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清谷出幽兰》一篇情感至真至纯的爱情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1:22
    清谷出幽兰


    李清悠在这家服装公司已呆了两年整,做着最普通的一线工作,不用太费力也不用太费脑,工作之余搞点小情调,养点花儿草儿,喝点养生的茶水。还爱自娱自乐,经常哼哼越调,日子过得很随心所欲。

    五月红消绿浓的季节里,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大家上班的热情也高涨起来。中午时分,清悠约晓芹一起上厕所,刚到厕所门口,就有一股特别好闻的香水味儿直冲清悠敏感的嗅觉神经,她深深地吸了几口,夸张地说:“唔唔唔,这香味好好闻啊。”

    晓芹却说:“在厕所里说好闻也只有你呀,有可能是老外路过。”

    “这不像是老外的香水,这老外的香水不是香是熏,闻多了会得鼻炎,一闻那味儿啊气都要透不过来了,缺氧的感觉有没有啊?”

    隔壁男厕所里发出香味的主人把两小姑娘的谈话听得真真切切的,不由得笑了笑,洗了洗手就离开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清悠急匆匆地从质检部跑上来,到了楼梯转角口喘粗气歇息,正好看见一男士从裁剪车间出来,极轻微地合上大门,像对待爱人一样温柔,然后迈开大步向电梯方向的那个楼梯走去,背影高大挺拔,步履潇洒,她一下子看呆了,就傻傻地看他消失在楼梯尽头。

    “这人是谁呀?怎么从来没见过?”她心里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凭她二十余年的人生经历,从来没见过有一个男人有他这么好的仪态,修长笔直的腿迈着轻快的步伐,一身修身的蔚蓝色西服清爽整洁。一个背影把她迷得七颠八倒,什么叫玉树临风,什么叫温文尔雅,都在这个背影上完美地诠释出来了,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她还没回过神来。

    清悠回到车间里,坐在办公桌前发愣,脑海里一直是刚才那位仁兄的关门动作和他的背影,就像看倒带录像一样,一遍遍地回味。她痴痴地想:“莫不是国贸部新聘来的经理?难道是那股香水味的主人?”

    这种情窦初开的感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脑子里盘旋着的影子会是她一生的挚爱。

    她善于管理自己的表情,心中热血澎湃,表面也如湖面一样平静,她不会去问旁人,他是谁,是干什么的。发愣发到下班回去为止。

    第二天早上,清悠交了报表,得一时空闲,她就伺候她的花花草草,新养了一缸小金鱼,一条黑色,一条红色加白花,一条桔红色,养了有一个来月了,先给它们换水,再把绿萝盖上来,绿萝的根须在水中飘荡着,小鱼儿游来游去在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1:41
    根须间捉迷藏。他每天都要笑咪咪地看一会儿,绿萝绿油油,小鱼儿摆着尾巴精神气十足,看看这些小精灵,心情倍儿棒。

    两盆刚凋谢的兰花和长寿花,她也要细心养护,待明年又有惊喜送给她。她把它们放走廊尽头的,空调室外机上,先修了兰花叶儿,再喷洒了一些水,让它慢慢渗入,慢慢滴水,再拿出剪刀剪长寿花的枯叶和凋谢的残花。这时裁剪车间大门出来三四个男的,她扭头瞄了一眼,她知道这几杆老烟枪要来这边吞云吐雾了,她不用理会他们,继续干自己的活儿。

    汪主任老远就跟清悠打招呼了:“悠悠,又在伺候你的宝贝了,我们等你弄完了再抽烟,免得熏坏你的花,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弄好。”

    清悠再次扭头瞧了他们一眼,发现昨天的那位“”玉树临风正在分发香烟给他们,今天又换了一身藏青色西装,挺拔修长的身形,谦和诚恳的态度,眼神正好对上清悠,淡淡一笑。清悠面无表情地回转头,继续细致地剪她的残花和枯叶,剪好放盆里,足足叫他们等了三四分钟,他们一个个把烟放鼻子底下闻,眼睛却都盯着她。

    剪好后,她先把兰花捧回去,刚进门口,她就听到吃吃的喷水声,她回转身来,大喝一声:“喂,你干什么,谁叫你喷水的。”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1:43
    汪主任帮着说:“你呀,真是自讨骂声,你怎么可以在老虎头上挠痒呢,活该挨骂。”

    吓得那位男子乖乖地把喷水壶放回原处,清悠放好兰花出来,一脸严肃的表情,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男的:“别乱碰我的花,你知不知道这花的叶子是不能沾水的,会烂死的。”有外人在她也不便失礼,用干抹布在叶子上小心地擦拭水珠,弄好捧回去。

    汪主任问:“悠悠,你弄完了吗?那我们可以抽烟了吧?”

    清悠没作声,进去后把大门关上再没出来过。

    走廊这三位男士开始享受吞云吐雾,小声地议论着刚进门的清悠,说我们裁剪车间个个都怕她,像那种好看的朝天椒辣得很。

    这位仪态翩翩的人,真的是刚从广州聘请来的贸易七部的经理杨楚凡,他要在一线各个工种岗位熟悉一周,才能正常开展他的工作。

    杨楚凡只是陪同,并没有抽烟,看着三位男同胞一付美滋滋的表情,他思绪回到一个月前的广交会上,当时他是深圳一港商投资的外资企业的业务经理,他的展会正对面是浙江三狮集团的展会,那次展会上三狮集团是出尽了风头,是第一家采用电视短片作宣传,是第一家采用外模走秀来宣传公司产品及形象,短片大概七分钟,宏大的生产基地,宽敞明亮的车间,超大空间的大型仓库,还有各部门的工作细节,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1:44
    特别是一位漂亮女生在写黑板报,然后回眸一笑,这一画面久久地在杨楚凡的脑海里回荡。

    十天的展会时间里,慢慢地双方交流起来,小施总不会英文,但他是国际贸易部的带头人,他是专门去展会当伯乐的,他一眼就相中了杨楚凡这个人才,两方洽谈成功,杨楚凡就从深圳辞职来到了三狮集团工作,新开辟了国贸七部,他任经理。

    今天是他进公司第三天,手下兵还没招好,他先从各个生产部门了解生产流程,裁剪车间是他的第一站实习驿站。

    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刚才凶巴巴的女孩正是宣传片上那位写一手漂亮粉笔字的女孩,真人比电视上还好看,虽然着装极普通,丸子头没有变,工作服也没有变,小巧玲珑的身材,低头修枝的姿态太美了,像舞台上的芭蕾舞女一样,气质高雅。只是神情过于冷漠高傲,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他原先的行业跟这个有些类似,却又完全陌生,他必须得虚心请教,尽快熟悉业务。虽然他不喜欢抽烟,也要备上一包好烟,向这些老革命取经。这些老革命学历不高,但业务水平极高,也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喜欢跟他们结交朋友。

    清悠进门后,“刚才真不该那么凶,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母大虫就不好了。看他衣着非常讲究,身上还喷香水,此人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1:46
    文笔还很幼稚,请各位笔友多提点宝贵意见。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2:57
    一定大有来头。昨日是浮光掠影般一闪而过,今日也是正面匆匆一瞟,背影与正面成正比,五官俊美又立体,皮肤也白皙,是不可多得的一美男子。”她在心里这样痴痴地想着,他就是她心目中的那位“梁玉书”,她做梦都想嫁的那一位。

    外面这些抽烟的男士,今天也文明起来了,没有大声喧哗,也没人发出那种粗鲁恐怖的笑声。平日里一边抽烟一边说着黄色笑话,粗俗不堪。他们从头到脚一股子烟味,从肤色、眼睛、牙齿、手指无一不表明他们是一竿老烟枪,跟烟草一个颜色,他们还陋习很多,烟头烟灰塞窗户的铝合金缝里,还有总是猛咳一下,呸一口浓痰吐窗外,恶心得要死。所以清悠看他们往这边来就没给过好脸色。他们一直呆了有近二十分钟才回去工作。

    第二天这人出现在缝制车间,张厂长陪着解说,这么一号人物往车间里一站,多少女孩子时不时地抬头偷偷看他。清悠跟人家不一样,她越是在意就越装作不在意,她故意不正眼看他,把他视作空气一样平常。

    接下去他又在质检部熟悉工作流程,那天刚好生产部吴总也在,两人坐办公桌面对面交谈,期间有一个电话找清悠 的,她就跑到他们面前接听,温和地说:“喂,你好!是谁呀?”

    听筒里传过来:“李清悠,五部的那批定单客供风纪扣你拿了吗?”

    “没,我没领过。”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3:00
    “我早上看见你从我这里经过,你真没拿过?”

    突然清悠声音高八度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从你那经过。你自己丢三落四不见了东西,怪到我的头上来啊,你凭什么说是我拿的,你当我是什么人呐。”感觉旁边的人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啪的一声挂断

    吴总看了看她说:“小姑娘火气这么冲可不好。”

    清悠不得不解释:“他平白无故地诬陷我,幸好是不值钱的东西,要是他钱包也不见了,也赖到我的头来啊?我可不受这冤枉气。”

    吴总笑呵呵地说:“那也不能这么凶啊,女孩子这样的态度可不好。哎,对啦,我们这里倒需要你这样的人,我手下那几个小姑娘就是脾气太好了,控不住那些外加工。明天给你开调令。”

    “吴总,你别开这种玩笑,我不适合你说的工作,到时外加工都被我吓跑了,你又要怪我了。你千万别来真的噢,我走啦。”清悠逃也似的快速离开。

    吴总还在看她的背影远去,转头对杨楚凡说:“这小姑娘我蛮欣赏的,做事相当认真,就是脾气有点儿倔。”

    杨楚凡淡淡一笑作回音,他也一直在暗中观察她,她做事风风火火的,话不多,偶尔听她讲两句,态度都不怎么好。

    清悠后悔得要死,人家东西不见了也只是问她一下,自己干嘛跟毛辣虫一样反应,不知道的人以为她这人就是这样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3:03
    不讲道理的。偏偏在他面前大吼大叫的,一点形象都不讲,她恨死自己这样的火爆脾气了,可覆水难收,人家要这么认为也没办法。

    慢慢地各到各处都在议论他的来历,谁叫他长的帅,这公司里一年不知要招聘多少这样的精英才俊,唯有他引起了大家的讨论热潮。清悠不用刻意去打听,都能知道一些有关他的八卦消息,听说是武汉人,原在深圳一外企工作,会好几国的语言,还是博士生等等,就差他家里养什么宠物没讲,反正把他从里到外都扒了遍。

    清悠像个世外高人一样深藏不露,好似对这一切漠不关心,其实比谁都迫切想知道他的一切,但表面根本看不出她的内心世界的一切想法。


    这周三是彩霞的生日,彩霞老早就看上她的笔筒,这笔筒是弟弟清谷用毛竹做的,在外壁上还画一幅兰花图,非常独特,过年时她让弟弟做了几个带来,等她们生日时再献上。

    那天一早,彩霞就通知清悠,叫她晚上穿漂亮点,她带她们去外面餐厅过生日,彩霞名字很女性化,可形象倒像个假小子,个儿也高高,短头发,爱穿中性服装,年龄比清悠大三岁,对清悠特别照顾。清悠还跟她开玩笑:“叫我穿漂亮点,怎么当我是你女朋友,你穿得像个男人,别叫人家误会了才好。”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3:04
    “小妮子,你想哪里去了,你就是仙女下凡,我也不可能对你怎么着,我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好吧。”

    “哦,异性相吸,今晚有异性相吸么?我倒要看看是怎样的异性相吸法?”

    下班后,回宿舍里换衣服,清悠果真满足彩霞的要求,里面一件白色棉长袖衬衫,外加一件灯芯绒背心连衣裙,这裙子是自己做的,面料总价值15元,上身修身版,下身裙摆很大拖到脚面,紫罗兰色,足上穿一双五公分细跟黑色单皮鞋,一下子把她小个子给拔长了,头发依旧高高盘起的丸子头。袅袅婷婷的身姿,宛如出水芙蓉,笑靥如花般地出现在彩霞面前,把彩霞等人看呆了,好半天才啧啧道:“悠悠,你幸好平时不打扮,要是你这样出现在公司里,那些男人整个魂都要飞掉了。”

    “你们说的也太夸张了吧,这裙子才多少钱,说出来笑掉大牙,这也算打扮呀,只是跟平时穿的不一样而已,喂,我是为你特意穿的裙子,你笑话我的话,我去换掉了。”

    “就这样吧,我们出发。”

    “哎,看来今天真的有情况,你怎么搽口红了假小子,那你穿得衣服跟你口红不配哎,像我一样穿裙子嘛才像样。”清悠调侃彩霞的马夹加牛仔。

    “叫我穿裙子,我怕我门都不敢出,五大三粗的穿裙子,叫人看了笑话。”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7-11-09 13:05
    出门豪气了一把,四个女孩打的走了。

    一进餐厅,清悠一眼就看见有三位男士同时站起来,她有点后悔自己穿裙子了,彩霞这个假小子给她摆了一道,明眼一看就明白,彩霞是在做媒。但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装傻充愣装不知道。

    华英一厢来打扮蛮时尚的,性格也开朗,彩霞豪气大方,彩霞老乡性格温和善良,打扮平常,清悠唯今天打扮特别了一点,显得好像她是今天的主角,喧宾夺主的感觉,她有些后悔不该穿裙子来,唯有态度低调一点,多吃少说话。

    经彩霞介绍,她知道了这三位的来历,他们正是前段时间给分厂军训的士官们,指导员、排长和连长,不知彩霞是怎么认识他们的,话说一厂没参加军训呀。

    原来连长跟彩霞是老乡,感觉两人有点那个意思,华英是有男朋友的,这两位是啥意思,清悠心里很是明白,但表面上装幼稚,只吃不说话。连大家说笑时也不笑,神情仿佛飘移千里之外,像个木头人。

    饭毕,大家又去楼上卡拉OK唱歌,彩霞她们纷纷要清悠唱歌,清悠活死不肯唱,先是三位兵哥哥唱了军歌,再女生一个个轮过来,彩霞和华英五音不全,唱得都是跑调的,只唱了一点点没再唱下去,彩霞老乡洪爱华唱得非常甜美,清悠静静地坐一角,安静地听歌。彩霞帮清悠点了一首《泉水叮咚》,非要她唱,她只好勉强唱一曲,一曲唱完,连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谷来谷来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3天 / 跨度251天】
    • 开贴:2017-11-09 11:22
    • 更新:2018-07-19 10:51
    • 阅读:3772 回复:639 楼主:498
    • 字数:约617千字
    • 图片: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