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水浒众生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天权国学社 时间:2017-01-11 13:55
    这是本人微信公众号过去发过的一个专题,想再拿出来放在这里向诸位求教。

    高俅,屌丝逆袭的典范

    高俅可以说是《水浒传》这部书里面最大的人生赢家,他的成就比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所有人都要高得多,宋江费了多大劲求招安,破大辽,征方腊,拼死拼活,搭进去七十多个弟兄的性命,最后也才做了个地方官,高俅可是国防部长。而且高俅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水浒传》里面说的好,他是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属于社会最底层,屌丝中的屌丝。如果他上了梁山,他的身份在梁山好汉当中也得算中后偏下,大约和白胜、时迁、王定六等人差不多。
    抛去忠奸的评价,这样一个无权无势,无关系,无背景的矮穷挫能够发展到那样高的位置,这肯定应该算是这部书中最成功的个人奋斗经历,令我等同样处于社会下层的小人物艳羡不已,我们来看看高太尉的成功之路。
    一开始,高俅在东京城里给一个王员外的儿子当帮闲,就是陪着这个小少爷吃喝玩乐,人家吃肉他喝汤那种。干了一段时间,这位少爷他爹不干了,自己儿子不务正业,他管不好,只能迁怒于高俅,把他送到开封府,打了二十脊杖,驱逐出东京汴梁,不许他在首都混。
    被赶出东京之后,高俅投靠了淮西临淮州开赌场的柳大郎,这位柳大郎姓柳名世权。干他们这行的都爱收留高俅这路人,平时在赌场里帮帮忙,有人闹事还能当打手,能不能打架搁一边,吓唬人还是行的,特别是一帮这路歪嘴斜眼的人站一起,很多人就打退堂鼓了。
    高俅在柳大郎这里待了三年,终于等来了天子大赦天下,不许去东京的禁令解除了,高球又一次回到祖国的首都。柳大郎为人还不错,帮他联系了自己的亲戚,东京城金梁桥下生药铺掌柜的董将仕,让他到那里暂住。
    这位董将仕抹不开面子,只能接待高俅暂时在自己家住下,但人家是买药的,这行人不需要那么多站脚助威的,高俅在这里属于专业不对口,但董将仕也不敢翻脸赶人。怎么办?他有主意,他和小苏学士说得上话。这个小苏学士到底是谁,有几种说法,在《水浒传》里应该是苏东坡。董将仕和苏东坡能搭上话,就把高俅推荐到苏东坡那里。
    到苏东坡这里之后,《水浒传》的记载和历史上有些出入。在历史上,高俅在苏东坡府里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苏东坡被贬出京城,把府里的人员都遣散了,高俅这才转投到驸马都尉王诜的门下。在《水浒传》里,苏东坡是一看到高俅就觉得这个人不怎么样,立刻就把他转而推荐给了王诜。这大概是因为作者觉得苏东坡名声极好,不应该和高俅这样的奸恶之人发生交流,所以把情节做了改动,属于爱护东坡居士的意思,这个不多评论,咱们往下看。
    到了驸马小王都尉府上之后,这位驸马爷跟高俅对脾气,让他当了亲随,然后他就得到了替王都尉往端王府送东西的机会。到了端王府,正赶上端王在踢球,高俅不敢打扰,就在旁边等着。这一等等出机会了,正好端王有一个球踢到他跟前。高俅属于见了球比见爹妈都亲的主儿,看见球来了,也是他胆大,直接使一个鸳鸯拐,把球踢给端王。这个才艺展示恰到好处,端王一下子对他来了兴趣,让他又踢了几脚,一下子喜欢上这位,直接从王驸马府里把高俅要到自己身边。
    没过多久,端王当上了皇上,立刻启动鸡犬升天模式。把高俅派到枢密院见习,跟着到边关立点功劳,不到半年,高球就当上了殿帅府太尉,完成了登天的最后一步。
    回过头来再看看高俅的成功之路,我替他总结出四个重要因素:
    第一,他有一技之长,这个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他球踢得好,这个就是进身之阶,要是没有这个特长,端王也不能从人堆里把他挑出来,所以各位,在一个领域练就一手超过一般人的本事很重要,不管这个本事是什么,都有可能闪光,不要觉得踢球打弹就是不务正业,可能你还就靠这个发达了也未可知。您没发现吗?当今社会,文艺和体育成了社会底层的孩子向上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打游戏打得好的还有年赚百万的呢。
    第二,胆子要大,关键时刻敢于显示自己的长项。在端王的球飞过来的时候,高俅踢出去这一脚其实是冒着天大的风险的,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位王爷什么脾气。万一他不喜欢别人乱插脚,来一句:“大胆奴才,孤王的球也是你踢的吗?”然后臭揍一顿,赶出去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所以《水浒传》原文说:“那高俅见气球来,也是一时的胆量。”所以高俅这个举动其实就是在赌,赌自己今后的命运,反正他也没什么可输的,最多就是挨顿打,他挨的打还少吗?而赌赢了就是泼天富贵,胆大,敢赌,就可能赢。因此各位,要是您有特长,只要有机会展示,无论如何要抓住,别扭扭捏捏,演个节目还要别人反复往上拽,好像自己出头就丢人似的。这年头,你不主动,没人帮你,机会来了必须牢牢抓住。
    第三,会做人,有人缘。咱们往前捯捯。高俅之所以有机会在端王面前展示球技,是因为他是驸马都尉府中的亲随,他成为驸马都尉的亲随是因为小苏学士推荐的他,小苏学士能推荐他是因为董将仕把他推荐给小苏学士,董将仕推荐他是因为淮西柳大郎把他介绍给董将仕。根儿在这儿,他在柳大郎家住了三年,如果这三年里他好吃懒做,对人爱答不理,稀里糊涂混日子,那柳大郎都不会留他住三年。柳大郎之所以一直让他住着,他走了还给他铺路,说明他在柳大郎家这三年,肯定是手脚勤快,能说会道,又有眼力见,柳大郎喜欢这个人,这才帮他一把。所以各位,人际关系很重要,别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
    第四,有一定工作能力,如果高俅除了踢球好,别的任嘛不会,那他最多也就是陪着王爷踢球解闷的料。可能他根本就没有陪王爷踢球解闷儿的机会。他能到端王府送礼,是因为王驸马喜欢他,让他做亲随。水浒里说高俅“这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顽耍,亦胡乱学诗书词赋。”这些事情他都来得了,后文又说王驸马:“喜爱风流人物,正用这样的人。”有这些才能,王驸马才让他做亲随,让他去送礼,他才有踢球的机会。正因为有了别的才艺,端王才能越来越喜欢他,要是只会踢球,最多就是一个王府足球队教习,没有别的机会。
    再说后面,端王即位,成了宋徽宗,宋徽宗想要提拔高俅,走文的话,宋朝文官必须要经过科举正途,这个高俅肯定没戏,或者是恩荫,就是父辈有功,子侄辈被照顾当官,这个高俅一个底层穷小子更没戏。所以只能走武的,武的就必须在边关上立军功才能升职。《水浒传》里写宋徽宗给他在枢密院挂了名,不到半年,就升为殿帅府太尉,这说明这半年他就立功了,还不小,否则怎么一下子由办事员升为国防部长呢?甭管有没有人照顾他,想立军功自己也要有些本事才行啊,说明高俅综合素质不差。所以各位,有了一技之长,也要多学习多锻炼,基本的工作你要拿得起来,才能有发展机会。要是你一门不灵,就是有人想照顾你,人家也使不上劲不是?
    除了这四点之外,我还要说有一点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好运气。这个是你不能控制的,但是又是必不可少的。会踢球的高俅碰上了精通各种游戏,在闲白上见长的端王,两人那叫一拍即合。而且跟他对脾气的端王还当了皇上,他这才能一步登天。要是他遇见的是朱元璋,或者大清那位雍正皇帝,除了批阅奏折以外,什么兴趣都没有,劳模的坯子,一本正经,那高俅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所以,个人奋斗的路上,一点运气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个你真没法努力,只能祈祷老天爷的垂青。所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一定要把心态调整好。
    最后说一句,历史上的高俅并不像小说写得那样大奸大恶,北宋末年的“六贼”当中并没有他。而且高俅不忘本,知恩图报。他在苏东坡家里带了很长一段时间,苏东坡对他很好。他发迹的时候苏东坡已经过世。但只要苏家的亲戚后人来到东京汴梁,高俅必然热情接待,走了还有大把的金银相送。
    高俅咱们就说这么多,下一段咱们说被高俅逼走的王进。

    作者:天权国学社 时间:2017-01-12 13:58
    王进,佩服与教训(水浒众生相)
    王进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跟林冲一个职务。这个人物在《水浒传》里面只出现一次,然后就彻底消失了。他出现的作用就是把高俅发迹和梁山好汉正式出场联系起来,起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金圣叹批水浒时写了这样的话:“高俅来而王进去矣。”“王进去,而一百八人来矣,则是高俅来,而一百八人来矣。”也就是说王进这个人物就是一个引子,替高俅引出一百单八将。其实作者的意思就是高俅出现才有的梁山好汉,又是金圣叹在这一回中批注的:“开书未写一百八人,而先写高俅者,盖不写高俅,便写一百八人,则是乱自下生也;不写一百八人,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这意思就是说如果不写高俅,直接写一百单八将,那等于是说这个乱局是下面自己折腾出来的。而先写高俅,再写一百单八将,就是说这个乱局是因为上层的胡闹而引发的,找到了乱子的根源。找到根源,由根源引出一百单八将,王进就成了中间搭桥铺路的人。
    王进出场是从高球做了殿帅府太尉开始的,话说高太尉第一天上班,查看本单位人员花名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就是王进。其实他也不是跟王进熟,是跟王进他爸爸王升熟。一般来讲,如果领导跟你爸爸认识,那你在这个单位就好混了。但王进恰恰相反,就因为领导认识他爸爸,就是他倒霉的开始。因为高太尉之所以认识他爸爸,是因为当初他爸爸曾经打了这位高太尉一棍子。王进是军人世家,他爸爸也是军官,而且是有真才实学的,这一棍子打得高俅在床上躺了三四个月。这位王升下手也够狠的,他也是没长前后眼,以为一个街头的小混混,打了也就打了,我是国家的军官,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地位上你比我差那么多,讲打你那两下子不够看的,所以一点问题都没有。他可就没想到,这位挨打的小混混现在成了自己儿子的领导。
    高太尉就职的时候王进正请病假在家,但是他这个假是跟前领导请的,在现领导这里不作数了,没办法,人家是上级,你也没话说。王进只能规规矩矩上班来,一到单位,领导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王进怎么说都不对了,这就要打。大伙玩命给说情,这才免了。王进也纳闷儿,我跟这新领导一面没见,怎么就惹着他了?然后他一抬头,全明白了,这以后就算没好了。
    王进回家跟他老娘一商量,老娘也是个明白人,跟自己儿子说:“他嘴大咱们嘴小,以后要还在他手下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干脆咱们走吧。”王进一听,老娘说的对,一点都没犹豫,转天带着老娘就走了,离开京城,去往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那谋差事去了。半路途中,走到史家村,老娘病倒,在史员外家待了一段时间,教出了一个徒弟,九纹龙史进。教完徒弟,娘的病也好了,王进跟徒弟告别,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露过头,他在书里的使命也完成了。
    说这位王进教头,我在他身上看到两个字,一个是佩服,一个是教训。
    说到佩服,这位真可以说是拿得起放得下。要说八十万禁军教头,团级干部,在首都任职,宋朝官员俸禄高,挣钱也不少,又在体制内。可是这位王教头能够做到说走就走,一点犹豫的意思都没有,该放下的,立刻能够放下,做到这点不容易,看看他的同行林冲后来是怎么做的,您就能明白,王进能迅速做出这个决定,他的为人得有多么果决,当机立断,绝不拖泥带水。因为他想明白了,在这里没法混了,想明白了立刻行动,没什么可留恋的。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果断,还是因为他有真本事,走到哪儿都有饭吃。要是一般人,在体制内混饭吃的,他想要果断也没有这个资本。所以各位,不管做什么工作,多学习,长能耐都是必须的,您要惦着混就完蛋了,真遇上个为仇作对的,你得让人家捏死。
    说到教训,这也不怨他,怨他爸爸。您觉得打了街上一个小混混没什么问题,却不知野百合也有春天,小混混成了自己儿子的顶头上司。所以各位,为人做事还是要留一线才好,对任何人都不要把事情做绝,谁都不要轻易得罪,因为你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瓦片还有翻身日,东风也有转南时,惹了谁都有可能为将来埋雷。就说这位王升,能一棍子把高俅打得三四个月下不了地,他的武艺肯定高出高俅不少,应该是高俅去找他的麻烦,他打的高俅。但是既然你武艺比他高这么多,玩着就能把他收拾了,撂他几个跟头,让他知难而退,服气了就完了,说不定他还能成为你的粉丝,那是什么局面。你没有必要下这么狠的手,一棍子打的人家躺床上三四个月,别说高俅了,就是我有了机会也一定会报复你。没有那么多以德报怨的君子,真有那样的,里面一多半也是做戏,到时候报复得更狠,你哭都找不着坟头。要说起来,高俅就不算阴险,没有把王进牢牢装套里再慢慢收拾,还给了他跑的时机。所以各位,您总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道德水平上非常不现实,对别人也不公平,您想想您能做到吗?只有靠自己,别轻易得罪人,多交朋友,不结仇才是正路。
    开篇说了两个梁山以外的人,下一段咱们该聊聊梁山上的人了,说说第一个出场的九纹龙史进。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天权国学社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07天 / 跨度1128天】
    • 开贴:2017-01-11 13:55
    • 更新:2020-02-13 22:31
    • 阅读:63247 回复:944 楼主:449
    • 字数:约27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