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意志的肆意——人间世历史哲学思考

  • 首页
  • 上一页
  • 2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荆山之石 时间:2018-02-14 01:49
    意志的肆意——人间世历史哲学思考

    下部;中古时期公元前221年到1276年元灭南宋

    秦汉时期公元前221年到220年

    帝王与隐士 权力、感情、意志、孤独


    余已有段时间末更新了,主要是余瘫了四年多的老父亲多方救治无效,一月前八十六整

    岁走了。

    余这个人,感情脆弱,号泣几天,自悲自伤,思绪难平,提笔不能。

    一个多月了,又逢春节,节前俗务萦身,身心俱需调整,独处自解,终释然放下。

    人和动物不同,无外乎人有意志、有思想、感情更丰富,能够通过时间、独处、哭泣等

    各类方式来化解情感的郁积。

    余父瘫病的这四年多,亦是余身体最不好之时,最重时,手足血流不畅,指甲全部腐脆

    或垒堆,知觉不灵,几每天头痛欲裂,除药后睡眠其它时,头晕难以自控。即便如此,

    余从没有在老父亲面前说一不字,非自夸孝也,不过想余上学时,父母的艰辛,余实不

    能不安余心,愧之之时,祷于天亦无法释然也!

    余一月调整,身体渐复,夜深人静时,梦短长醒,药巨又长睡难醒,本欲春节期间一人

    尽驰偏鄙远方独处,然家人缕劝,怕不安全。

    心在远方,身在斗居,无以为事,续码文字以乐。
    作者:荆山之石 时间:2018-02-14 02:32
    意志的肆意——人间世历史哲学思考

    下部;中古时期公元前221年到1276年元灭南宋

    秦汉时期公元前221年到220年

    帝王与隐士 权力、感情、意志、孤独


    说此题前,先说个小故事,据史传载,余没找到出处。但分析崔群、陆贽二宰个性,余以

    为真。

    先简说二人,都是唐中晚名宰。其生平如下;

    崔群出身于“清河崔氏”清河小房 。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年),二十一岁的崔群荣登进士第 ,又考中制策科,被授为秘书省校书郎。累官右补阙。
    唐宪宗元和(806年—820年)初年,为翰林学士,迁礼部侍郎,选拔人才较公允。
    元和十二年(817年)七月,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 以反对用皇甫镈为相,出为湖南观察都团练使。
    唐穆宗即位,征崔群入朝,拜吏部侍郎。数日后,改任御史中丞。十日后,授检校兵部尚书兼徐州刺史、武宁军节度使、徐泗濠观察使等职。
    当时,河朔三镇再度反叛,穆宗命武宁军节度副使王智兴率三千精兵讨伐卢龙、成德叛军。崔群忌怕王智兴,奏请朝廷任命王智兴为节度使,或召其进京,授予其它官职。朝廷尚未答复,王智兴已产生疑心。正好这时朝廷下诏赦免成德节度使王廷凑,各路唐军都相继回师。长庆二年(822年)三月,王智兴先行一步,率军回到武宁境内。崔群听说王智兴已率兵入境,十分恐惧,派人前往慰问,并让士卒放下武器,然后入城。王智兴拒不从命,直入徐州,并诛杀异已者十多人。之后,来到节度使衙署,面见崔群和监军,拜倒在地说:“这都是将士的意思,我个人毫无办法。”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马匹、行装,护送崔群和判官等人入京。
    崔群入朝后,被朝廷责以“失守”之职,改授秘书监,分司东都。不久后,改任华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又迁宣州刺史、歙池等州都团练观察等使。再被征召入朝,拜兵部尚书。
    大和三年(829年)二月,崔群出任检校吏部尚书、江陵尹、荆南节度观察使(荆南节度使)。次年,返京为检校右仆射兼太常卿。 至此时,他已获封清河县开国公,食邑一千五百户 。
    大和五年(831年),改授检校左仆射兼吏部尚书。
    大和六年832年 ,崔群去世,享年六十一岁。朝廷追赠司空。

    陆贽生于唐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相传出生在苏州嘉兴城内甜水井(今浙江省嘉兴市区斜西街东首)。 陆氏自东汉末年即为江南望族,但到陆贽出生前家门已衰落。其父陆侃曾任溧阳(今江苏溧阳)县令,后因陆贽显贵,被赠为礼部尚书。 陆侃早逝,陆贽幼年受母亲韦氏教导成长,时人称之为“陆九”。他有独立见解和操守,与众不同,学习儒学颇为勤苦。

    陆贽像 大历六年(771年),十八岁的陆贽中进士,又应博学鸿词科考试得高第,授华州郑县县尉,后被免职回乡。寿州刺史张镒名望很高,陆贽前往谒见。交谈三日之后,张镒认为陆贽是奇才,请与他结为忘年交。陆贽告辞时,张镒赠钱百万,说:“请作为太夫人一日饭食的费用。”陆贽不肯接受,只收了一串茶叶,说:“斗胆不收您赠送的厚礼。”他凭文牍判词写得出类拔萃,补任渭南县主簿(《新唐书》作渭南县尉),后迁任监察御史。
    唐德宗李适即位后,派黜陟使庾何等十一人巡视天下。陆贽游说使者,请求用“五术”察看风俗民情,“八计”考察地方官政绩,“三科”选拔才智出众的人才,“四赋”管理财政“,六德”安定疲困的人,“五要”精减官员。德宗还在做太子时就听说过陆贽的名声,此时任命他为翰林学士,调任祠部员外郎。陆贽性情竭忠尽心,担任近侍之职后,感念德宗重用了解自己,想有所作为效力报答,所以政事上的缺失,无论大小他一定陈述,因此德宗更加厚待陆贽。
    建中四年(783年),泾原军发动兵变,占领长安(今陕西西安),拥立前太尉朱泚僭越称帝,陆贽随德宗避乱奉天(今陕西乾县),转为考功司郎中。兴元元年(784年)朔方节度使李怀光叛乱时,又扈从德宗逃往梁州(今陕西汉中),转任谏议大夫。 陆贽自从任翰林学士后,即参赞机要事务,负责起草文诏,甚得德宗倚重。朝政千头万绪,大量诏书均由陆贽起草,他疾笔如飞,但凡所议论陈列的,没有不曲尽情理的。在艰难的日子里,虽然有宰相,但是无论大事小事,德宗一定要与陆贽商量,时人称他为“内相”。德宗无论到哪里去,也一定要有陆贽伴随。由于梁州、洋州道路险恶难行,德宗曾经与陆贽失散。过了一夜,陆贽还没有到来,德宗震惊忧愁,以至于哭泣,下令能找到陆贽的人赏赐一千金。过了许久,陆贽才到,德宗非常高兴,太子李诵等人纷纷来贺。然而,陆贽常常直言谏诤,有违德宗的意旨。奸臣卢杞虽被贬官,但德宗内心中还是庇护他。陆贽极力陈诉卢杞的奸邪导致变乱,德宗表面上虽然同意,心中却很不高兴。刘从一、姜公辅都从小官进升为宰相,陆贽虽然得到德宗极大的恩宠和知遇,却没有出任宰相。
    回到京城后,陆贽任中书舍人,仍任翰林学士。 他的母亲韦氏仍然在江东,德宗派宦官接韦氏回京,“搢绅荣之”。 不久陆贽因守母丧而解职,回到东都洛阳,寄住于嵩山的丰乐寺。各方面赠送的礼物一概不收,只有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是贫贱时的故交,韦皋事先通报说所送的礼物是德宗命令他收的,陆贽才收下。德宗又命宦官把陆贽父亲陆侃的灵柩从嘉兴护送到洛阳安葬。

    陆贽 守丧期满后,陆贽以权知兵部侍郎之职被起复,又任翰林学士。陆贽入朝谢恩时,拜伏在地抽泣,德宗也为之动容,起身抚慰。此后,陆贽所受的爱重礼遇更加优厚,天下的人认为他能当宰相。但宰相窦参对他一向心怀不满,陆贽也多次向德宗报告窦参贪污纳贿,二人因而不和。
    贞元七年(791年),陆贽被罢去翰林学士之职,拜为兵部侍郎、知贡举。
    贞元八年(792年),窦参被免去相位,陆贽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正式出任宰相。
    陆贽执政期间,公忠体国,励精图治,具有远见卓识。在当时社会矛盾深化,唐朝面临崩溃的形势下,他指陈时弊,筹划大计,为朝廷出了许多善策。他对德宗忠言极谏,建议李适了解下情,广开言路,纳言改过,轻徭薄赋,任贤黜恶,储粮备边,消弭战争。这些建议有些为德宗采纳,化为实际政策。特别是在藩镇叛乱举国动摇的情势下,规劝德宗下诏罪己,为其起草了诚挚动人的诏书并颁行天下,前线将士为之感动,有的听到后痛哭,叛乱者上表谢罪。由于他善于预见,措施得宜,力挽危局,唐朝摇摇欲坠的局面得以转危为安。
    陆贽秉性贞刚,严于律己,自许“上不负天子,下不负所学”,以天下为己任,敢于矫正人君的过失,揭露奸佞误国的罪恶。他认为立国要以民为本,对“富者兼地数万亩,贫者无容足之居”的尖锐对比,深为愤慨,同情人民的悲惨生活。他力劝德宗爱人节用,轻徭薄赋,反对横征暴敛,主张使“一代黔黎,跻富寿之域”。 陆贽受诬被免
    陆贽为相期间,户部侍郎、判度支裴延龄以谄佞得德宗信用,“天下嫉之如仇”。陆贽仗义执言,多次上书参奏裴延龄的罪行。裴延龄日加诋毁陆贽,而德宗也不悦陆贽的进言,遂于贞元十年(794年)罢陆贽为太子宾客。
    陆贽本来谨慎小心,一向不与宾客交往。裴延龄猜到李适对陆贽薄情,趁机进谗言,百般污蔑,德宗发怒,想杀掉陆贽,多亏谏官阳城等人一同上奏章替陆贽分辩,才免死降为忠州(今重庆忠县)别驾。
    后来,德宗又渐渐思念陆贽,恰逢薛延任忠州刺史,传达德宗慰劳的旨意。韦皋多次上奏请求让陆贽代领剑南节度使,但德宗仍有记恨,不肯授任。
    陆贽在忠州十年,常常闭门不出,少有人能见他一面。他一方面为避诽谤流言,不敢著书言事。同时也因当地气候恶劣,疾疫流行,于是研习艺术,集“古方名方”编录《陆氏集验方》五十卷,供人们治病使用。
    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唐顺宗李诵即位,下诏召还陆贽。诏书还没有到达贬所,陆贽已经逝世,享年五十二岁。获赠兵部尚书,谥号“宣”。

    余要说的小事是下面之事。

    崔群以清廉著称,以前他也曾担任考官,不久以后,他的妻子劝他置些房产以留给子孙,他笑着说道: 我在国中已有了三十个极好的田庄,肥沃的田地,你还要担忧房产做甚么? 他的妻子很奇怪,说她从未听说过。崔群说: 你记得前年我任考官时取了三十个考生,他们不是最好的财产吗? 他妻子道: 如果这样说,你自己是在陆贽底下通过考试的,但你任考官时,却特别派人去要求陆贽的儿子不要参加考试,如果说考生都是良田的话,至少陆贽家的地产之一已经荒废了。 崔群听了这话,自觉非常惭愧,甚至几天都吃不下饭
    崔群当时要求陆贽的儿子不要考,是怕人说他徇私情。可见,崔群的确可以被认为是个清官,但当他对妻子说他有三十个极好的田庄时,我们终于发现,清官虽然表面上可以两袖清风,但只要有了权力感情资源,就等于有了一切。这个故事似乎在告诉我们,权力感情在中国是一种资源,但实际上,若将人情只当作中国人在交往中的资源互惠,是有失偏颇的。
    中国人的人情交换有三种类型,一种是某人在遇到危难的紧急关头得到了他人的帮助,这在人情交往中属于 恩情 的范畴,对此困难提供帮助的人叫做 恩人 。另一种是比较有目的的人情投资,通常叫 送人情 , 送人情 导致接受的对方有亏欠或愧疚感(也就是中国老百姓常讲的 不好意思 ),双方构成一种 人情债 关系,结果在对方提出要求的时候不得不按对方的要求回报。第三种是一般性的礼尚往来,也就是有来有往的互相走动、请客或过节时的送礼行为,以加强彼此的感情联络,最终会在 给面子 中实现交换。

    恩情也好,人情债也好,礼尚往来也好,它们总是同 欠 相联系。如果这个欠是能计算清楚的话,那就回到了理上来了,而且很容易马上了清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中国人关系上的这个 欠 字不在理上,而在情上,比如甲救过乙的命,或在乙饿得不行的时候给过他一碗汤,我们不能问乙回报多少价值的礼物给甲才算够,更不能说一碗汤值几个钱, 这样的问法都是不通人情的。因此甲和乙惟有构成恩情的关系,才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自此以后惟有乙在甲需要帮助的任何情况下都会义不容辞,而不是一次性地给予回报,才算是真正地报答了甲的大恩大德。同样,即使有目的的人情投资,或一般性的送礼,也并不出于对等原则,要求对方等值地回个礼,因为这个意思就是不想欠对方人情。

    费孝通对此有过很好的见解:

    亲密社群的团结性就倚赖于各分子间都相互地拖欠着未了的人情。
    帝王宰相无论何人,只要在圈子里混,就得会处理 权力、感情、意志、孤独、名声的关系。这方面最让人记忆深的是刘邦和卢绾、刘秀和严光。普通人需要的感情帝王亦需要,刘邦对其家乡人,好的没法说,为何单单让发小兼老同学老无所终,刘秀和严光也是发小兼老同学,为何严光能老有所乐终,刘秀为何宁愿伤自尊也要老朋友?余下面就说说帝王与隐士 权力、感情、意志、孤独。





  • 首页
  • 上一页
  • 2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荆山之石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09天 / 跨度194天】
    • 开贴:2017-08-11 11:42
    • 更新:2018-02-21 18:44
    • 阅读:10355 回复:569 楼主:518
    • 字数:约1523千字
    • 图片:22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