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云恨——明清纪事

  • 首页
  • 上一页
  • 16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08:40
    2018.4.16.雨后初歇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09:23



    卢象升像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18:17
    猪头肉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22:55
    ★★★零落成泥碾作尘----卢象升论
    卢象升的寿算很短,仅仅四十岁。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奇特的现象——许多大有为之人终年四十岁(虚岁),如三国的钟会、南宋的岳飞、金主海陵王完颜亮、蒙古睿宗拖雷、明朝开国功臣开平王常遇春,而明末清初之时尤多,卢象升之外,还有闯王李自成、清朝肃亲王豪格及南明著名的国姓爷郑成功。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22:56
    卢象升是明末文人治军建功成名的典型。军队是很特殊的一个群体,崇拜武力、服从权威,每一个体都握有杀人致命的武器,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哗变叛乱,对主官刀兵相见。带兵官不好干,是一项专业性极强风险极大的营生,武将都发憷,何况文人。
    明朝中期之后,文人带兵成了政治规矩,但能带好的并不多,因为文人大半生和笔墨纸砚为伍,都是温柔敦厚之物,突然面对刀枪剑戟,动辄就要杀人死人,画风转变的太过于颠覆性,不容易成功转变角色。一些文人看了史书上的金戈铁马,心血沸腾,喜欢谈兵,一个个以为是韩白孙吴,一到他真正上阵指挥,就吓得心惊胆战,成了带汁诸葛亮。明清两代,文人带兵最后成大功者不过王阳明、曾国藩等十余人,卢象升是其中之一。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22:58
    文人能带兵的已经不多,其中文武兼资的更少,像熊廷弼能左右开弓、骑马射箭已经算“才兼文武无余子”,袁崇焕能骑马,但亲冒矢石之时并不多,宁远守城之时,也只是在城头大呼助战,广渠门披甲上阵是被逼无奈的特殊情况。
    卢象升则不然,其人是真正的文武兼资,天生神力,百步穿杨,而且酷爱冲锋陷阵,越是凶险之境越要迎锋而上,从中享受冒险的刺激享受。
    23岁,卢象升就中了进士,天资相当聪颖,崇祯二年任大名知府,已是相当于地级市市委书记兼市长,仕途一片光明,如果早五十年或晚五十年,日后必定是封疆大吏或中枢重臣,富贵寿考,身名俱泰,登上一个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人生巅峰。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22:59
    明末的时势,使卢象升踏上了了另一个波澜壮阔而又布满荆棘的人生之路。己巳入援,崇祯圣心嘉悦,从此记住了卢象升的名字。编练天雄军、畿南剿寇,白面书生成了卢阎王,卢象升有了之兵能战之名。经过数年历练,崇祯七年,皇帝任命其为郧阳抚治,卢象升一跃成为封疆大吏。
    郧阳任上,卢象升显示出了卓越的军事能力和理政能力,不辞辛劳,深入荒山绝壁,剿寇安民,并实施了很多抚恤军民的仁政,颂声四起,崇祯极为满意,不到一年就任其为辖境更广、事权更重的湖广巡抚。湖广纵横千里,农民军活动旺盛,卢象升仅有三千之众,终日驰骋于江汉之间,与十余万流贼角逐,军饷不继,众寡悬殊,接连数十日身不卸甲,人不离鞍,备尝艰苦难以名状。刘备上了厕所看见髀肉复生,为混的不如人悲伤的掉泪,卢象升非但髀肉一两没有,两腿之间都磨出血茧,双足肿胀无法行路,可谓铁人。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23:01
    崇祯八年八月,卢象升受任五省总理,进入功业巅峰,豫楚境内几次大战,连败闯王高迎祥、八大王张献忠、闯塌天刘国能,农民军闻风变色,河南湖广境内的农军民硬生生被其镇压了下去。天下第一巨寇闯王高迎祥,被卢阎王重创后元气大伤无法立足,渡汉水转入陕西,不久在黑水峪为孙传庭所擒,功成于孙传庭,实际是卢象升打下的基础。
    此时的卢象升如日中天,独占鳌头,声名赫赫,是剿寇诸臣中的第一人,盖过了久已成名的洪承畴。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6 23:02
    就在卢象升鼓起剩勇欲追穷寇之时,清兵入犯北京,崇祯调其勤王,事后转任宣大总督,卢象升从此离开了国内战场。
    总督宣大,卢象升屯田练兵,整饬边防,并在杨嗣昌的支持下开展了对外喀尔喀的买马和边外蒙古诸部的互市。他也知道互市是蒙古在前台表演,清人在背后操纵,但觉得如此边境安宁并获得经济利益何乐而不为?之后,方一藻运作在义州开市,卢象升也持支持的态度。
    崇祯十一年,卢象升四十岁,正是大有为之年。父亲客死他乡,卢象升痛感自己是不孝之子,是宣大塞外苦寒的气候,使得父亲染病身亡,皇帝终于批准他守制葬父,卢象升在宣府静待陈新甲来交接公务,眼看的忠孝就要两全。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07:28
    2018,4,17,阴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08:45
    7点40分,转晴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12:28
    周扒皮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15:13
    宽带是窄带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16:44
    @龙池雨 2018-04-16 23:01:42
    崇祯八年八月,卢象升受任五省总理,进入功业巅峰,豫楚境内几次大战,连败闯王高迎祥、八大王张献忠、闯塌天刘国能,农民军闻风变色,河南湖广境内的农军民硬生生被其镇压了下去。天下第一巨寇闯王高迎祥,被卢阎王重创后元气大伤无法立足,渡汉水转入陕西,不久在黑水峪为孙传庭所擒,功成于孙传庭,实际是卢象升打下的基础。
    此时的卢象升如日中天,独占鳌头,声名赫赫,是剿寇诸臣中的第一人,盖过了久已成名的洪承......
    -----------------------------
    @richardeven1 2018-04-17 16:42:00
    那有何用?农民军根本就不是清军的对手。卢象生剿得了农民军,绝不等于能与清军作战。
    这就像叶名琛消灭广东的各路造反军手到擒来,最后英国人来了,他又能如何呢?
    总之一句话,明廷没有在尚有本钱的时候与清军议和,是最后完蛋的最重要原因。
    -----------------------------
    大多数人不认可明清军事力量的差距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18:53
    老鼠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22:48
    清军入寇,奇变横生,朝廷需要一名帅才抗敌御辱,洪承畴、孙传庭、卢象升似乎都可以,但朝野一致认为卢象升是最佳人选,崇祯几乎是未加思索就命卢象升夺情督师。卢象升的孝子当不成了,素以自命的忠孝本怀缺了一半,心情很糟。国难当头,忠还在孝先,君命如天,责无旁贷,卢象升大有放眼天下,舍我其谁的豪情。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22:50
    卢象升进京督师,成为皇帝以下最光芒耀眼的人物,武英殿上,为了等待他的到来,大臣们都不能下朝,如此体统,举朝罕有,或多或少助长了其人的自负之心。因此,在崇祯征询其方略之时,卢象升决然主战,以特意表明他与杨嗣昌等人主和之柔靡误国迥然不同,而所谓杨嗣昌的主和他也是得自于道路所闻。
    崇祯见卢象升慷慨主战,内心自然很高兴,但又觉得他有几分轻率,特意提醒他与清军作战和剿灭流寇不同,“出奇制胜,务万完全”,要他与杨嗣昌、高起潜细商,撂下这么一句高深玄妙的口谕,皇帝转身走了。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22:55
    高卢二人,互不相下,性格迥异,卢象升阳刚,高起潜阴柔,而且高起潜暗中嫉妒卢象升的大出风头,二人对形势的看法和作战方略大相径庭。高起潜在辽东十余年,对明清两军的真实情况和长短优劣知之甚详,领兵入援也非首次,对于清军入犯,他的办法就是避而不战,保存实力,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与清军主力野战交锋。而卢象升力主集结数万大军,与清军决战,大杀大砍,一决雌雄,高起潜坚决反对。杨嗣昌当过关内道和山永巡抚,参加过大凌河之战的援军调度,看法和高起潜类似,只是不像高起潜一样一门心思避战,他主张不与清军正面决战,那样风险太大,只能采取坚壁清野和夜袭骚扰的办法,其进无所获,自会遁去。
    在当时军事实力对比之下,杨嗣昌的办法虽然窝囊,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打仗也是一样,是靠冷冰冰赤裸裸的的实力说话,激情热血能鼓舞士气,但左右不了疆场胜负。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22:56
    卢象升性格豪爽,不惜性命,敢于冒险,在他和农民军数年作战中,总是以数千精骑迎战数万农民军,以寡击众,万马营中,一骑当先,摧锋陷阵,杀得敌军落荒而逃。他喜欢这种大杀大砍、痛快淋漓的感觉。他的威名是在剿灭农民军的战斗中树立起来的,对流贼的作战特点了然于胸,但从未与清军交过手,在宣大总督任上三年,清人得到了开市的利益,没有进犯宣大。卢象升对清军的了解停留在纸上口中,缺乏深入透彻的认识,对其强大的野战实力估计不足,直观的以为鞑子兵纵然比流贼厉害,也厉害的有限,名震天下的高迎祥都是他手下败将,女真鞑子又有何惧哉?
    作者:龙池雨 时间:2018-04-17 22:58
    既然不能决战,只好夜袭,卢象升挑选了十五之夜,遭到了高起潜的讥讽。高起潜的话虽然刻薄,但并非全无道理,夜袭是要打敌人措手不及,一般都在月黑风高之夜,十五之夜如果不是阴天,月亮都是又圆又大,夜袭部队早早就被敌人发现,何以出奇制胜?
    除了月夜下蔡州之争,高起潜又插手关宁之外的军队,把负责指挥孙堠夜袭的陈国威调走,导致战斗失败。卢象升气急,坚决要和高起潜分兵,经过杨嗣昌的调解,二人各自指挥本部人马,宣大三镇人马比关宁军少,杨嗣昌又给卢象升增加了一些部队,使得二人指挥的部队数量基本持平,各在四万上下。
    清军在北京郊外盘旋了一月,明朝重兵云集,清军无可乘之机,掉头南下,攻掠京南州县。
    这又给明廷出了难题,北京暂时是安全了,可是如何对付南下清军,保境安民?经过权衡研判,明廷决定以京师为重,兼顾京外,留相当数量的部队拱卫京师,以防清军再从长城杀入,再以大军南下驱剿。
    南下驱剿自然非卢象升莫属,杨嗣昌知道他和高起潜不和,特意征询其本人意见,卢象升先表示愿意一人独剿,后来又觉得独力难任,还是同意和高起潜二人夹剿。此刻,卢象升已经发现清军远非流贼可比,已有独木难支之感。
  • 首页
  • 上一页
  • 16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龙池雨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53天 / 跨度388天】
    • 开贴:2017-09-01 23:51
    • 更新:2018-09-25 09:06
    • 阅读:161859 回复:7679 楼主:6871
    • 字数:约1146千字
    • 图片:40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