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前女友突然约我见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7-07-24 20:53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彼此情况,对方93年天秤,长相是70分,但是弄堂公主脾气加虚荣拜金,大专毕业就一直混日子,住LOW地段全家素质都很低劣的人,我家条件比她好很多,前几年她要我给她买一套房子然后结婚,我父母权衡再三就用他们自己名字买房没加名字,结果她就和我分手,出乎意料的是,每隔几周她就带着她全家来和我闹,一会问我为什么不挽留她,一会问我要些青春损失费,折腾了一年才慢慢淡去。

    几年下来,我已经从她阴影中走出来,自己在一家外企有着不错工作,女朋友也是年轻漂亮的94年小女生,射手座的她虽然脾气有点大,但还是很可爱的,一切看似美满。但就在最近,前女友这个幽灵再次联系了我,而且一定要约我出来谈一谈,还告诉我,这是不能拒绝的约会,不然我会后悔的,我怀着悲愤的心情,前去赴约,结果这一脚踏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7-07-24 21:25
    我到了红口龙之梦,看看手机,时间还早,但微信消息却显示,她已经在那等我十分钟了。

    我匆匆到了一家不是连锁店的咖啡馆,看到角落里的她正在那焦躁的看着四方,看到我之后挥挥手,示意我走过去。

    我坐下后,仔细端详她,1.62的身高,拙劣化妆品难以掩饰的岁月痕迹,廉价淘宝店买来的山寨衣服,中等的长相和底层家庭出身的气质,全部都没有变,多的只是皱纹和老去,脖子上丝巾到有新意,不过也没勾起我的兴趣。而我们坐在一起喝咖啡又仿佛一切回到的过去,她如何无理取闹如何变本加厉的和我分分合合,让我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见到她,天知道她为什么这次要来找我呢?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7-07-24 21:43
    我坐下后,她开口了:好久不见。

    我楞了一下,然后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见。。。

    还没说完,她就起身自言自语的说要给我买咖啡,接着就走向吧台。

    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为了稳住她,还是先和她交谈一下,她要是有什么不轨企图,我撒腿就跑吧。

    过了一会,阿敏拿着咖啡回来了,坐下后,她递给我咖啡,我稍微抿了一口,然后询问她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她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才对我说:Henry,你现在还好吗?

    我说:你就为了这事情叫我出来?真是浪费我时间,你还和以前一样,是个弱智。

    我刚想走,她就拉住我说:Henry,来都来了,就聊一会吧,别急着走呀,说不定我有你想得到的东西。

    我愣了一下,然后一想也对,反正都出来了,就听她说下去,说不定还真有什么猛料给我。

    她对我说:Henry,你女朋友是不是长的很清秀,1.68的身高,染发,穿着银灰色高跟鞋,喜欢用美瞳?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我发现你很无聊,分手还还打听我的事情,我告诉你,我们已经彻底结束了,彻底的。。。

    还没说完,她打断我,说到:你能听完说完吗?并不是我在打探你的消息,而是上次你们和我偶遇过,当时你搂着她逛街,丝毫没看到我。

    我说;那是因为你和我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

    她说;你就嘲笑我吧,但我要告诉你的事情,让你后悔你这么对我的。

    我说: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我以前备你折磨的够了,而我现在也觉得够了,告辞了!

    我站起身刚想走,她立刻叫到:我说的事情和你女友有关!

    我怔住了,心想她会知道Grace什么事情呢?莫名其妙的。

    但我还是很好奇的想知道她想说什么,于是我坐下后,对她说:那你说说,她到底有什么事情。

    她说:你有时间吗?我需要组织一下我的记忆与语言。

    我说:我有时间,我也在听。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7-07-24 22:07
    她说:自从和你分开之后,我也很难过,我一直想和你重修旧好,但你一直不给我的这个机会,我也一度认命了。在去年年底,当你和你女朋友在国金逛街的时候,我当时也在唱,只不过你们情意绵绵的,看不到我的存在,你知道么?我当时是多么伤心,你竟然对我视而不见,让我更是愤恨更嫉妒的是,她居然有如此美貌与身材,以及占有你的运气,我愤恨自己怎么不早点和你结婚,把你拱手让给她人。但世界上事情就是那么奇妙,当我再次偶遇你女朋友时候,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那是四个月前的一个午后,我坐地铁去静安寺办事,当我路过一家小吃店的时候,发现你女友和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而且她一不小心差点站不稳,那男的就用手去扶她的腰,看样子非常亲密。我一开始以为她们是亲人关系,但女人的直觉很准的,特别是用在男女感情上,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的女友隐瞒着你一些事情。但我不能联系你,也不能做些什么,万一我错判了形势会让你更反感我的,于是我就悄悄地跟着她们,一路尾随到瑞士酒店,看着她们上了电梯我才停下脚步,我在酒店外面等了三个多小时,才看见你女友一个人出来,连衣服都换过了!出于好奇,也处于对你的保护,我继续远距离跟踪她,当天她回到自己公司,像什么也么发生过一样,但我不死心,我还想要探查些消息。或许你认为我在胡说八道,但女人执着起来什么都能做得出,我第二天开始就在她公司附近等候她,她就和普通的上班族一样,工作、学习、吃法、约会,是的,我也跟着她发现了你们的约会,当看到你们在公园里接吻的场景,我的心都碎了,但这一切仍然阻止不了我探索真相,我一连跟了她六天,在前五天里她都正常生活,但到了第六天她又到了静安寺的那家小吃店,和那个眼镜IT男约会,然后前往瑞士酒店,这一次我跟了进去,还用手机拍摄了许多照片。但是,很快发生不好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上他们,就被几个穿黑衣服的保安擒住,他们把我很粗暴的扔到了保安室,然后翻我包,把我手机照片删除,还动手打我。真难以想象,在这样一个城市还会遇见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下手那么狠,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都不是好人,我有必要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诉你,因为我们相爱过,至少曾经相爱过。

    听完她的话,我皱着眉头看了她好久好久,才说了一句话:你没疯吧?我知道我们过去很相爱,但那都是过去式了,而我现在过的很好,我希望你恢复理智,不要再做这样无聊事情了。你或许见过我的女友,但是你不可能发现她和其他男人有染,因为那不可能!我100%的相信她不会是那种人,所以请你过好自己生活吧。

    她说:你觉得我疯了?你觉得我这一切都是胡编乱造?

    我说:那你有证据吗?没有的话,那真的都是你造谣了。

    她拿出破碎手机说:本来我存手机里了,但被他们照片,还砸成了稀巴烂了。

    我说:拜托你不要砸自己手机来博取我同情好吗?我也很忙的,你自己保重吧。

    我起身刚想走,她突然站起来,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丝巾,扔在地上,指着自己脖子大声叫到:这也是假的吗?这是我自己撞的吗?你看啊!

    我仔细一看,发现她脖子上确实有抓痕,看样子伤的不轻,应该是被人揍的。

    我急忙把丝巾捡起来递给她,然后说:你别激动,先围上丝巾吧,你这样被人看到不好的。

    她哭着说:我只是想保护你,帮你探查真相,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让她冷静一下,然后不去理会周围人异样的目光,继续坐在那试图安抚她。

    过了一会,她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提议出去转转,于是我们离开了咖啡店。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7-07-24 22:09
    到了龙之梦外面,我们有的没的聊了起来,大致知道了她这几年过的很辛苦,一边是事业的瓶颈,一边是感情的空窗期,虽然我已经和她不可能的了,但得知她一直在等着我,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感动的。

    我们边走边聊,到了虹口公园那块免费的绿化带,这里以前我和她经常来逛,而现在物是人非,我和她还能在这里一起散步,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

    我们慢慢散步,知道彼此时间不多,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才知道对方的宝贵,即使她有负于我,我还是有点不忍心这样的把她扔下。

    她突然开口道:Henry,我只想保护你,尽力帮助你,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没其他想法,只希望你幸福。

    我说:我也是,阿敏,希望你幸福。

    她说:你女朋友真的不简单,你一定要相信我呀。

    我说:不必多言,你再说她坏话也改变不了她在我心里的地位,我们之间缘分已尽,保重。

    说完我就想走,而此时阿敏做了一个非常奇怪表情。

    她对我苦笑,摇摇头,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想起几年前的自己。当时阿敏的父母狮子大开口,要买虹口区的商品房加阿敏的名字,我父母最后用自己名义买了房子,而得知这个消息后,阿敏全家都和我们闹翻了,她还指责我不爱她,当时我就用这样的表情对她意味深长的凝视——你真是没救了,我真是看错你了。

    在捕捉到这个眼神后,我觉得阿敏的话虽然犹如说书,但我并不相信全部都是杜撰的,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所以我改变主意,折了回来,对她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但是我想你说的话,还是有点价值的,我们这就去一个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出真相。

    我带她到虬江路的一个老式民居,这里有我一个朋友,早年间在虬江路做电子零件批发,后来生意不好,只能又开启了手机维修的业务,现在处于温饱线挣扎的位置,而他名字也好记-卷毛,因为他真的头发很卷很卷的。

    到了卷毛那,我让阿敏去敲门,开门后,卷毛貌似有点兴奋,因为他住破房子,一直没女人缘,看到一个年轻、长相尚可的女人,不免春心荡漾起来。

    但他一看到我跟在旁边,就无精打采起来,对我说:Henry,是你朋友呀?

    我说:我们有点事情想摆脱你,能让我们进去吗?

    他说:行啊,进来吧,家里乱,当心点脚下。

    进去后,我们发现这里真够乱的,到处都是那些电子设备,以及手机的零件与外壳,按理说他很早做生意,应该有点钱的,但据我所知他生活拮据,收入很有限,如果不是家里的这套房子给他居住,他将难以负担日常开销,可见网上传言摆摊发财的事例要么是极为特别的个例,要么就是江湖传说不足为信。

    他让我们坐在他床上,他自己坐在一把小椅子上,那基本是幼儿园孩子吃饭时用的小椅子了,虽然很简陋,但看上去还算很实用的一把椅子。

    我对他说:卷毛,有件事情请你帮忙,你看看这手机里的信息还能恢复吗?

    我让阿敏拿出手机,卷毛接过去后,问到:多大的仇啊,要砸成这样?

    我说:不小心遭遇劫匪了呗,你说里面东西有多少把握恢复啊。

    他说:恢复不了,这东西就完蛋了,你们别抱希望了。

    阿敏拉着我的手说:怎么办呀,我们白跑一趟了。

    我说:卷毛一直喜欢夸大其词,这手机我看也没那么糟糕,是不是,卷毛?

    他笑到:噢哟,你还真说对了,我刚才还以为你们是顾客呢,所以稍微夸大一下,其实还是有办法的,让我来看看吧。

    他想扒开这机器,但已经被搞的变形了,根本没办法打开,于是他就用工具,慢慢打开这手机,耗费了不少时间,才取出芯片。

    他说:确实坏了,抢救数据的话,耗时耗力,我觉得你们还是算了吧。

    阿敏说:求求你了,这个照片对我们很重要,一定恢复呀。

    卷毛看我们那么恳求,只得说:那我想想办法吧,但一时半会搞不好,而且我一会要出去办事,你们把手机留在这,我要是能修好了,就通知你们来拿。

    我说:那实在是太谢谢你了,以后要是生意不好的话,来我公司当保安,我给你推荐信。

    他说:我呸,什么当保安,我要当也要当主管。

    我笑到:我们那主管都是外语很流利的,你除了日语懂什么。

    阿敏问:卷毛是留学日本吗?

    我说:不是,他是跟着苍老师学日语。

    说完,阿敏脸红了,我和卷毛都猥琐的笑了。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7-07-24 22:17
    告别卷毛,我和阿敏就找了家小餐厅吃东西。

    阿敏一直看着我,好像她以前不认识我似得,饭都不怎么吃。

    我问到:你怎么啦?你不饿吗?

    她说:不是,我是怕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说:阿敏,我们在一起也有几年了,我对你忠告,就是你能好好生活,人都是要向着未来而活,而不是活在过去,你说呢?

    她说: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忍不住,我太喜欢你了。

    我说:无论如何,你这次能告诉我,我女朋友的一些事情,我还是很感激你的,希望这一切只是你的误会。

    她突然抓起我的手说;这不是误会,你女朋友,真的不简单啊!!!

    我说:你别那么激动,放松。。。

    她放开我,还是那么痴痴的看着我,我心想要么她是神经病,要么我女朋友有问题,要么两者都有问题。

    我和她一起到了地铁站坐四号线,很快她就要去换乘十号线回去了。

    她慢慢靠近我,对我说:Henry,还有件事情我没和你说,怕你受不了。

    我问:什么事情?你说吧,我现在已经到谷底了,不在乎再多几件事情。

    她说:我跟着你女友的时候,曾经跟她一起坐在咖啡店里,离的很近,我听到她接起一个电话,虽然没听到全部内容,但大致意思是,她会去那个地方让对方满意,而且会穿上蓝色的高跟鞋。

    我心里一怔,女友确实有一双新买的蓝色高跟鞋,非常的时尚,原来是这个用途?

    她说:Henry,你想开些吧。

    我苦笑到:想不开也没其他办法呀。

    她依依不舍看着我,然后说:Henry,多保重。

    我说:你也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30天 / 跨度487天】
    • 开贴:2017-07-24 20:53
    • 更新:2018-11-23 23:25
    • 阅读:25994 回复:579 楼主:933
    • 字数:约602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