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谜罪:消失的女孩》(追凶 推理 悬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瑞雪兆兴 时间:2017-12-13 00:59
    楔子——少女之死


    少女奔入山林,夜幕已经降临,诡异的夜色笼罩着她的身体,平日里即使是大白天她也不敢一个人走到这里,此时她却希望夜色能再深沉一点,深到可以完全把她遮住。她拼命地跑着,希望可以离那个身影更远一点,她并不认识路,只能靠着本能寻找着逃生方向,狂奔中,眼前的松树,石头,野草,以及一些小动物,都因为自己的恐惧和惊慌而在视线里变得扭曲又迷乱。



    她停下慌乱的脚步,惶恐地朝身后看去,那个身影暂时不见了。她俯下身体,撑着膝盖,感受着心脏对胸脯一下又一下地猛烈撞击,双颊的汗水大滴大滴落到草丛里,喉咙里似是起了火后的灼烧痛感。不会的,不会的,她想着,我还没死呢,我一定不能死在这里。她抬起头看向上方,惨白的月光穿透树林斑驳地撒了下来,树干树枝在月光下显出恐怖可骇的人形,那种围观绝望的姿势让她不敢直视。山林夜里的空气一如既往清爽干净,此时她却只能只能闻到血腥的死亡气息。



    她仔细聆听,四周除了自己突兀的喘气声只有着些许的虫鸣,这给了她些许的安全感,她朝之前的方向重新迈开步伐,前脚刚踏上坚实的大地,后脚就踉跄地踢飞了一小片的沙土,空气里绝望和恐怖浓郁到窒息,她停下脚步,绝望地看向身前,松树驳阴处,迎面走来一个身影。



    那身影,不,那魔鬼,不管她怎么朝哪个方向逃跑,魔鬼总能站在她的前方等她走来,几十分钟的追逐和逃跑,在魔鬼看来不过都是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她感觉血液在血管里越流越慢,简直快要凝固,艰难地转过身,她朝着反方向,再次奔跑起来。



    一根横落在地上的粗树枝刮破了她裙子下的小腿肌肤,也阻挠了她的脚步,一个踉跄不稳,她狠狠摔到了地上。来不及看伤势,她挣扎想爬起来,却发现魔鬼已经站到她的面前。



    惨白的月光镶刻着魔鬼身体的轮廓,因为一张面具,她看不见魔鬼的脸,也不知道魔鬼此时的表情。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她在心里绝望地呐喊着。原本想反抗的她此时只能浑身颤抖,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魔鬼戴着手套握着武器,弯下腰,把手中的武器重重地往她身上一戳。



    上半身顿时完全麻痹了,但是下半身的疼痛感还在继续,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腿,被树枝划开的口子正在不停地流血,把自己的蓝色裙子染得猩红,看到这一幕,她想起几年前自己第一次来生理期时,自己的裙子也是这样被鲜血染红,此时此刻想起来,那像是上辈子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难道人在临死前都会在脑海里回顾自己的一生么?她直愣愣地看着魔鬼的面具,不禁想着,可惜自己短暂十八年的人生还来不及拥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如今它就要走到终结了。



    天上响起了炸裂的雷声,一瞬间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山林,看来这里很快就要下雨了,魔鬼高举起手臂,动作稍稍迟顿了下,慢慢地,抬起另一只手,摘下自己的面具。魔鬼露出了真容,少女惊骇张开嘴,一声凄厉的喊叫撕裂了山林的寂静。


    PS:原创连载,每天几更,绝不断更,绝不太监。
    作者:瑞雪兆兴 时间:2017-12-13 01:00
    第一章——故人之信


    清晨的阳光穿过窗纱抚摸着路彦的脸庞,路彦微睁开眼睛,眯着眼龇牙,摸了摸的自己的太阳穴。

    昨晚他又做梦了,梦里发生的那些事,醒来后依然在他眼前栩栩如生,前段时间出行任务时,他遭遇了一场重大的车祸,出院后,他仍一直觉得脑袋有些昏沉,慢慢地,他已经不敢断定自己的梦里的事情究竟是梦,还是过去的回忆。

    洗漱完毕,穿好衣服,路彦像往常一样拿起手机,屏幕上在提醒着他有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

    路彦好奇打开短信,里面只有简单的一行话:

    我的女朋友林依芸被人杀害了,贺县警方怀疑我是犯罪嫌疑人。帮我找到真相。

    路彦拨打回去,发现那是一个归属地为本省贺县的一个号码,但电话无人接通。

    路彦盯着着屏幕上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良久不言,周围的世界片刻寂静下来,握着手机,他的手在轻轻颤抖,往事画面一帧帧在脑海中闪回,这些年来,他本以为已经将心理防线修的异常坚固,把那些该死的记忆早就拒之千里,没想到突然就在某个时刻,凶猛的记忆大军瞬间就卷土重来,把自己的防线杀得一溃千里。

    绝对是你,绝对是你!张霖,五年了,你终于联系我了!

    张霖是路彦大学四年的最好的兄弟,本来两人约定着毕业以后要一起共闯天涯,但却在本科毕业时发生了不和调和的矛盾,自此之后分道扬镳天各一方,几年来路彦会时常后悔地想起他,但是他和张霖谁也没有主动联系对方。

    路彦放下手机,他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天空,清晨的光线欢欣鼓舞地跳到他的脸上,镶刻着他脸庞金色的轮廓,眼角有东西在静默地打转,白色晶莹在阳光下变成了七彩斑斓。
    作者:瑞雪兆兴 时间:2017-12-13 01:00
    省公安厅的大楼里,路彦走进老陈的办公室,老陈正在伏案看着文件,看到他走进来,不由扬起眉毛,一脸惊愕。

    “不是还在休病假吗,这么急着要来上班啦?”老陈看着路彦。

    “不是来上班,是有事相求。”路彦笑着说。

    “怎么样,身体恢复的还行吗?”老陈上下打量着路彦。

    路彦苦笑了下,晃了晃脑袋,感觉里面还是有些淤塞。

    “还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们省贺县刚发生了一个杀人案,”路彦看着老陈顿了顿,“我想去调查下。”

    “你是说贺县那个命案?”老陈低头翻找着桌上的卷宗,拿起了一个文件看了看,皱起了眉头:“他们地方上不是已经锁定了一个重要嫌疑人吗?”

    “那个案子,可能,可能还需要再查查,而且,我看了一下他们那边的情况,他们那最近还有两个失踪的女孩,至今没有找到。”

    “你怀疑那两个失踪的女孩跟这个命案也有关?”

    “对,不排除她们跟这个杀人也有关,可能是连环作案,。”

    “那两个失踪的女孩......有这个可能.......”老陈放下卷宗,手扶着额头:“他们地方上公安会注意到这一点的。”

    “嗯,但是我还是想过去一趟。”

    “我想这个案子,应该不是你想要去这个县城的理由吧?”
    作者:瑞雪兆兴 时间:2017-12-13 01:06
    老陈微笑地看着路彦,路彦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他的目光穿透了,犹豫了下,路彦把张霖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陈。

    “我知道公安办案应该是讲究避嫌的,但是我跟他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就再无联系,而且,您也知道我工作办案的原则,如果凶手真的是他,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吧。”老陈叹了口气:“我请示一下,要是没问题就批准你过去,你大伤初愈,当心注意身体啊!”

    路彦长舒一口气,笑容爬上他的脸庞:“谢谢,您放心吧!”

    “嗯,我听陈瑶说,你们这次遭遇的车祸有些古怪,但是她没有发现什么证据,贺县的案子你尽量快去快回,回来了一些事情需要你。”

    路彦皱紧了眉头:“好的,我知道了。”

    简单寒暄两句后,路彦告辞,他转身向门外走去,手摸上门把手,正要拉开门时,身后传来老陈的声音: 等等!

    路彦紧握住门把手,感觉心脏“咯噔”跳了一下,难道这么快老陈就反悔了?

    “地方上很多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是外来人员,年轻又耿直,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老陈的平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路彦松了口气,回过头,看着老陈笑着说:“好!”
    作者:瑞雪兆兴 时间:2017-12-13 11:43
    贺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


    打印机“嗡嗡”地吐出一叠文件,李正拿过来放在手上,斜靠着椅子,皱着眉头看了起来,一旁的高伟诚副队长走了过来。


    “李队,省厅派来的人是开车来的,他下午到。”


    “噢,这样啊!”李正抬起头应了一声。


    高伟诚瞥了一眼李正手上的文件,文件上写着路彦的名字,旁边的照片上,是一张帅气年轻的脸。


    高伟诚问道:“就是他吗?”


    李正点点头,沉思着:“我们都已经逮到重要嫌疑人了,这个案子要等着结案了,省厅现在来个人是个什么意思呢?”



    高伟诚看着李正手上的资料,皱着眉头视线四处寻找着:“他什么背景?”



    李正皱着眉头,快速读着手中的资料:“路彦,出生于上海,身高183,年龄28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专业硕士毕业,期间曾赴美国FBI研习过, 在校实习期就曾帮助过公安部门破案,工作后在省公安厅屡建奇功......”



    李正抬起头,看着高伟诚,对接上他那若有所思的眼神。



    “李队,我是说他家里什么背景?”



    “不知道,这个人按理说工作时间还不是很长。”



    “如果是觉得我们的工作不行,省厅派一个新人来干什么?”



    “可不能小瞧人家,人家是美国回来的高材生,也破获过大的案件。”李正想了想:“待会他到了,你负责跟他仔细介绍一下案件吧。”



    “我明白,那下午谁去接他?”



    李正抚摸着下巴,想了想: “你就让李茵去接他吧,他在贺县走访调查就让李茵跟着他一起,也让她多学学经验!”



    “好的。”高伟诚转身走到门边,拧住门把手转了一圈,走出了李正办公室。



    看到高伟诚带上了门,脚步声也慢慢远去,李正的视线从办公室门把手上移到手上的文件,他把第一页的文件轻轻地拿掉,露出底下的页面,那是一张用黑墨打印在纸上的照片,照片两个年轻人互相搂着对方的肩膀,一个留着长发刘海七三分开,身材消瘦穿着土气的衬衫,一个留着精干短发,身材健硕穿着运动服,他们身后,常青藤蔓在绿色的防护铁网上轻轻垂下,他们的前方,一群女生正在打着排球比赛,而他们一起注视着她们,正在哈哈大笑着。


    “原来他们是同学啊.......”李正看着照片,轻声说道。
    作者:瑞雪兆兴 时间:2017-12-13 15:49
    贺县位于本省的西楠市,以山地丘陵地形为主,水资源长年都很丰富。骄阳似火的夏日中午,光线似乎都在高温下弯曲变形,路彦驾驶着自己的桑坦纳下了高速公路,进入了贺县的地界范围。


    行驶到荒凉的马路上,路彦看着窗外广袤无垠的稻田,玻璃窗隔离了闷热的空气,也隔离了声音的纷扰,在安静里,他静下心来环顾着目光所及的贺县,心里五味杂陈,贺县,张霖的故乡,很多年前我和苏梦影一起同张霖约定要来的地方,很多年后,我终于来了,但所有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苏梦影,一个五年来在路彦心中不时盘旋的名字,她总在路彦生活里的不经意瞬间,带着如烟的往事悄悄出现,如鲠在喉。她是路彦大学四年的女友,大学本科毕业时,她却遭遇了一场离奇的意外事故而去世,路彦认为张霖对事故的意外发生负有责任,两人激烈争吵后,路彦对张霖大打出手,从此两人老死不相往来。


    这些年来,路彦早就想通了,苏梦影的死一昧怪罪张霖是不对的,自己当年也太冲动太冒失。毕业之后,路彦并不知道张霖的下落,只知道他写了好几本小说,他不止一次地想找到张霖的联系方式,想主动联系他,但每次的行动都半途而废了。


    路彦看看车子后视镜里的自己,他已经有些想不起来那张脸在五年前是个什么模样。或许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改变的也不仅仅是自己,张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他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他,他还能不能和自己像当初那样,老实说,路彦自己也不知道。



    很快,张霖的车开进了贺县的县城范围,路彦放眼望去,坑坑洼洼的马路行人稀少,视线所及,路上拉着板车禹禹独行的老农民,发动机噪声很大冒着黑烟的拖拉机,几个衣着补丁小孩在街头上追逐打闹,水泥路上每隔一段便有一段坑坑洼洼,路两边的建筑比较矮小,路彦放眼远望,县城主干道的远端,是一排青山,轮廓起伏如若少女身体曲线一般,青山上此时正乌云密布,隐隐中似有雷声暗响。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瑞雪兆兴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9天 / 跨度116天】
    • 开贴:2017-12-13 00:59
    • 更新:2018-04-08 20:17
    • 阅读:6357963 回复:7618 楼主:465
    • 字数:约265千字
    • 图片:7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