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印洞郎对峙:中国能获得什么?

  • 首页
  • 上一页
  • 13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yc雨花石 时间:2018-02-14 14:04
    中印洞郎对峙:中国能获得什么?
    第157节
    我们古代中国人,喜欢切割知识和技能,如果技能和知识,尤其是和哲学逻辑发生矛盾,我们的习惯是用模糊的哲学解释技能。
    比如,我们的五行生克理论和古希腊的“地火风水”四元素说,有一定的相似性,然而,五行生克理论要完善的多,其类比思维可以囊括整个世界。
    缺点来了,因为五行生克理论是一种类比哲学,除了较特殊的一些外——比如,火就是火、水就是水——绝大部分是不符合科学的,比如“木火土金水”对应“肝心脾肺肾”就压根没有科学逻辑。可是,中国古人以经验模糊五行确实搞了一些成就,比如中医就借鉴了五行理论。
    因为这种理论有一定的成就,所以,影响了真正的科学进步。
    我们看电视剧《神医喜来乐》,精通中医的喜来乐看到西洋医生搞解剖,弄的一愣一愣的。
    中医在养生方面有相当价值,然而,救急治病确实抵不过西医,尤其在今天,中医是不可能完成心脏搭桥、微创手术这些东东的。
    也就是说,古代中国的哲学和知识,可以模糊解释技能但又轻蔑技能。
    在西方,科学家和有技术的人是非常被尊敬的,而中国,从古代就比较鄙薄技能,比如,春秋时期的鲁国,诞生了孔丘、墨翟、公输班等3个伟人,这三个人的成就确实有差别,比如孔丘和墨翟偏重社会管理创建了学派,三人的共性除了都是鲁国老乡之外,都长于技能,比如,墨翟救宋就和公输班在楚国搞了军事攻防演练,孔子的六艺是“礼乐射御书数”,这“乐”大约是音乐、“射”大约是射箭、 “御”大约是驾驶车辆、 “书”大约是书写等文字教育、 “数”大约是数学教育搞财务。
    后人只关注孔丘的文化成就和社会管理追求,没几个人关注孔丘的“乐射御书数”的成就。
    儒家的“六经”都与孔丘关联,指《诗》、《书》、《礼》、《乐》、《易》、《春秋》,然而《乐》失传了。
    《乐》是怎样失传的呢?
    一些观点是,“自经秦火后,六经遗失,及汉除挟书律,齐鲁诸生,得默写原经,但谨成诗、书、礼、易及春秋五经。而《乐经》一书,无复能记忆而写出者。”
    意思是说,秦始皇焚书坑儒六经遗失,西汉建立而活过秦末战乱儒生们凭记忆默写“成诗、书、礼、易及春秋五经”,唯独《乐经》一书,“无复能记忆而写出者”。
    唯独无人“能记忆而写出”《乐经》,有两个可能,秦始皇焚书坑儒和秦末汉初的战乱杀人以及自然死亡正好把“能记忆而写出”《乐经》的人死光光了。
    可是,这个不合乎逻辑。
    因为《乐经》固然也有教义社会的功能,就其基本功能而言,还是音乐教程。这教科书性质的东西,因为和儒家有干连,难免被暴秦禁锢。
    可是,并不因为暴秦,隋唐出现的词的唱法居然也失传了,这太怪了。
    根据宋代王灼《碧鸡漫志》等书记载,词是从隋代开始的,最初称为“曲词”或“曲子词”,是配乐的。
    也就是说,“曲词”这个玩意,最初是两个概念:1、固定格律的曲词;2、固定旋律的曲谱。
    也就是说,在隋唐时代,你写一个《菩萨蛮》,歌女什么的,立马就可以开唱。
    简单的说,就是固定乐谱更换歌词。
    文人嘛,当然长于写作,于是,他们成了歌词的主力军,然而,文人循轨蹈距又那么要体面,于是,这曲子的歌词就演变成了“词”。
    为什么呢?因为文人是不能兼职戏曲的。
    我们看电视剧《刘赶山》知道,科举时代,优伶之家的孩子们是绝对不可参加科举的,即使非优伶之家的读书人,即使是文人非盈利登台,一旦被举报,也与科举绝缘。
    《通制条格》规定,“倡优之家,及患废疾,若犯十恶、奸盗之人,不许应试。”
    而且,“查娼优隶卒之家,专以嫡派为断,本身既经充当贱役,所生子孙,例应永远不准应试”。
    不但自己不可以进步上层社会,所生子孙,例应永远不准应试。
    科举尊崇孔子,那么,孔子喜欢歌唱吗?
    《论语》说“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这个说明孔子是经常唱歌的。
    《史记》记载孔子“与齐太师语乐,闻韶音,学之,三月不知肉味”。
    孔子生前是非常喜欢学习的,然而,忘餐废寝到“三月不知肉味”的只有学习音乐。
    那些所谓尊孔读书的人,其实是打着孔子的旗号反对孔子的思想真髓。
    孔子之后的读书人大多成了“禄蠹”,把孔夫子当成了混饭吃的工具,于是,孔子的“情义率性”被有意识的屏蔽了。
    这屏蔽的社会习俗,便是江湖世界的五岳盟主左冷禅也不能允许刘正风和曲洋“以乐交友”。
    宋朝是词的黄金时代,
    《全宋词》所收词将近两万首。然而宋人写词已经和音乐无关,而是单纯的文学创作,成了诗的别体,所以也有人称其为“诗余”。
    从宋词脱离音乐而成为单纯的文学创作可知,我们古代的文化有非常轻薄艺术的传统。
    最典型的是阎立本的悲催。
    阎立本出身贵族之家,其外公是北周武帝宇文邕,其母是清都公主。当然,阎立本出生于隋文帝仁寿元年(601年),北周早就灭亡,他的母亲已经不是公主,然而,因为隋朝是北周禅让的,北周的贵族还是有地位的,他的父亲阎毗是隋朝的石保县公、殿内少监。
    唐高祖武德年间,阎立本即在秦王李世民府任库直。库直是随侍帝王左右的亲信,必须由名门的亲贵子弟担任,而且必须是“才堪者”。
    出身名门的阎立本才干优越,深得秦王的信任。
    唐太宗贞观年间,阎立本任主爵郎中、刑部侍郎、将作少监,是非常重要的京官。唐高宗显庆元年(656年),哥哥阎立德逝后,阎立本继任为将作大匠,同年由将作大将迁升为工部尚书。
    阎立本的哥哥,虽然不是画师,也担任将作大匠的重职。
    将作大匠,中国古代官名,职掌宫室、宗庙、陵寝等的土木营建,秩二千石。唐高宗总章元年(668年),12年后阎立本擢升为右相,封博陵县男。当时姜恪以战功擢任左相,因而时人有“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之说。唐高宗咸亨元年(670年),阎立本迁中书令,宰相。
    以家族、以能力,出身贵族的阎立本都是显赫的朝廷大臣。当然,阎立本的政治能力并不显赫,作为宰相,他的表现一般,让他名垂青史的是绘画这种业余爱好。
    然而,就当时的生活而言,绘画带给阎立本的是耻辱。
    《大唐新语》记载:“(唐)太宗尝与侍臣泛舟春苑,池中有异鸟随波容与,太宗击赏数四,诏坐者为咏,如阎立本写之。阁外传呼云:‘画师阎立本。’立本时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伏池侧,手挥丹青,不堪愧赧,既而戒其子曰:‘吾少好读书,幸而面墙。缘情染翰,颇及侪流。唯以丹青见知,躬厮养之务,辱莫大焉。汝宜深戒,勿习此也。’”
    北周的吏部有主爵郎中,到了隋唐,是六部之下的司级正职。以阎立本的地位,正儿八经出入朝廷的。然而,因为长于绘画,于是“奔走流汗,俯伏池侧”,而他的那些没有艺术爱好的官僚们就衣冠楚楚的令人羡慕。
    同样是艺术,王羲之的书法属于等而上,至于绘画和音乐,在古代的官僚集团里,就是一个非常负面影响的爱好。
    春秋战国,还有《乐经》,然而,轻薄技能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秦始皇焚书坑儒,为什么毁掉了《乐经》?各种偶然因素都是可能存在的,必然的因素就是知识分子对“乐”的排斥。
    为什么呢?因为你精通《乐》,在科举系列里没有多大的前途。
  • 首页
  • 上一页
  • 13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yc雨花石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54天 / 跨度206天】
    • 开贴:2017-07-29 13:48
    • 更新:2018-02-20 18:05
    • 阅读:116809 回复:1156 楼主:206
    • 字数:约61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