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说]柔福帝姬(二)[已扎口]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04:46
    第六章 驸马高世荣·蒹葭苍苍

    1.击鞠

    绍兴元年十一月,尚书左仆射吕颐浩见越州、会稽等地漕运不继,而临安形势已稳定,更适合做驻跸之地,便建议赵构移跸临安,说:“如今中原隔绝,江、淮之地,尚有盗贼,驻跸之地,最为重要。陛下应当先定驻跸之地,使发布的号令容易顺利传达到川、陕等地,军队顺流而可下,使漕运通畅,不至于艰阻。然后速发大兵,以平群寇,于明年二三月间,使国民得务耕桑,则国之根本即可立了。现在天下之势可谓危急,失去中原之后,只存江、浙、闽、广数路而已,其间亦大多曾被金军所破,浙江郡县往往已遭焚劫,浙东一路,而今看来对漕运颇为不利。若不移跸于上流,保全此数路,使国家命令易通于四方,则民将失却耕业,号令亦将被阻绝。以后金人复来,再追悔也于事无补了。”
    赵构觉他所说在理,便下诏宣布移跸临安。
    绍兴二年春正月丙午,赵构带着宫眷与百官回到临安。七日后宴请百官于宫中,并召集数十位年轻官员将领在宫内正殿外行击鞠赛以庆还跸。
    击鞠便是马球。宣政年间,每年三月,赵佶都会在汴京大明殿举行几场盛大击鞠赛,军士将领、文武百官、宗室皇族,甚至后宫美女均可分明上场竞赛,场面甚是热闹壮观。不事游幸的赵桓对此就毫无兴趣,自他即位后宫中很少再举办击鞠、蹴鞠等比赛。靖康之变后前几年政局不稳,战事频繁,赵构辗转于江南,常居无定所,故此也并无心情重拾这类竞赛娱乐。现在形势渐好,赵构归来,见临安自收复后官民重建效果不错,一派安宁祥和的样子,心中很是喜悦,也便有了仿汴京旧事召官员将领同来击鞠的兴致。
    那日大殿外宫院中东西两侧各竖了两根金龙彩雕木柱做球门,高约丈余,门前分别站有一人守门,两名禁中侍卫官手持小红旗侍立于一旁,以为比赛作裁判,并随时传达皇帝旨意。另有数名御龙官身着锦绣衣,手握哥舒棒,准备巡边拾球。大殿殿阶下竖有日月二旗,东西相向,迎风猎猎而舞。教坊鼓乐队设于殿外两廊之下,每边各设五面鼓,连带着每个球门后的五鼓,共有二十面。不上场的百官坐于场边所设两厢坐席上观看,而柔福与婴茀等宫眷则坐于殿内珠帘后远观。
    参与竞赛者分为两队,一队着黄衣,一队着紫衣,此刻均乘马执球杖分列两旁静候。须臾,只听长长一声名马嘶鸣,宫院正门立时敞开,现身而出的赵构身穿明黄锦绣劲服,足登乌皮镶金长靴,手持一柄红漆彩绘球杖,骑在一匹红鬣锦鬃高头骏马上,一脸肃然地策马朝场内疾驰而来。
    霎时鼓乐齐鸣,教坊乐伎合奏《凉川曲》,两厢官员当即起立恭迎,珠帘后的妃嫔宫女亦连连喜呼:“官家来了!”纷纷起身走近,以手争擘珠帘去看赵构身影,而柔福气定神闲地独自坐着,并不如她们那般激动。
    赵构入场之后立即有一名内侍抱着一个金盒跑来,在赵构面前跪下,打开金盒,取出里面的朱漆七宝球毕恭毕敬地置于赵构马下,再拜,然后退出场外。赵构先象征性地击球入门,旋即回马入正席,饮毕群臣敬上的一盏酒后才正式入场开球,率黄衣队与紫衣队驰马争击。
    他球技娴熟,开球后只与黄衣队队员传切配合数下便已攻至紫衣队球门边,引杖一截,稳稳接住队友传来的球,两侧观众立时齐声喝彩,教坊乐队伴奏得越加起劲,二十面大鼓同时擂响,其声震天。赵构微微一笑,从容推击,对方守门官员扑救不及,球应声入门。
    皇帝先拔头筹,乐声顿止,群臣跪下山呼万岁。球门两侧置有绣旗二十四面,并设有空架子于殿东西阶下,每队攻入一球便须插一旗于架上记分。唱筹官哪敢怠慢,早已取出一面旗插于了黄衣队架上。
    比赛继续进行。此后黄衣队攻势不减,很快又由赵构再下一城,黄衣队两筹在手,击鞠赛以三筹分胜负,黄衣队只须再攻入一球便可大获全胜。赵构颇为自得,扬手挥杖示意队员一鼓作气尽快拿下这场比赛。黄衣队队员们亦大受鼓舞,振作精神驭马奔游追击七宝球,紫衣队颓势越来越明显,眼见便要招架不住了。
    很快赵构再度攻至对方门前,球已被队员传至他马下,正在他低首朝下引杖将要击球的那一刹那,忽有一支黑漆球杖横入视野,那呈半弦月状的杖端插于了他的球杖与球之间,不过是短如电光火石的瞬间,球已被执杖人远远击开,朝黄衣队球门那边飞了过去。
    赵构抬首,看见了破坏他临门一击的男子。
    那人着紫衣,骑一匹通体黑亮的马,一手握球杖,一手策良驹,挺身坐在雕鞍之上。二十多岁的样子,剑眉朗目中颇有几分英气。见丢了球的赵构冷冷视他也不害怕,只略微欠身以示歉意。
    赵构记得他。他是永州防御使高世荣,当初接柔福归来,他亦有功。
    比赛仍在进行,赵构未及多想,又驰马走开准备接应队员传球,不想高世荣适才所断的球已落在紫衣队杖下。高世荣迅速策马奔至前场,他的队友当即心领神会地将球朝他一拨,他不待球落地,侧身双手握杖迎空一击,只听“啪”地一声,球硬生生地改变飞行的轨迹,黄衣队守门者尚未反应过来,球已经飞入球门。
    这球进得煞是漂亮,两侧观众不禁齐声叫好,乐队依律击鼓三通,紫衣队的旗架上也插上了一面记分的旗帜。赵构微微蹙了蹙眉。
    按比赛规定,进球的队员要下马向皇帝谢恩。高世荣随即下马朝赵构叩首谢恩,赵构摆手命他平身,然后重又开球,继续比赛。
    此后形势陡然逆转。高世荣乘骑精熟,驰骤如神,驾着黑马东西驱突,行动如风回电击一般,不断抢断猛攻,黄衣队门前风声鹤唳,没隔多久城门再度告破。
    两队平分秋色,剩下一筹最为关键,先入球方为胜,因此双方队员神色都变得尤为凝重。黄衣队好不容易自后场将球断下,一众球员立时迅速反击,一路疾驰一路牢牢将球控制在己方球杖下。奔至前场,控球队员抬头一看,发现赵构已驭马到门前,而他身边并不见紫衣队员身影,一喜之下连忙将球一击传出……忽见一道黑影凌空闪过,影落之时飞向赵构的球已不见踪迹。众人定睛一看,才看出原来是高世荣纵马自远处飞跃而来,在空中以杖将球击下,落地时再俯身一挡,略停了停球,然后猛地挥杖,全力一击,只见那球如流星般越过数名黄衣队员头顶,划出一道悠长弧线,擦着门柱自黄衣队球门左上角吊入。
    短暂的沉默后鼓声和喝彩声再起,高世荣亦微笑着下马,第三次朝赵构跪拜谢恩。
    赵构浅笑一下,道:“好,你赢了。”然后不再多说什么,下马入殿更衣。
    赛后赵构召群臣进殿饮酒,并分赏胜负两方。席间赵构盛赞高世荣,笑对群臣说:“高卿马术球技都精湛过人,今日紫衣队获胜可说全仗他一人力挽狂澜,理应特别嘉奖。”然后和言问高世荣:“卿希望得到什么赏赐?”
    高世荣出列,躬身问:“陛下,臣可以直言相告么?”
    赵构道:“当然,但说无妨。”
    于是高世荣抬首,朗声说:“臣请陛下降福国长公主予臣。”
    赵构一凛,暂未作答,举杯徐徐饮下一口酒后再凝眸看他:“你刚才说什么?”
    高世荣再次躬身一揖,一字一字清楚地答道:“臣斗胆,求尚福国长公主。”

    (待续)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04:53
    换新帖了。
    以前的第二章太长,现把前两章拆分为五章,所以现在这章是第六章。
    第一章 康王赵构·华阳花影
    第二章 宫女婴茀·棠棣之华(1-13)
    第三章 才人婴茀·未央月隐(14-21)
    第四章 吴妃婴茀·鼙鼓惊梦(22-30)
    第五章 高宗赵构·篷窗睡起(31-42)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04:58
    谢谢素履无咎替我作上半部的记号。:)
    今天这节写得像战报,呵呵,把好多足球上的东东都写进去了。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12:17
    王曾瑜是把金海陵王后妃的事安在了韦妃乔妃的身上,如果哪位网友知道哪部史料上记有韦乔二人同性恋的事,不妨引出来让我学习学习。
    “大家所写的不过是自己心目中的历史”,这话不错,王先生也是在写自己对这段历史的理解,问题是既然加入了这么多想象力丰富的内容,再叫“历史纪实小说”未免有些不妥吧?他在韦妃赵构卧室内的事上着墨甚多,写得活色生香啊,如果说“纪实”,难不成是在人家房中安了针孔?:)
    辽东散人,谢谢你的建议,我就当你恭维我的小说适合拍成电视剧理解了。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12:41
    是呀,王先生的《靖康奇耻》是近来很火的“历史纪实小说”呢。:)
    请小狮子看这篇绝妙书评:http://www.guoxue.com/economics/ReadNews.asp?NewsID=846&BigClassName=&BigClassID=22&SmallClassID=91&SmallClassName=&SpecialID=50
    注意这段:“谈起这本书的创作,王先生笑着说:“写历史纪实小说,必须有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不能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爱好而歪曲历史,它和其他文学作品有所不同,文学作品允许虚构,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尽可以写得天花乱坠、满壁生辉。但历史纪实小说不同,它是严谨的,必须依据历史,一是一,二是二,基本史实不能虚构。”

    《金史》中的后妃传海陵部分:http://www.guoxue.com/shibu/24shi/jingshi/js_063.htm
    冯梦龙《醒世恒言》第二十三卷“金海陵纵欲亡身”:
    http://www.bwsk.com/gd/f/fengmenglong/xshy/023.htm
    不过后者虚构的成分比较大。《剑桥中国史》对海陵的评价挺公正,不过无法转贴。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18:02
    欢迎月MM到这里来。
    “纪实”二字一定要慎用,不是所有读者都有翻史书的兴趣,如果是在电视剧或普通小说里看到夸张的情节,他们多半不会当真,笑笑就过,但如果看到的是标有“纪实”字样的东西,他们就很容易认为其中写的事都是史实。作者将自己虚构的,而又有为角色定性作用的情节写进小说,并称之为“历史纪实小说”,就有误导读者的可能。
    王先生说“细节的虚构或在史籍中有蛛丝马迹可寻”,看来我真是无知,从未在哪部史料上寻见过韦妃同性恋、玩3P,以及赵构扬州事变前“夜御十女”的“蛛丝马迹”。政治人物的私生活问题可大可小,在前提是写历史纪实小说的情况下,不是说按史实写大事就叫严谨,而皇帝卧房中的事就可以胡编乱造。何况,你讨厌一个人,可以列举他的过失来批评他,如果靠虚构渲染他们的房中秘事来达到贬低他的目的就成了恶意攻击,与市井小民吵架爆粗口有何异?对一位史学家来说,如此写小说,实在有失身份。
    引一段素履无咎在柔福评论帖中曾说过的话:“私生活佚事也很容易被构造或捏造……王曾瑜先生写的小说里赵构和韦太后的生活私事,让我大开眼界,若以私生活评定一个人的道德,可以作为严肃的历史研究侧面的话,那么也许若干年后王先生的小说将成为野史,再过若干年,都可以被引用做正史资料了。”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3 20:12
    月MM,我早说过,很多时候,人的好坏都不是绝对的,我不会在小说中对角色作什么主观评价,只把他们写出来,至于每人对他们的看法,就见仁见智吧。
    以后的情节主要都是围绕柔福来写,婴茀的戏份当然还有,但不会像前几章那么多。具体哪些史实要写进去,还有个遴选的过程。
    荒漠精灵是为谁感动?驸马爷吗?:)
    看来柚子真是赵构的冤家对头,只要弄得他不开心,你就高兴。^_^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4 01:17
    收到了收到了,非常感谢精灵MM,亲一个!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4 01:42
    我的微笑MM,不好意思,我明天有很多事要做,今天不能写了。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5 00:59
    怎么MM们似乎都觉得是高GG沦入了柔福的“魔爪”?:)
    “像这样的GG最后被柔福这个小妖精糟塌了,真是浪费资源。”
    呃,是被浪费,不是被糟蹋……
    作者:Milanlady 时间:2003-09-15 16:17
    宋人的服饰其实是很好看的,这是我研究一堆关于他们服饰的文字和图片资料之后得出的结论,不过说起来又是一大段,等哪天有时间再详细说吧。
    杜若的作品集:http://218.12.214.117/oneauthor.php?authorid=8
    没关系没关系,我非常愿意向大家介绍我喜欢的作者和作品。据说杜若姐姐最近有意修改《瑶英》了,而且要加瑶英和邯翊的戏,哈哈……忍不住公然窃喜地笑一个。:))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Milanlady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8天 / 跨度49天】
    • 开贴:2003-09-13 04:46
    • 更新:2003-11-01 04:59
    • 阅读:62498 回复:894 楼主:160
    • 字数:约10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