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一八我认识的有钱人,观“买香奈儿的人没洗衣机”帖子有感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31 22:00
    今天家里请客,从早上帮我妈备菜,到帮着替打麻将的位置,到洗碗、收拾,一直折腾到现在,我妈真的好热衷搞活动,为毛我就这么宅呢?象只角落里蘑菇,我爱蘑菇,哈哈哈哈哈
    现在2017年12月31日22:00整,我想在这里感谢所有看客(包括到现在还发站短骂我的D大,哈哈哈),重点感谢爱我的猫草们,谢谢你们,让我的人生变得精彩,让我的文字有了生命的气息,我爱你们,现在宣布:所有猫草都会在2018年得到上天最好的眷顾,一切梦想将从明天起航!我爱你们!
    哎……说了这么宏大的祝福,我现在要去擦灶台了……好烦,2018可不可以不擦灶台?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0:46
    我没有回复娇娇的微信,眼看着到中午了,我还是在犹豫。
    财务经理急急地走了过来,把我从发呆的状态里唤醒。
    “小X。”她笑着跟我打招呼。
    她笑得太感染人,我忍不住回应她:“怎么了?这么开心?”
    “是啊,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她略有些夸张地挺了挺胸:“这两月过得跟坐过山车似的,我心脏都不好了。”
    “帅总在里面呢。”我笑着示意她坐:“这两天资金不是到位了嘛,能不能给你心脏缓缓?
    “唉,关键时候还是亲人好啊。”她坐下后努了努嘴:“你不知道,这两天我的手机不是供应商,就是银行,要不就是物业,再不就是运输的,就连复印机租赁的打到我这儿来催着付季度租金,我真的是一听到电话响就心惊肉跳。”
    我拍了拍她的手:“我听得都觉得吓人。”
    “对吧!”她应道:“老板家的钱进帐时,我真的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绝处逢生啊。”她压低了声音问:“老板家是以公司的名义注资的,看来是要制衡亿能啊。”
    我点头,不自觉地也低声道:“亿能的投入占多少股比啊?”
    “人家就是冲着控股来的。”财务经理摇摇头说:“51%,就这个数。”
    “也是奇怪啊。”我四下里看看,问她:“B总那么好强的人,竟然没说什么?”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0:48
    她露出不屑的神情:“现在是资本市场,B恰恰最懂得审时度势的人,起初我们公司注册资金才多少?现在翻了20倍都不止。”她靠近我:“这意味着更多的设备、更优秀的人力……”
    我会意地接过话头:“还有更多的机遇和更大的市场占有。”
    财务经理靠回椅子上,似是在仰头计算:“不是市场占有,应该是垄断,亿能控股我们,已经‘统一’市场了。”
    听她这样一说,我一楞,正想问她,手机却响了起来,我低头看了眼来电,便按熄了手机。
    帅总从总经办出来,穿着一件藏蓝色的高领衫,和深灰的羊绒西裤。
    “聊完了?”财务经理站了起来。
    “是啊,复工计划已经敲定了。”帅总扬起大拇指,示意她进去:“财神要支持我们的工作啊。”
    我看他们笑得放松,似乎天下都太平了。
    我按了接听键,便往会议室走。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0:52
    “是……在忙吗?”娇娇的声音迟疑。
    我打起精神来:“是呢,不好意思啊,一直在开会。”
    “喔,是担心你在忙。”娇娇似是松了口气:“我马上要下车了,晚上……”
    “我晚上加班。”我飞快地打断他:“对不起啊,我们公司现在的情况你知道的,所以……所以改天再见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是吗?”停顿了一会儿,他又问:“那什么时候方便?约个时间吧。”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说:“周末好吗?周五我给你电话。”
    “可以,周五我给你打。”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不似往日的柔和,竟然让我有种“危险”的错觉。
    我慌乱地道别,挂了电话后,我看向窗外,心情乱糟糟的,昨天周律师的那句话,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你们都是虎父无犬子”,我突然想起我爸,上一次见他还是元旦,他跷着二郎腿用力地去摸麻将,大喊一声:“杠上开了!”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所以我才是一个在异乡谋生的打工仔吗?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0:56
    “X助理,我们……用一下会议室。”
    我回头一看,是项目部的同事,看来是要召开项目复工的会议,我赶紧让了出去。
    公司各部门接到通知,项目已经恢复动工,同时公司将有新的注资,接连的消息十分振奋人心,毕竟自帐户冻结以来,一直是坏消息不断。
    但无论走到公司哪个办公室,都能看到同事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大家都在讨论,新的股东加入,将会给公司的管理架构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项目复工后,大量的费用申请、人力调动递到了总经办,我坐在A的办公桌前,待她签完一份单子,便再递一张单子给她。
    “他们那套把戏,你还不知道?”电话里传来B嗤之以鼻的声音,A开着通话外放和他在通电话:“说是目前股东人数为双数,不利于表决及管理,无非就是觉得哪怕是大股东,也怕双拳难敌四手,非要把他们那个搞财务的塞进来。”
    A签了名,把单子递给我,头也不抬地问:“那你要拒绝他吗?没有立场吧,他提到的几个理由,包括为了避免再次出现税务问题,或者是公司整体管理水平……”她停下笔,专注地对座机道:“还有以上市为目标,似乎都不能拒绝他的建议。”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0:58
    B在那头冷哼一声:“拒绝也没有用,现在我们都张着袋子准备收钱了,再怎么反抗,他老樊也是大股东了。”他似乎是伸了懒腰:“算了,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就算他再弄个人进来,我们手上有三票,3对2,除非他老樊愿意屈尊亲自来当这个董事长,不然就还是我们的。”
    A笑着闲话了两句,便将电话挂了,我递了下一张单子给她,问道:“A总,那个地中海也要做为股东列席了吗?”
    “是啊。”A翻看着单子:“我们现在是向股份有限公司在转变,从公司的利益出发,我觉得接受这个建议是正确的选择,包括成立审计部。”
    我斟酌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从您个人的角度出发呢?”
    A的动作停下了,但仅仅停顿了一下,又马上执笔在请款单上签上了名字,说道:“虽然我没有结婚,但……这个公司就象我的孩子。”她抬头把单子递给我:“孩子长大了,很多事情就由不得母亲,他会遇到阻力、会有新的机遇,这不再是父母的问题,而是哪一种选择更有利于它强大。”
    我看向她的眼睛,觉得除了以往的睿智和淡定,还多了些什么,我茫然地把手里的单子递给她。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1:10
    股东大会召开那天 ,我特意提前了半小时到公司,先到会议室去查看了一下,昨天人事部已经挂好了横幅、备了水果茶具,我便将签到本、相机及录音笔一一预备好,静待10点会议开始。
    B来得很早,手上拿着两本文件,一进A的办公室,就径直走到 办公桌前,将文件丢到桌上,竟是两本可行性报告。
    “你看了没?”他坐到沙发上,自己去泡茶。
    “看了。”A起身过去,留我在桌前分装议程和章程。
    “老樊那个老狐狸,现在重心全在资本运作上。不象我们,还苦哈哈地搞实业,累死累活,不如在股市里搅一搅,或者搞个什么概念出来。”B的动作很大,茶具一阵叮铛乱响。
    A从他手里接过茶壶道:“资本运作落地不就是实业嘛。”
    “他搞的那个华中区建筑商会你觉得怎么样?”B开始松领带,我知道这代表他有些烦躁,不等A答话,他便自顾自地说:“我不太感冒。”
    “他邀请你了?”A给他面前的杯子满上,笑着说:“树大招风,现在别说本市了,省内除了几个中XX局,你是首当其冲,他这个会长不找你,找谁?”
    “A,老樊自己本来是做重型机械的,渣土车、搅拌车、罐车……他的手伸得到处都是,只要是有工地的,有几个跟他没关系?”B脸上的忧虑实在明显。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我飞快地瞟了一眼,便操了起来。
    A只是去看B,说:“B哥,最后一块碎片,你拼上了?”
    我捂着听筒道:“A总,亿能公司和您父亲那边的代理人,都到了。”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1:31
    会议室里,作为列席人员的帅总、财务经理及人事妹子,都早已候在会议室外围的旁听席上正襟危坐,不敢大意。
    A的父亲没有亲自到场,而是派了一名徐姓的委托人到场,似乎与A十分熟稔,A直唤其为徐伯伯。
    地中海和B总假意推让了一下,便顺势坐在了首位,地中海和徐总做为委托人都出示了委托书,分别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及被委托的权限。
    “所以樊总特别授权,今天会议上所有需要他表决的,均由我全权代理。”地中海说罢将委托书递给了我,接着道:“做为我们公司的大股东,今天就由我代替樊总主持这次的股东大会。”
    地中海先照着签到表念了一遍与会人员名字,确定所有股东及其授权委托人到场,便宣布会议开始。
    财务经理宣读完新修订的公司《章程》后,倒是全票通过,接着是各股东的出资、验资报告,会议一度十分枯燥,我时不时站起来拍照,直到地中海突然发话。
    “接下来的议题是关于执行董事的选举。”地中海这话一出口,现场的气氛便微妙了起来:“现在我们做为一家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日常经营、运作均需要通过董事长的指导和要求,所以接下来我们将针对董事长一职进行举手表决。”
    董事长一职只有两名候选人,除了A,就是大股东亿能推选的地中海,看了看这几位股东及代理人,我只觉得这会议太形式化了,B一票、A一票,再加上A的父亲,董事长毋庸置疑地是A。
    地中海喝了口水,说:“候选人之一,我啊,请大家举手表决。”这话说完,他自己先举了右手,又举起了左手:“我与樊总是两票。”
    B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没做声,A眼观鼻鼻观心一声没吭。却见A父亲的代理人徐总缓缓地举起了手,我惊地坐直了身体,直瞪着他。
    徐总开口说道:“我代表A先生,把票投给亿能的推选人。”
    我听到身后财务经理轻轻“嗯?”了一声,不知道是谁的笔掉到了地上。
    地中海看了看徐总,又看了看其他人,说:“3票对2票,很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说着便面无表情地要去念下一个议题。
    “等等。”B总突然出声:“徐总……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徐总并没有回应B,只是去看A。
    A回望过去,却是对地中海说:“开了一早上的会,大家也辛苦了,休会十分钟,再继续吧。”说完自己先起了身。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1:41
    B跟着站起身来,对徐总说:“徐总,借一步说话。”声音里已有隐隐地怒气。
    我提起水壶去给桌上的杯子加水,心里却也七上八下的,恨不得跑到外面去听听他们在讲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B先进来了,他走到地中海身边坐下,面色已然平静。
    B拿起纸杯,似是在看茶色,道:“从专业技能,到管理经验,再到股比,我想A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吧?”
    地中海也没有抬头,盯着手上的议程道:“B总,如果A总也是这样想的,您就不会回来跟我聊了吧?”
    B的呼吸陡地粗重了起来。
    地中海却放下了手里的议程,直视B,道:“其实樊总也考虑到了,公司调整、资源重组,利润不会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做为股东,关心自己的利益,是很正常的事情。”眼看着B总脸色越来越差,地中海却丝毫不在意,继续说道:“所以为了保证大家的团结一致,也为了这个年轻企业的未来,樊总同意将三年内的所得做为二次投资,继续投入到公司的运营里,直至公司顺利上市。”
    B楞住了,就在这时,A和徐总似乎已经谈完了,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两人面如沉水,竟是毫无波澜。
    会议再开始的时候,B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地中海询问是否再次进行表决,A镇定地表示不必了,地中海正式当选公司的董事长。
    会议尾声,地中海非常程式化地感谢了与会人员,同时表示会在年前决定总经理、财务及项目负责人的人选。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01 21:51
    送走了地中海和徐总,A和B并肩慢慢地走回总经办,我正在清理茶海,见他俩进来,便赶紧把水烧上。
    “所以你老头子只是希望你回去帮忙?”B坐到沙发上,第一时间就去拿烟。
    A没看B,只是走到窗边,轻声说:“我相信他是希望我回去帮忙。”
    B烦躁地把烟盒掷到桌上,猛吸香烟:“你不会连这个总经理也不想当了吧。”
    “不是我想不想当,而是他们让不让我当。”A转身靠在窗沿上:“B哥,我们分析了那么多次,都同意公司走到今天这步,不是偶然,你也赞成我说的‘谁最后得利最大,谁就是始作俑者’,到现在为止,你觉得谁得利最大?”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青菜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36天 / 跨度211天】
    • 开贴:2017-10-23 11:03
    • 更新:2018-05-23 00:51
    • 阅读:2203223 回复:10856 楼主:866
    • 字数:约456千字
    • 图片:5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