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一八我认识的有钱人,观“买香奈儿的人没洗衣机”帖子有感

  • 首页
  • 上一页
  • 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3 00:34
    晚安,我爱你们,希望你们现在都在美好的梦里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3 21:21
    从总经办出来,我拿着离职单去财务部签字。
    黄经理伸手推开我的离职单:“魏芝……”
    我笑着打断她:“我已经想好了。”我平静地看着她。
    突然有人从档案室里走出来,却是头上一湾地中海的蒋总,原来他签发完文件并没有离开,而是到财务部来了。
    “小魏?”他走到我近前。
    “您好。”我微笑地跟他打招呼。
    “见过这么多次了,也没聊过。”他示意门外说话,我点了点头。
    会议室里,我们看向走廊上的同事,蒋总笑了笑,请我坐下。隔着会议桌,我竟有种在面试的错觉。
    “公司转型正值用人之际,你决定离开,实在是遗憾。”蒋总伸手去摘身上的线头,并未看我。
    “您谬赞了,索恩人才济济,我不过是承上启下、整合信息,显得有些能力而已。”我欠了欠身说。
    蒋总抬眼看我:“现在开口,我想也是留不住你了。”
    我没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他。
    “但我想在你走之前,请你帮个忙,你也知道项目总监唐凯升任总经理,百废待兴,助理是万万少不了的,所以,你推荐一个人继任你的岗位吧。”他也对我报以微笑。
    我心暗叹,果然是人外有人,我这么坚定的态度,让他马上理解了我的立场,至少是不愿辅佐唐凯的,董事长开口让我推荐一个总经理助理,好一条锁链。
    “如果您信任我,可以了解一下人事部的张凝(培训主管)。”我靠近会议桌,举了几个事例,皆是日常工作中,张凝主动积极地配合工作,同时我还重点描述了一下她的抗压能力。
    蒋新念兴趣渐浓,提了几个问题。
    我一一回应道,最后,总结了一句:“聪明、灵活,分得清轻重缓急,而且……”我一字一顿道:“入职时间很短。”
    蒋总眼睛亮了一下,便站起身来向我表示感谢,站在会议室门口,我们握了握手。越过蒋总的肩膀,我看到走廊上的唐凯,状作不经意地看向这边,我报以微笑。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3 21:22
    从地铁站出来,我抱着靠枕、提着购物袋,里面装着我在办公室里的所有私人物品。空气中的寒意让本在地下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我觉得自己的心情史无前例地平静,身边的路人行色匆匆,我用自己缓慢的节奏前进着。
    时间还早,离开公司时才下午3点,我催促着自己给齐承俊(娇娇)打电话,却又迟迟不敢掏出手机,但越是这样我内心越是紧张,我怕手机随时会响起来,他随时会约我。
    走进小区,我径直朝花园走,把购物袋放在长椅一边,将靠枕放在腿上。天色还亮着,花园里有几个孩子正围着健身器材嬉戏。
    “你还欠我一顿火锅呢。”
    脑子里突然闪出他的声音,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无声地吁了一口气:冷静冷静,你现在是一个无业的外来务工人员,面对问题要客观 、现实。
    我掏出手机来,飞快地播通了他的号码,不给自己一丝犹豫的机会。
    “魏芝!”电话接通后,他似乎有些惊喜。
    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时,我就输了,HI~齐承俊,我想你了……,但说出口的却是:“那个……我今天办理了辞职。”
    “喔……”似乎只需要很短暂的消化,他便说:“知道了。”
    面对他的反应,竟是我反应不过来了,我硬着头皮道:“我……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
    “你在哪儿?”他突然打断我。
    “我……”我下意识地看看周围,却马上道:“我在长途车站。”
    “这么安静?”
    “我……”我的脑子飞快地旋转着:“我在土特产商店,买点东西带回去。”
    齐承俊在那头沉默,我紧张地抓紧了抱枕,接着道:“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我觉得需要整理一下思路和未来的规划,所以……早点回家,我们再联系,提前预祝你节日快乐。”
    电话那头仍是沉默,好一会儿才听到他说:“也是,你最近确实遇到了太多事情,早些回家休息一下也好。”他停顿了一下,似是带了丝笑意:“也提前预祝你春节快乐,我会跟你联系的。”
    挂断电话,一阵失落袭了上来,我把冰冷的手背贴在脸上,这样很好,我告诫自己,做对的决定,按对的决定去做,这不正是自己的目标吗?
    电梯开门时,我突然有种疲惫感,站在门前,我腾出一只手去包里掏钥匙,一直习惯用大包,找起东西来真是费劲,手伸到夹层时,我突然触到软软的皮面。
    进屋后,我将放下手里的东西,抱着包坐到椅子上,好一会儿才伸手将夹层里那双男式手套取了出来,把手伸进手套里,感觉手指够不到底,空空荡荡的。
    这种清冷的空虚感,持续了好久,哪怕是在回家的长途车上,明明有一车乘客,有人为了行李架争执,有人想要调换座位,司机大声喊检票,我却仍是觉得冷清,车子驶离车站,我看到这个城市慢慢被抛在身后,越来越远,让人觉得茫然。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3 21:23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手忙脚乱地掏了出来,却发现是我妈打来的。
    “你到哪儿了?”我妈在电话那头大声地问。
    我用手拢住嘴,怕打扰到身边的乘客,轻声说:“还在车上呢,刚走了一半。”
    “喔喔喔,我和你爸来车站接你了啊,到了打电话!”我妈用极大的声音喊道。
    我连忙应她,结果听到电话猛地就挂断了,真是的,这老太太,从来不说再见。干嘛突然来接我?
    是……我说我辞职了的原因吗?
    车子到站时,我老远地就看见我妈穿着她那件大花的旧袄子,正探头张望,等我下车时,我妈跟游泳似地拨开人群迎了上来。
    “哎,给我给我。”我妈想从我手上接过包。
    我把手肘往后缩:“干嘛?是给你买的,回家再说,急什么?”我转向我爸:“她脚好了吗?你就让她出来?”
    我爸一脸无辜:“这些年你看我拦住过她吗?”
    “啪”地一下,我妈打在我后脑勺上。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3 21:24
    待我坐到家里的饭桌前,一种怪异感油然而生,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竟然有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我爸不是年节绝对不会做这道菜的。
    “汤来了,汤来了啊。”我爸一边高喊着一边将汤放在桌子中央。
    我一看,猪脚炖莲藕,怪异感简直爆棚了。
    “发什么呆啊?吃饭啊。”我妈把饭碗放在我面前。
    我抬眼看我妈,一直盯着她看,直到把她盯毛了,我抢先发问:“这大中午,不年不节的,做这么多菜干嘛?有人要来啊?”
    “做给你吃啊。”我妈说着,舀了两个鱼丸放我碗里:“快拿筷子。”
    我伸手去拿筷子,却仍是觉得不对:“搞这么丰盛,跟断头饭似的。”
    “啪”地一下,我妈打在我手上,我“嗷”地一声抱住手,这老太太不是跳广场舞吗?莫不是偷偷地去练什么功夫了,打人越来越疼了。
    “叫什么叫?什么日子啊,你张嘴乱说?!再乱说打你的嘴!”我妈眼睛瞪地老大。
    我只好腹诽两句,便闭嘴吃饭了。
    一顿饭撑得我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我妈一直给我挟菜,好象我回到了8岁的时候,汤都喝了两碗,待我告饶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我妈才悻悻地赶我下桌。
    “每样菜都剩一点,又不能混在一起。”我听到我妈嘟囔:“哎,老魏,你把这两菜剩的这点都吃了吧。”
    我爸惊恐道:“这是一点儿吗?”
    待我妈把碗和筷子拿进厨房去洗,我溜回桌边。
    “哎爸。”
    “干嘛,你再吃点儿?”我爸拿筷子指排骨。
    “哎呀,吃不下了,你女儿又不是猪。”我低声说:“我说你俩干嘛搞得这么隆重?因为我说我辞职了吗?”
    我爸把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喝掉,说:“你那天不哭着打电话回来的吗?”
    我鼻孔都气大了:“谁哭了?”
    “你妈说的啊。”我爸赶紧把自己摘干净,递过碗来:“给老爸盛饭去。”
    我接过碗起身,我爸又说了一句:“养你这么些年总觉得不够,还想多养几年。”
    我鼻子一酸。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3 21:25
    我去打薪王们的化身了,二周目简直难出血!
    作者:猫青菜 时间:2018-01-15 00:59
    春节,做为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很是受我父母的欢迎,他们身上还保留着上一辈人的习惯,会提前做好腊鱼腊肉、各类杂货,家里会备上瓜子、糖果,亲戚们都会在新年走动,我妈仍是初一才穿上我给她买的羽绒服。
    我一看见我妈从洗手间里出来,马上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你来,你来!”
    老太太赶紧坐下,开始接着码牌,嘴里还客气着:“哎,你打啊,我又没催你。”
    “魏芝是真不爱打麻将啊。”我舅妈一边丢骰子一边说。
    嗯,我对不起我爸妈这么些年在麻将上对我的“栽培”,转身进了厨房问我爸要不要帮忙。
    “你剥头蒜吧。”我爸边切菜边说。
    我便拿了蒜站在垃圾桶旁,今天初五,日子过得真快,尤其无所事事的日子,时不时会觉得无聊,但突然想起时间,会奇怪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想起刚刚回家那几天的平静与空虚感,象是在心上开了个洞,所有的东西都流走了,只剩下了迷茫,而现在又衍生出了些许的恐慌,什么时候开始投简历呢?几号回W市?突然我听到我爸在说什么。
    “啊?”我应道。
    “想什么啊?就一头蒜剥这么久?”我爸从我手里把蒜拿了过去,直接放在案板上拍了。
    我看着已经切好的青椒、木耳、胡萝卜等一盘盘的配菜,说:“哎,爸,我觉得我们这代人可能就‘不会过年’了。”
    “啥叫‘不会过年’?过年还有会不会的?”我爸头也没抬。
    “就是……我们可能就没什么仪式感吧,可能就会去超市买点腊货、熟食什么的,我也不喜欢窜门,也许就在家窝着吧,嗯……窝着上网。”我用手拿了片蒸好切片的腊肠放进嘴里。
    这时老大爷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只要我和你妈活着,这年都得这样过,要是我俩都不在了,随便你怎么折腾。”他用菜刀运送切碎的蒜末:“再说了,你过不过,年都会来,你窜不窜门,年都会走,哪有不会过的年。”
  • 首页
  • 上一页
  • 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青菜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76天 / 跨度88天】
    • 开贴:2017-10-23 11:03
    • 更新:2018-01-19 20:28
    • 阅读:1544978 回复:9056 楼主:618
    • 字数:约299千字
    • 图片:3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