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疯狂小子与美丽老师(整理版) 连载[已扎口]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龙七少爷 时间:2006-04-15 10:02

    整理版请看第12页

    楔子

    有时候,郁闷是没有理由的;有时候,郁闷是不分时间的;有时候,老师在说什么,咱是听不到的;有时候,老师会说:“黄逍,别光站着不说话。不会,你就吱一声。”有时候,咱会非常非常配合老师的,超高音:“吱…吱…吱…”

    教室是锅,学生是水,沸腾了…

    老师在讲台上打摆子,脸上有冰花。咱站在末排当中的位置,做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化学老师脸红脖子粗,说:“黄逍,你…你给我…记住,不是啥场合都能胡闹的。”咱装呆发憨:“老师,你说啥场合能胡闹呀?让我学学。”

    老师可能觉得咱是朽木…不可雕,于是狮子吼:“你给我滚出去。”我“嘿嘿”笑说:“滚…技术难度太高,咱玩不了…咱承认。老师…您别生气,气大伤肝。您继续讲课…我出去。”老师怒目而视,喊:“滚滚…滚滚…滚滚…”咱转身向外走,说:“走走…走走…走走…”

    咱从后门溜出来,在楼道里前后看看,没有人。楼道里里真空呀,咱默默地说。说的也是,上课时间谁有心思在楼道里晃悠。咱迈着八字步,走向西边的楼道口。

    咱在窗沿边站着,看水泥森林,比例缩小的花花草草。突然,“啪”的一声,一坨黑白相间的东西,落在窗台上。研究半天,确认是一坨鸟屎。什么鸟拉出来的,化学成分是什么?有道是,想知道它的成分,可以根据颜色,气味,味道…

    咱小声喊:“哎…那个化学老师,快出来帮帮忙啊,尝尝此物的味道。”

    “尝尝?尝什么?”归新平的声音。我按照封建大姑娘的动作,慢慢扭过脸,看他。此人一张马脸,眼特别的大,朝天鼻,嘴跟八万似的,夜里出来不用化装,都能吓死人。俺冲他笑笑,说:“训导主任好,训导主任好哎。没有什么尝尝,没有什么尝尝哎。”

    归新平打量我,讥笑说:“谁叫你唱歌的,赶紧打住,好学生都在上课那!”我立即闭嘴。归新平颤着腿说:“黄逍,又怎么了?你脸太大了,教室容不下你了。”我笑着说:“不是。老师嫌我回答问题的发音不够标准,准许我出来练习。”

    归新平马脸一板,冷笑说:“你严肃点,笑什么笑,什么学生?在外面待着还不老实。”我赶紧把脸整成难过状,说:“对。训导主任说的对,非常对。”归新平笑说:“恩。这才有个学生样。你站着吧,别乱说话影响好学生学习。”我点头。

    归新平晃悠着身子,犹如立起来行走的青蛙在散步,慢腾腾地消失在另一个楼道口。

    咱在窗台呼吸新鲜空气,抽几只玉溪香烟,精神开始渐渐放松…咱看的刚有点兴致了,却有人在拍咱的肩膀,一句话都不说。咱轻轻地将烟雾吐出,用食指和大拇指协作把手里的烟头送回地面,冷笑说:“CAO!别闹行不?哥们正不爽,哪里凉快去哪里待着去。”

    背后的衰人,又拍了咱几下,还是不说话。咱有点火大,大声说:“I can’t take you any more!”同时转身看看是谁,准备接着骂下一句:“Get zhe hell out of here!”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来者乃是黑脸判官小郎君丧门。

    嘿…他的脸怎么这么黑?难道是烟煤搀煤灰,还是西山挖过煤,要不就是煤铺的二掌柜。说起此人,来头不小,咱们班的学生都认识…能不认识吗?班主任呀。

    后悔是来不及了,T委屈是一定的…今天,咱…不咱了…我招惹那位神仙大爷了我。再说丧门,他鼓着一双死鱼白眼,滑稽。我不能笑,笑了就会损失更多的尊严。

    丧门一手扶腰,一手指俺鼻子,说:“黄逍,知道犯什么错误了吗?”我暗自心说:“扯JB蛋。摆明了想跟我绕圈子。”我小声说:“报告老师,你说我犯了什么错误,那就是什么错误。” 丧门用手指点我的脑门说:“你把帽子给我戴正,谁叫你倒着戴的,这样NB是吧。”

    出口成脏,强人。

    我把鸭舌帽慢慢地转过来,说:“法律没有规定帽子一定正着带,既然没有规定,我自然可以这样戴帽子。”文明存心教训我,冷笑说:“混蛋。学生抽烟有法律规定吗?”我如实回答:“没有。”丧门逮着机会了,跟我大声说:“我怎么说你好呀?你干吗把头弄的跟陈佩斯差不多,想给国家节约能源啊,还是想当劳模,想当先进呀。”

    王牌在别人手里,我只剩下一项权利,沉默!

    下课的铃声一落,喜欢看热闹的人蜂拥而来。文明兴致更高了,唾沫飞溅。有人来演戏,自然有观众来看表演。观众都是丧门的学生,理所当然的要卖他面子,哈…哈…傻笑不止,增添着快乐的空气。丧门先生训斥了我有多久,观众笑了多久,一群爪子。

    修养好的人家就不笑,那能都跟这些人一样…我就没有笑。不光我没笑,我前桌美女也没有笑,真是个好人呀,放学请她吃东西。

    感觉自己的头有别人三个大的时候,丧门终于训累了。丧门特别强调说:“黄逍,你给我写一份深刻的检查,在明天上课前十分钟读。”我说:“明白…晓得…知道…了解。”只有服从,没有其他的选择,反抗没有任何意义。

    丧门带着胜利的微笑,大摇大摆地走了。我又将帽子恢复到原来的状态,用蔑视的目光,扫了一遍落井下石的爪子,扭过身子,继续看我的风景。心情坏掉,风景跟着坏掉。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善良的也有,美丽的小鱼,陪我一起看风景。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接着上课,接着梦游,直到放学。放学后,本来我要请美丽小鱼的,人家死活不愿意。她非要请我吃冰激凌,说什么能降低腹内淤积的热气。算了,好男不跟女争。吃完冰激凌,我们各奔东西。回家的路上,使劲想…我就纳闷了,今天为何如此倒霉…想不通。


    休息一下吧,玩玩天涯的网页游戏:





    作者:龙七少爷 时间:2006-04-15 10:27
    谢谢你们的支持。
    作者:龙七少爷 时间:2006-04-15 10:31
    第一章 出师未捷心不死

    在家门口…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再关上门。立定,学野狼“嗷嗷嗷嗷”吼几嗓子…咱借伏虎罗汉的嘴说句话:舒服…舒服。舒服…是咱追求的终极目标。

    咱先将运动鞋脱掉,开门…把鞋放到门口,让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换上拖鞋,开始扭着屁股在屋里转悠。三室一厅的府邸,归我一个人辖制…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既然没有,还不庆祝。一个人在屋里,跳着在电视学的好玩街舞,唱着歌谣。累了,就躺在朦胧一阵,再一朦胧…看到西天的晚霞。

    肚子咕噜…咕噜…叫唤。咱去饭馆饕餮,伺候好肠胃,觉得世界真美好。

    回到家里,心绪有点不宁,总觉的有点事情没做?什么事情?哦…检查,差点把这茬给忘了。我直奔书房,打开电脑,用百度查找素材。在上衣兜里掏出烟盒…它是必要的素材。鼓捣完检查,再看电脑下角的时间,哇…二十二点。

    大功告成,找不到女孩子亲嘴,我恨韦小宝。

    想到明天,我是想方设法入睡…数数小绵羊,看名著…凌晨一点,精神相当好…没有办法,使绝招…吃安眠药。事情就是这样,不想要的总是来的特别快。刺耳的闹铃声,吵醒酣睡梦中人。咱是连滚带爬,迅速武装自己…慌慌张张奔向学校。

    班里的人还真齐切,不会是专等本少爷读检查的吧。

    丧门鸠占雀巢…雀自然有巢不能回。说到巢,咱必须罗嗦几句,因为心里有气。开学的时候,丧门老师问咱:‘你爸你妈是做什么的。’我告诉他:‘爸爸是卖地瓜的,妈妈是卖冰棍的。’结果,他笑着告诉我说:‘你的父母没有给你争取到好的位置。’

    高一下学期,丧门找我谈话。他笑着说:‘你是马群里的捣蛋马,知道不?别影响前面的好同学,到最后一排去。’我恭敬地说:‘您是好马的楷模。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去。’就这样被他们抛弃,我没有反抗的余地。

    末排的兄弟姐妹,均是被老师和家长联手制造出来的差生。差生是末等公民,享受不到平等的待遇,得到是羞辱和蔑视。唉…

    今天…丧门来教室的…目的就是想听…我服输的声音。他最大的兴趣就是跟学生过不去,我最大的兴趣就是跟我不喜欢的老师过不去。针尖对麦芒,看谁尖过谁。估计…俺胜算不大…年龄上没有优势…人们不是常说:老什么奸…巨什么滑吗?!

    咱直接上讲台,故意用慢动作。我说实话,咱一点都不想上去…问题是…武松上了井冈山,他能不打虎吗?恐怕不能吧。我登上讲台,用眼角瞄了下面的同学一眼。瞅见…他们满面的笑容,使劲地鼓掌…等待小丑的演出。

    我扭头看见窗外…7点多的太阳…多么璀璨。

    咱一拍桌子,大声说:

    同学们…领导们…先生们…未来的太太们…大家好!检查的内容大家晓得就好…千万别给我传出去,否则会出问题的。最高法院将判我…有罪的,罪名…就是:笑掉别人的大牙。牙掉下来特别的容易,再装上就麻烦了,还得花钱不是吗。

    下面的同学…自觉点,别交头接耳,认真听。出于团结的考虑,我就不批评你们了…下不为例。我是非常严肃地给大家念检查DI。好,进入正题:“吸烟有害健康,焦油量:12MG 烟气烟碱量:1.0MG烤烟型 烟气一氧化碳量:13MG……”

    MG读音刚落下,下面的44个学生,加上墙上…六张科学家的画像,都笑了。非要加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哄笑…如潮水,稀里哗啦。

    刘龙国最夸张,一张大脸笑的走形。据说他抢过四岁小孩的奶糖,丢过八十几岁的老奶奶的手杖,彻头彻尾的人渣…我唾弃他。他是末等公民中的败类。此人绰号叫“棍子”,智商较低,块头较大,喜欢打比自己弱小的人。

    丧门与棍子相反,故做深沉。阁下既然来了,就捧个场吗?笑笑不用上税的。嘿,咱这人好脾气,你不给我笑,我给你笑笑…

    我大声地咆哮,在寂静的教室之中。你们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同情也好,不爽也罢。并不曾使我的声音变小:“不抽XX牌香烟,你们都别想过好年;不抽XX牌香烟,你们都别想考上大学;不抽XX牌香烟,你们上了大学也都找不着对象…”

    丧门猛地站起来,黑脸更黑。他敲着桌子,制止骚乱。一切静了下来。啥叫权威,这就叫权威。丧门沉默了片刻,平静地说:“黄逍,你念的啥东西,乱七八糟的。你说,那是检查吗?纯粹是广告词。你倒是挺好心呀,免费给人家做宣传。”

    咱不反抗,撩拨撩拨丧门的小火:“老师,我没有替人家宣传,真DI。你看我这张帅脸,多么纯洁。一定要相信我,没有骗你。十六岁以后,我就没有说过谎话了。我的检查不是没有读完吗?你听…上面都是不对DI。”

    教室满是快乐空气。

    转移视线,仔细观察小鱼如花的阴脸…小鱼,这个丫头真水灵,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小脸俊俏的没得说,身材能用魔鬼两字形容。咱估计…十里八乡都找不到…这样的女孩子。嘿…她小脸红了,别不好意思。尚在品味当中,丧门出来破坏意境。

    丧门将手举到半空,在特意伸出一根手指,来回摇动:“检查不合格。我请黄逍同学重写检查,你们不反对吧?”前面的同学喊:“不反对…”同学喊完了,我再一嗓子:“不反对。”丧门说:“还有,记住加上你说脏话的错误,写的要深刻。”我举手说:“好…保证完成任务。”

    大家都笑了。就是吗?好天气,不笑…多杀风景。

    我看见…丧门的黑手…伸进我纯洁的书洞。丧门笑说:“检查你的书洞,你没有意见吧?黄逍。”我心里说,没有意见才怪,嘴里说:“没有。您高兴就好。”文明笑了,说:“书洞里放那么多的武侠小说干什么吗?增张才干呀?”

    我笑说:“不是。当学生的压力大,看看武侠小说解解闷,调剂一下生活。”丧门笑说:“别学好学生说话。”我点头,说:“明白。”丧门说:“读闲书不好,没收。有利于你学习,还不谢谢我。”恼的我胃发酸,机械地说:“ 谢谢阿……”

    没有等他说话,我接着说:“老师,我能不能到您的书店,租这几本书看?”丧门笑说:“孺子可教也!不过,租书的时候,要多拿几本,那样看着过瘾。”我笑说:“会的。您等着吧。租很多的话,老师能给打折吗?”丧门皱眉说:“那就看你租多少了。”

    我沉思片刻,说:“一定很多…”

    丧门,象是狗捡到骨头,乐呵呵地走了…拿走我买的书,去充实自己向外出租的书店。他真是里迷外不迷,拼上不要脸占便宜。

    咱带着失落,慢慢走下讲台,回到末排…自己的位置。途中听到很多故意让我听到的笑声,都是前几排贵族赏给我的。我心里说:“贵族,为了报答你的好意,我决定请你们吃屎。”

    回到自己的位置,闭上眼睛默哀,默哀三分钟,为…因我而殉难的…十位兄弟:兄弟们,永别了…不知道将有多少双肮脏的爪子去蹂躏你们。你们带给快乐,我却不能保护你们,我悔呀,我恨呀,我只能带着愧疚的心情说,对不起。

    小鱼轻轻摇晃我的桌子,无限温柔地说:“小七,别难过好吗?”我点头,满脸的无奈。“丧门作的太过分了,啊。”小鱼的笑容…满是安慰。我苦笑,无奈地叹气。

    我耸了耸肩,摊手说:“小鱼,不要感到惊诧。你要明白,他这样的老师,天职…就是不断的打击学生的,使学生丧失信心。”小鱼在书洞里掏出一罐雪碧,塞到我手里,说:“这就是你称他为丧门的原因,对吗?”我慢慢地点头…打开雪碧,一口气喝干。

    我趴在桌子上,说:“上课了,把你头扭过去。我要睡觉了。”小鱼笑说:“做个好梦。”我“恩”一声,睡觉。英语老师说着ABCDEFG,我想着其他DI…不久,进入梦乡找周公。醒来,接着睡…再醒来…人基本上走光。桌子上有哈喇子…苦笑。

    小鱼看着哈喇子,说:“梦到什么好吃的,流这么多哈喇子。”我笑说:“周公这个死老头,自己大鱼大肉,让我看着。我能不流哈喇子吗?” 小鱼笑笑说:“周公很不够朋友。”我点头:“走吧。”小鱼用面纸帮我清理哈喇子,擦完丢到纸篓里,说:“走。”

    两个人笑闹着离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龙七少爷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15天 / 跨度2364天】
    • 开贴:2006-04-15 10:02
    • 更新:2012-10-04 20:14
    • 阅读:657638 回复:32803 楼主:4780
    • 字数:约54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