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李幺傻江湖故事之《戚绝书》(那些湮没在岁月深处的江湖往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8 00:00
    后来的一切,都是从赶蛋开始的。

    赶蛋是句江湖春点【1】,指的是江湖盗窃行里的徒弟想要离开师父,必须向师父提出申请,并在一定的时间里,从师父家中盗取一件值钱的东西,然后销声匿迹。而师父,如果在相同的时间里,没有找到徒弟,则表示赶蛋成功。反之,则表示未成功。
    这个一定的时间,最长不超过一个月。
    如果赶蛋未成功,徒弟则要遭受师父和同门师兄弟的殴打,并在身上烙下耻辱的标记,在盗窃行里位居末位,此后,终生不敢再提出离开师门。如果赶蛋成功,则徒弟另立门户,甚至在江湖上取代师父。
    江湖上的事,外人不知道。江湖有谚语:宁赠一锭金,不教一句春。宁肯给你一锭金子,也不会教你一句江湖春点。

    这场赶蛋,发生在南直隶宁国府【2】。
    宁国府有一座院墙高大的宅院,叫做颜府,颜府占地几十亩,家丁丫鬟上百人。颜府的主人名叫颜升,每天早晨,仆人刚刚打扫完颜府门前,人们就看到颜升架着鸟笼走出来了,他身材高大,满面红光,神清气爽,身上的绸缎长衫在晨风中飘飘冉冉。他从街道上走过去,满大街的人都争着抢着和他打招呼。他微笑颔首,举手投足间显得从容自如。
    半个宁国府的人都认识颜升,人们说他修路搭桥,乐善好施,扶危救困,送他外号颜大善人。然而,没有人知道,颜大善人是宁国府的高买【3】,手下弟子遍布州县。

    然而,这天早晨,颜升却没有走出颜府。不但颜升没有走出颜府,颜府上上下下百十号人都没有一个人迈出颜府半步,甚至连颜府门前青石台阶上枯黄的落叶,也没人打扫。
    颜府黑漆沉重的木门后,一片阒寂,连一声鸟鸣也听不到。颜升坐在大厅中堂前,一只手搭在八仙桌上,时不时用手指轻轻叩响桌面,显得胸有成竹,气定神闲。他身后的墙壁中央,悬挂着一张猛虎下山图画,猛虎张牙舞爪,气势逼人,但粗识字画的人,都能看出,此画粗糙拙劣,顶多只能卖到两文钱。
    颜府大院里的每个角落,都明里暗里站着家丁。天空中偶尔飞过一只鸟雀,他们都会如临大敌一般,神色紧张。
    今天是赶蛋的最后一天,第30天。提出赶蛋的,是颜升的弟子滕雨。在过去的29天里,滕雨都没有出现。如果到今天夜晚子时,滕雨还没有出现,则表示赶蛋失败。
    滕雨,是颜升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最小的弟子。颜升根本没有想到,滕雨会向他提出赶蛋。

    【注释】:1、春点:江湖人内部交流的暗语。
    2、南直隶宁国府:安徽省宣城市。
    3、高买:技艺高超的神偷。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8 10:06
    整整一天里,颜府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别说是人,就是一只小鸟也没有落在颜府的地面上。
    掌灯时分,家丁们照例打着灯笼,巡视颜府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地面,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颜升站起来,走到大厅门前,他听见院墙外,闹煎煎的宵夜声音已经响起,卖炒田螺的吆喝像绳子一样从院墙外抛到了院墙里。
    有徒弟从大厅门前走过,双手抱拳对着颜升说道:“恭喜您。”
    颜升站在房檐下的大红灯影里,脸上不动声色,但他的眉毛轻轻跳动着。距离赶蛋的最后期限,仅剩一个时辰,在这场徒弟向师父的挑战中,徒弟看来要输了。
    突然,远处跑来了一名家丁,他的身影因为慌张而显得歪歪斜斜,跌跌撞撞。颜升不由自主地走前两步,那名家丁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树林里发现了新挖通的地道。”
    颜升说:“慌什么?既然来了,就在家里,仔细搜查,一片树叶都不要放过。”
    家丁们领命走了,颜升又回到了大厅里,又坐回到八仙桌边的椅子里,他的手指又在叩击桌面,哒哒,哒哒,显得紧张而焦虑。
    半个时辰后,家丁来报告:颜府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翻了好几遍,也没有看到滕雨的身影,颜府也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颜升说:“他肯定就在院子里。不要找了,每个人坚守岗位,凡是走动的人,立即盘查。”
    颜升话音刚落,颜府东北角突然火光冲天,院墙内外响起一片惊呼声。着火的是一间柴房,烈焰腾腾,夜风中送来了竹竿燃烧的爆裂声,和屋顶倒塌的声音。颜升不由自主走出大厅,对着视线里的所有人高喊:“赶快救火。”柴房烧毁了,无关紧要,他担心的是,火势蔓延,会烧毁所有颜府油松盖就的房屋。
    看着家丁仆人们提着水桶赶往东北角,颜升放下心来,重新走回大厅。他来到八仙桌边,尚未落座,突然脸色大变。他明白,着了徒弟滕雨的道儿。
    大厅墙上悬挂的那幅老虎下山图,被盗走了。

    柴房的火焰很快就被扑灭了,徒弟们前来大厅复命,突然看到颜升怔怔站在八仙桌边,神情沮丧。他说:“给我准备干粮盘缠,我今晚就动身。”
    徒弟中有一名女子,身材高挑,容貌出众。她看到墙壁上少了一幅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说:“师父您说过,那幅画不值几文钱……”
    颜升说:“何蓉,这幅画里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我一定要追回来。再说,这是事关颜面的事情,不能让江湖人耻笑。”
    何蓉说:“师父,您多带几个人。”
    颜升说:“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何蓉看了众人一眼,急切地问:“如果找到师弟,如何处置?”
    颜升冷冷地说:“按照江湖规则,绝不姑息。”
    何蓉不再说话,默默低下了头。

    颜升打着灯笼,在颜府里寻找线索,他看到水塘边有两个湿漉漉的脚印,草丛中丢弃了一节芦管,一尺多长,他捡起芦管,看到中间的结疤被捅空,他明白了滕雨的藏身之所。滕雨用了29天挖通地道,进入颜府的树林中,然后藏身在水塘里,口中噙着这节被捅空的芦管换气,躲过了家丁的搜寻。然后,他点着了东北角的柴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迫使师父颜升走出大厅,而他自己趁机溜入大厅,盗走了墙壁上的那幅画。
    可是,颜府金银财宝,细软古玩无数,他为什么单单盗走了墙上那幅画?难道他知道这幅画隐藏的秘密?他是什么身份?他究竟是谁?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8 17:51
    颜升在颜府里继续寻找蛛丝马迹,他看到青砖垒砌的墙壁上,有一个湿润的脚印,而墙壁前,则有几处倒伏的青草,显然也是滕雨留下的脚印,脚印之间跨幅很大。颜升推断,滕雨来到这里,跑向墙壁,一只脚踩在墙壁上,探手抓住墙头,翻身跳出去了。
    颜升也从这里翻出墙头,就着当空的皓月,他看到东面的草地上,有一行被踩倒的青草,他拿起一株被踩折的青草,闻到清新的气息,显然,滕雨是沿着这里向东逃走了。
    颜升向东追去。

    追出了七八里,颜升看到月亮渐渐西斜,路边有几枝野生玫瑰,玫瑰的尖刺上挂着一片布。他摘下布片,摸到布片半湿半干,是从绸布长袍的下摆撕下来的。显然,滕雨穿着半湿的长袍,从这里向东逃窜。
    颜升继续向东追赶,他相信,用不了几天,他就会追上徒弟滕雨。雁过留声,人过留影,他按照滕雨留下的蛛丝马迹,就能找到他。就算滕雨没有留下踪迹,他只要找到当地的瓢把子【1】,也能够打听到滕雨。
    颜升浸润江湖几十年,虽然常听到有人赶蛋,但从没有一个徒弟赶蛋成功的。徒弟的人脉和技艺,远远不如师父。
    颜升又向前追赶了七八里,听到远处传来了鸡叫声,还有巡夜人的梆子声。天亮了。

    然而,接下来的两天里,颜升尽管向东追出了上百里,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颜升一度怀疑滕雨会不会用了声东击西之计,故意把他引向东面,而自己逃往西面。然而,如果滕雨真的这样做,他会一路上故意留下很多印记的,而现在一路上没有见到印记,说明滕雨恰恰就是逃往东面。
    第三天,颜升来到了一座镇子上,走进一家饭馆。饭馆里人声鼎沸,人来人往,颜升从口袋里摸出夹手【2】,呈十字摆放在桌面上。
    约莫过了一袋烟工夫,颜升收起夹手,慢悠悠地走出饭馆。他走出了十几步,身后传来叫喊声:“老合【3】,借一步说话。”

    【注释】
    1、瓢把子:当地的江湖首领。
    2、夹手:用来行窃的铁筷子。
    3、老合:江湖人之间的互称。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8 17:52
    @半夜上网的人 2017-09-28 15:40:29
    如果赶蛋成功,则徒弟另立门户。
    老颜执意要找徒弟,这不守规矩啊!
    -----------------------------
    赶蛋的过程中,师父必须亲自出马找到想要赶蛋的徒弟,这是江湖上的规则。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8 18:37
    @半夜上网的人 2017-09-28 15:40:29
    如果赶蛋成功,则徒弟另立门户。
    老颜执意要找徒弟,这不守规矩啊!
    -----------------------------
    @我是骗子他祖宗 2017-09-28 17:52:37
    赶蛋的过程中,师父必须亲自出马找到想要赶蛋的徒弟,这是江湖上的规则。
    -----------------------------
    @半夜上网的人 2017-09-28 18:04:12
    可是按照开篇的介绍,徒弟特意在29天偷画,这样在30日内师傅无法找到徒弟,这就算赶蛋成功了,难道成功了还要继续找吗?那设定一个月还有什么意义?
    -----------------------------
    你理解错了。赶蛋的意思是:徒弟在一个月内偷走了师父家中的珍贵物件,师父就必须在一个月内找到徒弟。否则,徒弟就赶蛋成功了。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8 18:38
    @莲蓬 2017-09-28 18:30:18
    且等下文。
    -----------------------------
    版主大人驾到,一定不负厚望。谢谢。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9 10:00
    颜升转过身来,看到身后跟来的是一个瘦小的青年,腰身佝偻,像个老头一样,他看着颜升,额头上全是未老先衰的抬头纹。颜升说道:“青山八字开。”
    青年说道:“绿水两边流。”
    颜升说道:“山在水在桃花开。”
    青年说道:“云散雾散贵人来。”
    颜升说道:“江湖一把伞,许吃不许攒。”
    青年说道:“江湖一盏灯,只照夜行客。”【1】
    对上了春点,颜升说道:“我想找瓢把子。”
    青年问道:“怎么称呼您?”
    颜升说道:“宁国府一枝桃。”
    青年伸出一只手臂,做出了邀请的手势,然后在前走了。颜升紧紧跟在后面。
    拐了两道弯,青年带着颜升来到一间极普通的徽派建筑的院落前,院门口有两棵极高极粗的樟树,树龄足足有几百年。这座院落应该也历经几百年。进入院门,突然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曲径通幽,池馆水榭,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颜升跟着青年来到大厅前,止住脚步,青年一步步登上台阶,进门通报,颜升等在台阶下。时间不长,大厅里快步走出了一名中年人,剃光头发,让一颗硕大的脑壳显得光亮而圆润。他边跑下台阶,边伸出手臂,满脸都是颤动的微笑,他喊道:“一枝桃到了,有失远迎,赎罪则个。”
    颜升抱拳相迎:“不速之客,还请见谅。”
    光头男子跑下台阶,和颜升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他说:“一枝桃名动南直隶,江南各地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您来这里,蓬荜生辉。”
    颜升躬身道:“过奖,过奖。”
    光头男子拉着颜升的手臂走上台阶,他说:“那一年,进贤县令告老还乡,车载十万贯,您带着孩儿们【2】取走十万贯,分发给进贤县百姓。”
    颜升说:“分内之事,何足挂齿。”
    光头男子又说道:“又一年,宫中总管搜刮民财,船过淮河,您带着孩儿们凿漏帆船,总管只好空手回京,您带人打捞金银财宝,分给两岸百姓。”
    颜升道:“应当如此,应当如此。”
    光头男子说道:“前辈一枝桃的所作所为,晚辈房磐钦佩得紧。”

    【注释】
    1、所说各句皆为江湖春点,也是明清两代江湖人见面的联络暗号。
    2、孩儿们:徒弟。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时间:2017-09-29 13:13
    两人走进大厅,分宾主坐下。房磐招手叫来下人:“起窖,开陈酿,招待贵客,今日一醉方休。”
    颜升摆手道:“心意领了,有急事在身,不便久留。”
    房磐道:“有何事?告知晚辈,水里火里,晚辈也去。”
    颜升说:“我知道你是一条汉子。有一年,一个不孝之子嗜赌成性,遭遇老千【1】,输光土地房产,老夫妻抱头痛哭,准备上吊自尽,你从老千家取走200金,送到老夫妻家中,救了两条人命。可有此事?”
    房磐嘿嘿笑着说:“有的。”
    颜升又说:“村中有两户人家,左邻兄弟五个,称霸一方;右舍孤苦一人,谨小慎微。左邻五兄弟侵占右舍房屋,逼得右舍暂住在关帝庙。你从左邻取走金银细软,交给右舍,劝右舍去县城开店做买卖,远离是非之地,可有此事?”
    房磐搓着手掌,笑道:“也有。”
    颜升说:“江湖人都知道你是一条好汉,所以我路过贵地,遇到难解之事,就来求到门下。”
    房磐拍着胸脯说:“前辈但说,晚辈万死不辞。”
    颜升说了徒弟滕雨赶蛋,自己追踪,却苦于找不到线索的事情。房磐哈哈笑着说:“这有何难?我安排孩儿们去做就是了,我们只管喝酒吃肉。”
    颜升感到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房磐又问:“赶蛋者是何模样?”
    颜升说:“中等身高,年约二十,俊俏机灵,操宁国府口音,穿青色绸缎长袍,长袍下拜被撕扯一片。”
    房磐叫来门外那个瘦小青年,告诉他说:“前辈之事,你赶快让军师史敬去办,我们在这里等回音。”


    房磐和颜升坐在大厅,大厅的桌子上放着各种山珍海味,很多食物都是颜升没有见过的,滚圆壮硕的房磐确实是一个美食家。房磐打开了一罐酒,浓郁的酒香立即弥漫房间。
    酒过三巡,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快步走进来。房磐站起来,对颜升说:“这是军师史敬。”
    史敬对着颜升长稽到地,说道:“早闻前辈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颜升急忙还礼,说道:“岂敢,岂敢。”
    寒暄过后,房磐问道:“可有赶蛋者消息?”
    史敬说道:“昨晚住宿我们这里的,共三十五人,一名道士,两名僧者,一名老者,一名上任的京官,三名上京赶考的举子,十名客商,另外有两队形迹可疑的人,分住在不同客栈,但据两家客店老板说,这两队人都很少言语,夜半偷听,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地方的话。”
    房磐问:“这两队人呢?”
    史敬说:“今晨早早离开了,去往东面。”
    房磐不再问这两队人,他问道:“赶蛋者呢?”
    史敬说:“没有见到。”

    【注释】
    1、老千:赌博场上的骗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8天 / 跨度74天】
    • 开贴:2017-09-28 00:00
    • 更新:2017-12-11 10:51
    • 阅读:325409 回复:1768 楼主:274
    • 字数:约226千字
    • 图片: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