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印洞郎对峙:中国能获得什么?

  • 首页
  • 上一页
  • 15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yc雨花石 时间:2018-05-25 20:25
    南非不能崛起的症结
    第三十三节
    我曾经听过一个私立高中的校长讲话:要想毁掉一个私立学校,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不顾的招生。
    私立高中,最艰难的就是招生,因为没有学生就没有学校。然而,一个私立学校如果不能稳扎稳打,一上来就只管做大,不加选择的乱招生,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双差生”挤走“学差生”而毁掉荣誉。
    一个企业,正如一个国家的发展,在成立之初,就必须分析自己的行业特点以及自己的种种优劣,合理而科学的确立自己的奋斗方向。在这之后,咬定青山不放松,即使遇到偶然的天赐良机,也要考虑可能的长期的负面影响而敢于放弃。
    什么意思呢?比如,一个国家是否可以通过奋斗领导世界呢?退一步说,是否可以成为地区强国呢?绝大部分国家,即使众志成城的努力,基于基本力量的弱小,也很难成为有影响的大国,比如瑞士、比如澳大利亚,倒不如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过自己的安稳日子。
    有些朋友可能说,你逮着酒业扯个没完,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酒业的处理不当,非常容易成为一个政权崩塌的引火索,比如,司马迁在《史记》里批评纣王的罪行之一就“好酒淫乐”,所以,饮酒问题非常有讨论的价值。
    我插一句话,我来天涯发帖是比较有习惯的,大体是一日一节,有时候会多发一节或者答复一些讨论,如果不更新,大多原因就是喝多了或者连续喝多了。
    因为酗酒,苏联的社会风气急剧败坏,“更为触目惊心和广为蔓延的是青少年犯罪的迅速增长。这同酗酒直接有关,一帮帮喝醉了的青少年无赖常常无事生非,这种情况比五十年代更厉害。例如,在哈萨克的一个纺织城中,由于可供利用的文娱设备减少和现有活动的费用上涨,许多青年出没于街头巷尾,漫无目的的游荡,相互传递一两瓶酒,多半是伏特加。象在美国一样,这往往是工人阶级青年唯一能得到的一种社会生活。也正如在美国一样,它能使人堕落为无赖、阿飞或小偷小摸。近年来的苏联报纸充满了对这种活动的抱怨,在莫斯科,盗窃案的增加促使警查部门开始出售一种自动盗窃探测系统,并在报刊上大登广告。”
    苏联政府采取了堵塞的办法。
    1985年5月16日,戈尔巴乔夫政府发布愚蠢的“苏联最高苏维埃关于反酗酒的法令”。按照规定,每天上午11点才开始卖酒,部分地区是从14点到19点。
    限售,是最操蛋的办法,因为他不公平,最起码面子上就不公平,谁有时间排队谁就可以买到,那谁还勤勤恳恳的工作?大家都翘班去市场排队好了。
    新中国成立后,长期物资匮乏,如果用排队抢购的办法,这个社会就乱套了。为了解决急需生活用品的分配,中国共产党发明了票证制度。这个制度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当物资急缺的时候,票证就是社会秩序,只要你能够有票证,就可以通过正规的渠道获得相应的物资。在这种体制下,商店的售货员手头的机动力量虽然是有的,然而受限。
    比如,一个商店来了1000斤白酒,政府发出1000斤白酒的票证,商店的服务员就必须保障供应这1000斤的票证,这一点他是不敢腐败的。当然,售货员可以通过在白酒里掺水——我老家和供销社门市部是近邻,小时候的我既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满大街小巷的乱窜,售货员 也不那么忌讳我,我经常见到他们在白酒里加水,这事情好像我们家大人也知道,我们家买酒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现在我怀疑售货员可能有私藏的不加水的酒专供亲朋好友——售货员还可以在卖酒的时候轻微克扣一点,从1000斤里克扣出三斤五斤不需要太高深的技巧。
    鲁迅的《孔乙己》里,
    “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咸亨酒店里当伙计”,的伙计说:“外面的短衣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黄酒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羼水也很为难。”
    计划经济时代的售货员确有作弊的空间,然,因为严格的票证制度,空间是有限的,白酒可以克扣可以掺水,白糖、食盐、茶叶就只能克扣而不能掺假,至于碗盘、自行车等等,连克扣都不可以。
    新中国成立后,用票证制度解决供应不足虽然是时代的无奈,也是一种最公平的选择,起码保证了最底层应得的那一部分待遇,而且相对免除了抢购风险。
    苏联政府要限售酒类,偏偏还没有严格的制度管控售货系统,买酒的队伍越排越长,伏特加变成硬通货。为了解决饮酒问题,私酿酒与日俱增,喝这种含有甲醇的酒非常严肃的危害身体健康。
    票证时代的中国政府,对于经济领域的违禁打击是非常严肃的。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的票证管控了粮食的生产和销售,私人酿造因为没有粮食而被堵在源头上。
    酒类私卖,第一个表现是国库收入骤减,苏联政府约17%的预算来自酒类利润。一个政府的财政收入陡然削减如此巨大的额度,是非常容易破产的。而最要命的是,能够私人酿造酒类且销售的人,大多有官方背景。简单的说,通过出售私酒,一小撮人竟然获得政府财政的17%,这些人掌握了巨大的财富。一个人一旦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巨大的财富,最大的愿望就是财富的合法化和正大光明的享受财富的乐趣。要实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推翻现有政府。
    限售,让整个社会对苏联政府充满了怨气,而酒类私酿偷卖又培育了一个有意识对抗政府的阶层。
    呜呼,酒之为祸可谓大矣。
    和俄罗斯相比,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民族并没有多么强烈的嗜酒意愿。
    在我的记忆里,一直到整个20世纪80年代,最起码我生活的农村,民风还是比较淳朴的,醉酒还是比较没脸的事情。1990年,我已经去高校读书,寒暑假还不那么敢喝酒,怕被人耻笑。
    民风突变正是在20世纪90年代,县县有酒厂、镇镇有酒厂乃至于村村搞酒业,第一个保障了供应,第二个诱导了酒类消费。
    在80年代,因为供应还不那么充足,亲朋好友聚会,大多还不敢放开量痛饮。1986年,我们这里一位老师的孩子考取了中专,办公室的同事们就表示一个意思,主人就在家里——那个时候极少下饭店——备了一桌,一时兴起,竟然把主家的白酒喝了一个溜光,然后吵吵着继续喝。
    这事情,就是一个老大的尴尬,既显的主人待客的筹备不够,也显的客人没教养。
    90年代铺天盖地的酒厂的出现,一个是供应充足,最要命的是酒厂经常给员工发福利。酒厂的福利当然最多的是酒,如果是个领导,那酒就多的的不要不要的。
    80年代,我们走亲访友一般是两瓶酒,90年代酒厂员工走亲访友都是论箱。其他行业,得不到福利酒,花钱也要走亲访友,这酒类销售就以几何级穿升。
    90年代之前,酒类的品种比较的单调,大家喝酒也比较容易估量,一般是几盅。到了90年代,各种高度酒和各种低度酒的出现,搅乱了酒民的科学计算模式。
    嘛意思呢?比如,我们这帮熊孩子,低度酒人均不超一瓶子,高度酒,人均也不超一瓶子,大体的标准是酒量一般的朋友晕忽忽的回家。
    大多时候,是剩一两个酒量特大的收拾残局。
    和俄罗斯民族不太一样的地方,我们汉族人其实没有酗酒的习惯,这样海量的饮酒,其实大家内心是比较排斥的,然而,上场就必须喝饱,是因为不良的待客风气。而,这种饮酒无度的不良风气的形成,我个人认为,主要是20世纪90年代,国家一开始对白酒业的发展危害认识不够,各地勃兴的酒厂为了自己的效益诱导了酗酒的不良社会风气。
    1995年,也就是秦池勃兴的时代,中国已有酿酒企业37000家,年产白酒约700万吨。
    1995年,中国统计总人口是12亿1121万,消耗700万吨,也就是140亿斤白酒。问题是,因为社会习俗,女性和孩子都不那么饮酒,正儿八经的饮酒,大约是四个人也就一人,那么,一个正儿八经饮酒的人年量约在40斤左右。
    不过呢,这仅仅是白酒,还有啤酒呢。1995年,中国的啤酒产量是1546万吨,按照白酒的计算模式,正儿八经饮酒者年均约90斤。
    还有每年几十万吨的葡萄酒。
    请注意,我计算人均的时候是用全国的人口平均,那么,仅仅盛行于少数民族区域的奶酒什么的,也需要计算在人均里。
    中国的酒类生产,大约是世界的三分之一,人均当然远超世界人均。
    这当然不是什么鸟光荣而是一种耻辱,最起码是一种沉重的思考。
    因为,一个酗酒的民族,很容易身体素质低下、劳动兴趣低下、家庭矛盾重重,而且,国家、家庭要将巨大的财力、物力、劳动力投入到无聊消费的酒类生产以及因为酒类饮用过量产生的疾病和交通的医疗费用。
    到现在,我们的确还找不到一个国家直接因为酗酒而完蛋,然而,现实生活里有太多人因为酗酒而死亡,也有太多的家庭因为酗酒的疾病、车祸等等而败落。
    饮酒,有百害而无一利。
    正是因为秦池的疯狂,引起了中国政府决策层对于白酒业的警惕。从1998年开始,公务消费白酒失控,社会反响强烈,相关部门连发文件,一方面控制公款吃喝,23部委发布文件,承诺公务宴请不喝白酒;一方面出台《酒类广告管理办法》,限制白酒在媒体投放广告。
    国家政策对白酒的整治正好与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相叠加。因为国际经济环境的恶化,中国经济硬着陆,市场消费陷入疲软,纯粹的无聊消费酒业成为腰包羞涩者最早的削减开支,全行业走入寒冬,很多名酒企业滑至破产边缘,大量“广告酒”品牌死去。行业一路下行直到2002年,白酒产量从最高峰的801万吨锐减至380万吨,全行业净利润总额仅为32.43亿元。
    在这种大环境里,挣扎存活的酒业,或者是有巨大影响力的名酒,或者是不搞急剧扩张的坚实企业。如果秦池不搞大规模扩张而坚守区域销售,也许还能够挣扎到今天,比如,孔府家酒、彩山特曲、兖州特曲、泰山特曲、兰陵、景芝特曲、心酒、今缘春、冠群芳都还占领着部分市场。
  • 首页
  • 上一页
  • 15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yc雨花石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29天 / 跨度444天】
    • 开贴:2017-07-29 13:48
    • 更新:2018-10-16 21:55
    • 阅读:337311 回复:3042 楼主:916
    • 字数:约1566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中印洞郎对峙:中国能获得什么?1图 yc雨花石 2018-10-13 22:24 2098/915 328/441
    国观从中印边境对峙,看收复藏南大布局(原创)457图 天际神鹰2017 2018-06-26 23:37 5072/1166 91/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