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德国二三事---记录三十岁开始的岁月

  • 首页
  • 上一页
  • 81
  • 页码:
  •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5-21 05:26

    去Martin家聚餐,是我第一次受邀到德国人家里聚餐。

    当然,我去的同时还叫上了其他小伙伴,一梦,Cho,Jacob和他的女朋友,感觉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聚餐,只是换了聚餐地点而已。

    我们五个人相约一起去Martin家,浩浩荡荡地从市中心乘坐地铁到埃森的北边。

    Martin家住在埃森北边,在一条很安静的公路边。说这条路安静的原因是:我们平时在市中心习惯了,习惯了人来人往,车来车往,所有走在他家的小路上,人少车少,所以觉得非常地安静。

    我们五个人叽叽喳喳地带了两瓶酒到达Martin家的时候,他已经快做好晚饭了。

    其实我是很期待Martin会为我们准备些晚饭的,在聚餐之前,Martin就问过我的意见,想吃些什么,我的回答是:只要是他能做的,并且好吃的就好。

    德国的食物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而且Martin还是男生,估计他并没有很多做饭吧?所以我并没有多期待着一段晚餐。

    走进Martin的家,房间非常地干净,也很整洁,可能是因为他一个男生住的原因,所以东西很少。

    从门厅走进去,一眼望去,整个房间以白色为基调,家具也都是纯实木的。

    门厅的左边就是卫生间,然后就是厨房,尽头是餐厅,走到餐厅再转身,便看到一个很陡峭的木制楼梯通向二楼,原来这是一套复式的房子,Martin的书房和卧室应该是就是二楼了吧。

    Martin曾经告诉过我,房子的二楼在二战的时候曾经被炸地稀巴烂,二楼是在战后重建的。

    我们一群人在Martin家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Martin看到我来了,很开心地朝我微笑。

    Wee当然又是迟到的,其实她就是住在Martin家附近,不知道她没什么要迟到。当然迟到是她的惯性,不迟到才奇怪呢。(后来才知道她是在家睡觉,所以吃到了。)

    到达Martin家的时候,我已经肚子已经饿了,突然变得有点期待今晚的晚餐了。

    没多久,晚餐终于做好了,Martin做了一些拳头大小的面团(大概是在超市已经做好的,回到家里热一下就好了)。一些烤肠,还有就是紫色的包菜,另外就是一份类似汤汁的调味料。

    我们每个人拿一个碟子去厨房盛,自己要吃多少就盛多少,这些菜看起来,除了那份汤汁是他自己做的以外,其他应该都是从超市买回来的半成品,然后直接简单的加工就好了。


    说实话,我是“瞧不起”这种菜色,但入乡随俗,在别人的地盘上也总不能撒野,我本来不是很喜欢吃紫色包菜,烤肠和面团也都还好,我最喜欢吃的便是那份汤汁。

    德国人的这种聚餐模式,和我们中国聚餐很不一样,我们几个人,一人拿着一盘东西,无聊地坐在桌子上,很快就吃完了,我估计只花了十分钟吧。

    Martin那么辛苦给我们做吃的,虽然味道一般,但也得好好地夸一下,做的很好吃呢。Lecker!(德语好吃的意思)

    我们中国人聚餐吧,就喜欢做一大桌子菜,大家围在桌子上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吃上一两个小时,到最后总能吃到撑死。

    但德国人这种聚餐方式,自己吃多少就盛在盘子里,然后端着一个盘子坐在桌子上吃,根本就不像是在聚餐,吃完自己盘子里的,也不想去加了,因为没有吃得很开心氛围。

    我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Martin的一个非洲朋友来了,还有Wee也来了。

    那天不记得原因了,我明明已经说过不再喝酒了,却在饭后喝了大半瓶的酒,然后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5-21 05:27

    当我们所有人都吃完东西之后,大家坐在一楼的餐厅都有点无聊。

    Martin便提议大家去二楼坐。

    当时的我,刚把一大瓶酒喝进肚子里,酒精还没有完全在我身体里发酵,还能稳妥地爬上那陡峭的木楼梯。



    德国人很喜欢在家里的墙壁上挂照片,一般挂的是家人的照片或者是自己外出旅行的照片,他们的照片当然都不是一些艺术照,基本上都是记录生活的照片。

    在墙壁上挂照片,让人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二楼里有一个很大的红色布艺沙发和一个书桌,还有两把贝斯,给人很简洁的感觉。

    因为人比较多,有些人坐在沙发上,有些人坐在地板上,地板是木地板,也很干净,并没有什么关系。

    Martin先是抛起了三个拳头大小的小沙袋,问我们有没有人会玩,我们当中会玩的没有几个人,所以他教起我们抛沙袋。



    Martin的非洲朋友叫做Adam,来自布基纳法索,他会敲鼓,Martin家里刚好有一个非洲鼓,他也便敲起鼓来。Jacob的女朋友还对非洲鼓很感兴趣,跃跃欲试。

    当时的我,脸是越来越红了,走起路来已经有点走不稳了,但我认为,我的大脑应该是清醒的。

    应该是我提议的,要大家一起来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没有好的工具可以利用,便利用一个空的啤酒瓶,把空酒瓶放在地板上转圈,酒瓶停下来,瓶口最后对着谁就算谁输。


    中间的真心话和大冒险都玩了什么,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应该是一些很无聊的关于两性关系的问题:比如你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有过一夜情吗?结婚后会不会出轨?(应该是类似的八卦问题)

    我当时应该很吵闹,大喊大叫,还拨弄起Martin的两把贝斯来,被一梦拉扯住,就怕我把人家的贝斯给弄坏了,要赔的话,至少一个月的伙食费啊。

    大家都觉得我喝醉了,我当时的脸和全身应该都是红通通的,肯定是这样,一副醉鬼的模样。但我觉得我是没醉的。

    有一次,酒瓶停止的时候,瓶口对着我,所以我输了。

    不知道是我自己选择大冒险还是别人让我选的,我要亲一下其中的一个人,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其中的缘由来了,当时有点混乱。

    我问一梦,我能不能亲她,她不同意。

    Wee当然也是不同意。

    最后我都直接扑到了Cho的身上,她誓死不从。

    Jacob和他女朋友是下不去手的,不能破坏人家的感情。

    来自非洲的Adam跟我说:“Cindy,你可以亲我。”说完他就想凑过来亲我。

    我迅速躲开,突然就坐在Martin的旁边。

    当时的Martin正用手拖着头,撑在沙发的扶手上,看着我倒腾这一场闹剧,估计他觉得我已经醉得不行了吧。

    我深深地看向Martin,此时的他正抿着嘴对我笑。

    我眼神迷离,笑嘻嘻地对Martin说:“我可以亲你吗?”

    “可以啊”Martin看着我笑着说。

    我便凑过去,轻轻地亲了Martin的嘴,亲完之后,顿时感觉全身发热,如果没有醉酒的话,我肯定羞愧地面红耳热。

    当我亲了Martin之后,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想亲Martin。

    后面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Jacob和他的女朋友送我回家。

    回到家之后,一梦还发信息叮嘱我要跟Martin发个信息报平安,因为Martin很担心我。

    再后来有人跟我说,我那天哭了。

    但我对自己哭的这件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记得走路的时候两腿发软,但脑子应该是清晰的。

    至于我为什么要亲Martin,或者我真的喜欢上了他,借着醉酒亲了他?至于Martin是不是心甘情愿被我亲,我也不知道。

    总之,第二天早上醒来,想起昨晚做的事情,确实觉得很羞愧难当。
    作者:洋小扇Cindy 时间:2018-05-22 05:21

    第二天早上起来,想起昨晚自己做的事情,真是羞愧难当,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见人了。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在想,难道我真的喜欢上Martin了吗?难道我要食言?找一个德国男朋友?

    身边所有熟悉我的人,在我来德国之前,问我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小扇,到了德国以后,你会不会就嫁给一个德国人?”(尽管我当时还有男朋友,但他们还是会这样问,八卦的心理我懂。)

    每次我的回答都是:不可能,我根本就不喜欢老外(这里说的老外指的是黄种人以外的人种,日本或者韩国的男生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为什么呢?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种族歧视的人。但不找不是同种族的男朋友算不算是另外一种定义上的种族歧视?我可以接受和他们做朋友,但作为男朋友是不可能的。

    黑人,我觉得他们的肤色很黑,不能接受。

    白人,体毛很多,汗腺发达,我不喜欢自己的另一半有异味。

    阿拉伯人或者其他人种,一样的道理,我都觉得他们的体毛太多或是汗腺太发达。

    但最终的原因,有一种最大的排斥感就是,文化差异!

    我是一个懒得处理,在两性之间,因为价值观取向不同而争吵的人,因为那样真的很累。

    我与前男友之间,同一种文化下长大的,但在价值观上仍然有很大的差异,就更加提与别的种族文化磨合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Martin在一起。

    我找他聊天,说德语,最终的目的便是锻炼德语口语,虽然这段友谊在一开始有很强的功利性,但我们现在是好朋友呀。

    命运常常如此,你一直不想要的东西,偏偏安排你遇上。

    那一天我想了很久,也和闺蜜讨论了很久,后来证实我真的喜欢上了Martin,那是在和他交往中自己无意识地喜欢上他。我自己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他一直都在身边。

    我与Martin不算每天都见面,但在精神上,算是很依恋他的。我一旦有什么问题或者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求助他或者是与他分享我的生活。

    问题来了,如果我真的喜欢他,那我们以后相处岂不是很麻烦吗?

    去到Cansu家,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Cansu睁大眼睛,惊讶地说:“我的天啊,Cindy,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无奈地耸耸肩说:“就是这样了,对了,你有交往过德国男朋友吗?”

    “完全没有,我从来交往过德国男朋友,我以前交往过的男朋友都是土耳其人。德国人的AA制我实在受不了,还有就是文化不同,让我没办法沟通。”

    在Cansu这里找不到和德国男人交往的经验。

    身边的人没有经验,不如求助互联网吧?

    现代人总是这样,一旦有了一个问题,总是喜欢在网络上找答案。

    我便在知乎,天涯,百度,微博等等各大网站上搜索:找一个德国男朋友是一种什么样体验?

    沮丧地看着一些人的回复,但都是只言片语,并不齐全。

    看来,很少有中国女生在网上分享自己与德国男朋友的相处经验呢。

    随即而来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喜欢Martin,问题是他是否也喜欢我呢?

    昨晚我亲他的时候,是在醉酒状态下亲他,如果当时是Wee,Cho或者是一梦问他,他会不会也是一样的答案呢?

    和Martin相处了两个多月,他从没做过任何让我觉得他喜欢我的暧昧动作。

    就连在波鸿音乐节的时候,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他护着我时,也只是把手放在离我的身体至少五厘米远,不会因为人多的情况下,而趁机与我身体有任何接触。

    在平时的情况下,就更不会有身体上的任何接触。

    除了见面拥抱的时候,其他时候,他辅导我德语时,连碰我的一个手指头都没碰过。

    根本就没有暧昧的气氛啊!!!
    (按照中国文化,如果他喜欢我,在暧昧的时候,他应该趁着人多的时候,手揽一下我的腰或者肩?或者是在辅导我功课的时候,碰一下我的小手吧?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咳咳……)

    还有就是,外出吃东西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份冰激凌或者是一份烤肠,我们也都是各付各的,虽只是几欧元,如果他真的喜欢我,是不是应该请我吃呢?(虽然我知道欧美人AA制的文化,我也不是稀罕那几块钱,但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让我知道他喜欢我呢?)

    还有就是昨天晚上,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他昨晚是不是应该要送我回家?让我觉得他在乎我呢?(当然我知道欧美人都很独立,根本就不会像中国男生考虑得那么周全,在女生醉酒的情况下送她回家。)

    在和他相处这么久的时间里,除了回复我的信息几乎秒回,用心地给我讲解德语,在别的情况下,我真的感觉不到他很在乎我,或者说是喜欢我。

    下午去健身的时候,约了一梦一起去,一梦一脸嫌弃地跟我说:“你知道昨晚有多吵吗?”

    “我知道啊。”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嘻嘻地说。

    我想,一梦是见过我和Martin相处比较多的人,或者她能看到Martin喜欢我呢?

    我假装不在意地,开着玩笑问一梦:“你说,Martin会不会喜欢上我了呢?”

    一梦看了我一眼,鄙视地说:“拜托,你也不看看你那个样子,Martin怎么会可能喜欢你啊?别看玩笑了好吗?”

    说实话,一梦有时候说话真的很毒。

    我知道她说我是什么样子,在她的眼里,我是一个三十岁的“老女人”(她平时就是这样称呼我的)。

    长相普通,穿着打扮普通,还长得矮,放在街上随便一抓一大把,Martin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

    一梦的话其实有刺激到我,我便决定以后不再和她讨论Martin的话题。

    周一上课的时候,Cho见到我一直在坏笑,她凑过来问我:“Cindy,你那天晚上怎么回事?居然亲Martin?”

    我暂时不想和Cho说我喜欢上Martin,我淡淡地说:“那天晚上我喝醉了。”
  • 首页
  • 上一页
  • 8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洋小扇Cindy
    • 来自:天涯-海外华人 前往来源
    • 【活跃110天 / 跨度248天】
    • 开贴:2017-09-15 13:54
    • 更新:2018-05-22 05:21
    • 阅读:365728 回复:2602 楼主:524
    • 字数:约332千字
    • 图片:60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