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一八我认识的有钱人,观“买香奈儿的人没洗衣机”帖子有感

  • 首页
  • 上一页
  • 96
  • 页码:
  •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6-28 23:04
    第197章
    “齐承俊,真的没什么意思,连我们俩之间……都很没有意思。”我将手臂从他的掌中扯出,转过身面对他,我不愿意再委屈求全,也不想再替他人着想,我只想做我自己。
    “你!”他气急败坏,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我们,才低声又道:“今天你到我家来,是以我未来老婆的身份正式见我爸妈,你不喜欢我建议的礼物也就算了,我都依着你,我爸妈一片好意想给你解决工作问题,你当场一点面子都不留地推了回去,你究竟是对我们家哪里不满意,要做得这样绝?!”
    我看着他,将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一字一顿地问他:“那你呢?齐承俊,你对我究竟是哪里不满意?”
    他伸手再一次抓住我的手腕,不顾我挣扎,将我扯向一处无人的街角。
    他将我堵在布满爬山虎的街墙边,咬牙说道:“我不喜欢你叫我的全名,今天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对你不满意?!”
    我抽不回自己的手腕,只觉得骨头都隐隐作痛,但仍是仰头看他:“我也不喜欢你这样对待我。”觉得眼泪开始积蓄,我拼命地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也许我的工作在你们的眼里是不够舒适和体面的,但是从我大学毕业在你们的城市里一无所有时,是我的工作给了我一口饭吃,告诉了我做人的道理,让我留在这里见识到更广阔的天地,是我的工作让我有了自信和尊严,让我在这样一个不属于我的城市里独自生活和寻找梦想,是它象黑夜里的灯火引导了我的方向,是它成就了你爱的我!”
    承俊似乎被我的气势惊到,趁他手里略松了松,我一把将我的手抽了出来,他却转而握住了我的双臂,张口想要说什么,我却没有给他机会。
    “承俊。”我的声音软了下来,感觉眼泪已经快要满溢:“除了这些,我的工作还教会了我察言观色,我必须在人和人之间的夹缝里汲取能量,才能迎头赶上,是的,你的工作是事业,它是你的梦想,但除此之外,你在这里还有朋友、家人和平台以及资源,你付出五分可以向前迈一大步,我付出十分不见得能和你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对,这样是累,但我愿意。”终于眼泪夺眶而出。
    “芝芝,我……”承俊的眼圈也红了,表情恢复到平日里对我的心疼和呵护。
    但我抬手制止了他,继尔挡在眼前:“别……你别说,你听我讲完,承俊。”我吸了下鼻子,继续说道:“所以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帮我把礼物选好,我甚至能想到你向你父母介绍我时,是如何地替我美言、修饰,企图把我打造成你和他们眼里完美的人选,你明知你选的礼物根本和我的收入、眼界不匹配,但你执意这样做……”我放下手,看着他镜片后和他母亲十分神似的丹凤眼,问道:“是不是在你内心深处……觉得我根本配不上你和你的家庭,要用这样的‘贿赂’来弥补这个差距?”
    他的眼睛里有忽然被人猜中心思的惊讶,也有秘密被人洞悉的不安,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叫了我的名字:“芝芝……”
    我将他的手从我的臂膀拂下,却感觉自己也累得直不起腰:“承俊,你辛苦了,我也不容易,我们都冷静一下吧,真的。”
    “我爱你!”他的右手执意抓着我:“我……我爸妈也很喜欢你啊……”
    我苦笑了一声,问他:“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你妈妈最后说的是让我常去你家玩,却只字不提你一直坚持的同居一事,你觉得我听不懂这弦外之音吗?”
    他的手,终于滑落了下去。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象是要看进他的骨子里,眼泪真是不象话,让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模糊的视线中我好象看到了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他穿着笔挺的衬衣和西裤,英气勃勃的脸上满是娇傲和自持,让我那么地向往和仰慕。
    “你……快回去吧,我也累了,我们……我给你打电话。”我侧身离开,没再回头。
    终于可以放肆地抽泣,任眼泪象决堤一样地奔涌,我不顾形象的擤着鼻子,我身后没人追来,没人再拥我入怀,甚至没人叫我的名字,胸口象是开了个大洞,那种空虚让我痛不欲生。
    一路哭着回去,上一次这样痛苦还是在出租车上,因为被人当众泼了一脸白酒,哭得遮遮掩掩、小心翼翼,而这一次我竟是一路走向地铁,不顾人群好奇的围观,哭得累了,就靠在栏杆上休息,没一会儿,等有劲了再接着哭。
    有什么关系呢?在这个我一直想要熟悉,却仍然陌生的城市里,我最在乎的那个人不在身边,我还要矜持给谁看?
    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进小区,觉得哭这件事真的很耗费体力,每次嚎啕过后,我都象被人打过一样,奄奄一息。
    我直直地走向了小区的中央花园,时间还早,这样的夏末夜晚,还有不少的居民在散步,健步器上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正在汗流浃背地甩着腿。
    我伸手去摸健步器的扶手,刚一接触到金属,我便忍不住又掉下泪来,我仿佛听到耳边有人问:那我们呢?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哎,小姐,你你……你要用啊?”大叔一脸尴尬地开口问道,腿因为惯性还没停止摆。
    我带着隆重的鼻音回答他:“对…对不起,可以吗?”说完我大力地吸着鼻子。
    大叔硬生生地停了下来,说:“你用你用。”他蹒跚着离开,我听见他疑惑地自言自语:“我的妈,吓人……”
    站到健步器上,我向花园的一角看去。
    我记得绿意深沉的小径边,有人轻轻地问:“你喜欢什么?”,而另一个人魂不守舍地回答:“……你。”
    回忆是这样的不真切,只记得当时眼里除了他什么也看不见,耳边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可花开时哪里有声音,我听到的,是一个吻。
    在健步器上甩得久了,只觉得头晕,我费力地停了下来,呆站了好一会儿,才晃晃悠悠地走了下来。
    掏出最后一张纸巾,我用尽全力擤着鼻子,只感觉整张脸哭得肿胀,好象失去了知觉一样,我从包里掏出手机,给我爸打电话。
    “喂,爸!我明天回家。”我的声音都哑了。
    “啊?啊……爸爸给你炖排骨。”
    原本以为流完了的眼泪,竟然还能给我再涌出来。
    | 4752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6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青菜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47天 / 跨度248天】
    • 开贴:2017-10-23 11:03
    • 更新:2018-06-28 23:04
    • 阅读:2314563 回复:11180 楼主:916
    • 字数:约503千字
    • 图片:5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