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清谷出幽兰》一篇情感至真至纯的爱情小说

  • 首页
  • 上一页
  • 8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1-30 11:22
    大团圆的结局,更完了,亲们!

    人生百态,好与不好是自己决定的不是吗?

    女主清悠的性格,是典型的狮子座性格,也是楼主我的性格。我把自己生活中的一些人和事,穿插在小说中,把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更丰满一些,个性更突出一些。

    我也知道阅读的人并不多,因为文中没有三角恋情,没胡婆媳之战,也没有负面人物来陪衬,一切就像流水一般畅通无阻,没有给人跌宕起伏的刺激,而且好多内容有些类似。

    我自己没经历过大起大落,也想象不出来那种尔虞我诈的斗争剧情,大家就当喝了杯白开水,白开水可是好东西,生活必不可少耶。

    好歹阅读起来还算舒服,朴实无华是我的风格,人与文一样,很普通,很真实,我会一直延续我的风格,我觉得挺好的,人生几十年,别活得太累,对自己别太苛刻,对爱人也一样,自己做不到,也别要求他人来满足自己。做个平凡的人也不丢人,不是吗?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2-21 13:21
    今日在网上发简历,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地混日子了,上班期间还是忙碌点比较好,换换环境有益于身心健康。祝大家新年里事事顺利,大吉大利,平安健康,幸福永相随!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3-07 20:50
    这地儿好久没来了,都要长稗草了。
    久困书斋不知春,忽闻黄鹂来报信…
    大家周末还是要亲近大自然的,生活才多姿多彩。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3-21 14:12
    刚刚在新单位忙碌到现在,总算是有空来看看了。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3-26 09:11



    每到这个季节,我特别喜欢做这个吃。
    买了2斤东北糯米,1斤晚米,磨成粉,把艾青拣纯洗净,过水滤一下,水里加点小苏打,那水出来是碧绿碧绿的,把艾草剁碎和过米粉中,揉捏成泥,表面上抹一点油,放过锅里蒸熟,等稍微凉一些,再做馃。
    咸的是咸菜加春笋;甜的是枣泥,味道那个赞哟。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3-26 09:14
    这个季节吃这个非常好,排湿祛毒。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4-12 15:21



    兔耳朵花,美不?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4-17 15:35
    这两天心情比较烦躁,怎么办办?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4-18 10:30
    其实这篇小说还有十万字的前半段,我嫌罗嗦给删减了,发上来有人看吗?
    在线等。。。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5-03 15:41
    哇,今天有偶像的戏上演哎,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里,可惜偶只能遥祝演出成功!

    君安已快两年没演出了,还是那么的优雅恬静,素面朝天拍宣传照,也只有她这么随性随意了,偶喜欢死她了!

    在微博里花痴了半天,来这里嘻哈一下。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5-03 15:44










    有颜值,唱得那个叫顶呱呱,又勾起了我的相思梦,梁玉书,我的最爱。
    作者:谷来谷来 时间:2018-05-04 09:07

    第一章毕业之歌

    一女生单手托着右腮,左手不停地在桌上搓滚着铅笔,空洞无神的目光木呆呆地盯着窗外,云天一色,嫩绿色的梧桐叶随风舞动着,翻卷着,发出沙沙的细声,像大象的耳朵扇风一般。其实窗外的美景只是美景,一点也没入她的眼帘,她只是在干瞪着眼发愣罢了。

    眼睛酸了,不自觉地眨动一下睫毛,这样雕像式的姿态保持了良久,引起了监考老师的注意。他轻轻地走到她桌边,食指极轻微地弹了弹桌面。她也只是缓缓地回转身来,手臂移开压着的卷面,老师淡淡地一瞄满满当当的答卷便走开了。

    她目送老师向前走去,再扫了一眼低头忙碌的同学们,又转回到刚才的姿势,继续发呆,只是左手不再搓滚铅笔,保持静默。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懒得去衡量,一切的一切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啊,想最多也是枉然。

    叮呤呤的铃声终于传来了,“好,同学们,交卷了。”还没等老师把话说完,这位女生已一溜烟地消失在教室后门。

    “清悠,你等等我,等等我呀,清悠…”被叫清悠的女生渐渐地放慢脚步等着叫她的人,突然一股猛劲冲上来,抱住她的双臂,“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叫你都不答应。”

    “上WC啊,你又磨磨蹭蹭地磨啥花头。”被同学抱住后,她索性往后靠着让同学推着走。

    “死相,自己走,政治整天不知考点啥?我是后面的大题都答不上来,惨了,要不及格了,毕业证书会有吗?我看你老早就考好了,你都写完了?”边埋怨边捶打着清悠的后背。

    “你要死了,想打死我呀,打死我有用吗?你的政治还不就那样了呀。”两人推推攘攘地到了厕所门口才分开彼此。

    上完厕所出来,走廊里熙熙攘攘的都是学生,不少同学还在讨论刚才的考试,三三两两地结伴挪动着。有的回教室,有的往厕所里钻。

    “哎,凌波仙子,一会儿开毕业典礼,你坐我前面噢。”清悠边说边甩着湿手。

    “干嘛,又想搞什么小动作,好玩我的头发呀。”说完一甩她那及腰的乌黑发亮的长发,沙地一声打清悠脸上。

    “你要死了,把我眼睛打瞎了,我叫你养我一辈子。”

    “好呀,我愿意。”

    “去你的,你想得倒美,做你的白日梦去吧,黑牡丹小姐。”因凌波同学肤色较黑,又有一头及腰的乌发,还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所以私底下清悠叫她黑牡丹。

    大约十五分钟后,叮呤呤的铃声又响起,高三年级的学生,一个个手拿板凳从教室门口涌出,乌泱泱地挪向礼堂去。

    大礼堂舞台上,“九三届尚义中学学生毕业典礼”的大红横幅高高地挂着,它在告诉着清悠,三年高中生涯就此中断,浑浑噩噩的日子也就到此为止了,今后的道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啦,她心里告诉自己,可不能再这样混日子过了。

    班级按班序坐好,闹哄哄的一礼堂人,随着台上“喂喂喂”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清悠一坐下就摆弄凌波的长发,台上发出所有声音都充耳不闻,台上五六位校领导,一个个深情并茂地朗诵着,清悠只是一遍遍地玩着发梢,编着花样地玩着,黑牡丹老老实实地随她摆弄。

    突然,校长在台上的一句话,一下子激起了清悠的神经末梢,猛地抬起头来,也猛地扯了一下凌波的头发。

    “你要死了,把我头皮都揪下来了。”

    “别吵,听校长讲话。”

    “如果有不参加高考的同学,一会儿可以到校办公室报名,杭州有一家集团公司在招工,学校负责跟该集团人事部交接…”

    只有这一句话深深地印进了清悠的大脑深层里,其他的话又像是吹了一阵风一样,轻风拂面不痛也不痒。

    好不容易毕业典礼结束了,清悠随着人流涌出礼堂,早早地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等待校长大人的大驾。

    王校长手捧演讲稿姗姗来迟,一抬头见一女生单足跪在板凳上,笑吟吟地立在办公室门口。

    “这位同学,你在这里有什么事呢?”

    “王校长,我是来报名的。”

    “报名?报啥名?”

    “耶,刚才不是你自己讲到的,那个三狮集团招工的事儿。”

    “哦,你动作这么快,你不用跟父母商量吗?你不参加高考了?就你一个吗?”王校长一连串的问题抛来。

    “嗯,就我一个,别人我不知道。”清悠从简回答。

    “那不行,就你单独一个人不能去,最起码两位以上。”

    “有什么不行的,你不是说你跟对方讲好的,我去就可以了,我不会给你丢脸的啦,王校长,你就同意吧。”清悠还在争取。

    “不行,你一个女学生独自出远门,我不放心,除非有伴。”

    “好,王校长你说的噢,我去班里问问起。”说完,很干脆地抄起板凳就奔教室而去。

    好家伙,同班女同学挨个问过去,可惜没人给个回应,一个个都沉浸在考试结束后短暂的喜悦中,没有人跟她同心同德的啦。清悠的心情从云尖瞬间跌入谷底,面无表情地看着同学们的笑脸。

    不一会儿就放学了,班主任告知明天起学校放假三天,三天后正式进入高考的复习阶段。一个个都想着回家暂时作调整,都兴奋得像只小麻雀。

    清悠懒洋洋地躺在宿舍高低床的上铺,听着同学们一个个叮铃当锒地准备着回家的行头,兴奋的叽叽喳喳地叫着。她心情越发不好了,吵死人啦,心情是无比悲凉,自己好比是考试时用过的草稿纸,考完了就再无可用之处了。伤心地闭上了双眼,把脑袋深深地埋入被子里。

    “喂,清悠,你干嘛呢?你不回家去?”啪的,有人拍拍她床沿,她从被窝里钻出头来瞄了一眼,又倒头趴下,是死党郑宛宛,理都不理,继续装死。

    “嗨,去我家玩几天吧,轻松轻松,回来准备战斗。”

    “你别理我,我哪都不去,我要去杭州上班起。”

    “啊,你说什么?到杭州上班?哪儿呀?”

    “妈呀,王校长讲了半天,居然就只我一人听进去了。”清悠猛地转身朝里躺着,把整床被都压头顶上,一声都不愿多响。

    “喂,嗨,你怎么了?你死不死活不活的装什么死呀。”“啪,啪…”宛宛拍拍清悠的屁股。

    “我说我 -要 到 杭 州 去 打 工,你听不懂啊。”她猛地一下坐起来,对着宛宛一个字一个字地吼道,吓得宛宛一个踉跄,一个后仰,差点跌坐在地上。

    “啊呦喂,你吓死人不偿命呀,你发什么神经啊。”

    “我没发神经,我正正经经地跟你讲话,我不高考了,要去上班,可是没人陪我一道去呀,校长不同意我一人上路。”说完又往后一仰躺下。

    “嘁,就为这事呀,还用得着这般挺尸来吓唬人。哎,好像六班的谁,她也不高考呢。”

    “啊,真的?谁呀?”一下子又弹起来,跟诈尸似的。

    “方淑云吧?我也不太肯定。”

    “快快快,带我去找她。”一下子又复活过来,马上下地把鞋套上,拖起宛宛就向寝室外冲出去。

    “嘁,没见你这样的噢,一会儿雨,一会儿晴的人,人家又不住校,早回家去了,去什么去呀?你捏得我疼死了。”一路嚷嚷着,猛地甩开清悠的铁箍般的手腕。

    “这有什么难的,到她家不就得了。”

    “我真搞不懂你,你好好的不高考,上什么班喔,你以为上班很好玩呀,你一本考不上,二本总不成问题的吧,不知道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大学不上,打什么工呀…”宛宛边说边揉着被捏痛的手腕,靠在宿舍走廊的墙上不愿往前走。

    “你有完没完呀,你以为我不想上大学呀,我是上不起,我不能拿我爸的老命来换我的大学梦,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话没说完,眼泪就不争气地滚落下来了,清悠赶紧躲过一旁捂住脸庞。

    宛宛看着好朋友伤心,心里也挺难受的,她轻轻磨擦着清悠的背瘠,什么话都不讲了。

    “宛宛,我们去淑云家问问好吗?”过了好大一会儿,清悠缓缓地转身走向楼梯。

    “好,走吧。”

    一路上俩人安安静静地走着,谁也没开口讲过一句话。

    熟门熟路地来到淑云家门口,清悠深呼吸一口气,扭头向宛宛挤出一点笑容,手拉手地叫了一声:“淑云,你在家吗?”

    “谁呀?”倾刻间一个活泼的身影,嗖的一声出现在门口:“哎,是你们呀,来,进来呀,站着干什么呢?又不是第一次登门,弄得那么小心翼翼地干什么?”快乐的声音从满嘴零食的嘴里含含糊糊地吐出来。

    “你吃什么呢?那么好吃,你爸爸妈妈在吗?”清悠人未进,眼珠子已滴溜溜地向屋里扫了一遍,一边还小心翼翼地探问着,生怕别人听了去。

    “不在,田里去了,干嘛呢?做贼似的,我爸妈会把你们吃了。喏,米粿要吃不了。”一边吞咽一边口齿不清地打趣着。

    “哎哎哎,我问你,你不参加高考了对吧?”清悠满脸期待地问着,对送到眼前的米粿瞅都不瞅一眼。

    “嗯,我爸说女孩子念那么多书有个屁用,到时候还不嫁别人家去了,我自己上学也上厌了,没多大意思。干嘛,你特地跑来我家就干巴巴问我这句话呀?说,你有何企图?快从实招来。”一把把米粿塞进清悠嘴里。

    清悠赶紧接过,“你会上听到了没?校长说杭州三狮集团在招工,可以到他那儿去报名,我去过了,校长说光我一人不放行,要不,我俩一起去?”

    “听起来是不错,而且杭州我有亲戚在那里的,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想去,可不知道我爸妈同不同意?我光答应你没用。哎,你回家问过你爸妈啦?”

    “没,我哪敢呀,被我老爸知道了非打断我的腿不可,他是借钱也要我上大学去,他在上海,天高皇帝远,还管不到我现在,我只有偷偷地去了后,再报平安回来再讲了,只有先斩后奏这法子啦。”顺手在脖子上一比划,拿出刘胡兰上刑场的架式出来,逗得两同学哈哈大笑。

    “你胆子贼大,小心被你老爸打死,那校长那里你是怎么说的?他要说起来你爸妈不同意,他会放行?”

    “校长那里好对付,就说我妈妈同意的,他又不会跑去问我妈,再说我家远着呢,他要问也没地儿找去。好吧,就等你爸妈回来再说吧。”清悠满脸轻松地吃起香糯糯的米粿来,仿佛三狮集团的彩旗已向她招手一般笃定。

    三女孩一边遐想着一边等家长从田间劳作回来。

    没想到,事情居然那么顺利就通过了,淑云爸妈一听说学校负责安排,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清悠立马拉上宛宛淑云的手直奔学校找校长去。

    可惜天色已晚,校长回家去了,只能等第二天再说了。
  • 首页
  • 上一页
  • 8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谷来谷来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4天 / 跨度313天】
    • 开贴:2017-11-09 11:22
    • 更新:2018-09-19 09:46
    • 阅读:3859 回复:641 楼主:984
    • 字数:约621千字
    • 图片: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