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国内鬼楼七十有二,那年我闯入最凶的一座

  • 首页
  • 上一页
  • 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8-02-10 13:50
    所以我们那个班主任根本不会管老二在学校做什么,我们这些和老二一个宿舍的纯粹是沾了老二的光,面对老师总是有点有恃无恐的感觉。不过像小六这样直接顶撞老师的事还是头一次做,不知道班主任记不记仇,希望以后不要给小六小鞋穿。
    国宝晨会结束就和他们班同学一起回了他们教室,我们其他人都回了宿舍,大伙回到宿舍一个个心里都不太舒服。按刚才班主任说的,老大是在开学前两天由他爹打电话通知的学校说老大要退学,具体要退学的原因没说,至于需要来学校办理的退学手续,他爹说懒得来,就不办了。其实我觉得刚才班主任冲我们发脾气也有这方面原因,老大忽然通知学校说他不上学了,那开学的学费就要少收一份,班主任就要少一份提成。在真金白银面前,人性还是充满了真诚的。
    我们各自或坐或躺在自己铺位上,没人说话,有发愣的,有抽着烟做沉思状的,房间里安静的让人不舒服。小八忽然从自己床上下来骂了句脏话,然后一脚踢开房间里的一张板凳。板凳被小八提到了小六的床边,小六也发起了火冲小八喊到:“你干什么?!踢什么踢?”小八毫不示弱的冲小六吼:“我就踢了怎么滴?!”小六也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发更大的火,这时老二吼道:“行了!都消停点!就你俩心里不好受是吧?老大就只是你俩的老大不是我们的老大是吧?!你俩觉得我们其他人都可开心了是吧?!”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8-02-11 09:05
    老二吼完小六小八也消停了,各自回到自己床上继续发呆。我心想这仨人算是发泄了,我们其他几个人还郁闷着呢,小五忽然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这是为什么呢?”刚才没说话的小四这时说到:“谁知道呢?他也许有自己的苦衷吧。”小五接着说:“那也不至于招呼都不打一个啊。跟我们说声都不行吗?”
    大伙继续沉默,过了会儿老二说:“去年他爹忽然跑来找他,是不是就跟这事儿有关?”我说:“对啊,我也在想这事,他爹走那晚他学小七说话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真没往这方面想,他怎么这么突然……”
    忽然小五说到:“不对,不对劲。”我问:“哪儿不对劲?”小五说:“要是那会儿老大就知道自己过完年不会再回来,凭他的做事风格,你觉得他会什么都不带走吗?”小五说完,我打量了一下老大的铺位,还有他那仍旧上着锁的储物柜。我立刻明白了小五的意思,老大爹走后老大说请客那晚,他故意学小七临换宿舍前说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他那时就知道自己过完年不会再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凭他的人性,不可能啥都不带走啊,他的被褥,他的生活用品,他上锁的储物柜,这明显是他本来还准备回来啊,到底怎么回事?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8-02-13 09:39
    我正在想着,
    小八忽然从自己床上跳下来走到老大铺位前,伸手拿起老大的枕头说:“管他呢,也许是他留给咱们的呢?平时沾咱们那么多便宜。那这枕头归我了啊,我一直觉得我枕头太矮了。”小八说着就拿着老大的枕头回了自己床上,我看着老大被拿走枕头的铺位,忽然发现他枕头位置的床单下面好像有东西,我和老大是挨着的上铺,我发现有东西就直接爬了过去准备看看是啥。小八看着我说:“老三,你这是要换铺位啊?”我没理他,直接爬到老大枕头的位置掀开床单一看,是个信封。
    因为我们学校给配的床单很薄,所以这个只隔着一层床单的信封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四方形轮廓,我拿起信封看到封面写着:给我的兄弟们。我又翻过来上面写着一个很详细的地址,那个市我记得,是老大家所在的市。
    信封没封死,我直接从里面掏出一张信纸,看了一眼就冲大伙说:“哎哎哎!都安静,老大给咱们留信了!”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8-02-14 06:50
    我说完这话所有人都急忙凑了上来,我说:“都别挤,我念给你们听。”
    大伙一阵催促之后我开始念这封信:
    我最亲爱的我的兄弟们,很抱歉没跟我的弟兄们说声再见,无论如何我对你们永远是爱的无以复加,其实我时常觉得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们一起唱我的果汁分你一半当然我只是说说不是真的分,以后不管大家伙能不能想起我这个大哥,有时间的话就多看看咱们以前一起玩时拍的照片,那里有咱们都懵懂时的记忆,没想到这时间过的如此快,其实我还有许多话没对你们说,还记得咱们一起救老二那次吗?我老觉得你们欠我个人情,嘿嘿,有时间,再聚,爱你们。
    我是你们永远的老大,韩子春。
    阳照市,黄连县,孝贤庄。
    这写的什么玩意儿?语句不通,内容重心不明,还夹杂着胡说八道,什么救老二?什么照片?这货是趁着喝多了写的吗?通篇看下来就特么的把他自己的家庭地址写的通顺了,还格外仔细。
    作者:天赐三千 时间:2018-02-14 12:01







    老二忽然站起来把手里快抽完的烟深吸了最后一口后往地上一扔,又用脚踩上去拧了好几下然后说到:“弟兄们,我有个想法。”我问:“啥想法?”老二用手一指老大的储物柜说:“撬开看看。”我白了他一眼说:“撬老大的柜子?算了吧,他要知道了非托梦回来掐死你。”老二白了我一眼说:“我怎么觉得你在咒老大呢?让你说的他跟死了似的。你忘了?我会开锁,我撬完的锁绝对毫无痕迹。”
    对啊,真忘了,美食街鬼楼探险时老二就说起过他会撬锁,小时候为了玩游戏机和他家大人斗智斗勇时练的一手绝技。老二这么一说,小六小八都表示响应。小八说:“对,看看老大有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物。”小六点点头说:“对,他说不定跟小七似的给咱留啥纪念品了。”
    老二有些无语的说:“你俩别跟老大似的行不?瞎惦记啥呢?我是觉得老大这封信有问题,虽然我说不上来有啥问题,但是我觉得吧,要是上次小七留给他的那块看着挺值钱的塑料金佛要是他没拿走的话,那肯定是有事。”
    这时小五跟我说:“三哥,信给我看看吧。”我把信递给小五,然后跳下床跟老二说:“撬呗,反正看那信的意思他回不来了,直接暴力解锁得了,四儿,你那根破钢筋呢?”小四打开自己储物柜拿出那根挺占地方的钢筋,没递给我,直接自己动手把钢筋伸到老大储物柜那把锁的锁扣中去,然后用力一撬,“啪”的一声,锁应声而开。
    小四摘下锁头后打开储物柜的门,门后有几本书,还有小七留给老大的那个塑料金佛,小四拿出金佛举到老二面前问:“二哥,金佛还在,怎么说?”
    老二刚伸手要接,小五忽然“啊!”的叫了一声,这一声声音特别大,把我吓一跳,我冲小五说:“你瞎咋呼啥?”小五举着老大那封信冲我们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老二问:“知道啥了?”小五说:“这是封藏头信!每一句的第八个字连起来是一句话!”我们同时问:“什么话?

    小五声音有些颤抖的说:“这句话是‘’兄弟们如果能看懂的话…救我…’”
  • 首页
  • 上一页
  • 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天赐三千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1天 / 跨度148天】
    • 开贴:2017-09-27 15:49
    • 更新:2018-02-23 11:26
    • 阅读:125684 回复:1055 楼主:561
    • 字数:约28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