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易龙天下》—— 原创长篇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2 20:34

    简介:一个理科男穿越到唐末,起初他只想坐拥娇妻美妾,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逍遥地生存下去,什么藩镇割据、契丹铁骑都与他无关,反正再怎么折腾历史都有它自己的规律。适逢乱世,他经历了一系列曲折坎坷的奇遇……面对弱肉强食的世界,惊心动魄的阴谋,他能否挽狂澜于既倒?
    各位兄弟姐妹们,快来围观吧。点击,收藏涨起,拜托你们了!

    作为上班族,写作是我的业余爱好,这本书,我会认真写下去的,为了梦想,坚持到底!希望大家支持,也欢迎大家提出宝贵建议!谢谢!


    《易龙天下》引子
    鄱阳湖,这里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也是中国第二大湖,位于江西省北部。
    在鄱阳湖连接赣江出口的狭长水域,有“拒五水一湖于咽喉”之说,这里南起松门山,北至星子县城,全长24公里。古往今来,曾经有许多艘船只在这里离奇失踪。有句诗可以形容这里的艰险,“浩渺鄱湖水接天,波翻浪涌竞争先。”这片水域,被人们称为“中国的百慕大”和“鄱阳湖魔鬼三角”,甚至有人认为,在这里,有一种违反物理定律的超自然神秘力量存在着……
    此时正是丰水季节,浪涌波腾,浩瀚万顷,水天相连。原本晴朗的天空中,忽然飞过了几百只乌鸦,“呱呱呱……”地吵闹个不停,没过多久,湖面上狂风大作,如同墨汁一样黑的乌云渐渐地笼罩在鄱阳湖的上空。
    虽然是在白天,天空却如同黄昏般阴暗,不多时,一道道闪电照亮了苍穹,一声声惊雷在虚空中炸响。“咔嚓”一声,一道利剑般状的闪电击打在湖边的一棵垂柳上,顿时将整棵垂柳劈成了两半。暴雨倾盆而下,整个鄱阳湖附近都被雨水浇注得湿漉漉的,似乎,这又是一个灾难性的天气……
    湖面上浊浪翻滚,一艘运载竹木的机动船突然间熄火,随着一个小山似的浪头向小船扑来,这艘船瞬间便被巨浪推翻,几个落水的船员们早就吓得魂不附体,只能抱着竹木在汹涌的恶浪中一边挣扎,一边狂呼救命……
    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生命无疑是渺小的,亘古至今都是这样,即便是拥有智慧的人类也只是在时空旅途之中的匆匆过客……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2 21:18
    自己顶一下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3 19:58
    同样是在这个有些神秘的水域,另一个时空中,一叶小舟在岸边停下,岸上的一株垂柳枝干探向湖面,在微风中,万千柳条轻拂舟上。
    一位身着素白色圆领轻袍,头戴幞头的年轻公子穿着六合靴,盘膝坐在船头,手中提着一个钓杆,只是,他的眉宇间似乎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郁。在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位身穿白色薄纱裙的少女,窈窕的身材若隐若现,惹人无限遐思。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鱼线忽然绷得笔直,显然是有一条肥鱼咬钩了!那个年轻公子连忙猛地拉起了钓竿,好大的一条鱼!
    “哇……”那个少女惊喜地喊了一声,高兴地拍了拍手。
    那个年轻公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不无得意地将钓竿上的鱼取了下来,放进了水桶里。在他身边的少女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眼波流转,媚眼如丝。
    毕竟是少年心性,那个年轻公子见四下无人,一把搂过了这个少女的香肩,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少女脸色一红,半推半就,闭上了眼睛,娇羞地呻吟出声。
    就在这时,“哗啦”一声,水花四溅,小舟一侧的水中突然窜出了一道人影。那人浑身湿漉漉的,左手扶着船舷,导致小舟向他所在的方向猛地一沉,同时,他的右手一扬,手中一道寒光闪烁,一种令人心悸的杀机骤然出现,带着“哧哧”的破空声便刺向了那个年轻公子的心口。
    那个年轻公子此刻虽然意识到了危险,下意识地身子一歪,但还是被那道寒芒刺入了胸口,血流如注,就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只是闷哼了一声,便仰面朝天地倒在了小舟上,他的目光中仍然残留着一丝惊恐和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的手已经无力地垂了下去,生命的气息似乎正在向四周弥漫开……
    在这个电光火石的瞬间,刺客已经返身潜入了水中,速度之快犹如鬼魅一般,只留下一丝丝涟漪剧烈地荡漾着。从刺客行刺到入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自始至终都没被人看清他的模样。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3 21:27
    @男题2018 2017-08-13 16:14:11
    下文呢?继续啊!怎么不见后续接力?
    -----------------------------
    谢谢支持!我会继续更新的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3 21:28
    @lynnghl 2017-08-13 15:47:17
    好故事,期待继续
    -----------------------------
    谢谢支持!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4 20:39
    目睹了这惨烈的一幕,小舟上的少女顿时花容失色,怔了片刻之后,她这才惊魂甫定,“哎呀……”地尖叫了一声,凄厉地喊道:“杀人啦……救命啊……快来人啊……”
    发丝凌乱的少女此刻脸色苍白,她的神情有些呆滞,她哆哆嗦嗦地看着自己的手,一股血腥的味道已经沁入了她的鼻息之中,她那原本白皙的纤纤玉手上赫然有着血痕,那当然是这个年轻公子的血,她禁不住肝胆欲裂,浑身猛地一颤。
    在岸上的不远处有几幢房屋,窗棂上还映着昏黄的灯光,随着这个少女的几声凄厉惨叫,附近的一些农夫隐约听到了呼喊声,他们只当是遇到了盗贼,便打开柴扉,打着灯笼,提着叉子锄头一类的农具,向这边跑了过来,一路上还大呼小叫的……
    这些人赶紧抢救一番但却无济于事,他们正准备把这个年轻公子埋葬的时候,他居然醒了过来。那些农夫们见他突然睁开眼睛了,一个个都是大惊失色,有人甚至以为他诈尸了,赶紧扭头就跑,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只剩下那个惊喜交加的少女依然守护在他的身旁。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4 23:14
    此刻,年轻公子的脸上却全是古怪的神色,他的头昏昏沉沉的,他努力回忆着此前的记忆片段,良久,他才想起来,他本来是抱着一根竹木在汹涌的鄱阳湖恶浪中苦苦挣扎,在弥留之际,他甚至以为会去幽冥界之类的地方,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另外一个诡异的地方,这里的人居然穿着古装,这里的环境也像是在古代,都给他一种古怪的感觉,这绝对不像是在他以前所在的世界!
    难道,这是一个剧组?那些人都是群众演员?可是却又不像。他用双手捂住脸,却忽然发现,眼前这双白嫩的手,似乎比以往自己的手小了整整一圈,这更像是一双未成年人的手,他大吃一惊,他以前本来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学毕业生啊,还有,他身上衣服的样式也是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脑袋“嗡……”的一下,极力劝自己不再去想,他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生疼,这说明,这不是在梦中!是谁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却又来到了这个古怪的地方?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5 19:52
    第一章 暧昧的主仆
    “公子,你终于醒了……你没事了?”在床边,那个面色苍白的少女难掩心中的激动,方才,她扑在公子的身上失声痛哭,现在,公子居然醒过来了。
    哦,原来是群众演员,演技还很不错呢,可惜他现在没什么兴趣跟眼前这个美女多说话,他感觉口渴难忍,嘴里有气无力地挤出来几个字:“水……水……”
    少女连忙递给他一碗热水,然后便面带喜色地看着他,他一股脑就灌了下去。
    他把空碗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少女,她梳着双丫髻,肌肤白皙,眉若远山,明眸皓齿,身材窈窕,着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被他这么一看,少女却似乎有些害羞了,脸色一红,怯生生地说道:“公子,你昏过去这么久,一定饿了吧,你吃些东西吧。”
    “咕噜噜……”他本来还打算客气一下,可是,他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响了起来,出卖了他,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公子,你稍待片刻,奴家这就去准备。”少女嫣然一笑,便走了出去。
    他打量了一番四周,此时正是白天,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可以清晰见得这里是一个花厅,在他躺着的床榻旁有个案几,案几上摆着一个古色古香的铜镜,他看了看铜镜,铜镜中映出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那当然就是他的模样,只不过,这张面孔看起来有几分稚嫩,难道他的外貌更加年轻了?这让他隐隐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像得那么简单。
    “穿越”这个词,他以前一直以为是网络小说作者们创造出来的词,现在,却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6 20:36
    “现在是唐代还是宋代?千万不要是五胡乱华的时候,那时候,汉人被胡人视为两脚羊,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很难在那样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下来……”此刻,他心乱如麻,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他,竟油然而生一点莫名的恐惧,额头上的汗水沿着脸颊往下淌。
    那个少女步履轻快地来到厨房,忙碌而又开心地准备饭食,却有个中年人径直推开门走了进来,此人四十多岁,中等身材,身穿圆领长袍,颌下蓄着山羊胡,眉宇间透出一股子精明劲儿,他便是这里的管家,人们都称呼他为董管事。
    不过,董管事此刻却阴沉着脸,他随手关上了厨房的门,沉声问道:“清雪姑娘,公子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受伤了?”
    这个被称作清雪的少女捏着衣角,心有余悸地答道:“回董管事的话,公子他是被刺客刺伤的……当时,奴婢亲眼所见……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清雪,可谓是名如其人,尤其是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情,更是很容易令人油然而生怜香惜玉的念头。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6 21:51
    欢迎大家提出宝贵建议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7 20:30
    不过,董管事却并不吃这一套,他狠狠地盯着清雪,脸色铁青,目露凶光地问道:“凶手是谁,长得什么样子?快说!”
    清雪姑娘平日里就对这个董管事一直心存忌惮,此刻见他如此凶巴巴的神情,不由得有些胆怯,颤声道:“奴婢……不知道,那刺客……那刺客忽然间就从水里钻了出来,一下子就伤到了公子,然后……又跳进水里不见了,奴婢……奴婢当时便被吓住了,就连刺客究竟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楚……”
    “住口!”董管事怒吼着打断了清雪的话,同时,“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耳光就扇在了清雪的脸上,甚至把清雪的半边脸庞都打得通红了。
    清雪虽然只是个婢女,属于贱籍,但她毕竟与那个年轻公子的关系非同一般,她可没想到董管事居然敢掌掴自己,不由得惊怒交加,但慑于董管事的淫威,一时间怔住了,敢怒而不敢言。
    董管事见唬住了清雪,又沉声威胁道:“公子莫名其妙地遭人暗算,那时候,船上却只有你一人,你能逃脱干系?你口说无凭,又没有人可以为你作证,如果官府追查,谁会相信你一个婢女的话?到时候,你就是跳进也黄河洗不清了!”
    清雪毕竟是个小姑娘,哪能禁得住董管事的恐吓,顿时哭道:“冤枉啊……董管事,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啊,奴家当时正在……正在……”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8 21:09
    董管事不容她分说,打断了她的话,厉声呵斥道:“住口!公子是南平王的属下,他突遭大难,官府岂能袖手旁观?谁会在乎你一个贱籍女子是否冤枉?律法森严,到时候,一旦你进了衙门,纵然你说得天花乱坠,衙门里的人也有的是手段让你乖乖认罪。你以后如果不想吃亏,便从此听我的吩咐,不要胡言乱语!”
    “好吧……奴婢……奴婢听您的,听您的吩咐……”清雪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婢女,只有一些服侍主人的本事,哪曾经历过这样复杂的事情,她一时间六神无主,被董管事一吓,只好唯唯诺诺。
    董管事是由那个公子的父亲从徽州老家派过来的仆人,公子就是董管事从小看着长大的,几年前,公子的父亲故去了,公子守孝期间,有些生活上的事不方便抛头露面,也是由董管事帮助打点的,深得公子的信任,清雪可是惹不起他。
    董管事离开厨房之后,清雪这才弄了些饭食给那个公子送了过去,她心事重重地看着公子吃完饭,便又把公子遇刺的事情诉说了一番,谁知,公子却是一脸茫然的神色,从他的表情看来,他似乎是对此一无所知。
    有了这些疑问,清雪更加心烦意乱,又试探性地说了许多话,却发现公子似乎与以前判若两人,难道他的脑子坏了不成?或者是他失去记忆了?
    几天以后,这个“公子”渐渐地弄清楚了他现在的身份,还有他目前的处境。现在是唐末的藩镇割据时期,他叫李盛,字致远,他的父亲是南平王、镇南军节度使钟传属下的一个幕僚。
    作者:haoyueping 时间:2017-08-19 07:55
    第二章 尊卑之分
    钟传曾经在淮南大力选拔人才,吸引了许多各地的人才来到淮南,李盛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只是,他的父母双亲都在几年前故去了。
    清雪是钟传的次子钟匡范府中的一个婢女,由于李盛与钟匡范关系密切,深得钟匡范的信任,清雪便被钟匡范赏赐给了李盛。
    现在,他甚至能够猜测到,李盛与清雪的关系非同一般,十有八九是一种暧昧的主仆关系,在古代,这种情况很普遍,有的婢女甚至被主人纳为侍妾。
    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从此以后,他不得不用李盛这个名字生活了,上辈子,他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的老家在东北,为了生存不得不整日奔波劳碌,不远千里出差到了鄱阳湖一带,却一下子穿越了,真是让他欲哭无泪……
    来到这辈子,李盛好歹也算是一个公子哥,更何况,居然能够有清雪这么漂亮的婢女服侍自己,靠,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不过,让他有些不解的是,究竟是什么人打算刺杀他?刺客的动机是什么?现在,他对此事一无所知,但他也只能在以后多加小心了,这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他对历史还算是有些了解的,他知道唐末的藩镇割据时期有多么乱,这个时代可谓是兵荒马乱,城头变幻大王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haoyueping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92天 / 跨度210天】
    • 开贴:2017-08-12 20:34
    • 更新:2018-03-10 21:51
    • 阅读:2616 回复:409 楼主:304
    • 字数:约104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