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爱一个女人有错吗?生不逢时却恰好遇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山间老寺 时间:2017-09-27 16:29
    青阳市水利局科员李睿年仅二十六岁就当上了副科级干部,在当地算是个年少得志的官场新进。可最近两年来他的仕途之路并不顺利。原来,一直提携他的老上司退休了,而新来的女上司又对他各种打压,眼看着升职无望,很多后来的同事都超了上来,心里很着急。
    现在,他坐在酒桌旁,喝着五十六度的老白干,醉意渐浓,酒入愁肠愁更愁,想到自己的可悲处境,心里暗暗咒骂,奶奶的,她凭什么骑在老子头上作威作福,老子却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老子跟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她三百六十天如一日的将老子当奴隶一样使唤喝骂?是杀了她老爸了,还是抢了她老公了?这么想着,他下意识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顶头女上司、水利局防汛办主任袁晶晶,心中恶狠狠的想着:“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把老子逼急了,跟你同归于尽!”
    袁晶晶似乎感受到他的恶毒目光,从与别人的笑语声中抽出空来,回敬了他一个高傲而又凌厉的眼神。
    这个眼神吓得李睿噤若寒蝉,酒醒了大半,忙垂下眼皮假作喝酒,心说这贱人喝了那么多酒居然还能保持霸道本色,看来自己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想到这,暗里长叹一声,唉,自己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得罪了这个女魔头呢?
    提起袁晶晶,那可是青阳市水利局公认的局花,年轻貌美,体态婀娜,会穿衣会打扮,上下班都会开着一辆红色甲壳虫招摇过市。这样一个妖娆妩媚、富贵逼人的极品美女,几乎成了市局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可以这么说,是个男人,只要见过她一面,就想把她弄到手。李睿也曾对她怀有不切实际的邪恶想法,还曾觉得,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凭着英朗的外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哪知道阴差阳错,办公室恋情没搞出来,反而变成了她的死敌。
    李睿记得自己跟她结怨的经过,一共两次。
    第一次是袁晶晶调到水利局任防汛办(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成为他顶头上司后的某天,他跟局里两个关系不错的同事在楼梯间里抽烟,不知怎么的就说起了她。男人凑到一起说起某个女人,尤其是美女,话题自然很不正经。其中一个说,她年纪轻轻能当上防汛办主任,完全因为她是现任局长张建设的情人,没看她整天往局长办公室跑?另外一个说,你那是扯淡,真正的内幕是,她是市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冯卫东的情人,我亲眼见过冯卫东送她来上班。
    当时因为袁晶晶的突然空降,阻碍了李睿升为实职副科,他心中有些不爽,就跟着发了一句牢骚,说,她长得就是小三儿的样儿。话音刚落,就见袁晶晶沉着一张俏脸从上层楼梯转了下来。她没看另外两人,冷飕飕的目光在李睿脸上打了个转就走了。从那天以后,李睿就成了防汛办的业务骨干,苦活累活脏活重活全由他一个人包了圆。李睿当然知道袁晶晶是在报复自己,可没办法,谁叫自己说错了话呢,只能认了。
    作者:山间老寺 时间:2017-09-27 16:32
    第二次他犯的错则更过分了。水利局去年年终前在市里唯一的五星级酒店“盛景大酒店”举办年会,包了个大宴会厅。李睿不会跳舞也不爱唱歌,吃了些自助餐之后就坐在沙发上喝饮料。这时袁晶晶忽然坐到了他对面吧台的高脚椅上侧坐品酒。她是那次年会的女主持人,穿得特别迷人,上身是深V型的白色雪纺衫,下边是条黑色一步短裙,修长的大腿就那么露在外面,不着丝袜。当时她的坐姿不太雅观,两条腿在高脚椅上分开了差不多有四十五度。李睿有次抬头,无意间正好看到这幕不雅,说来怎么那么巧,他刚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转头,袁晶晶就发现了他的视线,她低头看了看,很自然就误会了他,虽然没当场发作,但自那天以后,李睿就彻底变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袁晶晶利用权力给他各种小鞋穿,轻则怒骂申斥,重则令他写检讨书,各种晋升的推荐选拔也将他排除在外。别说升迁无望,在办公室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想起往事,李睿唏嘘不已,如果当初自己没说那句不该说的话、没看那个看了也白看的地方,就算现在跟袁晶晶产生不了办公室恋情,起码做个堂堂正正、有尊严的副主任科员还是可以的吧?这倒好,晋升无望,天天被她当驴一样的肆意斥骂使唤,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唉,好吧,就当老子上辈子买了她当丫鬟没给钱,这辈子还债给她好了。
    酒席终于结束,李睿起身就想回房睡觉,袁晶晶却叫住了他。
    “李睿,你把这些防汛信息报告拿到我房里去。”袁晶晶一向是个能喝敢喝的女人,此时已经有几分醉意,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口吻此时显得轻飘飘的。
    李睿早就留意到那些资料,一共十来页的A4纸,捏在手里还不如一个打火机重,她袁晶晶回房休息的时候完全可以顺手拿回去。可就算这种小事她也不会放过,而是顺手拿来当做惩罚自己的一个机会。
    李睿不情不愿的拿过那份报告,迈步就走,出了包间没走几步,后面又传来袁晶晶怒斥的声音:“跑什么跑?”李睿愕然,回头望去,委屈的道:“我没跑啊。”袁晶晶臻首高抬,露出白玉一般修长的脖颈,如同白天鹅一般高傲的走过来,脸色不善的瞧着他,鄙夷的道:“房间钥匙还在我这里,你跑回去又能开得了门?都多大的人了,办事还是这么慌里慌张、毛手毛脚,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局里混下去的?哼,真是人头猪脑。”
    在机关待过的人都知道,不论是上下级还是平级关系,哪怕彼此之间矛盾再深,也不会轻易在表面上露出来,平时都是和和气气好同志的模样,背地里才会给小鞋捅刀子。像袁晶晶这样当面辱骂李睿,可想而知,两人之间的龌龊深厚到了何种地步。
    李睿恨得牙痒痒,却也没法反驳,心想,这贱人叫住自己斥骂一顿,无非是想摆领导派头,要走在前面,那自己就满足她,于是闷声不响的闪到一边。
    袁晶晶这才满意,跟后面送出来的人们一一招呼话别,迈步当先走去。李睿如同一个听候使唤的小厮,垂着头弯着腰,跟在她屁股后面,亦步亦趋走向客房区。
    作者:山间老寺 时间:2017-09-27 16:33
    这是七月的天,袁晶晶穿着一袭杏黄色短裙。这裙子面料又薄又软,极富弹性,裹在她的身子上,越发衬得她曲线玲珑。李睿跟在她身后,目光盯在她身上,只看得暗生口涎,心里暗想,要是能拥有这样一个老婆,这辈子给她踩着也认了。
    来到客房区门口上台阶的时候,袁晶晶或许因为喝多了酒,居然踩了个空,一下子扑倒在台阶上,摔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跟在她后面的李睿看到这一画面,立时幸灾乐祸的笑出来。还好他有分寸没笑出声,要不然袁晶晶很可能会迁怒到他身上。
    袁晶晶这下摔得不轻,捂着左小腿“哎哟……啊……”的叫起疼来,不时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回头见李睿表情古怪的瞧着她,恨恨的骂道:“你眼瞎了呀?不会扶我一把啊?你是不是男人啊?”
    李睿被骂得脸色讪讪,心想,老子是不是男人,你要试过才知道,悻悻的走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搀扶起来。
    美女就是美女,手臂腻滑如同涂了银粉的美玉,手摸在上面,滑在心里,李睿整个人似乎飘上了天。
    袁晶晶被扶起来站直身子后,却没动步,目光冷冷的看向李睿。李睿纳闷,问道:“又怎么了?”袁晶晶冷冰冰的说:“你手!”李睿看了下自己的手,正扶着她的胳膊,道:“我手在这啊,怎么了?”袁晶晶就好像看着一只恶心的苍蝇趴在自己身上似的,厌恶的说:“给我放开!”
    李睿大怒,心想,刚扶你起来就给我玩卸磨杀驴,这种事也就只有你袁晶晶才干得出来,忘恩负义的贱人!脸上却不敢现出任何异色,乖乖的收回手去,站得远远的。
    袁晶晶从他脸上收回鄙夷的目光,这才迈步,但也就是刚迈出第二步,就“哎哟”一声吃痛,左腿一哆嗦,差点没扑倒在地,整个人萎缩在那,叫道:“扶住我,李睿,快扶住我,好疼……”
    李睿心说活该,让你逞强,却又不敢怠慢,上前扶住她。袁晶晶叫苦说:“哎哟,我走不动,一动就疼,你扶我回去。”李睿嗯了一声。
    李睿直把袁晶晶扶到她房间床上,仔细观察了她左小腿的伤处,在薄薄肉色丝袜的掩映下,她秀美的小腿中段似乎磕破了皮,渗出了丝丝血迹。这处轻伤的存在,让她那双迷人的玉腿在美观程度上大打折扣。
    可尽管如此,李睿还是看得如痴如醉,毕恭毕敬的说:“主任,我有创口贴,我帮你把伤口贴上吧?”袁晶晶不屑的白他一眼,道:“在我面前装好人?你是什么东西,我心里清楚着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趁机揩我的油,这种把戏我见得多了!哼,以为我喝多了就有机可乘,是你白痴啊还是当我白痴,人头猪脑……”
    作者:山间老寺 时间:2017-09-27 16:34
    这话道破了李睿的邪恶用心,他瞬间涨红了脸,恼羞成怒,气得只想破口大骂。但长期受制于她的威势,自然知道她的手段厉害,哪里敢再次得罪她?心想我惹不起你总躲得起你吧,转身就走。
    袁晶晶见他要走,叫道:“站住!”李睿没好气的说:“还要干什么?”袁晶晶很不客气的说:“把创可贴给我留下,我自己会贴。”李睿偷鸡不成蚀把米,郁闷得不行,摸出钱包,从里面夹层拿出一贴创可贴,随手往袁晶晶手边床上扔去,转身欲走。谁知创可贴太轻,没扔到床上,而是轻飘飘落到了地上。
    袁晶晶立时不高兴了,叫道:“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扔谁哪你?居然敢扔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任?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还敢冲我撒气,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你还想不想在防汛办干下去,不想干了早说!”李睿喝了一肚子烦心酒,心里本来就在愤懑不已,被她借着这事一顿训斥,甚至遭到威胁,再想想刚才扶着她回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让她这顿侮辱,肚子里的火腾地一下就冒起来,叫道:“我早就不想干了,怎么着,你能开除我吗?切,跟我耍领导威风,你还差得远呢。别以为自己是个主任就牛皮哄哄了,其实你狗屁不是!”
    袁晶晶没想到他居然敢跟自己当面对骂,气得立时从床上站起来,怒道:“你跟谁骂街呢?你骂谁呢你?你再给我说一遍?你敢再说一遍,你信不信我让你从水利局滚蛋?”李睿借着酒意也不管不顾了,道:“我就骂你呢,怎么了,你整治我整治了那么久,我骂你一回都不行?还让我滚蛋,威胁我?哼哼,《公务员法》我可是背得滚瓜烂熟,里面没说骂领导就要辞退。你总说我是人头猪脑,我看你才是真正的人头猪脑。”
    袁晶晶听到这话,好像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气得咬牙切齿,伸手指着他叫道:“反了,反了天了,你居然敢反过来骂我了,我……”李睿冷冷的打开她的手,道:“少指着我。”他这下力气用的不小,打在袁晶晶手背上,立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袁晶晶吃痛,“啊”的一声惊叫出来,立时就爆发了雷霆之怒,叫道:“你……你……你居然敢打我?王八蛋,真是反了天了你,我……我打死你!”嘴里叫着,身子已经跳起来张牙舞爪扑向李睿。
    李睿想不到她说动手就动手,微微心惊,急忙退开两步,胸前衬衣却被她抓住,立时被她把衬衣下摆从裤子里揪了出来。袁晶晶右手抓住他的衬衣,把他往跟前拽,左手五指成爪,往他脸上抓去。李睿大骇,这要是给她抓上,自己可就破了相,赶忙伸手推了她一把。盛怒之下,出手没有留情,这一推力道不小,推得袁晶晶直往后退。袁晶晶手里一直紧紧抓着他的衬衣,一发狠就也将他抓了过去。
    作者:山间老寺 时间:2017-09-27 16:34
    退到床前,袁晶晶膝弯卡在床边,整个人倒在床上。李睿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怎么的被她小腿一绊也倒上去,居然压在她身上,差点亲在她脸上。袁晶晶真的怒了,暴怒之下发挥出动物的本能,张开嘴巴对着他脸就咬过来。李睿看到她白森森的牙齿,吓得心惊肉跳,急忙闪躲,脸蛋倒是躲开了,下巴却被她咬个正着,立时传来一阵火辣的疼,一股血腥味扑鼻而入。
    李睿伸手在下巴上摸了一把,拿到眼前看时,一手的血,真是又惊又气,无限的怒火忽然从心头窜起,冲进脑海,烧得他忘了一切禁忌,只想原样报复给袁晶晶,张嘴朝她脸上咬过去。袁晶晶是越斗越凶的女人,见他咬过来,不仅不怕,反而激起好战之心,同样反咬回去。两人嘴巴在空中相遇,先是牙齿“咯嘣”一声撞到一起,然后是四唇相接。李睿心头一荡,大脑倏地一片清明,什么都不知道了,但仅仅是瞬间之后,邪火引燃了。
    “你不是咬老子嘛,那老子就弄死你!”新仇旧恨一起发作,李睿忽然冲动起来。人一冲动,就变成了魔鬼。他开始做出疯狂的举动。袁晶晶身子一抖,知道大事不妙,力图做最后的反抗,但到底力气不如对方大,后来也就认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睿终于停了下来,整个人如同飘在天上一样,暗想,美女就是好啊,怪不得男人都喜欢找美女当老婆呢。
    “你满意了吧?你美得找不着北了吧……”袁晶晶忽然启口说话,语调讽刺中透着刻意压制的怒气。
    李睿心中打了个突儿,抬眼瞧去,发现袁晶晶竟然是闭着眼睛在说话,细细观察她脸色,阴沉不定,脸部肌肉微微抽搐,显然是处于怒火即将爆发的边缘。回想自己刚才对她所做的一切,忽然吓得后脊梁出了一层白毛汗,自己居然……居然一怒之下把她、自己的顶头上司、水利局局花袁晶晶给……给办了?天哪,这不会是真的吧?一定不是真的,一定是在做梦吧?可他用心感受下,自己似乎还在她身上压着呢……我晕,居然是真的!
    “你居然连我袁晶晶都敢碰,我告诉你,你这回是死定了!”袁晶晶猛地张开眼,死死瞪视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弄得房间里温度骤然下降了十来度。
    李睿已经认识到自己犯下的巨大错误,错……是犯罪,正处于强烈的悔恨当中,可听到她这句带有威胁的话,一股血性之气冲上头,靠,老子就算输人也绝对不输阵,反讽道:“姓袁的,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不敢碰你?从你到防汛办那天开始,就一直整治我,整治了那么久,把我弄得半死不活,我现在惩罚你一回难道不应该吗?老子这是叫你知道,有整治我的爱好,就要有被我惩罚的觉悟。还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吗?反正老子早就让你整治得不想活了,把你玩爽了老子带你一起下地狱!要死一起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山间老寺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2天 / 跨度151天】
    • 开贴:2017-09-27 16:29
    • 更新:2018-02-26 08:42
    • 阅读:760097 回复:4240 楼主:910
    • 字数:约90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