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前女友突然约我见面。。。

  • 首页
  • 上一页
  • 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8-05-31 23:18
    到了小区,刚下车就被人从背后拍中,他说:不要以为你干的好事没人知道!

    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居然是赵阳!

    我说:你可回来了!怎么不给我消息?

    他说:网上也不是很安全的,为了万无一失,我觉得还是当面告诉你比较好。

    我说:事情办下来了?

    他点点头,然后说:办成了!

    我说:太好了!那东西呢?

    他东张西望一会,然后说:东西藏好了,你要看的话,就跟我过来。

    我让他上车,然后开车前往大雾。

    晚上的大雾地区还是很安静的,人和车都不是很多,当然,已经快10点了,人当然少了,郊区和城郊结合部有个特点,就是白天或许可以和市区一较高下,但一到晚上,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公交配套和基础设施看。

    到了大雾一个商品房小区,这里的门卫认识赵阳,放我们进去后,赵阳带领我到了一个车库。

    到了车库门口,赵阳就下车了,敲了几下门,车库门被打开了,里面等着我们的是阿宸和小天才,他们示意我把车开进去,我就照办了。

    进去后,关上车库的门,我下了车。

    刚一下车,赵阳对我说:阿康,我们成了,成功了!

    说着,赵阳拿出一个蛇皮袋往我这一扔,我拿起来掂量一下,觉得沉甸甸的,好像有一个箱子那么重!

    我打开蛇皮袋,发现里面是白花花的袁大头!乖乖,真不得了,上千枚呢!董老板确实没说谎,我们挖到宝了!

    赵阳说:我们看过了,除了大头,还有小头,鹰洋,船洋,站洋,三鸟等等,反正好东西很多啊,大部分的品相都很不错呢!

    小天才说:我们粗略数了一下,大约有2500多枚,按照市价500多元计算,那就是100多万!还不算三鸟等珍贵的大头呢!

    我说:卖不到这么高的价格的,不论是小季还是陈老爹都明确告诉我,他们不可能按照市价收,小季更是开诚布公的告诉我,如果要按照卖价给他,还不如自己租个摊位慢慢卖,他们不会用那么高的价格收东西的,即使是干净的货。不过打个折,400多还是有的,这些加一起,也有小一百万了。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欢呼到:发财啦!

    我说:小声点,低调一些!对了,这里安全吗?

    阿宸说:这是我一个同学的车库,他出国读书了,房子租借给了外地人居住,车库给我用了,我经常在这堆放东西。

    我说:很好,还是阿宸想的周到,即使他们追过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

    赵阳笑到:不会追来的,我们已经把替代的袁大头放进去了,瞒天过海的很成功,再说了,即使他发现了,他自己就是个贼,还会有贼喊捉贼吗?

    我笑到:别人是不会,但你就难说了。

    赵阳到:好呀,你敢说我是贼,看我怎么修理你!

    我拿着袁大头,自言自语到:这个还是要给小季看一下,然后和对方约定交易地点和时间。

    阿宸说:阿康,有句话我要告诉你,不论是谁介绍你的,我们交易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人在河边走啊怎能不湿鞋,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以防万一吧。

    我说:我知道的,到时候我们去抄几把热家伙,以防万一。

    赵阳到:终于要用木仓了?是进口的还是自制的啊,长的还是短的?

    我说:你这么咋咋呼呼的,我哪敢给你用木仓啊,要是给你一把木仓,你第二天拿到街上去显摆了!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孔泰!

    赵阳说:谁是孔泰啊,你才孔泰呢!我可不是那样的愣头青!

    我说:孔泰他家好歹也有家人正式混社会的,你也别瞧不起他,说不定以后混的比你好。

    他说:得了吧,这种小混混就是十年八年以后,还是吊儿郎当的样子!

    阿宸说:时间不早了,我们都回去休息吧,不过要安排人在这里值班,今天是赵阳。

    赵阳拿出一把西瓜D说到:目前没有木仓,所以我们用最原始最好用的工具守卫我们的财富。

    我点点头,说:想的周到,确实要缜密一些,防不了老派,但可以防小贼。

    接着,我又拿了几枚袁大头准备让谁给我看看真伪。

    我们出去后,我开车送小天才和阿宸回家。

    送完小天才后,阿宸对我说:阿康,现在有钱了,我是说如果能出货的话。

    我说:你放心,出货的事情基本上没问题。

    他说:好吧,那我们就算有钱了,那之后想做什么生意你考虑清楚了吗?是继续混黑的,还是想办法做点合法的买卖?

    我说:我正为这件事情发愁呢。

    他说:那就别急着决定,欲速则不达,慢慢考虑清楚再说吧。

    我说:那好吧。

    我把阿宸放下去后,就开车回家了。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时间:2018-06-01 23:00
    躺床上,我一边给陈老爹发消息,一边思考今后的人生,是彻底洗白还是继续做点涉HEI的产业呢?

    在我疑惑的时候,我给老米发了消息,说是否有洗白的道路。

    过了十几分钟,老米给我回复,他发的是语音:洗白?你有什么资格谈洗白?人家XXX早年贩DU,然后一直捞偏门,到后来做房地产了才开始做慈善洗白自己产业,你一个小老百姓连原始积累都没有,谈什么洗白?做普通生意能发财?你见过什么普通人做小生意的能买房买车了?就是连倾倒垃圾都被黑帮垄断了!醒醒吧,年轻人,现在不是你谈情怀想出路的阶段,你这个年纪就应该拼命的赚一笔钱,钱越多越好,这些钱能帮你买下很多谋生的产业,帮你铺平不合法的道路,甚至还可以帮你买个XX当当,到了以后等你有资产有势力了,即使你是黑的,也没人敢认为你是捞偏门的了,自然而然的洗白了自己。记住,年轻人,不要妄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我认识有这些想法的人,最后死的都很惨。

    听完他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第二天,我继续和陈老爹联系,还约了小季见一面。

    到了鹿湾区的二道贩子聚居地,我在一个店铺里找到了小季,他正在给几个“冲头”洗脑,让他们接受店主的价格,而店主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

    其中一个“冲头”说:我这东西很值钱的,你没有达到我的价格,我不会卖的!

    小季说:那你开个价啊,很简单的事情。

    “冲头”说:什么我开价,你们开价啊!我是老百姓,我又不懂的,我怎么开价!

    店主说:你的东西当然你开价了,又不是问我买东西,我来开价的!

    “冲头”说:我们都不懂价格的,怎么开价啊,你们不诚心收东西啊。

    小季说:我们怎么不诚心呢,要是我们开了价格,别人多五十,那你肯定给别人了,那我们不是白忙了?

    “冲头”说:你们放心,我肯定在你们这卖的,不会去其他地方的。

    小季说:那你开个价吧,你总有一个心理价位吧。

    “冲头”磨蹭了半天,说到:那好,我心里价位是1万块!

    小季和店主笑了,这时候他看到了我,和我点头打招呼,然后对我说:第四套的小全套要卖1万块,而且都是礼品册子里的,洗过、裁过、修过的。

    店主毫不客气的说:你的这些东西,行价也就400,何况是品相那么差的!打对折给我,我还要考虑一下,还开价一万,帮帮忙哦!

    “冲头”说:什么啊!你们懂不懂啊!我网上查过价格的,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我这个礼品册子是XX银行卖给我的,当时花了几千块呢!都过了那么多年了,增值到一万块很正常的!你们不要以为我不懂行情,就来蒙骗我!

    小季笑到:那你找卖给你的那个人啊,问他一万块要不要,这不就得了?那人是银行工作人员吗?

    “冲头”是个六十来岁的中老年人,他支支吾吾半天,也回忆不起莱,销售人员是银行人员还是其他人,只是记得当时在银行领退休金,被人销售了这么一套东西。

    经过一番交涉,“冲头”有点退让了,他说:这样吧,我让一点利,就八千给你们吧!就当没赚钱!

    小季说:你这东西八千买的?那你赔本赔的连家都不认识了!以后少买这样的坑子货吧!什么东放购物,银行推荐,都是坑子,没一个好货!

    “冲头”瞪大了眼,问:真的不值钱啊?卖不到八千?

    店长说:你自己在这摆个摊位,然后慢慢卖,说不定哪天能遇见和你差不多的人,就能解套了!

    “冲头”沉默片刻,然后就收起东西去另一家店问了。

    “冲头”走后,另一个在旁围观的戴眼镜的老年“冲头”说:我问一下,清朝的小龙邮票多少钱?

    店长说:看品相啊,你东西带来了吗?

    “冲头”说:没带来,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带来。

    小季说:小龙又不是很值钱,你带来看一下就好了。

    “冲头”说:什么不值钱,很值钱的好伐!好几千万呢!

    说完,小季对店主看了一眼,然后笑到:那你别带来了,留在家里好好珍藏吧,说不定以后开个博物馆,你就是第二个刘益谦!

    “冲头”自讨没趣,就去找其他店铺问价格了,而刚才那个小四套的“冲头”,则在好几个店铺碰了壁,没有一家人家收他的东西。

    小季对我说:期望值太高了,明明几百几千的东西,觉得是古董,可以卖几千万了,真是想钱想疯了。

    店长说:很正常的,这些不懂的人占绝大多数,昨天还有一个老头要拿旧的邮票,当新票的价格卖给我。

    小季问:是老邮票吗?可能还真的比新的贵。

    店主笑到:都是92年后的邮票!

    小季说:那他真是一辈子也卖不出去了。

    我拿出一枚普通的大头给小季,问到:看看这个怎么样。

    小季看了一下,然后放在桌子上转起来,接着店主也拿起大头,用特制的放大镜看了起来。

    小季说:看上去感觉是真的,这包浆也很好,有种老物件的感觉。

    店主问:是你的吗?想卖掉?

    我说:不卖,就是拿给你们看看,现在大头行价多少?

    店主说:卖500收400,不过这东西也有个缺点,就是银子做的,不容易坏,所以放几百年也是这品相,升值难啊。

    我笑笑,拿回大头说:不升值就自己留着玩吧。

    又闲聊几句,我就和小季去了附近的买当劳坐下了。

    点完咖啡后,我对他说:这几枚你看看。

    说着,我就把站洋、坐洋、船洋、鹰洋、小头给他看。

    他一个个看了起来,最主要的办法还是仍在桌子上听声音,而且是银元们互相作用敲打的声音。

    他拿起来一一鉴定后,对我说:东西都不错,你打算卖吗?

    我收起银元,说到:都是我朋友的,拿来看看,不卖的。

    他说:其他倒没什么,这品相还真不错,原包浆的,看上去特别的好看。

    我说:那是人家以前家里留下来的,自己留着收藏的,所以这包浆看上去很舒服。

    他说:难怪了,因为现在很多银元,不是假的,就是破的,有的还被当铺打过孔,品相是一塌糊涂。

    我说:怎么?这东西即使是真的,品相好和品相差,价格也差很多?

    他说:那当然了!谁不想买好看的、没破损过的大头啊,东西再好,品相一塌糊涂,买回去也不是用来欣赏的,只能是中转的。

    我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没聊多久,小季有个客户要来,他就去忙了,我独自坐在那喝咖啡。

    喝了一会,我看为信,发现有人发朋友圈,在傻博会遗址拍照片,这不是在附近吗?

    我点评到:那么巧,你也在这里?

    很快手机响了,我接起来一听,居然是小颖打来的。

    她问:你在这附近呀?

    我说:是啊,你怎么来这里了?

    她说:我朋友来拍婚纱照的,我来一起帮忙的,你呢?也来这里拍照片吗?

    我说:我在附近办事,你照片拍好了?

    她说:不是我拍,是我朋友拍,已经拍完了,我们一会见一面吧,上次我约你,又匆匆离开,真是不好意思的。

    我说:请我吃大餐?

    她说:行啊,你要吃什么都可以,最好吃点有情调的。

    我说:这算是暗示吗?

    她笑到:暗示什么呀?

    我说:没什么,不过我有喜欢的女人了。。。

    她急忙问:你喜欢谁啊?

    我迟疑片刻,说:绘色千佳?

    她说:靠,差点被你骗了,居然喜欢这样的女优。

    我说:纳尼!你怎么也知道,看来你一定看过!

    她说:我。。。我先挂了,一会来找你。

    我把地址发给她,然后继续坐在那喝咖啡,脑子里一直在想千佳隐退后我是怎么度日的。
  • 首页
  • 上一页
  • 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普林堡的亨利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11天 / 跨度421天】
    • 开贴:2017-07-24 20:53
    • 更新:2018-09-18 22:47
    • 阅读:24354 回复:530 楼主:892
    • 字数:约537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