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曾经爱过(献给那些逝去的岁月和爱情)

  • 首页
  • 上一页
  • 55
  • 页码:
  •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时间:2010-10-14 21:22
    第四十节 杜鹃花开
    漫山遍野的红色中,温暖和薛瑶相拥着坐在山顶一块巨石上,巨石四周开满了或红或粉或白的杜鹃花,一群群粉蝶、蜜蜂在花丛中穿梭着,距离巨石不远的背阴处仍残留着一小块未融化的积雪,积雪旁是点点的绿和星星的紫,绿的是刚探头的野草,紫的正怒放的野花。
    看够杜鹃花的薛瑶终于发现了那些紫色的野花,她欢喜的叫嚷着将野花指给温暖看,“你看,那片雪旁还有花呢,那是什么花呢。”
    顺着薛瑶手指的方向,温暖也看到了那些花,温暖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反正那花开的很早,天稍微一暖和就开花了。”
    “好漂亮!把相机给我。”薛瑶从温暖手中接过相机对着野花拍了起来。
    “老公,你看,这花很美吧。”薛瑶将拍好的照片给温暖看。
    温暖描了一眼,笑着点点头,“好看。”
    这时远处山林中传来布谷鸟的叫声,薛瑶问道:“布谷鸟叫就是要种地了吧。”
    “是啊,我们出来的时候,不是看见路边的地里很多人在翻地嘛。”
    “好多年没有种过地了,记得小时候帮李老师去种地的事儿。”薛瑶歪着头问。
    “怎么不记得,那天搞的一团糟,后来还返工了。”
    “是啊,真想找个地方再种一次地呢。”想到少年时的往事,薛瑶的面上浮起了幸福的表情。
    “你那身体算了,呵呵,等好点再说吧,累了吗?要不我们现在下山。”
    “再看一会儿,难得来一趟,这么高的山,也不能每天都让你背我来啊。”薛瑶笑道,“看你累的这一身汗,我还心疼呢。”
    “只要老婆高兴就行,干这点事算啥,我身体棒着呢。”说完,温暖用拳擂了自己胸口两拳,“看多结实啊。”
    “行了,别臭显摆了,问你件事儿。”
    “啥事?”
    “你啥时候回广州?”
    “回广州?”温暖被薛瑶问的莫名其妙。
    “是啊,那你打算就这样呆在家里坐吃山空呀,总得出去赚点钱。”
    “不了,你身体这么差,我走了谁照顾你?”
    “不是还有我妈和你奶奶吗?我回家就是想不拖累你,不影响你工作。”
    “那怎么行?她们年纪都大了,哪有我方便,上班的事等等再说吧,反正现在还不缺钱花,你安心养病就是了,别想那么多。我也让人留意这边了,有合适的工作就会通知我。”
    薛瑶盯着温暖看了一会儿,眼圈有点红,别过脸去,叹口气。在她心中,她当然不希望温暖出去工作,时时刻刻守着她,可站在她妻子的立场上,她不能让温暖这么闲下去,那样会影响到温暖以后的发展,会毁了他。但她每次劝温暖,温暖总是不肯离开她回到广州,他愈是这样做,越让她心里难受,她知道温暖对他的情意,可这份情意太重了,让她无法承受,俨然心灵上的一把枷锁。
    温暖知道薛瑶的心思,他把薛瑶揽到怀中,轻声说:“瑶瑶,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直到那一天。”
    薛瑶呜咽着应了一声,无法抑制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时间:2010-10-14 23:25
    杜鹃花败的时候,薛瑶住进了医院,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不能正常进食了,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生命。温暖通过冯婉婷联系到了哈尔滨和沈阳两地的知名肿瘤专家,给薛瑶进行了几次会诊,会诊的结果和离开广州前的结果并无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是薛瑶已进入了危险期,随时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此时的温暖已感受不到那种撕裂般的痛了,他已经有些恍惚和麻木了,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奶奶和薛瑶妈妈守着薛瑶垂泪时,他的心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也没有。他每天都会去山上的寺院上香还原,把大把大把的钱塞进香案前的木箱内,此时对他来说,除了薛瑶,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薛瑶能够活下去,舍弃这些身外物又算得了什么呢。
    薛瑶的泪也哭到几近干涸了,到后来,甚至是她微笑着劝慰亲人不要哭泣,随着死亡的临近,她也越来越能淡然的看待死亡,看待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恩恩怨怨了。她给从小到大每个发生过争执的人都打了电话,真诚的向他们道歉,她也给林雪打了电话,两个人聊了很久,之前她对林雪的那些怨念也烟消云散了,到最后她甚至想对林雪说,自己死后,希望她能继续照顾温暖,但她还是忍住了,林雪毕竟是未嫁的处子之身,她不能这样冒失失的和她说这些,再等等吧,等到机会合适的时候再说。
    但在那之后她竟再没能有机会和林雪通话,因为她陷入了间歇性的昏迷中。
    每一次昏迷对温暖等人来说就是一次频临崩溃的折磨,他们两家人无望的守在手术室门口,不吃不喝,傻兮兮的盯着手术室的门上的灯,每次薛瑶平安脱险,都会让大家喜极而泣,但用不了多久,大家又会站在这门前,无望的守候。
    在这种无望的守候中,温暖的爷爷第一个倒下了,他本来就有心脏病,在这种持续不断的刺激中他终于没能坚持下去,心肌梗塞的他在手术室里抢救了五个小时后终于没能脱险。
    温暖爷爷的去世深深的打击了温暖奶奶,也打击了每一个亲人,他们不敢再让老人在这里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将温暖奶奶强行送回了家,也将身体同样不好的薛瑶妈妈也送回了家,再已经失去一个亲人而薛瑶的生命也无力挽回的情况,任一个人都无法承受再失去亲人的痛苦。
    薛瑶并不知道爷爷去世的消息,只是有些奇怪妈妈等人怎么回家了,温暖告诉她家里那边没人照顾,就让年纪大的老人们先回去了。
    温暖的话暂时瞒住了薛瑶,事实上薛瑶也没有精力考虑太多问题了,她已经被病痛折磨的非常虚弱了,每一次昏迷后她都需要大量的睡眠来回复体力,体力未等完全回复,下一次更长时间的昏迷又来临了。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时间:2010-10-14 23:50
    在一次长时间的昏迷后薛瑶决心将自己心里藏着的那些事情都告诉温暖,她怕自己再昏迷后不能醒来。她躺在病床上握着温暖的手轻声对他说:“老公,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我不说怕是没机会说了。”
    听薛瑶这样说,温暖心头一酸,不由得握紧她的手说:“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我还要等着接你回家呢。”
    薛瑶长出口气,说:“帮忙把我扶起来一些,这样说话累。”
    温暖站起身轻轻抱起薛瑶,把枕头立起,让后将薛瑶再轻轻放到床上,让她半躺着靠在床头上。
    薛瑶微微一笑说,“这样舒服多了,你听我说,不要插嘴,我说多话了很累。”
    “好。”
    “第一件事情是我写了几本日记,都放在我装衣服的那个蓝色箱子内,我想对你说的话都记在上面了,你一定要记着看。”
    温暖点点头。
    “第二件事情,如果我死了,不要买墓地,就把我葬到前山吧,那里的杜鹃花开的最艳了,我喜欢那里。”
    温暖噙着泪,紧咬牙齿点了点头。
    “第三件事情,你要是回广州的话,一定记得请以前那个阿姨帮你做饭,不要自己在外面吃,外面的东西脏,你肠胃不好,吃了容易拉肚子。
    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你将来一定要对林雪好,林雪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她也需要人照顾,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瑶瑶,别说了。”温暖伸手止住薛瑶说下去,“我今生只爱你一人,不会再爱其他人。”
    “别傻了,听我的话,我也想在我走了后还能有一个信得过的人照顾你。”说到这里,薛瑶停住了,她已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瑶瑶。”温暖紧紧抱住了薛瑶战栗着的身体,在春夏之交的季节,温暖的心却似三九天寒冰般的冷,他似乎能从薛瑶身体上感受到了令人恐惧的死亡的信息。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时间:2010-10-15 23:23
    第四十一节 一声叹息
    站在人流涌动的街头,林雪几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瘦高的男人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对比半年前,他瘦了很多,黑了很多,最大的变化是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光彩,混沌沌的一片。
    她一句话没有说,走过去接过温暖手中的一个包裹,然后转身在前面带路,温暖也一言未发尾随着她走进了停车场。
    林雪也买车了,是一台黄色的POLO,是月供的,对于她的车,温暖并未给出任何评价,直至到了小区,林雪将车停好后,温暖方说了一句:“技术还不错。”
    林雪莞尔一笑,扶着车门对温暖说:“你是不是以为我技术会很差?”
    温暖摇摇头,未做评价。
    “走,上楼吧,你回来之前也没打个电话给我,太突然了,早说一声,我去机场接你。”站在电梯里林雪对温暖说。
    “不想麻烦你,影响你上班。”
    “这么说到见外了,到了,我先去开门,家里有点乱,没来得及收拾。”林雪打开门将温暖让进客厅。
    温暖扫了一眼屋内,见到除了沙发上扔着几本杂志稍显零乱外,整个客厅还算整洁,和薛瑶在的时候差不多。
    林雪忙着收拾沙发上的杂志和其它一些零碎的杂物,温暖将背包放到沙发上,再次打量了一下屋子,发现屋内的摆设丝毫没有变,转身看见忙碌的林雪,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错觉,以为那是薛瑶在收拾屋子,定睛再看,却原来只是幻觉。
    他的心痛了起来,痛的似乎都喘不过气来,他拉开阳台门,站到阳台上,摸出烟来正想抽,忽想起薛瑶曾对他说‘把烟戒了吧,对身体不好’,他又将烟盒慢慢的塞回了口袋。虽然他习惯了用尼古丁和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因为清醒时的痛苦令他无比挣扎,但他更想遵守自己对薛瑶的诺言,那诺言是他对薛瑶最后的承诺。
    卧在曾和薛瑶同眠的床上,抱着似乎仍残留有薛瑶气息的公仔,温暖无法阻止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在这间房间里他和薛瑶度过了那么多快乐的日子,而今房如故人却无,那种被夺去最心爱的宝贝的痛没有经历时你永远无法理解那是怎样一种怎样的残忍。在这个黑色的夏天里,温暖接连失去了抚养自己长大的爷爷和陪伴自己长大的薛瑶,在薛瑶逝去的那天,他几乎要崩溃了,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却哭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失语了,即使不失语,其实他也是沉默的可怕。看到薛瑶与死神在垂死的挣扎,他的心在流血,在撕裂,薛瑶痛到极时,十指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了他的肉中,泪流满面的恳求温暖说‘我求求你,让我死吧,我受不了,太痛了’。那一刻温暖想杀死自己的心都有过,他不忍看到薛瑶承受这样的折磨,他不该让薛瑶受到这样的折磨,他不配薛瑶对她的爱。
    当薛瑶温暖的身体在他怀中渐渐冷却时,他的生命之花也随着薛瑶的逝去而渐渐凋零了,他的心已如死灰。
    他一个人独自在薛瑶的坟前呆坐了七天,这七天他将薛瑶留下的日记都看过了三遍,泪也流了三遍。看到第三遍时,他才明白,薛瑶留下这些日记,不仅仅是为了让他可以怀念,也是想让他从她的世界中走出来,好好活下去,替她好好活下去。
    第一天他去薛瑶坟前时,他就没有再活下去的打算,他只是想为薛瑶守到七七四十九天,然后他就追随薛瑶而去,但在第七天他又活过来了,他想明白了,他还要活下去,他的身上还承载着薛瑶的期待。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时间:2010-10-15 23:26
    看完薛瑶写给自己的信,林雪闭上眼睛在沙发上坐了许久许久,薛瑶那份胸怀让她惊讶和感叹,但她知道,越是这样,自己越无法去爱,那简直是一种亵渎,对薛瑶的亵渎,对温暖的亵渎。他们二人之间的爱,已超出了她能想象的程度,她不认为自己能象薛瑶那样对温暖一无反顾的爱,虽然薛瑶已经不在了,但如果自己真的对温暖有什么感情的话,自己和那些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又有什么区别,温暖是属于薛瑶的,永远属于薛瑶的,没有人能将薛瑶从温暖的身边移开。

    温暖坐在林雪的对面,能感受到自己与林雪之间那种无形的隔膜,他知道他与她之间再也不能回到从前那种无拘无束的时候了,他这一生都再也不能背着薛瑶去爱别人,他感情的大门在薛瑶闭上眼睛那刻就关闭了,再也不会开启。
    望着茶几上堆砌的钞票,他忽的有一丝悲哀,为自己而悲哀,也许在林雪的眼中,自己是需要同情,但他不需要这种同情,他不是一个人活着,无论何时薛瑶都会和他在一起,他们两个那么能干的人怎么会需要别人的同情呢。
    他将钞票向林雪的方向推了推,轻轻的摇摇头,“林雪,让我们遵守合同的约定吧,也许你比我更需要这些钱,至于我,”他嘴角露出了自嘲的笑容,“这些钱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呢,钱还能买到什么呢,什么都买不到。”
    他站起身,走到阳台去发呆,不再理睬林雪。
    林雪苦笑了下,有些琢磨不透温暖了,她也走到阳台和温暖并身而立。
    见她过来,温暖用手指了下远处的白云山说,“想去爬山吗?”
    林雪侧首看一眼温暖,说了声好。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时间:2010-10-15 23:28
    站在广场边,温暖似乎又想起了自己曾在白云山度过的那个夜晚,那个挣扎的夜晚,那时,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从病魔手中救回薛瑶,虽然痛苦但不绝望。如今再次站在这里时,他不绝望但痛苦,如果时间真的能够重来,他不会再离开薛瑶让她独自在广州度过那漫长的三年,每每想到那三年间她的寂寞她的孤独她的无助,他就觉得自己是不可饶恕的。
    “如果世间真的有一种后悔药那该多好。”他轻轻的说。
    林雪叹口气,她也想世间能有一种后悔药多好,让她没有遇见温暖,让他遇到别人,一个会和她彼此相爱的人,一个能和她演绎一段凄美爱情的人。

    尽管林雪试过劝说温暖留在广州工作,但他终于还是坐上了返乡的飞机,站在机场大厅时,林雪很想温暖能像那次送别一样与她相拥而别,但他没有,眼见着温暖走向候机厅,她的心酸酸的痛,已盈满眼眶的泪水差点奔涌而出。
    他走了,他真的走了,她遇到的最好的男人注定是她人生中的过客,他是属于别人的,她留不住,她轻轻叹口气,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在她转身的刹那,恰好是他回首的刹那,他也轻轻叹了口气,叹息之后,他仍向自己的目的走去。
    他们两个人还能相见吗?他们两个人还会相见吗?他们的心中都没有答案,也许,岁月才是最好的答案。


    完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于广州

  • 首页
  • 上一页
  • 5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裳隐动隐隐香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72天 / 跨度101天】
    • 开贴:2010-07-06 22:04
    • 更新:2010-10-15 23:28
    • 阅读:144972 回复:908 楼主:227
    • 字数:约32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余情杂感]我的办公室暧昧 天各一方的你我 2011-12-28 14:39 2165/200 72/308
    八卦一个女孩的童年“性事”,为她一生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2图 心灵的囚牢2 2017-07-05 20:45 176/343 204/1282
    情感纪念那些逝去的爱情岁月167图 雨中的翡玉 2015-07-09 17:19 65/905 188/1213
    八卦八八男女的审美观到底差多大,欢迎男女筒子进来~~~~~~~~~~~~~~60图 梦非梦2009 2011-09-29 00:38 1390/329 25/44
    杂谈雾霾治理的好法子 之 干掉雾霾55图 连感 2013-12-09 15:27 64/319 49/235
    舞文林家大妹-----(连载) 平静一点2011 2014-03-22 22:55 29/337 301/313
    情感《唯有快乐才是永恒》 欢欣地舞蹈 2017-02-06 13:41 76/416 230/1324
    杂谈史上最全交通事故处理与理赔攻略--保险理赔专家在线回答提问38图 赔说 2017-05-22 18:19 3608/745 321/1101
    情感[余情杂感]情事2图 枫月无痕2 2011-02-11 23:14 3209/474 72/136
    情感面对这一切,该怎么办?1图 安之若素01 2012-02-13 21:48 116/189 80/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