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醉惜香行远 --流年记

  • 首页
  • 上一页
  • 5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4 09:45
    吃饱饱后

    楼主大婶决定撸起袖子烤一个情人节蛋糕

    遍阅方子

    选了草莓城堡蛋糕

    祝我好运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4 14:35
    收人红包,给他做个蛋糕

    除了裱花有点粗犷

    这款甜点还算成功了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4 14:46
    吃了一大块

    嗝儿

    吃完得工作会,昨天客户就来催过了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4 20:15
    中午在冰箱里翻出一盒肥牛片

    烧了“吉野家牛肉饭”

    卖相黑乎乎,味道很不错



    晚饭我丈夫掌勺,豆腐蘑菇汤,炒青菜,无照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4 20:26
    晚饭后两人走路去附近的欧尚

    出门暖风拂面

    可以说是郁达夫笔下“春风沉醉的晚上”了

    买了女儿想吃的酒酿饼和长鼻王

    用支付宝付钱,然鹅,突然忘记了支付密码,试了三次,锁住了

    (是不是得喝点脑白金了?)

    逛了一圈超市,忽然发现里面好多东西的价格比购物网站便宜呢

    而且一家人可以一起走走聊聊家常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5 14:18
    二月十五日

    我丈夫有他的固执己见

    譬如春联必须在大年三十早上九点到十点之间贴

    还振振有词说这是南怀瑾的书上写的

    贴春联的时候,李白在门背后监工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5 14:21
    我丈夫还按照他家乡的风俗

    做了一顿年早饭

    祭了祖

    许了些庸俗而现实的愿望

    吃完我们就出发去我父母家了



    作者:青痕鱼 时间:2018-02-17 19:39
    二月十七日

    大年初二。

    今天拍了全家福,我们一家,姐姐一家,还有父母。

    晚来翻看老照片,从相册里看到这张“半”全家福照片。




    感慨万千,什么叫弹指一挥间,如今终于有了最深切的体会。?-


    三十多前的照片了。而为什么说是“半”,那是因为少了我爷爷。爷爷和奶奶半生不

    睦,所以爷爷随了小叔住,无事不登我家。?-记得拍照片的时候我还在自家院子前的晒

    场里(以前江南地区晒稻谷的一片公共区域)上和小伙伴们玩一种刮纸牌的游戏,忽然

    大人来喊我回家拍照片。?
    -

    照片里蹲在最前面的那个铝孩子就是我了。那时为了省钱,我的头发都是我母亲剪的,

    母亲平生最恨刘海盖过眉毛,还灌输我“刘海碰到眼睛,眼睛就会瞎掉”的歪理。所以

    她一直把我的刘海剪到半额头,因水平有限呢剪得参差不齐。(方言为“缺进缺出”)

    儿时的我敢怒不敢言,直到高一才有权利上理发店做主我的头发。
    ?-

    -我穿的毛衣也是母亲打的,母亲虽然买了一本上海出版社出版的《毛衣织法一百种》,

    但恕我直言,她从来没有织出其中的任何一种花样。即使如此,我这件花式普通的毛衣

    也已经让她倾尽心血。我穿的暗红灯心绒裤子是父亲做的。不得不承认,父亲是个奇

    才,且不提他大学专修化学物理,其他的,天文地理,周易八卦,花草虫木,缝纫烹

    调,无一不是他感兴趣的。他的裁缝技术达到了怎么一种水平呢?记得八十年代末吧我

    村有男青年要结婚,需要一套西装,居然是请我父亲设计并完成的。?


    -照片中我的奶奶是位清秀而慈祥的老太太,自从我有记忆起,她似乎一直就是这个样

    子。虽然缠了小脚,走起路来却也生风,发髻从来就梳得纹丝不乱。她有一只红木的梳

    头箱,里面放着若干把梳子,还有一瓶上海产的发油。我曾经偷偷抹过那发油,并不好

    使,油腻腻的,还带了股甜香。?-爷爷虽然和奶奶不睦,但是每月的生活费还是给的。

    所以童年的我一直认为她是位富裕的老太太。我经常磨她拿出一块钱去买花生糖或者绿

    豆糕吃。哪一天她如果高兴,她会主动给我1元,让我去买瓜子。我就蹦蹦跳跳去了,

    还不忘记多要一毛换4颗糖吃。?-我天生是个搜刮精,我从我奶奶那里骗来过一个翡翠戒

    指,2个镶白玉的小玩意,可惜不知道被我玩丢到哪去了。有次我奶奶对我炫耀她当年

    的嫁妆,说每个箱子压4块袁大头,后来都给红卫兵抄走了,只剩了一块。我就哄着她

    拿出来给我看,她不知我的险恶用心,在衣箱子里找啊找,果真找出来一块白花花的银

    圆。我一看两眼发光再不肯还她。 这块大洋现在倒还留在了我的抽屉。?


    -93年奶奶猝然离世,当电话打到学校,我踩了半个多小时的单车匆匆赶回,她已经穿上

    了她最喜欢的那双黑底绣金花的绣花鞋躺在了堂间。 她穿着她生前就准备好的黑色暗

    红边的缎子小袄,脸色冷白,我无端的心生恐惧,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嚎啕大哭。
    ?

    祖母离世后的半年后父亲决定要永远离开这个伤心地,于是我们搬离了村庄,如今整整

    二十五年过去了。物是人非。-想起多少个儿时夏夜,我穿着一条花大裤衩,躺在竹门床

    上,看星星闪烁的夜空,我奶奶就在旁边轻摇蒲扇。院子里父亲栽了棵玉兰树,开出洁

    白丰硕的花朵,浓郁诱人的芬芳,伴我沉沉入梦去。?-而又有多少次,她入我的梦里

    来,眼泪湿了我洁白的枕头。?


  • 首页
  • 上一页
  • 5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青痕鱼
    • 来自:天涯-时尚资讯 前往来源
    • 【活跃119天 / 跨度129天】
    • 开贴:2017-10-12 14:30
    • 更新:2018-02-18 16:15
    • 阅读:59140 回复:1566 楼主:360
    • 字数:约56千字
    • 图片:37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