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云恨——明清纪事

  • 首页
  • 上一页
  • 1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4 23:20
    追剿徒劳无功,城池纷纷失陷,等待他的不再是颂扬和欢呼。皇帝的申饬、朝臣的指责、政敌的攻击、地方官的抱怨、受难百姓的咒骂如暴风骤雨般袭来,卢象升毫无准备,他完美的形象开始崩塌。卢象升是极其爱惜羽毛之人,视名节重于生命,十年征战、戎马半生,赢得了忠勇壮烈的美名,突然一夜之间离他而去,现在按在他头上的是恇怯、无能、养寇、观望这些他所最痛恨的恶名。如同一个特有洁癖之人,一日出门突然一盆屎尿从天而降,淋了他满头满脸,直令其人痛不欲生。
    卢象升出京南下之时,士民夹道欢送,预祝他此去一战成功,很多人自愿随军。卸任多年的军人政客,前总兵尤世威、孙承宗的铁粉副将茅元仪等也来到账下,想借卢象升的战功东山再起。谁想卢象升并没有克奏肤功,而是成天被申斥弹劾,眼见得跟着卢象升升官无望,弄不好还会吃瓜落儿,不如走为上计,这些人纷纷不辞而别。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4 23:22
    在真定的日子里,卢象升想的最多的居然是已然死去多年的袁崇焕。崇祯三年,卢象升还是大名兵备道,而立之年,雄姿英发的他带兵入援京师受到皇帝嘉奖,当时给他刺激最深的是辽东督师袁崇焕之死。此番受任总督,卢象升时时以袁崇焕自警,告诫自己千万不可蹈其覆辙身败名裂。
    南下追剿以来,招招受制,事事不顺,卢象升突然对袁崇焕产生了严重的同情,觉得他此刻的角色和处境和袁崇焕当年何其相似,竟然有了异代知音之感。袁在辽东一败老奴,二败喝竿,名震天下,慨言五年复辽又何其壮哉!一旦敌军入犯,受任总督各路援军却不能大破逆奴,被斥以恇怯观望、通敌卖国惨遭磔死。“‘从来局外眼明,局中心苦,着着做实,为怨则多,凡有利于封疆者,俱不利于此身也’袁自如所言何其精辟!”
    失陷的城池一天比一天多、局势越来越恶化,受到的弹劾申饬越来越猛烈,卢象升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08:51
    2018,4,15,阴雨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03
    十一月底,多尔衮的左路清军连陷衡水、武邑、枣强、文安、霸州,兵锋南指山东。十二月初,岳托、杜度右路军分兵三路大举南下,一路由涞水攻易州(今河北易县),一由新城攻雄县,一由定兴攻安肃(今河北徐水),卢象升振作精神,由真定率部南下追剿。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05
    王朴西行后,卢象升身边只剩下不足一万二千人马。真定以南是顺德府,卢象升拨宣府总兵杨国柱所部二千人去守卫顺德府城,他率大军东进,初十,行至巨鹿(原作钜鹿,今属邢台)。高起潜所部则南进至广平府境内北端的鸡泽(今属邯郸),两军相距五十里。
    这一片山川土地,卢象升并不陌生。顺德、广平、大名称为畿南三府,崇祯三年到崇祯七年,他任右参政兼兵备副使,整饬大名、广平、顺德三府兵备,后又进为按察使,在任上,创建了著名的天雄军。也是在这片土地上,卢象升声名鹊起,开始进入了他人生的巅峰期,因此怀有特别深厚的感情。
    一别四年,山川依旧,物是人非,卢象升骑在马上,凝神望着身畔的一草一木,感慨万千。当年三府练兵剿寇,百战百胜、杀得流寇望风而逃,何其壮哉!今日率军驱剿,日久无功,成了千夫所指,又何其萧索衰颓。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07
    当地父老听说当年的卢副使回来了,成群结队来到军门求见,请求加入明军与敌厮杀,以助卢公一臂之力。卢象升想不到在他最危困之时,竟然是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不顾性命之危要与他生死与共,心头一热,不禁慨然涕下。他是易动感情之人,虽然极感父老盛情,但又十分清楚兵凶战危,这些空有一腔热血而从未受过专业军事训练之人,纵然扛起刀枪,在清军铁骑飞矢之下,也不过是白白送命,他又于心何忍?
    卢象升动情的言道“卢某深感父老高义。某从军十载,与流贼经数十百战,未尝败北。如今奉命督师,誓灭丑奴,死而后已!今者,分疲卒数千,大敌西冲,援师东隔,事由中制,食尽力穷,旦夕死矣,无徒累尔父老为也。”
    众百姓闻言,号泣雷动,痛哭失声,他们从未见过百战百胜的卢副使如此悲伤绝望,各自回家翻箱倒柜,把家中余粮装了口袋,运至军前,有的实在家无余粮,就装了几升枣子来献,让卢象升煮熟了吃。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08
    军中乏粮,卢象升派杨廷麟回真定请饷,杨廷麟不肯离开,卢象升强命其离去,二人洒泪而别,却不知从此天人永隔。
    十二月十一清晨,探马来报,在巨鹿以南十八里的贾庄附近发现清军,卢象升精神一振,一跃而起,连日来的屈辱愤怒终于有了宣泄之机。快步冲出账外,先向北面京师方向而拜,后又向三军将士下拜,惊得众军一起跪下。
    卢象升声音慷慨激越“连月驱驰,铁甲生虮,疾行千里,未见贼军,徒任逆奴破我城池、杀我人民,无一刀一矢加之,卢某大负圣恩、愧对天下,愤不欲生。今日贼军就在眼前,正是我等戮力之时。吾与尔等并受国恩,患不得死,不患不得生”,言罢泪如雨下,三军皆放声大哭,声震旷野。
    卢象升纵身上马,三军拔寨而起,杀奔贾庄。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09
    贾庄地势平坦,河叉纵横,西有著名的大陆泽,东有漳水穿流而过,河上有桥名蒿水桥。观察左右地形后,众将建议在河边立栅以阻挡清军铁骑,卢象升不许,说“吾欲故致之”,故意不立栅以引诱清军来攻。
    卢军刚列好阵,对面一股清军约数千人纵马驰来,卢象升弯弓跃马,直杀过去,他的中军副将李重镇、刘钦紧随其后,虎大威、杨国柱各带本部人马一齐向前掩杀。
    卢军数十日始得一战,锐气正盛,三军将士受卢象升的鼓舞,无不拼死,一鼓作气将清军杀退,众将齐向卢象升道贺。卢象升神情漠然,既无喜色,也无忧容,对众将讲“今日虽胜,贼军必愤,会当集诸骑以乘我,尔等莫要懈怠”
    战毕,大军就地扎营,埋锅造饭,时已隆冬寒风刺骨。士卒们点起篝火围坐取暖。卢象升一人独坐帐中,若有所思,众将知道他心情不好,不敢去打搅。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1
    半夜时分,万籁俱寂,忽然听得尖锐凄厉的筚篥声响起,自远而近,东西南北,经久不绝。明军将士从睡梦中惊醒,有人大呼“东虏来了”,奔跑走动,乱作一团。卢象升冲出账外,喝令三军“有本督师在,尔等休要惊慌,各归营帐,待明日大破逆奴” ,士卒们才渐渐安静下来。

    明军将士度过了难熬的一夜,十二日清晨,天色大亮,只见四周数里之外布满清军骑兵,约有二三万人,将明军四面合围。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2
    十一日被击退的清军是右路军的一部,其很快查明此股明军是由督师卢象升统率,马上报与主帅岳托。岳托病重不能骑马,就由副帅杜度指挥大军乘夜将明军围困数匝。
    “杜度”满语意思是斑雀,是努尔哈赤长子褚英的长子,比岳托还要年长两岁,算是长子长孙,英勇善战屡立战功,但在父亲死后,无人庇护,成了孤臣孽子,不但没混到亲王贝勒,反而连镶白旗旗主也丢掉了。
    杜度立马中央,远远望着困在垓心的明军,他左右是满蒙汉混合部队,清一色的骑兵。满洲有固山额真谭泰、图赖、蒙古有土谢图汗部下恩格图、奈曼部额驸巴达尔、汉军有孔有德部下何成功、耿仲明部下曾川空等,都是一时悍将。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4
    寒原旷野,鸟雀无声,血红的朝阳升起天际,依旧毫不吝啬的把阳光洒向大地,人世间种种不公,只有天公才是大公无私。明军将士见被敌军围困无不骇然,卢象升立马横刀,面无惧色,金色的朝晖映在他煞白清癯的面庞上显得有了几分血色。他的左侧是宣府总兵杨国柱,右侧是山西总兵虎大威。杨国柱是辽东义州卫人,世为军职,崇祯九年升为宣府总兵,稳重沉毅;虎大威是陕西榆林塞外的蒙古人,后投明军,勇猛善战。明朝虽然昏暗,但有本事之人还可以出人头地,官职一路走高,做到山西参将,跟随总兵尤世禄 在山西剿寇,战功赫赫,与另一名蒙古将领猛如虎号称“军中二虎”。崇祯七年,在忻州射杀巨寇显道神高加计,被巡抚吴甡保举为副将。崇祯十年春,山西总兵王忠因逗留不进被免,虎大威升任山西总兵。

    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明军将士皆有惧色,只有卢象升泰然自若,静静的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5
    两军远远对峙良久,剑拔弩张,虽然还未拼死厮杀,一股冲天杀气已经笼盖四野。
    猛然间,万马齐鸣,声如雷震,清军率先发动了攻击,纵马疾奔,矢下如雨,从四面一齐冲了过来,明军发炮轰击、清军也发炮还击,轰轰隆隆,惊天动地,林间树上栖息的鸟雀被惊得四处乱飞。
    清军呼啸而来,瞬间已到明军阵前,卢象升高声问诸将“谁为我灭此贼军”话音未落,虎大威带着亲军跃马而上,与迎面而来的清军杀在一处,清军黑衣黑甲,明军红衣红甲,如同两两条蛟龙搅在一起翻滚纠缠,只见血肉横飞,人仰马翻,激斗之下,虎大威抵挡不住,血染征袍,败下阵来。
    卢象升大呼“虎将军,今日乃吾辈效命之秋,勿自爱!”宝刀一举,带着身后将士迎了上来,虎大威见主帅出马,调转马头回身又往上冲。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6
    两军近身肉搏,火炮没了作用,都是长枪利刃,短兵相接。刚开始,两军势均力敌,明军在卢象升忠勇之气鼓舞之下,无不以一当十,拼死战斗,不落下风,但清军如同大海波浪,倒下一层,一层又涌了上来,激战至午时,明军寡不敌众,阵势终被冲破,虎大威见势不妙,策马上前,拉着卢象升要往外突围。
    卢象升全身是血,二目血红,身上已经中了一箭,赖有重甲未成重伤。狠命一甩虎大威,继续向前奔去,虎大威追了上来,大喊“来日方长,督师快随我去”一把抓住五明骥的缰绳就要拉卢象升走。卢象升双眼一瞪,目露凶光,挥刀直砍虎大威抓住缰绳的手臂,吓得虎大威赶紧缩手。卢象升大喝“尔可速去,关羽断头、马援裹革,就在今日”策马冲入清军阵中。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8
    卢象升势如疯虎,跃马挥刀,杀得清军人头滚滚、当者辟易,胯下的五明骥如一只雄狮飞腾跳跃,在敌军阵中往来践踏,鲜血四溅,把通身雪白的五明骥染成了血红的赤兔马。卢象升身边亲军越来越少,只剩下家仆顾显和马头军杨陆凯。奋力徒手格杀清军数十人,身中四箭三刃,血流遍体,口中犹自大呼酣战,但已然声嘶力竭,五明骥在万马军中奔腾一日也已油尽灯枯,轰然一声长嘶倒在地上,再也不动,卢象升大叫一声,趴在马上绝气身亡,一只手仍然紧紧抓着缰绳不放。
    四面清军远远望见一拥而上,顾显提刀冲了上去,转瞬之间被乱箭射死。杨陆凯纵身一跃伏在卢象升尸身之上死死护住,只听得嗖嗖不绝,箭如雨下,杨陆凯身中二十四箭而亡,清军拨马而去,不再残害卢象升的遗体。
    一万明军死伤殆尽,虎大威、杨国柱、李重镇等率残军溃围而走。
    高起潜此时提兵在巨鹿以南五十里的鸡泽,听得卢象升兵溃,急忙东走以避清军。慌乱之中,与清军相遇,仓皇应战,狼狈而逃,侯世禄之子山海关总兵侯拱极连他的总兵大印也丢在乱军之中。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5 22:19
    残阳如血,漳水如带,一代名将卢象升战死贾庄,终年四十岁。奔腾的河水在冰面之下滚滚南流,仿佛为他呜咽哭泣,四野寒风刺骨,战场上的遍地鲜血很快冻成冰块,卢象升带着无尽的憾恨长眠在了他眷恋一生的燕赵大地之上。
    “将军百战身名裂, 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悲歌未彻。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07:31
    谢谢
  • 首页
  • 上一页
  • 1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龙池雨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82天 / 跨度456天】
    • 开贴:2017-09-01 23:51
    • 更新:2018-12-02 10:26
    • 阅读:176835 回复:8080 楼主:6919
    • 字数:约1153千字
    • 图片:4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