的肌肉是得不到锻炼,因为它们一直处于一个舒适区。

    听从了大姐的训练,那一天,我做了比往常更重的重量训练,后果便是,第二天全身肌肉酸痛,我当然知道肌肉是因为杠铃的重量而被撕裂了。

    只是这种肌肉酸痛,让我第二天也不太能动弹,我又用回了以前的重量,从此以后,我便有点害怕遇到大姐,因为我害怕她让我换哑铃的重量。

    后来偶尔还是会被大姐看到,但她并没有再让更换哑铃的重量,而是每次看到我还是用原来的重量的时候,她总是对我笑笑,或者她恨铁不成钢吧。

    其实我知道,每隔一段健身时间,重量训练就需要更改一次,这样自己的肌肉才能得到锻炼。

    但在健身这件事情上,我常常是舍不得自己吃苦的,我只想保持现在的体型,总觉得健康就好,我瘦不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或者,我应该好好做一下健身计划,让自己的身体走出舒适区,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瘦下来了。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47

    时间很快就进入了2016年7月底,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到德国五个月了,完全适应了德国的生活。虽然上课的时候没有Wee和一梦一起,但却有可爱的Cho在身边。

    我与Cho不是班里唯一的两个亚洲学生,但因为我们经常坐在一起,并且有多话题,所以总是聊得很来,Cho的妈妈很喜欢中国,还学过中文。

    我便经常写中文给Cho的妈妈,向她问好之类的话,每次都让她妈妈兴奋不已,每次都让Cho无论如何,以后都得邀请我一起去韩国,她一定要见见我。

    德国七月的晚上,总是天黑得很晚,我甚至还会在健身之后,和Cho,一梦去逛街。

    有一次,我和一梦在商场里试穿巴伐利亚的民族服饰,衣服实在标价太高,需要150欧左右,作为穷学生的我是肯定不会购买的。我便和一梦两个人在试衣间里面试衣服,拍照,过过瘾,Cho坐在外面等我们。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47

    我比一梦矮,所以拍照的时候喜欢踮起脚尖,这样一来显得我没那么矮。试衣间的挡门布帘是不到地面的,从外面能够看到试衣间里面的脚。我踮起脚尖的一幕,居然被坐在外面的Cho拍下了下来,重点标注了我踮起的脚尖,甚至还在Facebook上问我,在干嘛?说我的脚简直是太可爱了,这个帖子居然还被Martin点赞了,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48

    最闹腾的几个男同学也总是喜欢跟我开玩笑,当然,我每次也是玩得很开心。

    来自叙利亚的Enas因为会跳肚皮舞,我竟然也常常课间休息的时候,吵着要跟她学跳舞。

    Wee也还会偶尔周末约我出来,给我送来她亲手做的美食。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49

    有这么一群可爱又好玩的同学,怎么能让我不快活起来呢?

    七月底的一天,Justin居然发了一个信息来问,是否可以一起去他家聚餐?

    他告诉我,我可以邀请别的同学一起去,人数是越来越多最好,我还在纳闷为什么Justin会突然邀请我们一群同学去他家聚餐,去到他家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老婆不在家,所以他要在家大开派对。

    那天我邀请了Cho,一梦,穆罕默德和一个中国同学,本来也邀请了Martin,但因为他要去参加演唱会,所以就没有来。

    Justin是一个大男人,所以我们猜想,在他家聚餐估计他是做不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所以在去他家之前,我,Cho和一梦都做了食物带过去。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49

    那一天,一梦居然还第一次尝试煮了珍珠奶茶,就为了让我喝到日思夜想的珍珠奶茶,真是让我太感动了。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4-16 16:50

    到了Justin家的时候,他居然还要去超市买东西,除了酒水,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好,后来大家一起齐刷刷动手,帮他烤了一份东西。



    那天,我还做了一个鸡蛋煎饼,受到穆罕默德同学极高的赞扬,居然询问我是怎么做的?他回家之后也要学起来,他觉得这个鸡蛋饼就是人间极品。

    我真是不知道他是真心的夸我,还是为了夸我而夸我,把鸡蛋打在面粉里,加牛奶和盐,搅拌均匀,用平底锅煎就好了,这样的鸡蛋饼怎么能称得上人间极品呢?

    东西做好了之后,大家开始喝酒,我比较闹腾,还跳起Enas教我的肚皮舞来,虽然学得四不像,但却也好玩。





    那天一梦喝光了Justin家所有的威士忌,其实她一来到Justin家就找酒喝,喝到最后都醉得一塌糊涂,还一直说自己没醉。



    我和Cho送她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说自己没醉没醉,不让我们扶她,但她都已经要碰瓷别人的汽车了,哪里还没有醉呢?



    一梦死活不让我和Cho送她回去,最后只能把她送到地铁上,其实吧,我知道她思想是清醒的,只是走路不稳而已,我对她的酒量还是很放心,最后她当然是安全到家啦。

    那一年的七月,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身边有一群这么可爱的同学们陪伴在我身边,我很幸运,那个时候遇到了他们。





  • 首页
  • 上一页
  • 7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洋小扇Cindy
    • 来自:天涯-海外华人 前往来源
    • 【活跃114天 / 跨度258天】
    • 开贴:2017-09-15 13:54
    • 更新:2018-06-01 04:34
    • 阅读:368983 回复:2636 楼主:529
    • 字数:约339千字
    • 图片:6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