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吞吐天地》长篇连载【玄幻三国】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保险丝感 时间:2015-05-19 14:34
    第一部小说《侠风录之蝶梦》,30万字已完本,传统武侠,只是投稿被拒,连载武侠又没人看。
    这是我的第二部小说,两年前写过一点,但工作忙也就放下了,隔了两年,发现自己心里还是十分想写小说,那是一种渴望。于是又开始提笔,工作闲余我会尽力更新,希望大家能喜欢,顶一下支持一下。




    简介:玄幻三国小说,多角度深入描写各方势力人物和事件,斗气、法术、道术,绝对体系的魔法,历史与玄幻共存,绝不一样的三国。

    曹操:火系法术、剑术。

    夏侯惇:斗气、刀术。

    夏侯渊:斗气、暗器术。

    许攸:召唤术、丹药术。

    袁绍:斗气、剑术。

    想知道更多的人物技能,更多的精彩,请关注《吞吐天地》。









    总引: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第一卷:豪门子弟


    卷引: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第一回:歹人见财起歹意

    日头西去,而道上四骑围着一辆马车向东行去,马上四个男人都挎着刀,看衣着像是家丁;中间马车的车夫是个五六十的老头,但一脸透着精干,不像普通的车夫;马车里,一个少妇拥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在说话,而车里的另一边半躺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这男孩双手抱头,合着眼。

    “娘,爹为什么要辞官呢?”少妇怀里的小男孩问道。

    少妇抚摸着小男孩的头说道:“怎么又问了这问题了,大人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娘你别小看我,你不跟我说怎么知道我不懂呢。”小男孩说道。

    少妇嫣然一笑,食指点着小男孩的头说道:“好,是娘小看你了,娘和你说,现在呀朝廷出乱子了,所以你爹爹要回家躲躲乱子。”

    “那爹爹以后还会再做官吗?还能回京城吗?我还能见到啊俊他们吗?”小男孩继续问道。

    少妇又笑道:“凭咱曹家的权势,要回京城做官再简单不过,你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啊俊他们的。”说话的少妇正是司隶校尉曹嵩的妻子陈兰,因十常侍作乱,劫持太后,发动政变,诛杀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后又诬陷党人谋反,因此皇帝下旨追查士人一党,京城血雨腥风,曹嵩见乱局如此,便和父亲商量辞官回老家避祸,免得被牵连。

    曹嵩因要交接官务还要逗留几天,所以就让陈兰带着两个孩子先行,陈兰怀中的正是她的孩子曹德,而在睡觉的男孩是曹嵩前妻邹氏的孩子曹操,邹氏早亡,所以陈兰由妾升了正室。陈兰虽不曾虐待曹操,但毕竟待他不如亲子,而曹操也不喜欢陈兰,因此曹操一上马车就睡觉,一是昨晚练了一夜功要休息,二就是不想和陈兰母子说话。其实曹操早就醒了,只是马车里母子情深,他眼不见为净,干脆就闭上眼,再养养神晚上好练功。听到陈兰和曹德说的话,曹操心里冷哼一声:什么躲躲乱子,是避祸,十常侍发动政变诛杀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爹要是顺从他们,就会被天下人唾骂,要是反对他们,就会落到他们一样的下场,所以爹才辞官避祸,这动乱不停止,他是难以复出的,你这个大人懂的还不如我这个小孩呢。

    曹操心里虽在鄙夷,脸上却不露分毫,好像还在睡觉一般,这时车厢外面传来老管家老何的声音,“夫人,我们就要到柘(zhè)县了,晚上就住城里,明天再赶路。”

    陈兰起身拉开帘子,远处果然出现了一堵城墙,曹德凑过来探出脑袋看了一会说道:“终于可以休息了,我屁股都要颠散了。”

    老何笑道:“再过两天就到家了,小公子你再忍两天。”

    马车缓缓驶过城门,天也暗了下来,老何倒是熟门熟路,驾着车直往客栈去,不一会马车就一家挂着四来客栈牌匾的店门前停下。马车刚一停下就有两个客栈跑堂迎上来,“客观,你们几位是要住店吧,里面请,里面请。”

    老何拉开车帘子说道:“大公子别睡看,咱们到客栈了。”

    帘子一掀开,曹德第一个钻出来蹦下车,陈兰把两个包袱递给老何后搭着他下车,曹操最后才睁开眼缓缓出来下车。见来人众多,客栈掌柜的亲自迎了出来,他对两个跑堂命令道:“快把马和车牵到马厩去,再烧两锅热水。”说完店掌柜低头弯腰把人往客栈里迎,“夫人,本店干净又清静,上房铺的都是缎被,包您满意。”

    陈兰并不答话,一旁的老何说道:“甭废话,楼上我们都包了,住了的人都给我换到楼下来,别让闲杂人等上楼。”

    小县城本来就没什么住客,加之最近到处抓党人乱的,更是没生意,三天了都没人入住,曹家一伙人一来店掌柜就感谢大生意来了,但没想到他们包下整个二楼,真是让他喜出望外,背也越发弯了,他急忙说道:“您放心,我们保证不会让闲杂人等上楼惊扰到你们的,你们是要住几天?”

    老何说道:“我们就住一晚,明天就走。”

    上了楼,店掌柜领着曹家人到楼梯左手的第一间房门口说道:“这间房是本店最好房间了,当然其他房间也很好,楼上都是空房,你们随便挑。”

    老何从一个包袱里摸出一枚龟币①给店掌柜说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给我们准备两桌菜,要最好的,没有就去城里买。”

    店掌柜笑着接过龟币,轻轻一掂,约有四两,赶紧答道:“有有有,本店菜肴包您满意。”

    老何又吩咐道:“别忘了给马喂料。”

    “您放心,我们有上好草料,保证把马喂饱。”

    老何点点头,掌柜会意,说了句“你们有什么吩咐就喊我们一声”就下楼了。

    陈兰和曹德住最好的这间,曹操住他们的左手间,老何住他们的右手间,四名家丁分住两边,虽有空房,家丁还是两人住一间,一是离主人近点好保护,二是相互也可以监督。住不住最好的房间曹操根本不在意,因为他晚上要出去练功,都不在房间睡觉,他一进房间就推开窗户观察后院情况,院子里几个伙计杀鸡洗菜忙活个不停,院子不大,又厨房又马厩,根本不适合练功,看来只能出去找地方,院墙不高,可以翻出去,观察完他又躺到床上抱头闭眼,好像还没睡够。

    一顿忙活,大厅的桌子上已摆满菜肴,店掌柜在一旁监督着,生怕出一点错。今天有这一单生意店掌柜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这会又有生意上门,“掌柜的。”三个背着包袱的汉子走了进来,看到右边案上的菜肴,一个瘦小的汉子说道:“怎么,掌柜的你们这是要过年呢。”

    店掌柜回道:“客官说趣了,小的过年也吃不起这些菜呀。”

    那个男子又问道:“那店里是住了什么达官贵人?”

    店掌柜回道:“也不知道是哪的贵夫人,把楼上房间都包了,三位要是住店的话只能住楼下了。”

    “什么,要老子住下房?”一个粗犷的汉子喊道。

    店掌柜赔笑道:“客官别生气,本店的下房也绝对干净舒适,还可以给你们便宜些。”

    那个瘦小的汉子说道:“算了大哥,这小县城也没其他客栈,我们就将就一晚上吧。”

    “嗯。”粗犷男子重重喷气道,“也只能如此了,快给我们三间房间。”

    店掌柜稍稍把人往左一带,指着走廊下的几间房问道:“客观你们看这三间如何?”

    黑脸汉子说道:“随便了,你也快给我们弄桌酒菜,好酒好肉给我端上来。”

    掌柜的答道:“没问题,马上就弄。”

    “掌柜的。”二楼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店掌柜抬头一看见是陈兰,赶紧说道:“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陈兰说道:“把我的饭菜端到我房间里来。”原来陈兰在房里听到男人的说话声,她不愿同外人在一处用饭,所以就吩咐掌柜的把饭端房间里。

    店掌柜回应道:“我这就叫人把菜端您房间。”

    陈兰回到房间,店掌柜就喊道:“小吴、小林快过来。”

    “来了,掌柜的什么事啊?”两个伙子从后院赶过来。

    店掌柜手一指吩咐道:“把这案子上菜肴端到丙字房去,小心点,要是敢摔掉,看我不把你们开除了。”

    曹家人早早就开吃了,而住楼下的这三人饭菜还没上案,粗犷汉子骂道:“你娘的,要把你爷爷饿死不成。”

    店掌柜赶紧过来赔罪:“客官您消消火,厨房正在给你们做菜呢,要不给你们先切两斤牛肉。”

    粗犷男子说道:“快点,再给爷爷拿坛酒来。”

    店掌柜赶紧应道:“好嘞,马上就来。”

    听到粗犷男子粗鄙的骂声,曹家一干人都皱着眉头看过来,这三人也不爽地看着曹家一干人,老何见状用筷子敲敲菜盘说道:“吃饭,吃饭。”

    出门在外毕竟少惹麻烦为妙,四个家丁听从了老何的话安心吃饭,吃完之后就各自回房。那边吃完了,这边三人还在吃,有鸡有鱼,颇为丰盛,但是和邻桌一比就不算什么了。好似因此,三人吃的也颇为不快,一直看着曹家人进房

    粗犷汉子说道:“就怕是什么大官的家眷,会有麻烦。”

    瘦小汉子说道:“大哥你人大,胆子还是这么小,大官家眷哪就带这几个人,还有驿站不住住客栈。”

    黑脸汉子说道:“老三说的没错,就算是什么大官家眷,咱们拿了钱连夜就走了,捕役去哪找咱们。”

    瘦小汉子又说道:“咱们再把那婆娘弄出来快活一下。”

    黑脸汉子笑道:“老三,你又看上别人老婆啦。”

    瘦小汉子也笑道:“你看她那两个大奶子,一抖一抖的,我不信你不想摸一把。”

    黑脸汉子笑道:“谁说我不想,我这下面跟铁棍似的,大哥,你要不想,我和老三把那婆娘弄出来受用。”

    粗犷汉子笑道:“谁说爷爷不想的,好,五更咱们动手,弄上他们的马车,天亮立马出城。”

    瘦小汉子笑道:“大哥这才像样嘛,咱们先睡会,养足精神好动手。”

    “嘿嘿嘿。”房里一阵淫笑。

    他们是否能得手,曹操一家人是否会遭难,
    请看下回:天降童兵斗歹人。

    作者:保险丝感 时间:2015-05-19 14:35
    话说曹操一家人入住四来客栈,陈兰不愿与乡野之人同堂共食,遂吩咐店掌柜将饭菜端到自己房间,这时管家和家丁也要下楼用饭,他们毕竟是下人,不能和主人一样在房间吃饭。

    老何站在丙字房门口说道:“夫人,我们下去用饭了,你要是有什么吩咐就喊我一声。”

    陈兰说道:“好,你下去吧,等等,你去把阿瞒(曹操字孟德,小字阿瞒)叫过来用饭。”

    老何应道:“是。”

    老何走到曹操门口敲门喊道:“大公子是我老何,夫人叫你过去用饭。”

    房里曹操应道:“知道了,就去。”

    曹操慢慢起身来到丙字房,陈兰见他来了便说道:“快洗手吃饭吧。”

    曹操在铜盆随意洗了洗擦干然后脱鞋上床正坐在陈兰母子对面,三荤三素一汤、一鲜果一糕点,还将就,曹操一坐下,曹德便扯下一只鸡腿放到曹操碗里说道:“哥,你一只,我一只。”说完他又扯下令一只腿咬了一口。

    陈兰逗道:“你们一人一只鸡腿分完了,娘怎么办。”

    曹德把鸡腿递到陈兰面前说道:“那我这个让你咬一口。”

    陈兰笑道:“就让娘咬一口,你怎么这么小气。”

    曹德不情愿地说道:“那整个给你。”

    陈兰笑骂道:“你都咬过了,还给娘吃,都是口水,脏死了,快拿回去。”

    曹德又笑嘻嘻地把鸡腿收回来咬,陈兰舀了碗汤给曹德道:“说了多少次用饭要先喝口汤。”说完她也给曹操舀了一碗汤,曹操不吭声,接过汤默饮。

    默不作声吃了一通,曹操放下筷子说了声“我吃饱了”便起身穿鞋,陈兰叫住曹操:“阿瞒,你和啊疾(有的书说曹德叫曹疾,史书又无他的字,我便以啊疾为他的小字)把这盘鸡和这盘牛肉给老何他们端过去,咱们反正也不吃了,他们人多还要吃的。”她转头对曹德催促道,“快穿鞋子帮哥哥一起端。”

    曹操二人穿上鞋子便端着没了两支腿的蒸鸡和半盘熟牛肉吱吱地走下楼梯,老何五人坐在地板上正吃的欢,见状急忙迎过来,曹德说道:“何伯,我娘让我们把这两盘端给你们吃。”

    老何赶紧接过盘子说道:“多些夫人、大公子、小公子惦记着我们这些下人。”

    曹德说道:“哥,那我们回去吧。”

    曹操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要是上茅房。”

    曹德说道:“我也要去。”

    老何把菜盘交给家丁后喊道:“掌柜的,快带我们公子去茅房。”

    店掌柜从一旁赶了过来说道:“两位公子请跟我来。”

    曹操说道:“不用了,你告诉我在哪就行了。”

    店掌柜指着后院门帘说道:“茅房就在院子里,出去右转就看到了。”

    曹操对曹德说道:“走吧。”

    二人掀起帘子到了院子右转便看到了茅房,曹操就四下观察,马棚有栏杆可以攀上去,然后就可以翻出墙了,打定了主意就同曹德走入茅房。

    曹德拉起衣摆并问曹操道:“哥,你晚上要怎么出去呀?”

    曹操头往左边一甩说道:“从马棚上面翻出去。”

    曹德说道:“好高呀,下去时怎么办。”

    曹操说道:“这点高算什么,一跳就跳下去了。”

    曹德又说道:“那你怎么回来呢。”

    曹操回道:“找个东西垫一下就攀上来了。”

    曹德说道:“哥,你好厉害啊。”

    曹操说道:“是你太没用了,记得别和你娘说。”

    曹德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曹操解完手回到房没多久曹德又推门进来,他把手上端着糕点和鲜果递给曹操说道:“哥,给你晚上的点心。”

    曹操接过盘子放在床边的案子问道:“怎么,你娘在洗澡?”

    曹德点点头应了声“嗯”,在曹操床上坐下又问道:“哥你的碧蛟术练的怎么样了。”

    曹操淡淡说道:“还是那样没进展。”

    曹德说道:“你已经很厉害了,我都吐不出火。”

    曹操说道:“就你那点内力还想吐火,你练好火球术就可以了。”

    曹德吐吐舌,脱鞋躺在曹操床上。

    这时跑堂的过来敲门问道:“客官,要热水洗澡吗?”

    曹操回道:“把水拿上来吧。”

    不一会两个跑堂的各拎着两桶热水进来,他们把麻利地把热水倒进屏风后的大澡盆里,一会又拎了一次热水过来,一个跑堂的说道:“客官,可以洗了,有什么需要再招呼我们。”

    曹操说道:“你们出去吧。”

    两个跑堂的退出房间关上房门,曹操下床准备脱衣洗澡,曹德说道:“哥,要不我和你一起洗吧。”

    曹操说道:“待会你娘不是要帮你洗吗。”

    曹德说道:“我都是自己洗的,才没让她帮我洗,反正你这水也打好了,我们就一起洗吧,我们好久没一起洗过澡了。”

    曹操虽不喜欢陈兰,但与这个弟弟关系倒还不错,他脱下衣服一扔说道:“要洗就快点,不过别指望我帮你洗。”

    曹德笑嘻嘻说道:“不用你帮我洗。”

    曹德脱掉衣服与曹操一起钻进澡盆,兄弟二人在水中洗得甚欢,水花溅了一地,直到水凉了他们才出来。曹德没有换穿衣物,就光着身子躲在曹操的被窝里,好一会儿陈兰才过来找他,陈兰走进房间说道:“啊疾,快起来,该洗澡。”

    曹德窝在被子里说道:“我和哥哥一起洗了,我光着身子呢,娘你快拿衣裤来给我穿。”

    陈兰说道:“就这两步路,回去再穿。”

    曹德说道:“不要,好丢人的。”

    陈兰笑道:“就你那小屁股谁看你。”

    曹德就是窝在被子里不肯出来,陈兰说道:“好,娘这就给你去拿。”没一会陈兰就拿了曹德的内衣过来,“那快穿上。”

    曹德又说道:“娘你先回房,我待会就回去。”

    陈兰白了曹德一眼说道:“快点。”

    陈兰一走,曹德就起来穿上衣裤,他穿上鞋子说道:“哥,我回去了。”

    曹操说道:“我要睡一觉晚上好练功,你别过来打扰我了。”

    曹德“哦”了一声关门出去,曹操把糕点和鲜果倒在手帕上裹起来,又把茶壶里的水倒进水囊里,最后用大布把点心和水囊包起来,把准备完毕他就躺床上睡觉。

    “咚!——咚!咚!”,三更声传来,接着又响起了更夫的声音:“春气湿冷,关好房门。”

    听到声响,曹操睁开眼睛,迅速坐起穿上鞋子,他推开窗户察看院子,院子无人,他关上窗户拎起包袱背上,轻轻打开房门,走到回廊上往下一探,店小二躺在榻上睡觉。曹操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以防吵醒店小二,到了后院他跳上马棚的栏杆又顺着柱子攀到棚顶,墙虽然比曹操人高,他却毫不害怕,一跃而下。

    夜半①时分,街上无人,天上本无什么月光,曹操还专拣小道,尽往黑处走去,越走越偏僻,约莫一刻钟,眼前出现一座废宅。曹操走进院子一看,房子残破不堪,院子满地杂草,四周又无居民,是个练功的好地。曹操把包袱挂着院边的树上,又捡了些枯枝放院子中间,他往后面退了好几步后双手并拢放在腰间,慢慢地双手向上升起,升到胸口时双掌迅速向中合并,接着曹操念道:“火法—一碧蛟术。”突然一道黄绿色火苗从曹操口中喷出,火苗飞向枯枝堆,片刻火苗又消失不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保险丝感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5天 / 跨度1278天】
    • 开贴:2015-05-19 14:34
    • 更新:2018-11-17 23:56
    • 阅读:2512 回复:406 楼主:498
    • 字数:约180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