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讲述我春节搭错车后失联恐怖真相,黑车不要乱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海棠花未眠V 时间:2017-09-27 17:05
    许多人喜欢坐黑车,黑车方便,特别是夜晚叫不到出租车的时候,坐黑车很快就搞定,有时候,还能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艳遇,但是自从那件事开始,让我的生活彻底乱了。
    这件事还得从去年春节说起,那会我在苏州工作,大学刚毕业,根本没有抢票的经验,自然败给了那些抢票能手了,没有抢到火车票,又没有直达的汽车,最后还是经朋友帮忙,联系到一辆黑车。
    我给那辆黑车的老板打电话,那老板很爽快的答应了,让我晚上十一点半,在我住的小区对面马路等他。
    大年二十八的那天晚上,我忐忑的等待着,我之前没做过黑车,听说黑车挺坑人,心里多多少少没底。
    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我看到一辆破旧的小型客车开了过来,那辆车停了下来,里面探出一个脑袋,喊道着,“杨程是谁?上车!”
    我诧异的望着这辆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好的五星级大巴车呢?
    怎么变成这辆可以报废的小型客车了?
    我就询问了一下,“怎么是这车?”
    谁知道那个司机脾气还挺冲的,直接就说道,“大巴车加班了,来不了,就只有这辆车了,爱坐不坐,不坐滚蛋。”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心中骂了他几句,不过也不敢撕破脸,毕竟错过这班车,我都没办法回家过年了,我不情愿的上了车。
    那会,外面温度都零下五度,我冻得瑟瑟发抖,没想到车内也冰冷的要死,看来这破车没空调。
    我大概看了一眼,有十多个乘客,我把钱递给了黑车老板,黑车老板一看就是那种慈眉善目的人,笑呵呵的跟我道歉着,“抱歉啊,那辆车临时有事。”
    那个老板说话比司机顺耳多了,我也不好说什么,老板递给我一张车票,我顺着昏暗的灯光看去,车内的人耷拉着脑袋,死气沉沉的,给人感觉都挺怪的。
    我也没多想,就来到我的座位前面,坐了下来。
    车内黑漆漆的,我也没注意座位上还有东西,等我坐上去的时候,就感觉有点隔人,我顺势摸了一下,吓得直接站起来了,因为我坐到旁边那女人的手上了。
    我急忙朝着她道歉。
    作者:海棠花未眠V 时间:2017-09-27 17:07
    奇怪的是,我这么重的人坐在她手上,这女人竟然没喊疼,只是抬起头望了望我,对面昏暗的灯光照射她身上,她的秀发遮住半张脸,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种很阴森的感觉,看的我不由发憷了,我不得不再次道歉。
    那女人冷笑了一声道,“又上来一个!”
    说完,那女人转脸继续睡觉了,我听的心中一阵发憷,感觉像上贼船了,什么叫又上来一个?
    该不会是中途老板还会要价?
    我之前听人说过,黑车老板上高速后,喜欢二次要价,不给钱的,直接踢下高速路,大晚上的,老板要是加价,我也只能任宰。
    旁边这女人挺怪的,我也不敢跟她说话,就眯着眼睡觉,但是睡了一会,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我下意识的转脸望去,差点没有把我吓尿了,刚才那女人转头在盯着我看,特别是半张脸被头发给遮挡起来,太特么恐怖了。
    那女人看我望她,又转过脸去了,我吐了吐气,又准备睡一会,但是一闭上眼睛,脑海就浮现刚才这女人情形,总感觉她又在盯着我看,心中不由的紧张,我也不敢睡了。
    车内安静,除了外面风呼呼的响声,基本上听不到其他声音,我只能转过身来,把手机拿出来听着歌,想缓解下情绪。
    这小客车虽然看起来破,但是速度还是蛮快的,路上也没怎么堵车,但是心里却一直不踏实,生怕这车出什么故障,大概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车子进入服务区,老板让我们到服务区休息下。
    车上冷的要死,我从车上下来就直接冲下来找厕所,最后我看到有个男的转过去了,估计跟我一样,我也跑了过去,我就看到他在墙头那边撒尿,我也懒得找了,就地解决。
    等我转脸看的时候,才发现是那个吼我的司机,我也不想跟他说话,但是没有想到他却跟我说一声,“小伙子,快点走,快点走!”
    我心中一颤,急忙问,“为什么?”
    那个司机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就听到后面传来黑车老板的声音,“老冯啊,这趟结束,我会多给你一万分红的。”
    “我不要你年底分红,但是以后别他妈再来找我了。”说完,那司机气呼呼的离开了,我诧异的望着这两人,这到年底了,谁出来跑黑车不是为了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不要钱的。
    联想到刚才那阴阳怪气的女人还有司机跟我说的话,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心道,肯定遇到喜欢敲诈的老板了,那个老板似乎看出来我的想法,微笑的说道,“我开的虽然是黑车,但是不会中途要价的,你朋友之前也坐过这车,放心吧!”
    作者:海棠花未眠V 时间:2017-09-27 17:07
    我点了点头,主要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也没办法离开,只能硬着头皮上车,车上其他的人几乎都没去厕所,我有些纳闷了,按道理,这么冷的天,坐在车上三个小时,不可能没有尿的啊!
    黑车老板自己去服务区吃饭了,也没强迫我们,我假装有点晕车,就过来找司机要塑料袋,顺便想问一下司机刚才让我走的原因,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司机朝着我吼了一声,“车上别乱走,滚回去。”
    如果是之前,我可能还骂这司机两句,但是现在,我明显感觉到这司机是想帮我,我缩了缩脑袋就回来了。
    刚刚到座位上,就看到坐在我旁边的女人望着我,然后还朝着我笑,她的头发一直都是遮住半边的,笑的我都发憷了,我从来没遇到这么邪门的女的,就感觉我是小羔羊一样,我立刻坐了下来,转过脸望着其他的乘客。
    说来也怪,这些乘客都躺在椅子上,身体很坚硬,要不是他们偶尔动一下,我还真以为是死人呢?
    很快,司机就把车内灯关了,车子一片漆黑,我就听到外面风呼呼的刮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从心头划过。
    我默默的注视着司机那边,自从司机上车后,就一动不动,大概十来分钟后,我就看到黑车老板上车了,他朝着我看了看,又朝着里面看了眼,然后拍了拍司机说道,“走吧!”
    车从服务区出来后,车就开始有点堵了,半个多小时才走了几里路,我下意识的朝着外面看了看,谁知道那女的又盯着我看,还笑着说道,“路还长,不急!”
    我也不敢跟她说话,只能默默的等着,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坐黑车了,太尼玛吓人了,最后听司机说,“这样不行啊,明天早上肯定到不了,出了事情谁都付不起责任,我看稍后我们下高速,从安徽那边走。”
    “听你的。”
    黑车老板说了一句,车上又陷入寂静中,在下个高速路口,车子下了高速。
    安徽多山,我们走的那段路挺不好走的,车子晃晃悠悠的,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噗嗤一声,紧接着,停了下来,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小破车抛锚了。
    司机跟黑车老板都下去修车了,我也跟下去准备撒泡尿,司机跟老板两个站在一排撒尿,然后就去换轮胎了,我尿完准备上车,结果从车上下来个女孩,那女孩挺漂亮的,她看到我后,低声的说道,“你是杨程?”
    我点了点头,她急忙拉了拉我,把我拉到一边,然后颤抖的说道,“快,想办法跑,这车里面的人太诡异了。”
    作者:海棠花未眠V 时间:2017-09-27 17:11
    我心中一颤,低声问道,“是不是有人盯着你看?”
    那女孩摇了摇头,立刻从身上拿出手机,递给了我,等我看到手机上的照片,吓得我脸都黄了。
    这是她用手机偷拍出来的照片,光线比较模糊,照片拍的不清晰,但是却能看出大概,那是一张青色的脸,眼睛都深凹下去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脸的半边,已经腐烂了,应该是一个死了很久的尸体……

    我看到这张照片,后背直冒冷汗,身子不听使唤的抖着,我心中一阵惊慌,这尸体怎么会跑到了这辆车上,而且就在这女孩旁边。
    我下意识的转脸朝着我那边望去,就看到跟我坐一起的女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吓得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这尼玛够邪门的!
    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那个司机让我赶快跑了,这车可能不是黑车那么简单。
    说实话,我从来没遇到这么邪门的事情,一时间手足无措了,我旁边这女孩也被吓得哆嗦着,她也没什么好主意。
    我知道这算我们最好的机会了,我观察了一下,颤抖的说道,“我们朝车头走,然后顺势溜到那边树林藏起来,车上东西,咱们也不要了!”
    那女孩点了点头,我们两个蹑手蹑脚的走到车头,看到司机跟黑车老板还在修车,我们两个偷偷的溜了过去,紧接着,就朝着那边树林跑去了。
    那会也就凌晨五点左右,天上稍微有点亮光,我们两人躲在树林里面,为了防止黑车老板打电话给我们,我直接把手机关机了,那女孩也关机了。
    树林里面漆黑一片,偶尔有嗖嗖的响声,简直太惊悚了,因为不知道树林多大,所以也没敢进入里面,我跟她藏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了。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外面本来就冷,我们两个紧张到极点了,要不是我刚刚撒过尿,估计真的能吓尿了,外面绝对的安静,这女孩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大概五六分钟,我就听到那个黑车老板喊我们两个人名字,我这才知道这女的叫钟雨馨,很快,我就看到黑车老板拿着手电筒朝着这片树林走来了,钟雨馨狠狠的抓着我的肩膀,疼的我龇牙咧嘴。
    我急忙提醒她一下,她才松开点,我低声的说道,“到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别出来,也别出声。”
    作者:海棠花未眠V 时间:2017-09-27 17:12
    钟雨馨点了点头,手电筒光芒距离我们大概有五十米左右,我甚至能看到黑车老板的身影,我跟钟雨馨蜷缩在树根旁边,偷偷的望着他,生怕他看到我们两个。
    黑车老板就说道,“快点出来,再不出来,我要开车走了,现在已经耽误很久了。”
    任由黑车老板怎么说,我们两个都不说话,黑车老板说了大概十来句,突然冷笑了一声道,“是不是老冯跟你说什么了,你们就听老冯的话吧,被他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既然你们想死,我也不管你们了,别后悔就行。”
    说完,这黑车老板竟然真的走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特别是黑车老板最后的话,让我不由的紧张起来。
    老冯要害我们?
    明明是那个司机想要帮我,怎么可能要害我呢?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多半是这黑车老板想诈我,让我们出来,一想到车上的那个盯我的女人,我浑身就发憷,肯定不敢再回到车上了。
    钟雨馨小声的问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出去?”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出去了,等明天天亮,我们在想办法回去,不管谁的话是对的,反正我们是不能回车里面的。”
    我跟钟雨馨动都不敢动,一直就这么熬着,幸好是两个人,要是一个人,非吓死不可,我们两个也不敢说话。
    一直熬到了六点多,东方才露出一丝鱼肚白,周围的事物也清楚多了。
    我跟钟雨馨都松了一口气,总算熬到天亮了,我看钟雨馨脸憋得通红,还以为出事情了,就问了情况。
    钟雨馨扭扭捏捏的说想上厕所,我尴尬的站起来了,到了不远的大树后面,两分钟后,钟雨馨出来了,小脸红的要命,这情形挺尴尬的。
    我跟钟雨馨来到昨晚那条大路上,等到了那条路上后,我吓得哆嗦起来了,没有想到马路左边,竟然是二十来个坟墓,简直就是乱坟岗,坟头上的野草都黄了,凉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冷颤。
    昨晚车抛锚的地方,竟然是在乱坟岗这里,我不敢深想下去了。
    让我想不到的是,我跟钟雨馨的行李箱跟电脑都被放在马路那边,我就感觉到一阵后怕,因为这个老板明显是不图钱的,图的可能是我们的命。
    幸运的是我们从黑车上下来了,我就把手机打开来,想定位下什么地方,顺便给家里人报个平安,没有想到手机没信号,钟雨馨的手机也没信号,我们两人陷入困境了。
    作者:海棠花未眠V 时间:2017-09-27 17:12
    我朝着前面望了望,山路弯弯绕绕,特别是前面那段山路,夹在两个山峰之间,那感觉挺瘆人的。
    现在真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咬了咬牙说,“走吧,只能步行了。”
    太阳从东面升起来了,我看到阳光,心稍微舒服点,钟雨馨也放松了一点,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杨程,你说为什么他们要把尸体放在车上?”
    说实话,我还是不太敢相信那些全部都是尸体,我分明记得,那些乘客动过,难不成都是尸体诈尸了?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讨论这个问题,简直瘆人了,我跟钟雨馨说,别讨论这个问题了。
    钟雨馨嗯了一声,我们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就遇到一辆私家车,私家车的车主人蛮好的,就捎带我们一程,我顺便问了下这是哪里。
    车主告诉我们,这是通往马鞍山的路,我略微松了一口气,也就半个多小时,我们就来到马鞍山车站,然后辗转很久,终于回到了家,等到了家,我们两个心情都好起来了,加上过年了,整个街道都喜气洋洋的,我们两个有说有笑的。
    我把钟雨馨送回去后,也回家了,过年挺热闹的,整天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也冲淡了黑车的事情,我跟钟雨馨平时也聊的挺好,约定初七那天一起回苏州。
    初四那天,同学聚会,我喝了不少酒,回到家倒床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我才醒过来,虽然睡的时间很足,但是我却感觉到很疲劳,浑身没劲。
    起来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床边有一双红色高跟鞋,我估计可能是我小表弟来我们家玩的时候,把他姐的鞋给藏在我屋内,我也懒得过问。
    我起来刷牙洗脸的时候,无意间朝着我脖子看了看,吓得我不由一跳,在我的脖子左边竟然起了一个灰色的斑点,大概有大拇指那么大小,看起来相当丑陋,我拿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我的右边起了四个小一点的斑点。
    顺手摸了摸,摸起来冰凉冰凉的,但是不怎么疼。
    我心道,难道是皮肤病?
    我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然后就朝着医院跑去,我挂了皮肤科,早上皮肤科的人不多,根本不用排队,那个医生看了看我的皮肤,顿时皱起眉头了,很困惑的说道,“奇怪,真奇怪!”
    我心不由的悬起来了,难道我的问题比较严重?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海棠花未眠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6天 / 跨度148天】
    • 开贴:2017-09-27 17:05
    • 更新:2018-02-23 10:19
    • 阅读:1537192 回复:5301 楼主:720
    • 字数:约7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