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下第一偶书(喜剧小说,首发原创,每天更新,敬请关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季莫鸣 时间:2017-11-04 16:41
    一、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边断流,出生于南方某省披投市,母亲是市话剧团的演员,父亲是二师兄的天敌——屠宰场的能手。记得三岁那年,当他在院子里思考人生,也就是发呆的时候,这时爸爸和住在隔壁的扎伊提·热赫木医生谈笑风生地进来了——扎伊提·热赫木医生是新疆人,医大毕业后来到市医院工作。当然,因为修养和体重的原因,他们分工不同,谈笑多是扎叔叔,爸爸只负责风生。扎医生看到边断流,一把抱起,说,多漂亮的歪瓜裂枣啊!干儿子你可一点都不像老边。
    扎医生这时又问边断流,说,你长大想干什么?学爸爸还是学扎叔叔?
    对于边断流的回答,他后来解释说完全不是以貌取人,也不是因才而论,那完全是因为他每次去医院看病,经常看到扎医生拿出注射器,命令妈妈们把小孩子的裤子脱掉的时候,孩子们无一不是吓得哇哇大哭或是软瘫不动,那场面别提让他多膜拜了,特别是看到有欺负过他的小孩被扎叔叔把针扎进屁股的时候,那崇拜感顿时加倍以N次方计。
    所以,大家完全可以猜到他的答案,那时,边断流没有丝毫要考虑的意思,琅然,清圆地大声说,我不学爸,我学扎!
    这件事后来真的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让他爸爸遗恨一辈子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在边断流以后求学的道路上,这个答案真的是一语成谶了。
    边断流认为自己是不想长大,别人则认为是他智商有问题,不管怎么说,别人大都十七岁读高二的时候,边断流已经十九了。虽然在学业上他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不过让十九岁的边断流引以为傲的是,他依旧保持着童男之身。这倒不是说他不尊重女流氓的勾引,而是因为边断流中武侠小说之毒太深,他觉得自己命中注定会有一天在山上遇上一位仙风道骨的高人,这位高人会摸摸他的脑骨,非常肯定地说他的确是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然后再听到边断流压轴说出他自己还是童男时,高人立即感动得潸然泪下,决意收他为徒的意愿强烈到不太尊重人权。
    ——武侠小说作家总是反复强调性生活对练武的危害性,自己却夜夜倚红偎翠,不知是何目的。
    作者:季莫鸣 时间:2017-11-04 17:42
    边断流从来不去想自己练成武功后要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只想有一天穿上夜行衣,用落英神掌和分筯错骨手痛快淋漓地把他的班主任老师揍一顿,然后看到校长和教导主任赶过来后,三人兔死狐悲,抱头痛哭,从此不敢再对差生有半点不敬。这时边断流再施展轻功,越墙而去,伴随着一声长啸,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当然,边断流事后回想起来,他的壮举还是有可能出现纰漏的,因为他不能确定校长他们会认定这是差生干的事,如果班主任老师还有别的江湖仇家呢?——以班主任的性格和为人,这种可能性太大了。
    当然,这种纰漏不值得遗憾,因为武功不是那些我们日常习惯要用的一次性用品,比如口罩、筷子什么的,如果之后发现班主任对广大差生同胞的态度依然没有改观,还是依然我行我素,边断流完全可以再施展一次打狗棒法和天地八荒唯我独尊功,他完全不介意再让班主任体会一次身心皆如刀绞的感觉。——当然,这次,边断流一定不会忘记用粉笔在夜行衣的前后都写上“差生”两个大字。
    其实,不用练武功,以常规发育模式,在别人眼中头脑简单的边断流已经强壮到足以与学校任何男老师一战。
    不过边断流不这么认为,他需要的不是可与一战,而是压倒性的优势,还有不能让老师们看到自己真面目的现实考虑,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非练武功不可!
    为此,边断流爬遍了该市周围的名山。披投市地处平原,三面环水,除了一些矮小的山包,就只有一座稍微高点的山,名叫凤凰山,此山名木不长,杂草丛生,风景恶俗,如同鸡窝。大概是因为该市只有这么个历代单传的独生子,所以该市的上古文人太过溺爱,硬给它安上个凤凰的美名。
    不过,让边断流遗憾的是,尽管他每个周末都会做一次巡山大使,但终究还是没有遇到过高人,低人倒是碰到过几次,那是几对野合的男女,或匍匐草丛,或缩身树后,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虽然边断流很欣赏自己的定力,非礼勿视,童心不乱。不过半年后,边断流终究还是产生了动摇,他不是怀疑高人的存在,而是怀疑高人是否会光临这座鸡窝-样的凤凰山,再加上他己经成了那几对野合男女的公敌,好几次上山不是被人扔石子,就是下陷井,于是边断流渐渐的有些心灰意懒了,去山上的次数慢慢减少,到后来竟然一两个月都不曾上山。
    转眼已经到了高二下学期,高考就像是一只潜伏在云雾里的野兽,随着风声渐紧,同学们已经逐渐感受到这只庞然大物的威慑力了,一个个如临大敌起来。
    只有边断流不理会这些,高考不在他的雷达扫描范围之内,让他觉得迫在眉睫的是,他的二十岁生日就快要到了,该怎样庆祝?
    边断流希望有大事发生,否则这个二十岁生日以后回想起来就没什么值得纪念的了。迫于武林高手的梦渐碎,他只好重新拾起他的另外一个梦想。
    刘芳柏就是他的另外一个梦想,她和康灵儿是班里公认的两位班花,本来以常理论,一山不容二虎,班花只该一个,但同学们心中各有定见,难分高下。就像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一样,为了争论谁更胜一筹,同学们经常在男生宿舍发生争执,继而混斗,结果后来班主任发现许多男同学学习成绩大幅下降,有几次早自习的时候男同学们全都戴上了帽子,并且全都说被开水烫伤了脸,这时班主任才明白情况不妙,一问班长高小毛,才知道原来如此,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专门跑到宿舍召集全体男生,语重心长地训诫,说,你们这帮小王八,全是些在傻瓜,班花不班花,跟你们有半毛钱关系吗?班花将来只属于,富贵的大叔和欧巴,甚至是,可能会成为你,有钱人家的后妈,所以呢,尽早死心吧!只要你们,努力考上清华和北大,低年级的漂亮姑娘才会进你家,进你家!
    听完班主任的训话,同学们如醍醐灌顶,全都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不单单是觉得班主任的训话充满了真知灼见,而是因为,这段话不仅很押韵,而且节奏感非常强,有音乐才华的同学把它编成了歌,果真鬼斧神工、朗朗上口。
    于是同学们一个个大彻大悟,他们化悲愤为力量,纷纷改弦更张,把低年级的班花纳入自己的新幻想领地,为了将来能占得先机,从此放下屠刀,立地看书,再也没有人公开讨论刘芳柏和康灵儿的美艳微分差了。当有别班的同学再别有用心地问起,他们就说两人差不多,就像如今电影颁奖典礼最佳男女主角流行双黄蛋一样,他们班也有了两位班花,她们不分轩轾,各有千秋,在全班男生意淫的时候享受同等待遇,排名不分先后。
    作者:季莫鸣 时间:2017-11-05 10:44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班级的学习成绩在全年级恢复了竞争力。看到男生们脱离了妖精的口袋,又重新被自己占领了思想高地,班主任每天上课和做梦都在笑,以致于笑得鱼尾纹的存在感一天天加强,笑得口水流到枕头边上惹师娘发飙,他是如此叹服于自己充当了指路明灯式的当头棒喝,仿佛自己是拯救地球的超能力漫威英雄,或者是光明顶上排纷解难当六强的张无忌。
    班主任到老了脸上沟壑纵横得历害,就是因为这种成就感伴随了他一生。
    于是,班上的同学每天都要忍受被班主任慈航普渡式的目光扫上好几遍那种全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在皆大欢喜的背后,有三个人是失落的,除了刘芳柏和康灵儿本人之外,只有边断流了。刘康二人的失落感可以理解,作为女主角从此要退居幕后,再也看不到别人为自己争风吃醋,伤风然而不感冒了,心里自然一时还适应不了这种落差。
    边断流则作为当初这场声势浩大的选班花运功的带头大哥,好不容易拉得班上的平均成绩跟自己靠近了一些,这时看到大家偃旗息鼓了,又好好向上了,又留下他孤零地落在后面,心里倍感孤愤,仿佛革命分子遭遇了背叛,想当初那些支持康灵儿的同学大部分可都是伤在自己的手上,现在又一个个地和自己称兄道弟,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
    兄弟们跟他解释说,不是他想的这样的,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自己班的班花欣赏久了也会产生审美疲劳,于是他们腻歪了,不想再争了,而且,他们顺着班主任的思路下去各年级考察了一番,嘿!他们竟然真的发现,初三(五)班的班花余乐乐真的是比康希和刘芳柏漂亮多了。
    不可能!没有人会比刘芳柏更漂亮!边断流一拍桌子,大声说。
    兄弟们看了看受了重伤的桌子,纷纷用目光安抚了一下,摇摇头,作鸟兽散了。
    后来有一天在宿舍,边断流忽然早上天还没亮就醒来了,从上铺翻了下来,大叫一声,把裤子穿了,拦杆拍遍。
    你这是什么意思?宿舍里的其他七个人都敢怒而不敢言地看着他。
    边断流说,我终于从班主任的训话中悟出真理了!
    其他人问,你悟出什么真理了?
    边断流跳下床,半步癫含笑说,刘芳柏以后是我的。
    其他人说,没人跟你争,不过你得说出理由。
    边断流依旧笑着说,班主任说班花将来只属于,富贵的大叔和欧巴,这说明年龄大的有优势,我比她和你们的年龄都大,所以我有优势,这是第一;第二,我爸是杀猪的,没有钱,她不可能成为我的后妈。
    听完这番话,同学们顿时睡意全无,全都起来洗漱完毕背单词了。
    只有边断流最好的朋友吴济世忍不住提点他,说,最重要的是富贵,只有富贵才能娶到班花。
    边断流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好,那我叫我爸明天赶紧去公安局把我的名字改成边富贵吧!
    作者:季莫鸣 时间:2017-11-05 13:56
    不过边断流明白,他的名字是不能改的。这点他妈妈早就告诉过他,这个名字是高人所取,寓意非凡。高人说,古代一位大将姓符名坚,兵多将广,他告诉他的敌人,他只要叫他的手下将士把自己的鞭扔进长江,就能立马建成一座三峡大坝,把水堵了。
    多豪气啊!多好的名字啊!边断流的妈妈当时就赞叹说。然后她就赶紧回家把高人的意思跟丈夫说了。
    多牛X啊!边断流的爸爸也同样赞叹,说,我一辈子杀了那么多的牛羊猪狗,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就算是把这些牛鞭、猪鞭、羊鞭和狗鞭都攒下来,也不见得能堵住咱们市的那条披投河,要堵住长江,那得多大的数量啊!
    那那个叫什么坚的人他手下的士兵后来怎么样了?要不你去问问那个高人。边断流的爸爸忽然大为关切地问妻子。
    什么怎么样了?边断流的妈妈不解。
    哎!不用问了。边断流的爸爸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那些士兵把自己的鞭扔进长江了,肯定是只能去做太监了!
    你真是没文化!边断流的妈妈说,那是假设,假设你懂吗?不是真的叫士兵把自己的鞭扔了,他们不会真的成为太监的。
    边断流的爸爸这才释然,安心地去处理屠宰场里的牛鞭、猪鞭、羊鞭和狗鞭了。
    边断流这个周末没有回家,不完全是因为知道改名字无望的原因,而是班主任把他和另外几个同学留下了。
    学校刚刚落成两幢教师宿舍楼,楼临街而建。班主任的三居室被分配在九楼,推开窗户,楼下的繁华景象便会像看3D电影一样奔袭而来。那也是他的新房,据说师娘就是因为看中这房子最终才拍板跟班主任结婚的。
    师娘的专业是研究各类服装鞋子内衣和自身的契合度,师娘不仅专业能力强,而且是个实干家,每当看到有适合自己的靓丽新款面世,必定会排除一切杂念不计任何后果在第一时间占有它。
    师娘的视力2.0,她站在九楼的窗户前,迎风而立,沐浴朝阳,俯瞰街市,快感丛生。每家店铺尽在眼底,谁处来了新货,哪家商场开张,她洞若观火,细察入微,真正做到了野无遗贤。
    班主任本来是比较抵触这种房子魅力大过本人的状况的。可是眼看自己三十出头了,在没有别的姑娘前来询价的情况下,他基本上也就快要滞销了;然后再看看花了一上午工夫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师娘,班主任也就只好咬咬牙,带她回乡下去见了自己的爹娘。
    班主任对爹娘说出了对师娘表现出的世界观的愤慨,他爹娘却什么也没说,含泪把他拉进了他妹妹的卧室。卧室里有一面大镜子,班主任站在了镜子面前。
    镜子里的男人长得十分谦虚,一米六七的个头,不到中年已发福,脸上的大自然景观很是丰富,一颗颗痣如繁星隐没,一条条纹像暗渠密布,兼且总体地势坑洼,局部杂草旺盛。
    班主任闭上了眼睛,镜子里的男人不能细看,细看之下,让人没法相信造人的女娲娘娘是个认真负责干工作的神仙。
    班主任的爹娘眼睛里写满了歉意,然后三个人默默地抱头痛哭了一场,就全票通过让师娘进了家门。
    班主任是个有战略眼光的人,为了应付婚后师娘所带来的峥嵘岁月,同时为了让劳动人民得到真正的休养生息,他搬家的时候就没去请搬家公司,而是想起了他的学生们。
    所以边断流和其他几个外强中干的同学这个周末就被留了下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季莫鸣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97天 / 跨度197天】
    • 开贴:2017-11-04 16:41
    • 更新:2018-05-20 21:28
    • 阅读:5400 回复:1200 楼主:1165
    • 字数:约3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