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刘鑫今天的证词,人至贱则无敌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05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lCkbDwRscLWHtzMt9kEq-g
    今天是江歌案开庭的第三天,不知是不是刘鑫要出庭,今天的人感觉比昨日要多。为了能够尽量保证客观的给大家跟踪真实动态,新青年选择争取到法庭现场旁听,尽可能的把在法庭上发生的事情转述给大家。

    青年君今天也顺利的拿到了旁听资格(之所以没有发抽中的选票,是因为那是不允许拍摄的)。由于法庭上不允许带任何手机通讯工具,以及禁止拍摄录像的行为,全部为青年君用笔纸记录。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07
    上午场

    裁判方简述今日庭审流程:
    陈世峰律师书面陈述、列证言,询问陈世峰证人
    下午刘鑫作证言,以录像形式

    陈世峰律师陈述:

    刀的可购买地:涩谷、中野、新宿等地的百元店
    再次陈述去车站是为了寻找洗衣房,不是为了去杀人,手机有检索记录
    陈父在今年7月10号的时候写了一封“谢罪文”(道歉信),表达向被害者及其家属的歉意
    (陈世峰律师在陈述时,陈世峰摘下了翻译耳机,没有再听同声翻译的内容)
    11月1日穿的衣服和行凶时穿的一样(佐证行凶当日是为了去洗衣房)
    因为陈世峰的证人上午未到场,上午庭审20分钟左右就结束了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08
    (今日我们自己做的法庭笔录)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3
    下午场

    对刘鑫的询问
    刘鑫视频接受询问,用日语宣读宣誓书
    刘鑫在宣誓中表示:
    我发誓,证言都是忠实于自己的记忆。

    第一场

    检方提问刘鑫:

    检方:为了作证从中国过来的么?
    刘鑫:是的

    检方:杀人事件后,今年1月回中国的?
    刘鑫:是

    检方:这次是上次回去后第一次来?
    刘鑫:是

    检方:案发当日,打完工与江歌在东中野见面?一起走回江家?
    刘鑫:是

    检方:到了门口,你做了什么?
    刘鑫:我先把铁门打开,先进去了

    检方:进去后呢?
    刘鑫:在路上我与江歌说要提前回家,换裤子,江说你先进去吧,我就跑上去了

    检方:为什么要换?
    刘鑫:打工期突然来了例假,弄脏了,而且那是打工的工作服,第二天还要穿

    检方:确定来例假了吗?
    刘鑫:是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4
    检方:你比江歌先进屋?你有钥匙么?
    刘鑫:有

    检方:进门后你做了什么?
    刘鑫:换了鞋子,跑进卧室,拿了卫生巾跟内裤,准备去换裤子

    检方:准备换时发生了什么?
    刘鑫:听到门外有女生“啊”的一声尖叫

    检方:是大门外么?
    刘鑫:是

    检方:听到声音时,你在哪里?
    刘鑫:在睡觉的床垫边站着,准备换裤子

    给刘看了江歌房间的图,检方:确认一下听到声音时自己在什么位置,刘鑫指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检方:你听到的是谁的声音?
    刘鑫:我意识到江歌还没进门,是她的声音。尖、很短促,叫到一半被打断的感觉,中途声音断了

    检方:听到声音后你做了什么
    刘鑫:这时,裤子脱到一半,就赶紧提着裤子,想跑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检方:到了大门你做什么了?
    刘鑫:第一反应是开门,正常地开门

    检方:门开了么?
    刘鑫:没完全打开,开了一段距离,被挡回来了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5
    检方:开一段是多大
    刘鑫:大概20cm左右

    检方:门被推回来的力气是多大?
    刘鑫:力气很大,很快很猛,我当时都懵了

    检方:门关了后你干嘛了?
    刘鑫:下意识又开了一次,完全没推开

    检方:之后呢?
    刘鑫:我问“三叔你怎么了回答我”,看了一下猫眼

    检方:猫眼看得到外面的情况吗?
    刘鑫:看不见,只看到走廊的光,模糊的画面

    检方:平时猫眼晚上有人在面前的话,看得见吗?
    刘鑫:看得见

    检方:你觉得外面发生了什么?
    刘鑫:我当时猜想有人被捂着嘴巴或打倒了,或者门被推回来了有人在跟我开玩笑。

    检方:之后做了什么?
    刘鑫:推不开门也看不见外面,想报警

    检方:想要报警,然后呢?
    刘鑫:手机在卧室里面,跑回卧室拿手机

    检方:手机在卧室哪里?
    刘鑫:塑料箱子最上面角上,拿到手机马上报警了,电话没有马上接通

    检方:到接通为止你做了什么?
    刘鑫:接通前我返回门口,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并不断喊“三叔怎么了”我想让她回答我

    检方:大门的门锁锁上了么?
    刘鑫:没有,只是自动关上了

    检方:你没有在房间内锁上锁么?
    刘鑫:没有

    检方:你没有对门外说:把门锁上了?
    刘鑫:没有,我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我以为谁在外面跟我闹呢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6
    播放报警录音

    检方:那个声音是你的吧?
    刘鑫:是

    检方:你说了什么
    刘鑫:怎么把门锁了,不要闹了

    检方要求刘鑫用纸写下刚才的话:怎么把门锁了?不要闹了!

    刘鑫:当时口语里“么”字没有说的太重

    检方:报告书上没有“怎么”两字,为什么?
    刘鑫:因为电话是在我话说到一半接通的

    检方:110录音开始前说的?
    刘鑫:是的

    录音报告书:不要骂了
    刘鑫写下的是:不要闹了

    当庭确认,当时说的是闹

    检方:你还听了其它什么?
    刘鑫:电话接通前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检方:接通后你听到什么吗
    刘鑫:满脑子很紧张的在和警察说情况,没有听见

    检方:录音中有门铃的声音,惨叫声,你都没有听到?
    刘鑫:当时没有注意

    检方:第二次报警的原因是?
    刘鑫:警察说放心,马上到,我坐在玄关等,感觉过了很久,想催一下。这期间都坐在玄关那里,我也看过猫眼,但是看不清,也没听到外面的声音。
    当时我告诉警察的都是脑海中的猜想,报警录音的情况都是我的猜测,我觉得如果不说出点事儿来,警察可能不会来帮我们。我当时非常混乱。

    检方:你第二次打电话时,说江歌突然被袭击了,实际上你没有看到?
    刘鑫:是的,都是我的猜想

    检方:警察问是怎么被袭击的,你之后又说是不是被袭击了,对么?
    刘鑫:是的,警方细问的时候我不敢说谎,就说了不知道

    检方:警察到达前,是否一直在房间?有没有开过门看外面情况?
    刘鑫:是的,没有开过门,我很害怕,只是通过猫眼看。
    确认警察来了,我想开门,被警方制止了,直到警察让我开门我才开门,开门后江歌已经不在了(哭腔)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6
    检方:9月初住到江歌家,江歌家有些什么刀具?
    刘鑫:有两把菜刀,黑色手柄,不锈钢刀,两把一样的刀

    检方:为什么有两把一样的刀?
    刘鑫:以前江歌来我家玩,一起切水果,觉得那把刀很好,在埼玉的一家店买了一把,是我们住到一起后带去的。
    在江歌家没有见过水果刀。我自己也没有水果刀。

    检方提示凶器的同型号刀
    刘鑫:我在江歌家没有见过
    检方:被告说你把刀递给了江歌,你做过么?
    刘鑫:我没有把刀递给江歌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7
    检方:陈世峰有戴隐形眼镜么?
    刘鑫:看到过,我只见他戴过一次,一起去奈良玩的时候见过一次。

    检方:你和陈世峰是在同一个研究室么?你去过么?
    刘鑫:1号馆5楼,不是同一个房间,我的研究室在同一栋的6楼,我去过被告人的研究室1-2次

    检方:被告人平时喝酒么?
    刘鑫:被告人平时不常喝酒,一般不喝,一般看到他喝啤酒

    检方:他通常买什么酒?
    刘鑫:啤酒、梅酒。

    检方:买过威士忌么?
    刘鑫:没见过

    检方:对江歌是什么感情?
    刘鑫:江歌跟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很想见她,有很多话想跟她说,还有很多跟她约好的事还没有去做。
    以前跟别的朋友去江之岛,那天她打工,没去,我跟她约好冬天去江之岛。

    检方:对被告是什么感情?
    刘鑫:我从来没想过杀人的事件会发生在我身边,而且我最好的朋友被杀了,觉得他很可怕。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18
    第二场

    陈世峰律师提问刘鑫

    陈世峰律师:刚才你说当时你没锁门?
    刘鑫:没锁,只是推上

    陈世峰律师:110记录中问大门锁上了么?你说“はい、はいてます、でもねさん……”(是、在里面、但是姐姐……),所以当时你意识到大门锁上了,对么?
    刘鑫:没有。当时我的回答都没有经过大脑,我说“はい、はいてます、でもねさん……”指的不是锁门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20
    陈世峰律师:警察说门锁了,就没事了,当时为什么没有否认锁门?
    刘鑫:那天我很混乱,在无意识面对着警察吼出来的话,警察问的话听不清。

    陈世峰律师:根据11月3号的口供,你告诉警察,姐姐从外面把门锁上了,是么?
    刘鑫:这是我的推测,因为我推不开门

    陈世峰律师:根据12月7日东京地方检察院的记录,检察官问的时候你说“不记得”
    刘鑫:是的,因为我没有第三次推过门去确认,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陈世峰律师:110接通为止大约几秒?
    刘鑫:记不清了

    陈世峰律师:你在现场看见江歌的包时,拉链是拉上的吗?
    刘鑫:不记得,我出来跟着警察,没有注意她的包

    陈世峰律师:地面上是不是铺着透明的东西?
    刘鑫:是

    陈世峰律师:门铃声在110录音里,你没听到吗?
    刘鑫:我当时连自己的住址都没有记清楚,在拼命想自己的住址,周围其他声音都被我忽视了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22
    楼主刚拷贝已累晕,但看了刘鑫的回答,真的很气愤,所以转贴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24
    陈世峰律师:笔录上有写,你说门铃刚开始有响。后来没有了
    刘鑫:我当时太混乱,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没有思考,现在已经想不起当时自己的状态,询问时我也无法冷静去想刚才发生了什么

    陈世峰律师:警察问按门铃的人是男的女的,你是怎么回答的?
    刘鑫:男的,当时我说是男性,是因为门推回来的力气太大,我猜想是男的。

    陈世峰律师:那时候你听到门铃声了对么?
    刘鑫:那时候可能听到了,但是现在记不清了

    陈世峰律师:有听到惨叫声么?
    刘鑫:我当时没有听到,现在回想也是没有听到

    陈世峰律师:你说“お願いします”的声音为什么提高了?
    刘鑫:有很多想说的我说不出来,日语不是母语,表达不出来,很绝望

    陈世峰律师:“姐姐很危险”这句话,你说过么?
    刘鑫:有,录下来了(叹气)。我记不清了,但我说过

    陈世峰律师再次确认
    刘鑫:我不记得了,我当时只是感觉江歌不回答我,可能有危险
    作者:tokyozhx54 时间:2017-12-13 23:25
    陈世峰律师:证据第22行,你声音特别高,为什么呢?
    刘鑫:声音高因为信息传达不准确,导致警察不来,非常着急,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

    陈世峰律师:你为什么着急?是因为听到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
    刘鑫:看不清外面。听不到声音,很着急,外面也没人回答我,我想到外面可能有危险,很着急,很混乱,又不敢出去,所以着急的理由不是看到什么听到什么。

    陈世峰律师:110录音中并非“怎么把门锁了” ,去年12月7日的笔录中为什么没提到“怎么”这两字
    刘鑫:因为检察方让我确认笔录时,并没有让我补充这句话

    陈世峰律师:11月3日,警察调查时,你在场吗?
    刘鑫: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tokyozhx54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5天 / 跨度15天】
    • 开贴:2017-12-13 23:05
    • 更新:2017-12-29 19:09
    • 阅读:273919 回复:2298 楼主:107
    • 字数:约33千字
    • 图片:2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结肠癌,需要正能量 嗯西早 2020-05-14 00:36 80/236 65/1045
    八卦深度剖析:王力宏 吴彦祖~~神奇般相似的二人~为我这么多年最爱的两个男350图 只爱斯嘉丽2 2010-11-19 05:43 757/297 49/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