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48岁,人生已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五直 时间:2017-08-11 20:01
    人生到了一个转折点,心情沉重且迷茫,写点心得,mark自己的这个人生节点。

    我的48岁生日那天,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把我叫到会客室,简单明了地提出让我主动离职,原因是我一段时间来的工作表现不好,领导很不满意。那一刻,我的感受是该来的终于来了,公司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并不意外,因为春节前后,公司内部就已经有这种传言了,工作氛围充满了怪异的别扭,春节以后,每一天上班对我来说都是沉重的心理负担。所以,当人力资源总监提出这个要求时,我一下子轻松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晚上睡觉也不用辗转难眠了。

    我在这家公司的职务其实是和人力资源总监平级的,职位序列在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之后,也算公司高管层,从2010年入职以来,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从刚开始入职的部门经理一直做到运营总监,这是我26年职业生涯的最高职位,在我48岁生日的那天戛然而止,结束了一段职业旅程。

    我相信人力资源总监并不是特意挑这个日子来通知我,纯粹是一个巧合,但这个巧合对我而言有特殊的人生意义。48岁,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生命节点,一方面,人的生理开始从中盛转向衰弱;另一方面,人的职业生涯进入收官阶段。生理和心理上的坎,对一个48岁的男人而言,是极为重要且沉重的。

    公司要求我离职的理由是我的工作表现不好,这种感性化的评价对一个正规公司来说是站不住脚的,如果从绩效考核量化指标来分析,就得不出这个结论。我心知肚明,根本的原因是新提拔上任的总经理在倒查清算,清理异己了。在提拔以前,他是公司副总,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他是一个心胸狭隘,工于心计的人。他并不具备战略眼光和抓全局的能力。在工作中,我向来公事公办,不跟他参乎,我想他对我也早已怀恨在心了吧。在人力资源总监提出要求后,我并没有多考虑,爽快地答应了,当然,按照公司制度和劳动法规定,该给的补偿也必不可少。第二天,我办好了所有手续,离开了这家服务了7年零5个月的公司。
    作者:五直 时间:2017-08-11 22:11
    (2)站在48岁这个坎,往前看,似乎没有多少可看的风景,职场的残酷搏杀已经没有多少可供选择的理想机会,创业更多是风险管控的思虑,下一步的选择实在是颇费脑筋;往后看,26年来的职场经历和人生阅历倒是有很多值得总结反思的。趁着这段时间的空闲,希望能对过去做个回顾,一方面可以捋清思路,为下一步做打算。另一方面,现在正值高校毕业生奔赴职场的时刻,作为长一辈的过来人,也希望自己的经验能给他们一些启发。我想在下面的文字里,在回顾自己的前半生阅历的同时,也说说自己的感悟,如果能带给大家一些正面的经验教训,也算是没有白写这些文字了。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上世纪80年代度过的,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已经度过了文革时期的政治狂热,步入改革开放的初期。人们的生活水平整体上虽然摆脱了饥荒,但也普遍处于贫困水平,在80年代早期,万元户都还没有出现,绝大多数家庭都还在原来的社会轨迹上按部就班的谋生生活,农民在种田,用的是水牛拉犁的方式,工业部门还在按计划经济模式安排生产。青年就业毫无市场化招聘之说,长大成人的年轻人就业渠道大致有几种:(一)参加高考考上大中专院校,毕业后国家分配。(二)如果是城镇青年,高考没有走过高考独木桥的话,有机会参加当地的招工招干,幸运的,可以到政府部门和国营单位参加工作。(三)如果是农家子弟,高考没考上,招工招干没资格,毫无例外都需要回家务农。

    我的家那时候在中部某省的一个乡镇,父母是供销社职工,我也因此属于吃“商品粮”的城镇户口。我是1976年上的小学,在此之前从来没上过幼儿园,我记得上学的第一堂语文课,课本第一页就是毛主席的肖像画,下面写着“伟大领袖毛主席永垂不朽”,我的启蒙教育就是从这11个字开始的。那时候,乡镇上有一个大礼堂,平时可供公社开会和放电影,在毛去世后,临时搭起了灵堂,台上挂着毛的大幅肖像,下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圈,有一段时间,我放学后会经常去大礼堂玩,看见大人们进进出出给毛鞠躬致哀,情绪激动的还会嚎啕大哭。我对大人的事情毫无感触,只是觉得花圈上的绢纸扎的小花很漂亮,在花圈里穿来穿去很好玩。

    上世纪80年代还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商品流通远没有放开。供销社作为基层物资供应部门,是人人羡慕的单位。我的父母是供销社双职工,相对于农民家庭和普通国营单位,我家的条件算不错了。因此,我的小学时代基本是无忧无虑的,没有体会过缺衣少食的滋味。对于当时大时代背景下的社会形态,我毫无感觉。当我长大后,我才能回忆起那时候周遭生活的人们的命运和社会进程的关系,比如那个精神失常的上海知青,我小时候看见他在水沟里捡烟头抽烟的总是惊恐地躲得远远的,当我长大后,想起来不免为之无限同情。

    我的家住在一栋两层木质楼房里,总共有四户人家,每家有进出两间房,中间是公用大厅,楼上是储藏间。这栋楼早期是公社办公场所,后来分配给公社和供销社职工安家用。我家对面住的是一家4口,男女主人都是省城下放的知青,男主人在公社担任会计,大家都叫他胡会计。女主人在公社担任妇女主任,人称薛主任。两口子都40多岁了,为人热情,人缘很好。他们家有两个女儿,大的叫小云,大约有20岁左右。小的叫小芳,大约16、7岁。我家斜对面住的是县里下派的一家干部家庭,这户人家因为在县城里还有住房,因此基本不在这楼里住,房屋长期上锁闲置。隔壁住着一对年纪50开外的夫妇,男人是供销社职工,也就是我父母的同事,女的无工作,在家料理家务,两人没有子嗣,收养了一个男孩。

    由于这栋楼原来是公社办公场地,所以在大门上梁安装有广播,每天中午,我放学后,都能听到公社广播站播音,通常是一些公社的通知,还有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我在这栋楼里出生,一直到小学三年纪,才搬到供销社的另外一处职工宿舍楼里,生活了大约10年时间。在放学之余,对面家的小芳姑娘经常会带着我玩耍,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热爱生活的女孩,常常会玩一些折手绢,染蜡花的手工游戏,也会带我去公社礼堂抓迷藏。她在几年后随父母回了省城,在后来的岁月,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她回过一次镇里,那时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青年了,从此以后再也没见过她。在我的人生记忆里,她给我留下了最初的女性回忆,那么美好而温存。

    1981年,我在上了5年小学后,开始了我的三年初中学习生涯,初中校址在镇外约1公里处,我每天走20分钟上学,在这三年的初中语文课作文里,我的作文常常是以“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开篇,现在大家都知道,那次回忆对中国影响之深远
    作者:五直 时间:2017-08-12 14:48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五直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65天 / 跨度184天】
    • 开贴:2017-08-11 20:01
    • 更新:2018-02-12 16:58
    • 阅读:295252 回复:2079 楼主:94
    • 字数:约4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