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鬼殊途,可是我一直忘不了我的鬼女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三度春秋V 时间:2017-11-16 19:14
    我叫杜明,从小生活在一个名叫野沟村的小山村里。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在我满周岁的时候,父亲就替我算了个命,算命先生说,我从小命犯太岁,容易招来鬼祸,甚至早夭。
    父亲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以至于自打我记事起,父亲每个月都会请来一个老道士,替我驱鬼做法,同时还逼着我喝那种混合着纸灰的符水,而我的屋子里也到处贴满了鬼画符一样的符纸条。
    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我,对这些牛鬼蛇神的迷信思想感到厌烦,正因为如此,我与父亲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在我十七岁高中毕业后,我就迫不及待想出去打工,哪怕去饭店刷盘子都可以。
    可父亲坚决不答应,说留在村子里平平安安过活有什么不好,你本身就是一个容易招鬼祸的人,万一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叫我跟你老妈怎么活?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是我无法撼动的权威,在父亲的强制要求下,我就一直待在村子里,整日里游手好闲,可这种压抑的日子,也让我跟父亲陷入了持久的冷战,平日里很少有说话。
    这天,我吃过了早饭,也没跟父亲打声招呼,就如往常一样放下碗筷默不作声的出了门。
    我走在田野与山林交接处的黄土路上,在来到土路的拐角处时,却听到了一阵猫的惨嚎声。
    我闻声望去,却发现在路边上,有一只野猫正躺在地上,这只野猫应该是被路经的摩托车碾到了,身上留着一道明显的轮胎辙痕,几根肋骨断茬刺破了毛皮裸露在外面,它的前肢被折成了好几段,两只绿幽幽的眼珠子也从眼眶里爆了出来,鲜血混合着破碎的内脏从口中流淌而出。
    可即便如此,这只猫依然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几声哀嚎,它的身体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这才没了动静。
    这只猫的凄惨模样,让我心里一阵瘆得慌,确定它已经死透后,我这才走了上去,为了不恶心到其他经过的路人,我小心地捏起了这只死猫的尾巴,把它丢到了路旁的一棵大槐树下。
    处理了这只死猫后,我穿过了田垄间好几条阡陌小道,又翻过了两个小土坡,约摸走了一个小时,这才来到村东头的后山。
    后山有一处僻静的红砖瓦屋子,这屋子远离村子的住宅聚集区,虽然偏远但很安静,屋后的山坡上还开着许多漂亮的野山菊,散发出沁人的花香。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收拾了那只死猫所带来的糟糕心情,随后朝着这幢被野山菊所包围的房子走去。
    “姐姐,我来了。”
    我来到了屋子前,朝着紧闭的大门小声喊着。
    作者:三度春秋V 时间:2017-11-19 09:01
    我叫杜明,从小生活在一个名叫野沟村的小山村里。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在我满周岁的时候,父亲就替我算了个命,算命先生说,我从小命犯太岁,容易招来鬼祸,甚至早夭。
    父亲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以至于自打我记事起,父亲每个月都会请来一个老道士,替我驱鬼做法,同时还逼着我喝那种混合着纸灰的符水,而我的屋子里也到处贴满了鬼画符一样的符纸条。
    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我,对这些牛鬼蛇神的迷信思想感到厌烦,正因为如此,我与父亲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在我十七岁高中毕业后,我就迫不及待想出去打工,哪怕去饭店刷盘子都可以。
    可父亲坚决不答应,说留在村子里平平安安过活有什么不好,你本身就是一个容易招鬼祸的人,万一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叫我跟你老妈怎么活?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是我无法撼动的权威,在父亲的强制要求下,我就一直待在村子里,整日里游手好闲,可这种压抑的日子,也让我跟父亲陷入了持久的冷战,平日里很少有说话。
    这天,我吃过了早饭,也没跟父亲打声招呼,就如往常一样放下碗筷默不作声的出了门。
    我走在田野与山林交接处的黄土路上,在来到土路的拐角处时,却听到了一阵猫的惨嚎声。
    我闻声望去,却发现在路边上,有一只野猫正躺在地上,这只野猫应该是被路经的摩托车碾到了,身上留着一道明显的轮胎辙痕,几根肋骨断茬刺破了毛皮裸露在外面,它的前肢被折成了好几段,两只绿幽幽的眼珠子也从眼眶里爆了出来,鲜血混合着破碎的内脏从口中流淌而出。
    可即便如此,这只猫依然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几声哀嚎,它的身体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这才没了动静。
    这只猫的凄惨模样,让我心里一阵瘆得慌,确定它已经死透后,我这才走了上去,为了不恶心到其他经过的路人,我小心地捏起了这只死猫的尾巴,把它丢到了路旁的一棵大槐树下。
    处理了这只死猫后,我穿过了田垄间好几条阡陌小道,又翻过了两个小土坡,约摸走了一个小时,这才来到村东头的后山。
    后山有一处僻静的红砖瓦屋子,这屋子远离村子的住宅聚集区,虽然偏远但很安静,屋后的山坡上还开着许多漂亮的野山菊,散发出沁人的花香。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收拾了那只死猫所带来的糟糕心情,随后朝着这幢被野山菊所包围的房子走去。
    “姐姐,我来了。”
    我来到了屋子前,朝着紧闭的大门小声喊着。
    不一会,屋子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了门口,她长长的头发在山风里飘扬着,她看着傻傻地站在门外喘着气流着汗的我,静谧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欢喜,精致白皙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作者:三度春秋V 时间:2017-11-19 11:12
    我叫杜明,从小生活在一个名叫野沟村的小山村里。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在我满周岁的时候,父亲就替我算了个命,算命先生说,我从小命犯太岁,容易招来鬼祸,甚至早夭。
    父亲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以至于自打我记事起,父亲每个月都会请来一个老道士,替我驱鬼做法,同时还逼着我喝那种混合着纸灰的符水,而我的屋子里也到处贴满了鬼画符一样的符纸条。
    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我,对这些牛鬼蛇神的迷信思想感到厌烦,正因为如此,我与父亲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在我十七岁高中毕业后,我就迫不及待想出去打工,哪怕去饭店刷盘子都可以。
    可父亲坚决不答应,说留在村子里平平安安过活有什么不好,你本身就是一个容易招鬼祸的人,万一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叫我跟你老妈怎么活?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是我无法撼动的权威,在父亲的强制要求下,我就一直待在村子里,整日里游手好闲,可这种压抑的日子,也让我跟父亲陷入了持久的冷战,平日里很少有说话。
    这天,我吃过了早饭,也没跟父亲打声招呼,就如往常一样放下碗筷默不作声的出了门。
    我走在田野与山林交接处的黄土路上,在来到土路的拐角处时,却听到了一阵猫的惨嚎声。
    我闻声望去,却发现在路边上,有一只野猫正躺在地上,这只野猫应该是被路经的摩托车碾到了,身上留着一道明显的轮胎辙痕,几根肋骨断茬刺破了毛皮裸露在外面,它的前肢被折成了好几段,两只绿幽幽的眼珠子也从眼眶里爆了出来,鲜血混合着破碎的内脏从口中流淌而出。
    可即便如此,这只猫依然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几声哀嚎,它的身体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这才没了动静。
    这只猫的凄惨模样,让我心里一阵瘆得慌,确定它已经死透后,我这才走了上去,为了不恶心到其他经过的路人,我小心地捏起了这只死猫的尾巴,把它丢到了路旁的一棵大槐树下。
    处理了这只死猫后,我穿过了田垄间好几条阡陌小道,又翻过了两个小土坡,约摸走了一个小时,这才来到村东头的后山。
    后山有一处僻静的红砖瓦屋子,这屋子远离村子的住宅聚集区,虽然偏远但很安静,屋后的山坡上还开着许多漂亮的野山菊,散发出沁人的花香。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收拾了那只死猫所带来的糟糕心情,随后朝着这幢被野山菊所包围的房子走去。
    “姐姐,我来了。”
    我来到了屋子前,朝着紧闭的大门小声喊着。
    不一会,屋子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了门口,她长长的头发在山风里飘扬着,她看着傻傻地站在门外喘着气流着汗的我,静谧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欢喜,精致白皙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作者:三度春秋V 时间:2017-11-19 11:12
    这个女孩是为数不多像我这样,长大后还继续留在野沟村里的年轻人。
    在这个无处适从的年纪里,这女孩或许是我在这村子里唯一一丝曙光了,只有看见她,我心里的那种压抑情绪才能得到舒缓。
    半年前,我无意从这儿路过,正巧看到她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晒着太阳发着呆,我立即被这个女孩的模样深深吸引了,出于男生对漂亮女生的天然接近欲,我走过去和这女孩搭讪,女孩没有对一脸土相的我感到厌烦,甚至还邀我去她屋里做客,从那以后,我就跟她熟悉了起来。
    女孩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她说她比我大两岁,所以我一直称呼她为姐姐。
    姐姐说,她很喜欢红色,她的衣服,她家的床铺,甚至是屋子里点着的蜡烛,都是统一的红色色泽。
    当我来到姐姐屋子里时,姐姐正拿着针线在桌前绣着一件红色的女式衣袍,在姐姐纤细精巧的手中,这件衣袍被绣上了一朵朵鲜艳的花纹,显得非常好看。
    “姐姐,你这是在绣什么啊?”
    我坐在桌子对面,捧着脸看着姐姐认真绣花的模样,好奇问道。
    姐姐抬起了头,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温馨的笑容:“杜明,再过不久你就满十八岁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来迎我过门了,所以姐姐想先给自己做一件好看的嫁衣。”
    我跟姐姐现在的关系,其实就是在谈男女朋友,听着姐姐这话,我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笑容。
    在我们村子里,年轻人结婚普遍都很早,姐姐不止一次的跟我说,等我满十八岁的时候,她会穿着红色的嫁衣,等着我抬着轿子来娶她。我欣然答应,因为姐姐是我这辈子遇见的最漂亮最温柔的女孩,娶她当媳妇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只不过因为跟父亲关系不好的缘故,所以一直没有将姐姐的事情跟家里说起。
    “既然姐姐说要嫁给我,那么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可以……”
    说话间,我来到了姐姐身后,我揽住了她娇嫩纤细的腰,轻吻着她的脸颊,我的手不自觉的探向姐姐的衣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解开了第一颗扣子,可姐姐按住了我的手,她的胸口在喘息声中微微起伏着,姐姐有些慌张的看向了我,摇了摇头。
    “杜明,那个事情我们得成亲后才可以。”姐姐放下了手中的活,朝我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
    我喜欢姐姐,姐姐说她也喜欢我,可她从来不肯留在我家里过夜,也不肯让我们的关系从牵手和亲吻,再往上更进一步。
    作者:三度春秋V 时间:2017-11-19 11:13
    “那么成亲后,姐姐是不是就可以答应我了?”我强忍着内心的骚动,停下了接了下来的动作。
    姐姐舒了口气:“嗯,成亲以后。”
    “好啊,等我十八岁那天,我就把咱们的事情告诉家里,让爸妈给我准备彩礼!”我欣喜说道。
    姐姐点点头,她的笑容好像冬天的梅花开落,静谧而且冰清。
    时间渐渐到了黄昏,夕阳从对面山头透过窗映进了屋子里,在姐姐的红裙子上映出一抹淡淡的霞彩。
    姐姐的嫁衣还没有完工,我不敢在姐姐家呆得太晚,我爸妈如果发现我这么晚还没回来,一定会急得满村子找。
    我依依不舍地作别了姐姐,当天空渐渐被繁星所点缀时,我又来到了曾在白天走过的那条黄土路上,路旁的林木在晚风里摇曳着,发出一阵阵沙哑的声音,月光在地面上倒映出树的影子,看上去就好像一头头张牙舞爪的鬼怪。
    喵!……
    这时,一阵清晰的猫叫声忽然从我左手边响起,我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循着猫声看了过去,却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之前的那棵槐树旁,而那只野猫尸体依旧躺在槐树底下,因为天气炎热,猫的尸体已经发臭,我能清晰的看到许多细小的蛆虫在尸体上不断蠕动着。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刚才的那声猫叫我听得非常清楚——是从这只死去的野猫身上发出来的!
    我突然感觉周围出奇地安静,一阵阴风从我面前吹过,我的整个身体没来由地颤抖了起来。
    我认真地看向了那具猫尸,是的,这猫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它那爬满了蛆虫的尸体是不可能再活过来的,可刚才的那声猫叫,却确确实实在从这只死猫身上发出来的!
    并不怎么相信鬼神的我,这一次没来由的慌张了起来,我的喉结滚动,艰难地咽了下口水。
    这只猫已经死了,对!它确实已经死了,那声猫叫一定是山里其他野猫发出来的!没错,就是这样!
    我就这么安慰着自己,可心里的害怕并没有因此而平息,终于在某一刻,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落荒而逃……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三度春秋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1天 / 跨度98天】
    • 开贴:2017-11-16 19:14
    • 更新:2018-02-23 09:30
    • 阅读:57822 回复:2783 楼主:496
    • 字数:约54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