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三铜(《泰景亨策》一段被掩盖抛弃的历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0:05
    楔子


    2013年夏天,我见到了黎江。因为黎江的出现,直接导致了我今天要给大家写的这个故事《三铜》。作为一个作家的基本操守,我觉得我应该把这部小说的由来,向大家交代一下。

    在我之前的小说里,我已经多次的提起我自己的身份。我叫徐玉峰,本来是一个送牛奶的投递员,后来成了一个化工建设公司的材料工程师,人生有很多转折。而我最最重要的一个转折就是我在2008年的9月13日,我在网络上发表了第一段文字。从那一刻开始,我的人生就发生了改变,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那么在这个时间点,我的命运进入到了一条本不该出现的岔路上。

    原本老天给我安排的命运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应该在工地上做一个材料工程师,满世界的修化工厂、炼油厂,在公司里从基层慢慢升职,做到材料控制总管,材料科科长,如果运气好,可能还能凭借资历走得更远一点,然后在五十五岁那年退休……这是一个很普通人的一生。
    可是我在2008年的9月13日,不知天高地厚的在网上开始发表文章,我的人生进入到了另外一条道路。我一直认为这条路我以为是我自己选的,我现在有点犹豫,不太那么的坚信这一点。
    从第一篇杂文开始,我就发现了自己对写作与生俱来的热爱和讲故事的天赋。这个世界对我这么一个平凡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机缘巧合,但是直到2008年,我31岁开始,当我借用同事的电脑,用U盘开始写作。这些巧合就如同潮水一样,席卷而来,而我在这个命运的倾覆之下,无力反抗,也不愿意反抗。
    很多人都说我的写作之路是一个幸运的偶然,我也曾经一再坚信这一点。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这个世界需要有一个人来诠释一个另一种的宇宙和历史——与我们大众熟知的认知不同的世界以及一段不同的历史。
    如果我这个半文盲,不是因为在31岁那年学会用电脑, 学会打字,那么《宜昌鬼事》《八寒地狱》《大宗师》里的那些被认为隐去的事件,都与我毫无关系。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我的这个机遇,命运会不会寻找另外一个人来完成这一系列的描述和表达。我永远不会知道另外一种可能了。

    我只知道,命运冥冥中既然已经选择了我,我就得继续把我知道的东西写下去。这个可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使命了吧。

    看过《大宗师》的人都知道,这部小说的前三部《宜昌鬼事》《八寒地狱》和《大宗师》的原始素材是来源于一个叫方浊的女道士,她在我去往巴基斯坦援建之前,把这三本书的原本交给了我。于是我在巴基斯坦写了《宜昌鬼事》,于是我就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于是我就能凭借写作安身立命,辞去了化工建设的工作,成为了一个专职写作者,然后写出了《大宗师》。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九天之外,还有九天,深渊之下,还有深渊。《大宗师》里面写出来的另一个属于术士世界和历史上的秘密,仅仅是冰山露出海面的那部分。
    而让我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就是黎江。这个叫黎江的人,因为看到了我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也跟方浊这个女道士一样,找到了我,并告诉我,我表达的术士世界其实仅仅是方浊的一面之言,而术士世界的真实历史,并不如我知道的那样单薄片面。我开始是不信的,后来他暗示我,他跟我编写的小说里一个重要人物“古赤萧”有莫大的渊源,并且让我知道了一本叫《泰景亨策》的书之后,于是我就开始发现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术士历史,而这一段历史,是我们所有人的认知里都不存在的,因为这是一段被抹去的历史。

    与常人认知的不同的是,命运无法假设,但是历史是可以被假设的,不仅会被假设,甚至还能被修改,更甚的是不仅会修改,还有可能被完全的抹去,并且重新设定。
    这句话是黎江跟我说的,我也是被他这句话打动了,让我觉得他真的是掌握了某系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就导致了今天我坐在电脑前面,给大家写出这段故事(暂且认为是故事吧)的缘由所在。

    ——我第一次看见黎江,是在2013年的夏天,具体日期是6月28日。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这一天是我在武汉参了湖北文联第十届签约作家的签约仪式。作为一个网络写手被本省的主流文学接纳,在当时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际遇,非常值得留恋。

    签约会议是开放的,很多文学爱好者会进入到会场内,期望与湖北文学界的德高望重的前辈们见一面。这种场合,我这种类型小说的作家基本上是没什么人认识的。结果还真的有一个读者,直接找到了我。
    这个人就是黎江。
    黎江一米八出头,身体健壮,穿着黑色的长裤和白色的衬衣。长了一张国字脸,五官端正,而我第一印象,是他两道浓黑的眉毛,从眉心直插到额角。
    黎江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我们在距离文联不远的东湖里坐了坐,他说他有事情跟我聊。我只要时间允许,不会拒绝读者的这种要求。
    于是我们两人在东湖湖畔的一个亭子里,开始了一段谈话。
    以上的记录,绝无虚假,我徐玉峰以人格担保。

    黎江不断的向我诉说一个大人物的生平,这个大人物就是我小说里提起过的重要角色。这个人物,就是《大宗师》里身份神秘莫测的古赤萧。
    是的,就是古赤萧。

    而黎江之所以让我不能作为一般读者对待的地方在于,他不用我过多的解释,就能理解一个人被神秘力量抹去的设定。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设定,因为可能还有读者没有看过《八寒地狱》和《大宗师》,不知道一个人在世界上,突然就被所有人遗忘,取而代之了另外一个来填补的诡异事情。
    当时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我。
    黎江的答复是:一个人被抹去,在我们的世界里,根本就不足为奇。如果一段连绵四百年的历史被人为的抹去,又被一段历史取而代之,你是否觉得更加的不可思议。
    我当然是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个叫黎江的人是一个胡言乱语的妄人。

    我心里颇不以为然,出于礼貌,仅仅是微笑了一下。我当时已经得到了女道士方浊给我的三本书,甚至跟他们面对过一段真假难辨的经历。但是仍然不能相信黎江这种危言耸听的话。
    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酝酿《大宗师》了,因为我收集的素材已经足够。于是我把我要写的故事,古赤萧和徐云风、王鲲鹏、方浊、张元天的恩怨,以及徐云风被孙拂尘抹去的故事,大致说了一遍。
    黎江仍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我有点失望,因为我觉得一个人被抹去的事件,是非常匪夷所思的,而且这件事情,就落实在我的身上。我暗示,那个取代徐云风而存在的人,就是我自己:徐玉峰。
    可是扔出了这么一个大的包袱,黎江仍旧只是淡定的微笑。就跟我刚才表现出的不以为然一样。可见他的内心,也是对我一样的不以为然吧。
    我决定结束跟黎江的对话。
    可是黎江似乎能够看到我的内心,对我说:“老蛇,我问你一件事情。”
    我按捺住告辞的冲动,等着他问,“你说。”
    “你说的故事里,”黎江开始问了,“里面见识最高的人是谁?”
    我想了想,“应该是古赤萧,他几乎掌握了所有的局面,即便是他去世了,仍旧摆布了一场巨大的棋局,让我故事里所有的角色都无法摆脱。”
    “你故事里的世界观设定,那个梵天的设定,是谁的视角?”
    “分别是王鲲鹏、徐云风、方浊三个人的理解。”我诚实的告诉他,很想把我得到的三本书拿出来给他印证,只是我觉得方浊赠书与我,事关重大,就压抑了这个想法。
    “古赤萧的地位和见识都远远超过了你说的三人。对不对?”黎江问。
    “对。”
    “好吧,”黎江告诉我,“那么古赤萧掌握了比他们三人更秘密的真相,是不是也合乎道理?”

    “逻辑上,没有问题,”我犹豫一会,“而且古赤萧之所以能够这么厉害,的确应该是掌握了巨大的秘密。”

    “好,”黎江开始拿出他的杀手锏了,的确是杀手锏,让我猝不及防,“从公元184年到公元626年之间的这段历史,就跟你说的那个徐云风一样,被人为的抹去。不见于任何正史、野史和稗史,连小说、杂言、戏曲都不没有任何的体现。”
    “你这不是在说瞎话吗?”我终于认定黎江是一个被网络小说荼毒甚深的读者了,“《三国演义》、《三国志》、《晋书》、《南史》、《北史》、《隋史》、《新旧唐史》那里被抹去了。特别是《三国演义》,只要是中国人,谁不知道刘关张、谁不知道曹孟德、谁不知道卧龙凤雏周公瑾……”
    我的话停住了,因为我看到黎江在微笑,那个不以为然的微笑。我的身体立即僵硬了,浑身的血液滞留在四肢百骸的血管里,心脏也似乎停止了跳动。我隐隐明白了什么,明白了黎江要对我说的秘密。
    “你跟古赤萧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脑袋开始清醒,不断的看着黎江的脸庞。
    “中国术士,一直认为天下分为天治、人治、鬼治三个时期。”黎江避开了我的提问,“而公元437年到626年,就是一个鬼治的循环,而中国传统史官,抹去了这段历史,并且追溯到184年跟鬼治有关的历史一并抹去。”


    黎江这个神秘的人物,在武汉跟我短短的见了一面之后,就消失了。接着我从云南到了北京,在北京开始了我现在的作者、编剧工作,我酝酿了一年之后,在2015年开始创作《大宗师》,写到2016年六月份结束。这个时候,已经距离黎江第一次跟我见面,过去了三年。
    当我《大宗师》在网络上连载完毕之后,觉得卸下了一副重担的时候,黎江出现了。黎江的再次出现,让我猝不及防。因为他告诉我:老蛇,你写的故事我看了,很欣慰你没有偏差太远,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故事素材,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还有很多往事,你不知道。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我本来已经觉得应该结束的故事,彻底从我写作生涯里放弃的故事,已经在《大宗师》里全部结束了,可是现在才发现还不能结束,因为黎江他给了我无法拒绝的秘密。


    时间到了2016年的夏末,我要回宜昌陪陪家人,在回家的高铁上,我发现坐在我身边的竟然是三年前在武汉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黎江。
    黎江就给我说出了上面一段话,他要告诉我我一段被抹去的历史。因为他知道仅凭口述,我不会相信,因此他要带我去一个地方,让我看一些事情。
    我当时问黎江,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黎江告诉我:是一个婚礼。

    我就以这个婚礼,作为《三铜》的开始吧。


    2016年的夏末,我回家呆了五天,但是我在宜昌这五天心不在焉,因为这个叫黎江的人,告诉我,五天后,他在宜昌西陵二路的速八酒店等我。我潜意识的觉得这个叫黎江的人,告诉我的东西,一定对于我非常重要。
    其实我开始对黎江这个人的身份有所质疑,因为他看起来是一个生活优裕的人,为什么不去住星级酒店,而选择了一个快捷酒店。当我在五天后,看见他在酒店退房,发现他用的是加拿大的护照,而非中国的身份证订房,才觉得这人似乎在有意的隐瞒自己的身份。

    黎江不是中国籍,他是一个加拿大人。这让我隐隐觉得他跟古赤萧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因果关系。这一点我就不多说了。我得保护黎江的身世。


    黎江退了房间,我才发现有一辆车已经等在了酒店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替黎江拉了行李箱上车。我走到了车跟前,是一辆别克,车牌号是恩施的。

    我们上车,中年人开车出了市内,上了宜万高速公路,车到了野三关,就下了高速,然后一路进入了老盘山公路。根据我对恩施的地理认知,我觉得这辆车的目的地是野三关和巴东之间的某个地方。

    而我要去的这个地方,是要去参观一场婚礼。

    别克轿车在鄂西的丛山峻岭里行驶,我看到的最后的一个地名是庙坪,然后轿车进入了公路旁的一个碎石小路。路很窄,在森林里穿行一段之后,就在悬崖上行驶。

    翻越了两个山头,道路进入到山腰上的一片平地。这里有大片的土家吊脚楼,保持着古旧的原始形态。
    当我们下车之后,我打量四周,发现这里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土家族山村。
    然后我知道了这个山村的名字,名字很古怪,叫坟趟坪。
    作者: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2:47
    @社会主义大旗手 2017-10-23 12:19:49
    前排占位 老蛇和我第一个合影吧
    -----------------------------
    茄子
    作者:蛇从革 时间:2017-10-23 15:30
    @膝前着彩衣 2017-10-23 11:07:54
    昔年鬼治,天师迎战籛铿,成就华夏数千年来昙花一现的术士巅峰时刻。然鬼治为正史所不容,杜撰史实以假乱真。明后期潜虚子以这数百年鬼治为背景,演绎了雄篇《武王伐纣外史》让人了解了华夏术士的辉煌。今蛇子捉笔,从另一个角度,在现鬼治时刻。
    惊奇耶,等你来看。
    彩衣。
    -----------------------------
    茄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蛇从革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334天】
    • 开贴:2017-10-23 10:05
    • 更新:2018-09-23 08:09
    • 阅读:5713809 回复:21641 楼主:451
    • 字数:约565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