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醉落红尘--从夜市练摊女到亿万富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3:30
    楼楼又开新帖了。
    本小说约20文字左右,暂定名为《醉落红尘》,初稿基本完结,正在进一步修改中。
    内容提示如下:
    一件平淡无奇的命案,背后深藏着怎样的秘密?
    一个众叛亲离的女子,与人私奔到异乡,怎样一步步从饮食街夜市练摊女变身为身价亿万的富姐,又为什么最终抛弃与她私奔的男友?
    一个自认为怀才不遇的大学毕业生,如何在人格的不断堕落中完成职位的不断升迁?
    一个貌美如花的有夫之妇,如何从报纸收发员变身为公司高管?
    各位亲们,如感兴趣,请看正文......

    作者简介:
    笔者本名:田善江,陕西省商洛市人。系20世纪60年代末生人,幼时经历了半页文革。后因国家恢复以考试形式招录大中专院校学生,笔者遂于80年代中叶初中毕业后,为急于跳农门而以中考全县第四的成绩上了省城的一所工科中专。笔者就读中专期间,于1986年在《中学生文学》杂志发表小说处女作《儿女们和他们的父母们》。遥想当年,曾经踌躇满志,指望着中专毕业时参加高考,上个名牌大学,谁能料到就从笔者这一届开始,国家已不再允许中专毕业生直接考学了,笔者的名牌大学梦从此破灭。
    参加工作后,为了提升学历,既省钱又能切实增进知识的途径便是自学考试了,但因刚工作时就是参加厂子筹建,没有时间学习功课,遂将自学考试后推了数年于1994年才开始,用了2年时间取得大专文凭,又用了3年时间取得本科文凭。因为本科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因此后来的工作皆与此有关,且无论是在原单位工作,还是原单位因国企改制而放假后另行就业,均是从事与本科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便常常加班,十分的忙碌,也就没有精力进行文学创作了。
    2008年初,笔者在上海滩混迹了五六年之后,原单位因为再次改制而扩大生产,辗转联系上笔者,希望笔者回去,效力桑梓。笔者再三权衡后,回了故乡。此时原单位又变更为了国有企业,且规模及效益皆远超当初强卖给私人后的惨淡光景,而在私人接手后流失的技术人员也全部回来了。因为企业比较稳定,此后笔者就没再更换工作了。
    因为笔者的工作属于理工科专业,大半生业界为之努力,所以,尽管一度放弃了文学创作,科技方面倒也是有些成绩的,累计发表科技论文二十余篇,获得国家级科技成果奖一次,省级以下科技成果奖五次,且开发有不少自控类软件仍在若干企业长期应用,因此在职业生涯接近尾声时,已无他求。遂回过头来,重拾秃笔,以记录半生见闻。不求名利,但求自娱自乐。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3:31
    醉落红尘
    作者:田善江
    第一章
    “笃笃!”有敲门声。
    全办公室的人都吃了一惊,以为又是哪位厂领导大驾光临了。女同志们一个个都藏了正织的毛衣。唯一的男同志王若水也合上了刚刚看得入味的《星辰诗刊》,拿一张《中国妇女报》盖住。
    “来了来了!马上来了!”一串脆脆甜甜的声音从一位女同志红润的口中滑出,可是她的沟子却始终紧紧地粘在凳子上,看不出有起身的迹象。别的女同志也都坐着纹丝未动。王若水瞅瞅大家,无奈地笑了笑,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同志们虚惊了一场。门开处进来的是收发员程佳。程佳虽早已为人妻人母,猛看上去,却仍跟十八九岁的姑娘娃似的,既美丽又清纯。她没有说话,却很甜又很有分寸地笑了笑,将一沓报纸放在桌上,又递给王若水一封电报,然后就轻轻掩门出去了。
    一位有了些年级的女同志便说:“这程佳也真是!把我们吓了这么大一跳!”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过后,办公室就又成了毛衣加工厂。
    王若水将电报捏书似的双手端住,却只是盯着封皮,并不把电文往外掏。坐在他对面的牛小莉便问:“若水,什么电报?”说话间欠起身从他手里抢过电报,抖出电文,大声念道:“‘货已出手,速来西京。’——好你个若水!是在做什么生意吧?还瞒着我们!——是不是走私文物?能挣多少?该请客吧?”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3:31
    “是该请客!”同志们一声吼,“我们哪一个没举行过入室仪式?若水都来了几年了,却什么响动都没有,永不提请客的话!”
    “请客的事等我从西京回来再说。”若水笑笑,“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去请假!”说着就抬沟子出门了。
    以往每次乘长途班车,若水都是一上车就睡,车到目的地还不醒。可是今日,他却显得格外兴奋,一路上睡意全无。他说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兴奋。是这春天的绿叶红花滋润了他的心吗?是这一路的崇山峻岭将他的眼睛也染成水墨画了吗?或者是因为那批“货”出手了呢?好像都不是。那么,是因为又能见到刘少英了吗?好像也不是。他知道,她早已名花有主,他纵有一百个奢望,也只能是奢望而已。尽管说不清兴奋的原因,好心情却仍然陪伴了他一路。
    车到省城。
    一出长途汽车站,王若水就跳上了103路公交车,往刘少英家赶去。
    她却没在家,铁将军把着门。他想找个人问问她今日回来过没有,可是整个大杂院死一般寂静,连狗大个人也没碰见。他不由得心里有些失落。看看表,却还不到六点,便又想,大概她还没下班吧?就又出了巷子,到街上闲逛起来。
    华灯初上时分,他再次出现在这座大杂院里。
    那座他十分熟悉的屋子大门半开,从门洞里泄出的那方橘黄的灯光使他心头不由得漫上一丝喜悦。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5:54
    @肖福祥 2017-10-31 15:50:17
    好文!
    学习!
    -----------------------------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5:57
    刘少英正坐在桌前吃饭,见了他,表情稍稍有些生动,站起身说:“这么晚了才来?误车了?”
    “误车了。”
    “怪不得呢!我从早上十点一直等到现在,都没敢出门一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小骗子!”王若水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静静地看她半日后,方问:“你咋知道我今天要来?”
    “感觉呗!”刘少英一笑,“你吃了没?”
    “没有。”
    “那先凑合吃点吧。待会儿咱出去吃羊肉泡。”
    在泡馍馆坐下后,刘少英那双漂亮的眸子突然神秘地一眨,小声跟他说:“今天可是你请客,我没带钱。”
    “滑头!”王若水愉快地笑笑,有意无意间就又多看了她两眼。她的这张脸,就是叫他看上一百遍一千遍,也看不厌烦的。……突然之间,又有些淡淡的惆怅不经意间袭上了他的心头。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声,默默坐着,不再作声。
    吃毕泡馍,他们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这个公园他们以前常去。
    不知不觉中,他们又走进了那块曾留下他们无数足迹的草坪,又坐在了那张他们曾多少次坐过的石椅上。月光很好。草坪上似乎浮了一层淡淡的水波,他们的影子就在水波里轻轻摇动。不经意间,他又看了她一眼,月光中,她脸孔洁白,嫩滑如脂。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7:00
    @木易国强 2017-10-31 15:55:17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朵 鲜花 (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打赏支持,下午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17:12
    @世说三衡 2017-10-31 17:10:32
    点赞新帖,更加精彩
    -----------------------------
    谢谢支持,下午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0-31 20:04
    “还真有点凉!”她无意中抬眼望了望前方,便看见跟他们遥遥相对的那张石椅上,紧紧偎依着一对男女,煞是亲热。她又将视线移回,却见她的裙摆竟有一角搭在了若水的腿上,遂轻轻叠起,盖在自己膝头,拿手按住,回头笑问:“你猜对面那对是不是情人?”
    “……我抱抱你吧。”王若水紧盯着她,眼有些出神,答非所问地说。
    “啊~~你敢?!”她白他一眼,扁扁嘴,眼里却飞出些许绵绵笑意。从她眼里,他似乎读出了些什么,不觉怦然心动,便试图伸手抱她,……却终于,红脸笑了:“我不敢……”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07:56
    @青梅煮酒话春秋 2017-10-31 23:48:11
    晚上好!
    -----------------------------
    谢谢支持,早上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07:58
    @蒙奇哥 2017-11-01 00:28:02
    故事不错
    -----------------------------
    谢谢支持,早上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07:59
    @叶仲录 2017-11-01 00:38:53
    @zgsxsltsj 给你点赞!




    -----------------------------
    谢谢支持,早上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08:00
    @年昔逸尘 2017-11-01 06:12:31
    早上好,支持佳作!
    -----------------------------
    谢谢支持,早上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11:03
    半日后,他又喃喃地说:“我,我想尝尝,你的嘴唇……”
    “不怕阿胡按你黑砖吗?”
    “不怕。”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空气便凝固了好几分钟。她脸上悬着笑容,笑容灿烂如盛开的桃花。他却没有勇气吻她。……突然,他脑子里一阵眩晕,恍惚觉得唇上掠过一丝温热,又掠过一丝清凉,然后就看见刘少英的脸悬在他眼前。那脸孔先是红若玫瑰,接着就白似梨花。突然,那张脸离他远了,就见她歪歪地站在他面前,口中喃喃的吐出一句话来:“啊!你……你真敢吻我!……”
    “我……是你吻我……”王若水分辩道,却猛然发现她眼里闪动着晶莹的小月亮,小月亮很快滚出眶外,碎了。不由得他惊问:“你咋了?”
    “没咋……”她淡淡一笑,轻轻摇一下头,又说:“这儿还真的很冷!咱回家吧。”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11:03
    也许是受了那一吻的鼓舞?回去的路上,若水就轻轻搂了少英的肩。她并没有抗拒,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样不好。”……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却不约而同地看着前方他们被路灯拖出的长长的影子。两个人的影子紧紧连在一起,一闪一闪的一个劲往前长着。
    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他搂着她穿街过巷,有时就踩住了远远的火车进站前的汽笛声,有时更踩住了婆娑的树影。偶尔,他们也会踩过人的声音,却是几个喝醉了的小伙子在空空的街上撒野。少英不觉有些心虚,就把他偎得更紧了。
    终于,到家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11:15
    谢谢各位亲们支持,上午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01 13:06
    少英换了个人似的,欢快地长叫一声,软软地仰躺上床,指手画脚道:“喂!劳驾!把灯开开!”
    开灯后,他一眼瞥见她胸前高高耸起两座小山,两条腿懒散地从床边耷拉下来,薄薄的连裤袜闪着幽暗的光。她的脸上笑着,那笑容很有些让人迷惑。若水木了片刻后,心中蓦然烧起一团火来,就一步步朝她走近……
    他将一只手搁在她的一座峰尖上,隔着衣服,仍能感觉到手掌下流过一股难以名状的战栗。刘少英没动,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心里暗自欢喜,胆子越发大了,遂俯身吻她一下,又伸手去解她胸前的扣子,手指却抖抖索索的,好半天过去,竟连一颗扣子也没有解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zgsxsltsj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63天 / 跨度264天】
    • 开贴:2017-10-31 13:30
    • 更新:2018-07-22 14:05
    • 阅读:73065 回复:5841 楼主:958
    • 字数:约196千字
    • 图片:3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