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一八我认识的有钱人,观“买香奈儿的人没洗衣机”帖子有感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7 19:58
    我叫了名男同事帮忙,一直去了停车场,B的车很显眼,车窗留着一条缝,我带着同事走过去,想着好久没见老蔡了,便轻敲车门。
    车窗降了下来,我的笑容却凝在了脸上,我看到车里坐着的,竟然是海鲜城的小蒋,一时间我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呆立在车门旁。
    “X总?”小蒋却是反应很快,笑道:“好久不见啊。”
    “啊……是啊是啊。”我生硬地应道。
    小蒋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秋冬交接的日子里,她穿着一条紧身的铅笔裙,露出纤细的小腿,她微笑问我:“你……在这里工作啊?”
    “对,B总和我们老板是朋友。”我硬生生地笑了起来,说:“他让我下来拿酒。”
    “喔,好的好的,我帮你把后背厢打开。”小蒋回身去按车上的按钮。
    我和同事取了酒,便和小蒋道别,照例象很熟的朋友一样,小蒋拉着我的手,送我到电梯间,甜美地笑着和我道别。
    电梯门关上那一刻,同事问我:“X姐,这谁啊?好漂亮。”
    “我不认识。”我冷漠地说。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7 20:10
    先更到这里,明天楼主公司有个社区活动要做,楼主得去做一下准备,各位么么~!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8 22:43
    各位亲!对不起!对不起!今天实在更新不了,现在还在撤场,寒风里老寒腿都犯了,抱歉抱歉,忙到现在才上来说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9 19:21
    因为要早起去法院,便设好了闹钟,但和萌萌在一起,我总担心闹钟会吵到她,所以早上6点半闹钟刚响一声,我就一骨碌爬起来把闹钟关了。
    回头看了看萌萌,她还是醒了,微眯着眼睛,含糊不清地问:“几点了?”
    “还早还早,你接着睡。”我低声说。
    她哼哼了两句,翻了个身,天气骤冷,我把被子外面搭的毛毯向上拉了拉,又想起小蒋和善的面容。
    定了定神,我从床沿滑下去,快速地穿好衣服,便去洗漱。
    从我租住的地方到区法院,坐地铁需要转公交,为了避免麻烦,我选择坐公交直达,虽然浪费的时间多一些,但可以在公交上眯一小会儿。
    公交摇摇晃晃的,我昏昏欲睡,眯了一阵儿,手里的手机响了,是娇娇发的,说在附近的停车场等我。我看了看时间,8点差15分,还有两站路才到,心里着急。
    车子到站,我第一个冲下去,一路飞奔,快到停车场时,我停下来喘口气,不想让娇娇看到我跑得张牙舞爪的样子。
    走进停车场,便听到喇叭的声音,我闻声走过去,娇娇把副驾驶的门推开了。
    “早!”我坐进车里。
    “嗯。”娇娇应了一声,抬手看表。
    我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你车子仪表盘那么大的时间,你还要特意强调一下我迟到了2分钟?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9 19:22
    我静静地看他表演完,说:“跟你说一个新情况。”我从包包里掏出本子:“今天这个公司好象在申请破产。”
    “嗯。”
    我抬头看他,问:“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为什么要惊讶?”车子里暖和,他穿着白衬衣和浅灰色的针织开衫,懒洋洋道:“你以为我们跟各个法院是假熟的?”
    他突然伸手去后座拿东西,整个人向我倾了过来,我本来就面对着他,吓得向后一仰,他从后座拎了个袋子,皱眉递给我。
    我不好意思地解释:“吓我一跳,这什么?”看了看:“麦当劳?”
    “早饭。”娇娇一脸不耐烦:“顺便给你带的。”
    “喔。”难怪我上车就有种熟悉的味道:“谢谢你啊。”
    我掏出一个猪柳蛋,开心起来:“麦满分!”还有一杯豆浆和薯饼。
    娇娇把头转向车窗,我也就不客气地大口吃了,边吃边问:“你说有事要交待的,什么事啊?”
    “你先吃,别把面包渣掉车里。”
    我偷偷翻了个白眼,三下两下把猪柳蛋塞进嘴里,捂着嘴用力说:“好了,吃完了。”
    娇娇对我如此粗鲁的行为表示不满,摇了摇头说:“还有豆浆和薯饼。”
    我不解地看着他,还是把豆浆端了起来,不会吧,难道这么早叫我来,就是想看着我把早餐吃了?
    “你吃了吗?”我问他。
    “吃了。”他抽了张纸巾给我:“都说顺便给你带的。”
    “那薯饼我中午吃吧。”我把薯饼往包里放。
    “为什么?你不是挺能吃的吗?”娇娇拦我。
    这是什么话?我不高兴:“什么叫挺能吃的?”
    娇娇楞了一下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吃的那个才多大点,别一会儿在法庭上饿了。”
    “不行不行,我吃饱了会想睡的,早上不能吃太饱,怕一会儿精神不集中。”
    “哦,那你吃吧,一会儿都是我的工作,你就算睡着了,只要不打呼就好。”娇娇双手放到方向盘上看着前方道。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9 19:23
    整个庭审的过程还是真是象他说的,比起一年前,娇娇明显熟练多了,证据表述一针见血,对合同条款解释得非常明确,我不但没困,反而因为他的表现精神熠熠。
    庭审结束后,娇娇让我查看庭审记录,他走过去和对方的律师攀谈起来,声音太低,我虽然好奇,却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你刚才和那个律师说什么?”出了法院,我们从安检旁边的出口走出来。
    “打听了一下消息。”娇娇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说:“律师只是一份工作,我们毕竟是同行,有时互相沟通一下,可以找到双方都节约时间、雇主又比较满意的和解方式,尤其是经济案子。”
    他回头看着我,我便挥了挥手上的公交卡,说:“那今天你没什么要交待我的,我就先走了。”
    娇娇向了走过来,伸手,我没明白,“嗯”了一声,下意识地把公交卡递给了他。
    他看了看公交卡,抬脚便走:“走吧,我送你。”
    “哎哎!”我追上去。
    进了停车场,我一把抓住我公交卡,从他手里抽了出来:“你怎么跟个女孩子一样啊。”我走得急了,喘口气,从他身边越过去。
    “我?”娇娇在我身后笑问:“我象女孩子?”
    我从两辆车中间穿过去,心想着,不仅象女孩子,甚至比女孩子还难琢磨。
    忽然听到一个我熟悉的声音,我向声音来源看去。
    “法院判决你也看到了,你别再闹了好吗?我求你……”
    “我求你,是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9 19:24
    待我看清了对话的两人,我一个急刹车,猛地转过身去,动作太急了,跟在我身后的娇娇来不及反应,跟我撞了个满怀,我反应极快,拉着他的大衣领子往下拽。
    “嘘。”我用手指压着嘴唇:“蹲下蹲下。”
    娇娇一脸的莫名其妙,却受我的气势影响,皱眉蹲了下来:“干嘛?”
    “嘘嘘嘘!”我示意他安静,仔细听那两人的对话。
    “你别走。”我听到一阵拉扯声。
    “放手!你放手!我受够了!”两人挣扎得气喘嘘嘘:“我当初嫁给你时,你一贫如洗,我连件婚纱都没有,在出租屋里大冬天洗衣服手指头都冻肿了,你当时怎么跟我说的?”声音里已经全是哽咽了:“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你放我走吧,现在对我来说,离开你是最幸福的!”
    “我真的不会再犯了,我不会了,你相信我,求求你,老婆,你相信我。”
    这时娇娇看向我,显然也听出是谁的声音了,我向他点了点头。
    “别叫我老婆,我受不起,我们好聚好散,这么些年了,天天为这种事情吵闹,我也累了,我不想再过这种生活 ,房子车子我通通不要,我只求跟你离婚,今天法院不支持我,那从今天起我们正式分居,两年之后我再来法院申请!”
    “老婆!老婆!”
    我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吓得把头低得更下,好还对方急匆匆离去,目不斜视,并没有看到我们。
    我听到猛砸车门的声音,最后车子打着火,驶了出去。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9 19:25
    长吁一口气,娇娇夸张地压低声音说:“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
    “因为刚才那个场景很尴尬,我有尴尬癌,打个照面非把我尴尬死不可。”难道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
    娇娇不怀好意思地看看我,又低头看他大衣的领子。
    我倒吸一口凉气,我竟然一直揪着他的大衣领,我马上缩回手,又觉得不妥,伸手去把他的领子抚平,但觉得更不好,一时间僵在当场。
    娇娇站起身来,拉住我僵硬的手臂,把我拽了起来,我顿时觉得腿麻。
    上了车,娇娇问:“我们刚才……是目击了你们项目总监的离异现场?”
    “我们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吧。”我一边扣安全带一边说。
    娇娇放下手刹说:“看你这话说的,就象我们发生了什么似的。”
    我感觉尴尬象只手,一把掐住了我的喉咙,娇娇轻笑:“所以你不仅有缺铁性贫血,会因为进食血液聚集在胃里,而容易大脑缺氧,还有……尴尬癌,对吧?”
    “呵呵……”我僵硬地笑:“是啊,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有啊。”娇娇把车驶到主干道:“锈铁钉子煮汤。”
    “什么?”我没听清。
    “锈铁钉子煮汤,补铁啊。”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7-12-09 19:26
    A从办公室出来,行色匆匆地说她要出去一趟。
    我赶紧跟上她,问道:“如果您今天不回来,我一会把采购递过来的申报单扫描给您。”
    “好的,或者……你让他明天中午带表来找我。”A突然停下脚步,看向人事部。
    人事妹子正跟一个项目经理在争执,绩效奖金发完半个月了,仍有不少的同事到人事部核对奖金金额,估计又是为了这事,两人都十分激动。
    “我又不是不跟你查,我是我说现在很忙,我这样说有错吗?”
    “就你忙吗?公司里谁不忙啊?这不就是你的工作吗,算绩效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忙?所以这么多人发的都有问题?”项目经理个个都是老江湖,哪里听得一个小姑娘这样说他。
    我正准备插嘴安抚一下,却正好和培训主管的视线碰到,本来坐在位置上的她,站起来对项目经理说:“大哥,算了,别生气了,这样吧,正是上班忙的时候,你项目上肯定少不了你。”说着用手轻托项目经理的右手臂,把工资单接了过来:“在我们这儿耽误时间,我们挺内疚的,你说说哪个数字有问题,一会儿我们查了给你打电话吧。”说罢笑盈盈地递了只笔过去。
    看到这儿,A又迈开步子向外走去,我赶快跟了过去,送A进了电梯,我方才返回来。
    路过人事部门口,我看见人事妹子正在跟培训主管说什么,一脸的烦躁。我敲了敲门框,吸引她们的注意力。
    “X姐。”两人一起跟我打招呼。
    我点点头,对人事妹子说:“你过来一下。”
    妹子尾随我,一直到我办公桌旁,我靠在桌沿上,抱胸问道:“你知道老板刚才路过你办公室门口吗?”
    妹子伸手捂嘴:“不是吧?”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青菜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48天 / 跨度51天】
    • 开贴:2017-10-23 11:03
    • 更新:2017-12-13 23:19
    • 阅读:984707 回复:5607 楼主:387
    • 字数:约176千字
    • 图片: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