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隔壁男邻居帮我认清相恋八年男友的真面目

  • 首页
  • 上一页
  • 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4 15:28
    十分钟后,我们三个人活动着手指坐在了坦诚先生家里的电脑前,说实话……用触屏电脑玩连连看,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比鼠标点爽太多了!
    十分钟后,他们俩被我打成了狗。
    亡灵吃了十斤苦瓜一样的看着我,撇着嘴说:“不带这样的……”
    “不错,居然有能赢了我的游戏。”坦诚先生走到我身后,挠了挠我的头发。
    开玩笑,曾几何时,在QQ游戏大厅里,我也是不用外挂打到钻石星座的人。
    说来我可能也就这点优点了,观察力比较细致,不用动脑子的瞎玩,还是能有赢的机会的。
    “这样的手速再练练,打王者没问题的。”坦诚先生又拍了拍我的脑袋,我喜欢摸头杀,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巴掌拍下来,我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是他的身份证号。
    他比我小啊,这样拍我总觉得乖乖的,可我想反拍回去,不现实,他太高了。
    我瞟了一眼他的头顶,觉得女人18岁以后就停止发育身高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儿。
    “我也觉得,你做菜也这么快么?切菜速度是玩连连看练出来的吧,我光看着你啪啪乱按了,都没反应过来居然你已经赢了。”亡灵不甘心,直接开始摆弄电脑。
    “你要干嘛?”坦诚先生慵懒的望着亡灵,他一张瓜脸的说:“下个模拟器,玩别的!”
    “我有PS,X-BOX,wii,你随便选。”坦诚先生一脸鄙视的看着亡灵,亡灵停了手里的动作,微眯着眼睛说:“有钱了不起是不是?”
    我有时候不太了解男人之间那种争斗的心情,就好像因为某件小事也一定要较真,不辨出个输赢不罢休。
    尤其是打王者的男人,更是如此吧?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4 15:29
    又被他们扯着坐在客厅里的时候,坦诚先生和亡灵都趴在地上小狗一样的插线,折腾了半天,终于进入了PS的操作界面。
    “不是还得下载游戏?有硬盘么?”亡灵还没说完,坦诚先生将自家一个单人沙发的坐垫掀开了,多功能沙发,平时可以用来坐,掀开坐垫下面有储物功能,看到这里的东西,我和亡灵都傻了。
    他一个又一个的掀开了沙发垫子,这里面存着的游戏光碟,用来当地砖,能把180平的房子铺两遍。
    “这就叫男人的富可敌国。”坦诚先生一脸自信,笑眯眯的看着我们,随手捞了一张出来,亡灵拿在手里都想哭。
    “居然还是个限量版……”亡灵一副心在滴血的表情继续说:“我终于知道费昀元为什么说你脑神经不正常了,你买这些到底花了多少钱!”
    坦诚先生特别平淡的怼他:“比你那些听都没听过的CD好。”
    亡灵还在狡辩:“我那是理智购物好么?只有在心情特别好或者不好的时候才去买一盘,你这什么情况?”
    坦诚先生将一盘光碟拆封,塞进了PS,蹦出的画面特别萌,这动画片我看过,里约大冒险。
    “不是吧,你要玩这个?”亡灵都快是哀嚎了,不过我猜他很可能也是打不过坦诚先生的。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4 15:31
    有人敲门,就我一个闲人,去开了门,是刘柳,她也是属小狗的,饿不死了,自己端着个盘子,装了米饭和剩菜,一点儿也不嫌弃的一边吃一边走进来,看到坦诚先生家电视屏幕,眼睛一亮。
    “原来你家的电视不是坏的啊!”刘柳激动的塞了一嘴青椒丝,也顾不上嘴角的油了,将盘子放在桌子上才看到沙发里的那些光碟,一瞬间沉默了。
    亡灵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还处于石化的状态,几分钟后,刘柳看向亡灵说:“你看到这个不心痛么?”
    亡灵故作不在意的说:“我心痛什么?”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4 17:27
    嗯哼,快过年了,我们来聊聊天吧。你们可以在这层随便说点啥,楼主挑着回答,别催更就行。
    1.竟然还有小可爱认为亡灵是男二?emmmm,窝窝想笑,男二姓费,后面不再解释这个了。
    2.有时候你们看到某个情节有疑惑的时候,可以想一句话,窝窝在埋伏笔,等后面会解释清楚,说透了就是剧透。
    3.……不知道说啥了,不如换你们来说说,你们有年终奖吗,不用说数额,就说有没有。
    4.(づ ●─● )~窝窝有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4 21:30
    用户清净业障,你出贴吧,我不需要你一边看一边骂人。这书也不是写给你看,你看不惯便不看,放过自己哈。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5 10:31
    “我觉得你看到这个,应该和女人看到另一个女人梳妆台上摆着好几百只萝卜丁的感觉是一样的。”刘柳说着看向我,知道我听不懂,微叹了口气说:“不是萝卜丁,至少也要是好几百只TF和CPB。”
    我承认,我确实没听懂。
    一分钟后,亡灵和刘柳一脸怨念,坦诚先生依旧平淡,我则一脸懵逼的捏着游戏杆,开打。
    二十局对局,2v2,我和坦诚先生一组,亡灵和刘柳一组,一人操作一只鸟,完成游戏里不同的关卡,那三个人显然是玩过的,我玩了十把,次次垫底,虽然每次坦诚先生都得第一,可拖着我,总比分依然落后。
    “打点什么赌,干玩多没意思?”亡灵又得意上了,坦诚先生望着我,我嘟着嘴摇摇头,实在不是我的菜。
    “你想赌什么?”坦诚先生一脸自信的看着亡灵,他得意洋洋的说:“你们输了,这些游戏碟我拿走一半。”
    “不行……”我赶紧摇头,刘柳啧啧一声说:“这怎么自家财产就护上了?”
    这不是财产不财产的问题,这很明显的结果摆在面前,分明就是抢劫。
    刘柳和亡灵笑的一脸阴险,坦诚先生一点儿都不介意的说:“你们输了怎么办?”
    “让他给你们当三个月司机。”刘柳指着亡灵,说完哈哈的狂笑,亡灵拧着眉头轻轻推了她一把说:“你到底跟谁一伙的!”
    “行。”坦诚先生特别爽快的答应了,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门道,只是既然赌约形成了,总是要努力认真一些的。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5 10:32
    虽然从一开始我就觉得,那些游戏光碟估计是保不住了。
    坦诚先生拎着自己的垫子坐在了我身边,和我肩并肩挨着,在新一局开始之前,转头特别严肃的看着我说:“一开始我会告诉你每一局的游戏规则,自信点,认真点,能赢。”
    我只能特别没底气的点点头,他接着说:“如果输一局,我就亲你一次,十局全输,你今天晚上别走了。”
    除了坦诚先生,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这话说的,一瞬间杀了全场。
    我脊椎想给人戳了十几根电棍一样,震惊的看着他,坦诚先生的表情,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
    看起来特别着调的说特别不着调的话……这都跟谁学的?
    刘柳和亡灵突然笑的像两只偷到了奶酪的老鼠。
    “能不同意么?”我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他特别认真的摇摇头说:“不能。”
    其实我忘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规则本来就不该是一个人订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坦诚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带着一种拼了的心,可第一局还是输了。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5 10:33
    一群猴子追着鸟跑,在音乐开始的时候我们要不停的抢水果吃增加分数,音乐停止的时候必须钻进最近的桶里去,四只鸟三个桶,肯定有一个被扔在外面。
    被扔出去的那个会扣掉特别多的分数,我真的抢不过,再努力也抢不过。
    坦诚先生的分数一路飙高,我感觉他跑位比王者还风骚呢,而我,常年0分,吃的不够扣的。
    一局结束之后,刘柳和亡灵一脸使坏的看着坦诚先生,他沉默的将手里的游戏杆放下,突然转头看向我,我还没来及躲就被他抓住摁在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
    亡灵和刘柳快要笑岔气了。
    “我特么的以为这辈子不可能看到轻尘老树开花了,值了,真的值了!”刘柳直接仰在了沙发上,捂着肚子笑的眼泪横流,亡灵跟着笑了半天突然转头看向刘柳说:“下一把你分数要是不如我,我也亲你。”
    一分钟后,亡灵捂着被踹的生疼的右腰,和我们开始了下一局游戏。
    我脸烧的发烫,只能低着头,用尽全力的握紧游戏手柄。
    不知道坦诚先生的吻算不算催化剂,我真的是拼出了洪荒之力,从小到大所有的专注力都用在了屏幕上,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得了第二名。
    亡灵第三,刘柳最后,亡灵故意要去亲刘柳,又被踹了左腰。
    我觉得一个男人能活成这么贱也是没谁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以为不太可能被袭唇的时候,坦诚先生又摁着我亲了一口,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捂着自己的嘴唇,他淡定的清清嗓子说:“你又没赢我。”
    我第一次生出想打死他的冲动。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5 10:35
    今日的更新完毕,窝窝继续过年去了。
    亲们,新年快乐。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6 12:12
    我硬着头皮玩了接下来的八局,不是第二就是第三,虽然次次逃不掉被亲的命运,可最终将总比分反超了,我和坦诚先生居然赢了。
    “果然羊跑不快是后面没有豹子追啊!”刘柳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脸已经快红到天灵盖了。
    “你不给我激励你的理由,所以我们才输了,而且我觉得后期你分明故意放水让他们赢!”亡灵不甘心的望着刘柳,她嘟着小嘴看向亡灵说:“就算是这样,你想怎样?”
    亡灵低着头,像个被人抢走了玩具的孩子,嘟囔着说:“不能怎样。”
    “那就明天开始,三个月,你送小雨上班。”坦诚先生将游戏手柄放下,特别认真的看着我说:“我想吃蛋糕。”
    这个点儿了,吃毛线的蛋糕?可我能拒绝么?他废了脑子就喜欢吃甜食,怎么吃也不见胖的,可能都被脑细胞消耗了吧。
    作者:贺五窝 时间:2018-02-16 12:13
    一小时后,我端着甜到发腻的双皮奶进了坦诚先生家,他躺在沙发上看着亡灵还有刘柳玩别的游戏,那两个人真的是游戏冤家,只要进了虚拟世界,就开启无限斗嘴模式。
    其实我能看到,亡灵时不时会看刘柳一眼,然后笑的发自内心。
    暗中的眼神不骗人,内心的喜欢是压抑不住的。
    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刘柳,但是她,我看不出来是故意假装不知道,还是真的就没心没肺。
    总觉得,会悲剧。
    “我知道轻尘为什么喜欢你了。”亡灵游戏人物又死了,停下来端了一碗双皮奶一边吃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说:“他肯定有恋母情结。”
    一句话,杀了全场。
  • 首页
  • 上一页
  • 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贺五窝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59天】
    • 开贴:2017-12-25 11:37
    • 更新:2018-02-23 11:22
    • 阅读:6224581 回复:10522 楼主:316
    • 字数:约163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