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真实生活中的奇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6 16:42
    奇怪的记忆
    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肯定会变得模糊,我即将讲述的真实事件和记忆有关,主角的记忆却和时间没有联系:
    这件事是我一朋友告诉我的:他的一亲戚,记忆力超强,说过目不忘都不算太夸张,举个例:他的手机上几乎不存什么电话号码,但只要接打过一两次,号码张口就来;就是单纯记忆好,读书也不是非常厉害,估计智商不咋样。
    一次家庭聚会,谈到记忆力,他亲戚说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某次他偶然看电视,正在介绍一名领导干部的履历,非常巧合的竟是大学同级同专业,那个专业当年就几十人,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有这么一号人,按说其他人也就不多想了,毕竟毕业那么久了,哪能每个同学都还有印象啊?但他不一样,引以为豪的就是记忆,小学同学的名字,中学老师表扬过几次都记忆犹新,当然也没几次。
    后来他专门就此事电话联系了大学同学,结果更郁闷,别人对此人都有印象,就连宿舍记性最差的老八也是如此,并且好像记忆更深。经大家提醒,他也慢慢回忆起读大学时好像确有这么个人,最后竟想起此人是他上铺,不过有时又觉得不对,他上铺应该是放的杂物,并没住人。
    后来也不去多想了,只是很懊悔怎么没在那个同学发迹之前和他拉近关系,投好感情资,不然现在也可以沾光了。
    到此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前段时间他从网络上看到这名同学被双规了,其中有条罪状就是履历造假,根本没读过大学,这使他大为震惊,觉得不可能,马上和其他同学印证此事,结果更让他惊诧莫名,大家都众口一词说此人根本不是同学。
    现在,他对那人是否是同学也有些不确定了,有时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件事好像就是做了一场梦。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6 18:46
    还有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6 23:12
    梦中杀人
    13年我回母校所在的那座城市参加同学会,当晚在一个饭店聚餐,正吃的酒酣耳热时饭店老板过来敬酒,看他模样憨厚,身形也不算魁伟,谈吐也颇谦逊,但本地的几个同学却对他尊敬有加,甚至让人觉得颇为畏惧此人。
    等老板离席,我向旁坐本地同学打听此人情形,同学说道:你知道秦舞阳吗?我点点头:年十二,杀人,人不敢忤视(当然,这是后来百度的),同学:这人就是现代秦舞阳。
    对坐一个姓王的本地同学听到了,说: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杀人的吗?
    其他几个对此事比较了解的同学各自讲述了他们知道的杀人情形,都大同小异,不外乎年少时因不满被欺凌,用一把剪刀捅死了两名校霸;王同学却摇摇头,说道:老板和我有点远房亲戚关系,据我所知他那件事还有点奇异呢。
    我们纷纷让他讲讲具体奇异于何处,他倒端起架子眯缝着眼故弄玄虚不说了了,在接受了一顿诚挚热烈的暴搓之后他才娓娓道来:
    在一次家庭聚会上,我遇到了这位亲戚,当时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话特多,由于一直对他少年时“壮举”比较感兴趣,我就勾着他讲讲当时是怎么回事。
    当时他明显怔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要说我是在梦中杀的人你信吗?
    我赶忙问是咋回事,刚才还口若悬河的他仿佛陷入沉思,摸着头一声不响,真怕他就此睡着了,我捅了捅他。
    他用手搓了搓脸,对我说:实际我也是两年前才知道自己以前杀过人。听他这么说,周围的亲属也觉得非常奇怪,均不在言语,静静的听他诉说。
    他继续说道:两年前的某天,可能是白天在网上看了校园欺凌的新闻,晚上就做了类似的梦,梦中又回到中学校园,是个初一学生,当时是中午,正在食堂排队打饭,眼看到窗口了,突然两个学生强行插了进来,还顺手把我捏在手里的饭票一把抢去,一看,是班里的两个霸王,当时竟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就想,这两人整个初中阶段在学校为非作歹,祸害其他同学,仗着认识些混社会的渣滓,在班上欺男霸女,自己当时长得矮小,兼之胆小怕事,长期被这二人欺负,何不乘着现在年小,杀人不犯法,还为民除害,因为这两人长大后一个吸贩毒三十不到就死了,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做小偷公司特派员。
    想到这里,指着那二人说道:给我等着。那两人回过头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很赞赏的给了我一脚,我乘着这个脚力出了食堂,跑回宿舍(家在农村,一年级就住校了),当时就想找把剪刀,因为剪刀不算凶器,老师看到我就说剪线头用的。
    但宿舍里面的剪刀太小,感觉捅起不过瘾,当时梦里就这么想的,反正有未成年保护法,完全无顾忌;最后在宿管那里找到把长剪刀,拿在手里就往食堂跑。
    但不知怎么场景又到了教室,好像都忘了食堂的事情,两个霸王正在揍我那个把兄弟(当时的孩子都喜欢听评书,什么岳飞传、杨家将之类,常模仿着也结拜一下),我急忙去找剪刀,还好,就在课桌里,不过已经变成了一把办公剪,不由分说就往那个最让人痛恨的校霸脖子上扎,本想潇洒迅猛的把他脖子扎个对穿,但梦里手脚好像总使不上劲道,一急就醒了。
    当时就觉得是个梦,但发现一切都有了改变,明明觉得自己是个公务员,怎么就成了饭店老板,明明住在市区,怎么到了开发区,以前好多记忆都变的模模糊糊,最难理解的是梦中情景竟然是真事,自己就是个少年杀人犯,还好老婆儿子没变,很多时候自己都觉得还是生活在梦中。
    少年杀人的事件是真的,就在川北的某个城市,杀人者也是我那个王姓同学的亲戚,我觉得他应该是心理压力太大,一直不能释怀,下意识的回避这件事吧。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09:21
    @云心月影 2017-10-26 20:15:51
    为什么他的同学们前后说的完全不一样呢 被双规了怕受牵连?但也牵连不上吧 不可能同学们都和他有瓜葛吧
    -----------------------------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好像记忆是某种神秘力量强加给每个人的,神秘力量消失后记忆也消失了。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11:20
    @猫儿的毛衣2016 2017-10-27 09:45:29
    是不是梦里把人杀了,造成以后本来即成的事实的轨道改变了,变成了梦里的命运轨道了,因为那两个人在梦里被杀了,那么那两人以后做的事都不存在
    -----------------------------
    有可能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12:42
    命运改变
    人的命运是早已注定?抑或可以改变?相信没人说得清;不过笔者亲历的一件事倒似乎表明命运并非一成不变。
    笔者数年前交了霉运,不管工作还是生活,都是诸多不顺,特别工作上,总是犯些客观小错误,但受到的处理都是顶格,甚或是超规格,一个年轻领导就是看我不顺眼,抓住一点瑕疵就无限上纲上线,不重惩不快。
    搞得我那时基本逢人就联系调动的事情,骗子至少遇到三波,差点被骗财骗色;最后降低标准哪怕是去乡镇任职也在所不惜,终于有了眉目,下派本市一个边远镇任副职,当时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既有终于离开伤心地的欣慰,又有奋斗十来年最终化为泡影的悲伤。
    到了新单位,依然如故,时不时的也要出点问题,搞得新领导也对我有些看法,其他同事纷纷议论我是不是没本事靠走后门任的职,也不知谁漏的底。
    一气之下,请了年休回老家看望父母,还给他们解释自己是明降暗升,很快就能接一把手的班,以后前程似锦,把自己都说激动了。
    父母不管这些,回来他们就高兴,天天给我弄好的,连带着我家喂得那只黑狗都沾光,那几天油吃得太多都拉稀了。
    要离开老家的头天,是我生日,当晚的饭菜尤其丰盛,有了美食我就忘了其他不愉快的事,吃得很投入很尽职,我妈做的凉拌鸡尤其美味,鸡骨头吐了一地,黑狗趴在地上啃得不亦乐乎。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就看到黑狗肚子鼓得老大死在院中,大家都觉得不是个好兆头,我和父亲找来锄头,提着黑狗来到屋后竹林,挖个渗坑把它埋了,外婆一直默默跟在身后,看我们埋完黑狗满脸悲戚的说道:可惜了,可惜了。毕竟这条黑狗来家两三年了,老人家还是很舍不得,她又说了一句:这么肥,可以弄一锅了。
    当天回到镇上,就得到消息一把手去了党校,由我暂时负责全面工作(镇长暂缺)。自此以后,霉运一扫而光,好运不断,自己都感到惊奇,半年后一把手就另有高就,我破格党政一肩挑了。
    至今我都不明白,我的这些经历和黑狗的死亡是不是有种内在联系。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15:04
    有人看吗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19:24
    驻颜
    世上有不会衰老的人吗?想来应该是没有的,不然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早就被曝光了。但也难说,我一位朋友告诉我一件奇事,如果是真的,那还真的说不定世上就有不会老的人。
    我朋友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厂宿舍大院,大院里有个邻居,叫啥已经忘了,只记得外号叫“猴三儿”,现在想来他应该姓候,排行老三,不过也不一定,因为他长得尖嘴猴腮的,也可能是从外形得名。
    这猴三儿是厂里的名人,为啥呢?首先这人是个小儿麻痹症患者,腿还没别人胳膊粗,走路一扭一拐,形象独特;其次这人长得猥琐,身体又有病,理论应该很自卑、低调,实际却恰恰相反,非常自信乐观,经常头发梳得溜光穿着喇叭裤去厂俱乐部勾搭漂亮妹妹,并随身携带弹簧刀一把,用麻绳拴在腰间,动不动就要下别人零件;最后就是这人看言行像个二十郎当的小年轻,其实已经快40了,他有一个哥哥,比他大2岁,也是残疾,腰直不起来,和他一比就像他爷爷。
    我同学在大院住了十来年,搬家的时候猴三儿应该近五十了,都在办内退了,不过模样一点变化都没有,因为大家看习惯了,再加上他那脸本来就丑,老和年轻区别不大,所以也没引起太多关注。
    但奇怪的是我朋友最近有一次在街边等人,又看到了猴三儿,正和一个花枝招展的疑似失足妇女聊得起劲,那腔调、形体,我朋友敢百分之百保证就是他。但要知道我朋友当时已经满四十了,由此可以推断猴三儿起码70了,可眼前的这个人应该三十都不到。
    满腹狐疑,我朋友从车窗伸出头叫了一声:猴三儿。那人一看估计没认出我朋友来,面无表情的拉着那个女人就走,我朋友赶忙拿包下车,就那一会儿功夫,猴三儿就不见了人影。
    后来一次家庭聚会,我朋友将此事告诉了他父母,他母亲还给他讲了另外一件关于猴三儿父亲的奇事。
    猴三儿父亲解放前是算命的,解放后没法算命了,就进厂。一天早上没去上班,让人带信给车间主任,要请假,理由是今天上班要死。都说成这样了,领导只好准假。结果中午猴三儿父亲还是死了:厂宿舍年久失修,那天突然垮了,其他上班的都没事,就他父亲呆在屋里被砸断双腿救治无效死了。为此厂里把他家几个子女都解决了工作,猴三儿因为这才从农村来到厂里。
    还有个不得不提的就是猴三儿和他父亲长得模样像极了。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19:39
    @堇色蝴蝶 2017-10-27 19:35:42
    真实好看。继续呀
    -----------------------------
    谢谢,好的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20:38
    @纯牛奶444 2017-10-27 17:56:25
    黑狗帮你去了霉运,有趣
    -----------------------------
    应该是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20:47
    @九九艳阳天A 2017-10-27 19:15:09
    记忆这东西有时真的比较奇怪,记忆有时会缺失,我小学同学群中有一位女同学,邻村的,我跟她同学了6年,竟然对她没有任何印象,一直不知道我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同学。现在我们经常聊天,她也发相片,也发了她的一寸黑白小学毕业照,还说了小学时的许多有关他对我的回忆,她说的往事些我都有记忆,但就是不记得有她这么一个人,直到现在,我对她仍是无任何记忆和印象,好象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人一样,我一度怀疑她不是我的同学......
    -----------------------------
    肯定也不怎么漂亮
    作者:蕾丝袈裟2012 时间:2017-10-27 23:43
    奇怪的女同学
    前段时间我堂哥从广西过来办事,住在我家里,一天闲得无聊,用电脑上网,我无意中看到他在端详一篇网页,内容是介绍国内的一名女专家,奇怪的是,这专家名字像个和尚法名,我就随口说道:尼姑也当专家了。
    堂哥抬起头,说道:这是我同学,不过也难说。
    我忙问他怎么回事,以下就是他讲述的内容:
    这名女同学和他从小学到高中都一个学校,长相一般,成绩普通,所以之前都没怎么注意。
    真正让人刮目相看是从进入高三年级开始,报到时用了个法名登记,说改名字了。其后学习成绩如牛市的股票,直线上涨;人也好像长漂亮了,不过性格大变,以前成绩、相貌都一般自然不敢托大,和大家倒也相处融洽;现在对谁都是拒之千里,和同桌一年估计没说上十句话,包括“闭嘴”“滚”。
    给人感觉好像不是原来的那个同学了,连外貌都有区别,但具体哪里不像,大家也说不清。
    后来这名同学考进了一所重点大学,一直念到没学历可拿才罢休,毕业后进入科学研究单位,没多久就出了成果,做了专家。
    几次开同学会,大家联系她(找她也容易,名人嘛,百度一下都能知道单位电话),电话里一口京腔(老乡交流应该方言),流露出的意思就是我不知道你是哪位。
    后来有同学找来初中和高中毕业合照,对比了一下,真的感觉好像不是一个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蕾丝袈裟201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72天 / 跨度297天】
    • 开贴:2017-10-26 16:42
    • 更新:2018-08-20 06:58
    • 阅读:869944 回复:7563 楼主:403
    • 字数:约146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