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姐夫和小姨子》(艾月魂短篇小说集)[续载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3-12 21:27

    第一篇: 《姐夫和小姨子》-官场小说
    文/艾月魂(原创)

    前几年,我们绿原县有个非常出名的女人,大名叫马丽日。提起她的名字,我们绿原县的干部职工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细说起来,马丽日的出名,和她的姐夫张云霄有很大关系。
    马丽日三十岁那年,有一天,来找姐夫张云霄,说:“我听人们这几天都在议论,说县里最近又要调整一批干部。姐夫,你能不能帮我跑跑,我也弄个副科当当。”
    张云霄笑着问:“你一直不是挺安分的嘛!今天是哪根筯搭错了,怎么突然想当官了?”
    马丽日气哼哼地在沙发上巅了两下屁股,说:“我们单位刚进来两三年的小年轻,因为有叔叔大爷、姑夫姨夫在县里当领导,现在都提副科了,我都三十岁的人了,整天让这些小家伙指拔着,放下这个,又干那个,我这心里实在憋屈的不行了!你说,我要是没有姐夫你这层关系,我也就心甘情愿当他们的娘娘了,每天低眉顺眼好好侍奉这帮孙子,谁让我自己没本事,又没有当领导的叔叔大爷帮忙呢!可这不是还有姐夫你么,所以,今天我只好跑过来求你了。”
    张云霄皱着眉头说:“我要是县委里的常委,你这事儿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我也只是一个局长,这忙想帮也不好帮呀!”
    马丽日立刻接话说:“姐夫,用多少钱,你说个数!我这回就发个狠心,哪怕吃上三年萝卜咸菜呢!我也干定了!现在,我也看明白了,如今这世道,要么得有权,要么得有钱,不然,处处受人欺负!”说完,把胸膛挺起老高,腰直直地竖着,两眼睁得大大的,瞪着张云霄,眼圈儿里似有晶莹在闪烁。
    张云霄看着马丽日的样子,感觉有点儿悲壮的味道;抽了一口烟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给那几个大领导送钱,不是你想送,就能送进去的。不是特别亲近的人,自己信任的人,有特殊关系的人,送过去的钱,一般都会被退回来的。你硬要给人家放下,人家过后,也会交到纪检委去。最后,让你落个人财两空。人家落个清正廉洁。过去,卫生局那个局长李一平,想跑劳动人事局的局长,拿了八万块钱给杨县长去送,杨县长不收,他硬给人家放下了,第二天,杨县长就把那八万块钱送到了纪检委;登记备案后,上交了财政。虽然,纪检委在杨县长的授意下,没有追究李一平的行贿行为,但李一平八万块钱白扔了不说,心里还一直担心因此受到牵连,耽误了自己的前程,整天愁眉苦脸的,挺长时间,才慢慢好起来。”
    “姐夫,你怎么说也当了好几年的局长了,县里那几位大领导多了不好说,一两个,你肯定还是能说上话的。每个县长,不是都分管几块儿工作嘛!他们哪年不到自己分管的单位走上一两趟。像我们单位的李局长,就和分管我们单位的杨县长挺熟的。”马丽日并没被张云霄的话吓住,反而将了他一军。
    “几个常委中,我也只和分管我们系统的赵副县长熟一点儿,可他不分管你们系统呀!我估计我就是找人家,恐怕也帮不上忙。”张云霄继续推脱。
    马丽日赶紧说:“既然是常委,他总会有办法,就麻烦姐夫找找他吧,我实在受不了那帮小混蛋在我面前趾高气扬了!姐夫,你当这么多年官,我也就求你办这么一件事儿,你咋就好意思推了呢!求求你,我向你保证,我这辈子就只求你办这么一件事儿了,以后再不麻烦你,你看总行吧?姐夫,你就答应吧!”
    张云霄看着马丽日那副死缠烂打的模样,知道自己实在无法推托,只好微微点了点头说:“那我拭拭吧,成不成,说不定哟!”
    马丽日一听张云霄答应帮他,立刻便问:“钱我什么时候给你拿来,用多少?我听说咱们县,一个副科至少得五万,正科至少得十万?是吗?”
    张云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清楚!钱,以后再说,我先帮你问问。”
    过了两个月,马丽日再来找张云霄,一见面,第一句话便是:“姐夫,前天县里又提了一批,我那事儿有影儿吗?你找赵县长问了吗?”
    张云霄迟疑地说:“我还没找着机会说,过几天吧,过几天,我一定帮你问。”
    坐了一会儿,马丽日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姐夫,要是你不好意思说,哪天,你把赵县长请出来吃饭,我去做陪,你给我引荐一下,这总成吧!到时候,我自己跟他说,我实在受不了了!那几个小东西,整天指我做这做那,好象我是他们家佣人似的!”
    然后,马丽日就一天一个电话地催张云霄。催的张云霄坐立不安。只好借找赵县长汇报工作的机会,说他小舅子从乡里来,给他带来一块野猪肉,一只野山鸡,自己吃了,有点儿可惜,想请赵县长和他一块儿分享。
    赵县长说:“野猪和山鸡都是国家保护动物,我们领导干部吃了,传出去让人知道了不好!”
    张云霄赶紧解释:“野猪和山鸡都是乡里养殖户们自己养的,不是从野外打的,吃点儿不违反国家规定,再说,饭在我家里吃,就我们一家人,没外人,不会传出去的。”
    赵县长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和张云霄一块儿吃饭,知道张云霄这人可靠,便答应了。
    晚上,赵县长如约而来,果然,一块儿吃饭的,除了张云霄两口子,只多了一个来帮忙做饭的马丽日。
    这顿饭吃的有滋有味儿。吃了野味儿,又喝了一点儿酒,赵县长就回去了。
    饭桌上,他们谁也没提马丽日的事儿。正如他们原来设计的那样,张云霄只是把马丽日引荐给了赵县长。马丽日这天表现的特别活跃,不停地给赵县长敬酒,还主动唱了几首歌,为大家助兴,使赵县长忍不住两次说:“这丽日真是个人才呀!”
    过了两个月,张云霄在一次宴席上,见到赵县长。赵县长悄悄对着张云霄的耳朵说:“你们家那个马丽日,确实是个人才!我给李明德打过招呼了,让他特别重用一下。我告诉他,是你来找我,让我帮帮忙,你见了李明德,可不能把话说偏了。”
    李明德是马丽日单位的一把手,张云霄和李明德并没有什么深交,只是官场上一种应酬关系。听了赵县长的话,张云霄知道,自己这是欠了李明德一个人情,得随时准备着还人家。另外,他也很震惊!想不通马丽日对赵县长施了什么手段,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把提拔这事儿搞出了结果。
    张云霄知道,官场上升职的事情,无非就那三种手段:一种是后台;这一种马丽日显然没有,她最大的后台就是自己,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并没出手;第二种是钱;这个马丽日和他说过,要狠下血本的;第三种是色;马丽日长的确实漂亮,算得上美人,可据他所知,那个赵县长好象不贪恋美色。
    张云霄很纠结,在色还是钱的问题上,他怎么也无法确定。他最希望的是,马丽日对赵县长用了钱,而不是美人计!
    自那以后,张云霄就有了一个心病!他怎么看,都觉得马丽日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说话的声音比以前大了!穿着比以前换的更频繁了!人也变得比以前更好看了!看人的眼神里老像喷着一团火!全身上下透出一股娇艳之气!
    张云霄有一次实在忍不住问老婆马丽月:“你看丽日是不是最近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马丽月笑眯眯地回道:“没什么不一样啊!她不还是那么个样儿!你咋回事儿啊?最近怎么盯上她了?”
    听马丽月话里有话,张云霄不敢再往下说,找个话题叉开了。又过了三个月,马丽日果然好梦如愿地被提拔为她们单位的副局长。
    自从马丽日当了副局长,张云霄老感觉马丽日的行为动作无论到哪儿,都像打了鸡血似的,透出那么一股子强势作派。所以,不论在哪儿看到马丽日,张云霄都会忍不住要想一句话:“马丽日这股子劲儿是从哪来的呀?”
    答案张云霄当然知道。那一定是从由他引荐给马丽日的那位赵县长那儿来的!但赵县长究竟是被马丽日用钱拿下的,还是用美色拿下的?张云霄却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个问题,常常搞得张云霄坐立不安。
    不久以后,张云霄就常听人悄悄跟他开玩笑似地说:“你那小姨子真厉害!”“你那小姨子真不是一般人!”“你那小姨子很能干呀!”“你那小姨子能量大呀!”
    听了这话,张云霄心里总感觉酸酸的!心想:“她不就弄了一个副科么,有什么呀!”
    一年以后,张云霄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马丽日要当局长了!果然没几天,任命文件下来,马丽日就当了他们单位的一把手。原来的局长李明德被调到了另外一个单位,给了个书记,做了闲云野鹤。
    此后,马丽日就和张云霄成了一个级别的人物。
    自从马丽日当了局长以后,张云霄越来越感觉自己做官很失败!一夜之间,心里仿佛老了十岁。常想:“这官当的没什么意思了!退了算了!”
    后来,绿原县委出台一项离退的政策,张云霄就向组织递交了离退申请。很快得到批复,退休回家,当了闲人。每天种种花草,出去锻炼锻炼身体,提前过起了老年人的生活。
    马丽日却并没有受张云霄离退的影响,也没受赵县长调离的影响,依然官运亨通,就在张云霄离退那年,调到劳动人事局当了局长。
    马丽日当劳动人事局长以后,说话的嗓门更加响亮,走路的动作也变得更加雷厉风行,经常出现在绿原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因为她长得漂亮,风姿绰约,电视台那几位采访她的记者与她相比,简直就是小母鸡在采访金凤凰。所以,没多久,她就成了电视上的名人,声名鹤起。
    就在当劳动人事局长的第二年,马丽日到韩国进行了一次整容。整容之后,马丽日一下子仿佛轻了十岁,看上去艳丽四射。
    一时之间,马丽日的声名仿佛比县长、书记还大。随便走到哪个单位,只要一提起马丽日,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常有人跑来跟张云霄跑关系说:“听说你们小姨子与牛书记关系不错,能不能帮个忙?”“听说你们小姨子和王书记关系不一般,能不能帮个忙?”“听说你们小姨子和杨县长关系很好,能不能帮个忙?”
    对这些来求事儿的,张云霄一律都回绝了,让他们自己去找马丽日。
    打发走那些人,张云霄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从那些人的话里,总能听出一股讥讽的味道!那种味道像一根针,在一阵紧似一阵地刺着他的良心。
    直到有一天,张云霄突然听到马丽日被双轨,被那根针狠狠刺痛一次以后,那种感觉才慢慢消失。
    那件事儿,发生在马丽日当绿原县发改局的局长第三年的时候。
    马丽日进去后,张云霄常去找马丽日的丈夫李大勇喝酒。李大勇原来是个司机,如今也是一个局的副局长了。这个副局长是马丽日给跑下来的。
    两个人每次喝酒,都会喝醉。喝醉了,张云霄总会对李大勇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兄弟,我对不住你啊!”
    李大勇也会对张云霄不断重复一句话:“姐夫,这世界上对不住我的人不是你!是谁,我一直都没脸说哪!”

    (本篇完)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3-14 08:04
    第二篇:《极品夫妻》-家庭伦理小说
    ? 文/艾月魂(原创)-(独创全对话式小说)
    ??
    “你又去找他啦?”
    “是了。”
    “你每次去,我都很难受!”
    “你要受不了,就离婚吧。”
    “我不舍得和你离婚,我爱你!这世上除了你,我没爱过其他人。”
    “你要坚持不离,我也没办法;我爱的人是他不是你,这你早知道。”
    “你要让我把这顶绿帽子戴多久才罢手?”
    “咱们离了婚,你就不用戴了。”
    “我不离,坚决不离!我难受,我也不想让你们好受!”
    “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既然不爱我,当初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是你死乞白赖求我和你结婚的,不是我!你别把话说反了。”
    “你不爱我,为什么还答应和我结婚?”
    “这事儿这些年说的我嘴都麻了,不想说了。”
    “我这男人活的真没意思!真想拿根绳子,找棵歪脖树吊死算了!”
    “那是你的自由,谁也管不了!我劝你还是换种死法吧,歪脖子树上往死吊,那是梁山伯祝英台时代的事儿,现在,全国也找不到几棵歪脖子树!就是有,也全成国家一级保护对象,都专门儿有人看着,让你随便上吊吗?一听,你就不想死!现在时兴的是跳楼,楼房哪儿都有,爬上去,两眼一闭,往下一飘,做飞机一样痛快,一眨眼功夫就完事儿了。”
    “你就这么愿意看我死?”
    “腿脚长你身上,你要真想死,我能看得住?你别在这儿装了!你要有决心死,十年前就死了!以后少在我跟前提死!”
    “是了,我才不死了!我死了,正好成全你俩了!我要好好活着,一定活的比你命长才行,我每天坚持路跑步,锻炼身体,一点儿病都不生。”
    “是人都会生病!”
    “你骂人不带脏字,水平见涨啊!”
    “我没骂你,我只是告诉你事实,是你想歪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是你想活多大就能活多大的,同样的道理,也不是你不想生病,就可以不生。”
    “你早盼我生病吧?我生了病,就可以早死,早死了,你们俩就可以早点儿在一块儿过。”
    “我从来没盼你生过病,你生病死了,咱们的孩子就没爸了!你别以为你死了,我们俩就能在一块儿过!他还有老婆呢!他老婆和你一样,也不想和他离婚!我也想开了,这辈子也就这样儿了!”
    “老大和老三都是你俩的孩子。对不对?”
    “我早说过了,我不知道,你想知道,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我才不去做了!他俩是你们的,也是我养大的,什么时候都是养的比不养的亲!”
    “那你以后少在我跟前提这事儿!也别老把这事儿整天挂在嘴上。哪天让他俩听到,闹起来,有你好的!”
    “你别只顾提醒我,这事儿还不都是由你造成的!你要不和他在外面混,哪会出现这种事儿!你们混出孩子来,还得我替你们养着!”
    “那是你愿意的!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两孩子大了,还要给你养老了,你就满足吧!再说了,他对你也不错!你那个副局长还不是他给跑下来的!靠你自己!下辈子吧!”
    “他还不是在我名下觉得亏心,才帮忙的!我要真闹起来,他那顶乌纱帽也戴不住!”
    “他的保不住,你的那个就能保得住?再搭上老婆孩子一块儿跟你受罪!那是人做的事儿吗?这种心思你最好别动,他答应我了,将来几个孩子工作的事儿,他都负责安排,要因为你闹腾起来,孩子们将来工作找不着,我看哪个孩子都不会对你好!”
    “我活的丢人!窝囊!快憋屈死了!”
    “我觉得你这辈子够好的了!老婆娶了我这么漂亮的老婆!单位还做着副局长的位置,你比比周围其他人,有几个像你这么条件好的?知足吧!我这辈子才过的憋屈了!你说我这么好一朵鲜花,咋插进了你这堆牛粪!”
    “还不是因为我这堆牛粪好!又松又软,把你养的这么滋润,还处处让着你,心甘情愿戴你精心做的这顶绿帽子!”
    “你天生爱戴绿帽子,多有个性!一般男人根本没法跟你比!你也就这点好!不然当初我也不会嫁给你。”
    “我以为你嫁了我会回心转意的;没想到你只不过拿我当了一把遮阳伞!想想,你也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那年,他甩了你,去攀高凤凰那根高枝,一般女人会恨死他,你倒好,不仅不恨他,还继续向他投怀送抱,还为他生了两个娃。”
    “让你别提这事儿,你又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觉得这话放你身上最合适!”
    “不和你说了!我睡了。什么时候都和你说不到一块儿去!”
    “你躺在我床上,心里整天想着别人,咱们什么时候能说到一块儿去!你别睡!”
    “别动我!我累了。”
    “你是我合法的老婆,我什么时候想动就动!你找他红火完了,累了,想睡。你知道我大半个晚上是咋过的?每次发现你去找他,我这心里都像塞进去一吨炸药,恨不得把屋里的所有东西都砸了、摔了、烧了!要不是想到几个孩子!将来怎么在社会上活,我就真做了!”
    “你干什么呀!”
    “我要你!”
    “你不嫌我身上脏?”
    ------
    ?“好了?”
    ?“嗯,有时候,我晚上睡不着,坐起来,看着你,真想一把掐死你!又想像撕一只烧鸡一样把你撕碎了!”
    “那你咋没做?”
    “思前想后,终久还是舍不得对你下手!都是我太爱你了!你见过哪一个爱花瓶的人会把他心爱的花瓶亲手摔碎了的?你就是我心爱的花瓶!哪一天看不到你,我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早点儿睡吧,明天还上班呢!”
    “侧过去,我从后面搂着你睡。”

    (本篇完)(正文共:1952个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艾月魂A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92天 / 跨度409天】
    • 开贴:2017-03-12 21:27
    • 更新:2018-04-26 09:01
    • 阅读:15767 回复:342 楼主:235
    • 字数:约17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