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作者白鹿原 时间:2017-11-28 13:06
    孙中山言:何为尚武之精神,武乃国之名器,民之精神,民族气节存亡之道也!
    叶云表言:武林有句老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
    王家卫言:我只是打开了武林的一扇门,希望有人能继续走下去。真的太让人着迷了!
    徐浩峰言:老辈练武的人,门里都有自己的规矩。得个好徒弟,师傅得养着,这可是一个门派的希望与未来啊!
    今天,我就试着推开这扇神秘的大门,带你们走进那风尘已久的中华武林中去看看。
    主要是讲诉清末民初之时,武林之中的许多门派宗师,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
    01刺杀袁世凯
    1911年2月12日,在皇城宫殿太和殿上,隆裕太后抱着六岁的宣统皇帝向天下宣告了大清国最后一位皇帝的退位诏书。
    从此统治中国二百多年的清王朝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也宣告了中国二千年来的帝王封建统治的终结。
    大虫将死,但死而不僵,满朝的皇亲贵族,遗老遗少,还要做这最后的一搏。
    隆裕太后回到慈宁宫抱着宣统大哭不止,身边的侍女太监也都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总管太监张德福大着胆子,问道:“主子,这······以后该怎么办呢?”
    隆裕大骂道:“哀家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啊!”
    “主子,您不能就这么被他们欺辱啊!”张德福说着,跪在地上大哭不止。
    隆裕哭了一阵,心情舒缓了许多,擦着眼泪说道:“他们合着起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
    张德福说道:“主子,您忘了,想当年孝庄太皇太后进关时,顺治爷也仅有五六岁大啊!”
    隆裕听出点意思来,问道:“你这是要我效仿她老人家······”张德福示意她小声点。
    “你们都退下吧,哀家,要清净清净。”屏退左右,隆裕躺在西窗前黄锦真丝的软榻上,
    张德福轻声,说道:“主子,奴才给您揉揉。”
    隆裕嗯了一声,说道“从皇帝即位,哀家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生觉,现在好了,他们终于得偿所愿了。”
    “容奴才说一句不该说的话,那袁世凯就是现世的曹操,他早晚有一天······”
    隆裕挣开了眼睛,想了想问道:“你刚才说,让哀家怎么来着?”
    张德福赶忙跪在地上,颤巍巍地说道:“奴才刚才是哭的晕头了,胡说八道来着,我这就掌嘴。”说着抽起自己的耳光来。
    隆裕冷静地想了想,说道:“行了,大清真的是到了九死一生的地步了。你也不妨说说,哀家今后该怎么办?”
    张德福抬头看了一眼,说道:“那奴才就独胆说了,说的不对之处,愿受责罚。”隆裕点了点头。
    “现在这皇宫就好比袁世凯手上的鸟笼子,您就好比那金丝雀,他高兴了,就来逗逗你,不高兴了······”张德福不敢往下说了。
    隆裕问道:“怎么不说了?”
    张德福大着胆子,说道:“主子您忘了,曹操最后是怎么对待汉室宗亲的吗?”
    隆裕不加思索地说道:“清室优待条款中已经注明了,皇室可以永居紫禁城。”
    张德福说道:“这就好比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罢了,就是用来安抚天下人心的幌子。”
    隆裕已经听的再明白不过了,问道:“那你说,哀家该怎么办?”
    张德福说道:“效法当年孝庄太皇太后对付多尔衮,将其杀之后快。”
    隆裕吃了一惊,半天没有回话。
    张德福明白她的内心正在做着艰难挣扎,又说道:“主子,只要能杀了袁世凯,他的那些手下必定大乱,群龙无首,其中又多是朝中旧臣,到时只要游说他们归顺朝廷,我大清励精图治,渴望再现康乾盛世啊,主子!”
    张德福越说越激动,已经痛哭不止。
    隆裕流起了眼泪,说道:“杀他谈何容易啊!当年光绪爷······”说到这里,只有流眼泪的份了。
    张德福提醒她,说道:“主子,可听说过血滴子?”
    隆裕想了想,说道:“那都是大清刚入驻中原,康熙爷为了平定天下,不得已训练出来的死士。到乾隆爷手上天下已定,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张德福说道:“血滴子是没有了,但是奴才进宫时,确听到过不少有关他们的传奇故事。怎么七星步,断背掌,锁吼手······”
    隆裕不耐烦地问道:“你给哀家说这些有什么用?”
    张德福进一步,解说道:“奴才的意思是说,就在皇家大内侍卫中,就有人会这些武学绝技,现在正好是用上他们的时候了。”
    隆裕心里一惊,坐了起来,看着他,说道:“你是想让他们去刺杀袁世凯?”
    “奴才也是为了大清啊,才出此下策。”张德福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隆裕想了想,说道:“他们一个个养尊处优的,看家护院到是可以,现在让他们去刺杀袁世凯,他们行吗?”
    张德福跪着回话:“主子,您忘了,去年您为了让皇上学骑马射箭,从蒙古引进了几匹烈马,交给侍卫们训练。有一次,奴才就看见一匹马在校场上发狂,没有人能制服的了。后来有一个侍卫,竟然跑上去拽住了马尾,他随着马跑了起来,马不停甩后蹄,他时右时左,时高时下,马就是甩不掉他。”
    说到激动处,张德福兴奋地比划起来。
    他接着说道:“后来奴才听人说,他使得功夫就是血滴子,流传下来的上乘轻功七星连环步法。”
    隆裕不相信地问道:“宫里还真有这样的人?”
    张德福急忙说:“奴才再怎么大胆,也不敢欺骗主子您呐。”
    隆裕想了想说道:“这件事要从长计议,你找个机会,让他露一手,让哀家看看在说。今天就到这吧,哀家困了,侍候哀家休息。”
    张德福对外叫道:“来人,伺候主子就寝。”
    等隆裕睡着了,张德福走出了慈宁宫。北京这时候正是寒冷的日子,不时有雪花夹杂在寒风中漫天飞舞。
    整个紫禁城已经笼罩在了大雪风舞之中,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对于大清对于中国都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啊!
    北京城要说那里现在最热闹,那就属袁世凯占据的中南海了。
    怀仁堂正在大摆宴席,款待各国使节,庆祝中华民国成立,袁世凯即将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之职。
    从前门大街食品香后门出来,蒋二推着他的独轮车,穿过巷子,冒着大风雪,向回走去。快过年了,食品香要的豆腐也多了。
    街坊邻居也都向他订购豆腐,他送了西家,窜东家。回去也不能喘口气,还得推石磨,做豆腐。
    一阵敲门声,“蒋二兄弟啊,是我李婶啊!”
    蒋二放下手了的活,去开门:“李婶,有事吗?”
    “蒋二兄弟,我看你也在这里住了大半年了,怎么就没有看见你家媳妇孩子呢?”李婶大大咧咧走了进来。
    作者:作者白鹿原 时间:2017-11-28 15:57
    02 最后一名血滴子
    蒋二说道:“我一个做豆腐的穷汉子,饿一顿饱一顿的,谁愿意跟我啊!”
    李婶热情地说道:“看你也有四十出头了,一个人无亲无故,怪可怜。要不我给你说房媳妇?”
    蒋二急忙回话,说道:“你看我上无片瓦容身,下无寸地立足,房子是租的,吃饭的家伙事儿,也都是东拼西凑的。你等我治下了家当,我一定去拜访你,少不了要麻烦您。”
    拿出一块包好的豆腐,塞到她的手上。
    “那我们可说定了。”李婶拎着豆腐高兴地走了。
    这几天,张德福特别忙,快过年了,不时有遗老旧臣进宫,向隆裕太后宣统皇帝祝贺新年,老臣们跪在地上表忠心。
    说到民国和南方的革命党,有的泣不成声,痛哭倒地,昏死过去的也有。
    有人进言,让她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意图时局之变;
    也有人说到,军阀之中不都是向往民国的,有些人只是畏惧袁世凯的淫威,敢怒而不敢言。
    种种言语,听的隆裕的心有死灰复燃之势。
    这天黄昏,稍微清静了些,隆裕又想起来张德福对她说过的话。
    这事太大了,得找人来商议一下,问道:“小福子,你怎么看这几天的事啊?”
    张德福不答反问道:“主子问的是哪件事啊?这些天事太多,奴才有点忙糊涂了。”
    张德福可一点都不糊涂,他知道隆裕想问什么,只不过他想让隆裕看明白当下的局势,只有她下了决心,这件事就能顺利成章的办了。
    隆裕感慨道:“天下人还是想着大清国啊!”
    张德福回道:“主子圣明。”
    隆裕问道:“你说的那个侍卫现在何处当值啊?”
    张德福急忙说道:“回主子话,在养心殿陪着皇上呢。”
    隆裕叫道:“你宣他来,哀家要试试他。”
    张德福刚走进养心殿的大门,就听到宣统稚嫩的声音,进去一瞧,看见宣统正骑在一个侍卫的背上当马骑,玩得正欢呢。
    张德福急忙跑过去,叫道:“哎呦,我的小主子,小心摔着。”硬是让太监把他从背上抱走。
    张德福又呵斥周围的这些侍女太监:“你们怎么侍候皇上的,要是磕着碰着,你们这些狗命担当得起吗,一群狗奴才。”转过身抱起宣统,哄起来。
    张德福看见刚才还爬在地上当马骑的侍卫,这时却站在一边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张德福把宣统交给嬷嬷,走到他的身边,问道:“你就是索特尔?”
    索特尔赶忙施礼,回道:“养心殿侍卫,索特尔见过张公公。”
    张德福接着问:“你是怎么进宫?”
    索特尔不敢抬头:“回公公话,十年前,宫里在各旗营中选拔侍卫时,进的宫。”
    张德福仔细地问道:“家里现在可有亲人?”他生怕出什么纰漏。
    索特尔说道:“回公公话,庚子年,京城遭劫,家中父母······不幸遇害。”
    张德福问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才说道:“太后,想见你。”索特尔一脸不解。
    张德福也不向他多加解释:“这就随我走吧,太后还等着呢。”
    一路上,索特尔都不明白,太后为什么要召见他一个侍卫。
    心里不免忐忑不安,问道:“公公,不知太后有何差遣小的,也告知一二,免得见了礼数上唐突。”
    张德福说道:“你也算是宫里的老人了,实话告诉你,现在大清是个什么样的局势,你我都心知肚明,国事垂危,正是用人之机,你就不想有所作为。”
    索特尔爽快地说道:“我一个侍卫,尽忠职守,是我的本分。”
    张德福夸奖道:“这就好,明白就好。”
    来到慈宁宫,张德福进去通传:“主子,人来了就在外面候着呢。”
    隆裕躺在炕上,说道:“就不用进来了,院子树上有个麻雀窝,吵得哀家睡不安稳,就让他上去摘下来吧!”
    张德福心里跟明镜似的,出去后,对索特尔说:“主子想看看你的身手。”
    指着树上的鸟窝,说道:“去把它弄下来。”
    索特尔看见那鸟窝离地少说也有十米见高,这棵树少说也有五十年的树龄了,要俩个人围起来勉强才能十指相扣。
    索特尔站到树下,丈量了一下离地最低的一根树杈也在五米之外,自己拔地而起也就二米多,接力踩着树干上,飞越过三米,身体就会失去平衡。
    必须借助能够越过三米的辅助工具。
    索特尔说道:“公公,这棵树实在太高了,需要梯子才能攀爬上去。”
    张德福一脸地失望之色,训斥道:“你可是皇宫一等侍卫啊,要是用梯子,洒家自己就干了,还要你干什么用,传出去就不怕人笑话。”
    索特尔说:“公公,我自幼习武,从来没有听过有人拔地而起越过五米。”
    张德福心里那个恨啊,我怎么就瞧上你啦!说道:“梯子是没有的,你自己想办法,主子可是等着回话呢。”
    索特尔想了想,说道:“公公,能借我几个人试试吗?”
    张德福好奇地问道:“你要人干什么?”
    “搭人梯!”
    这时,一个小太监跑过来说道:“主子问,行不行,不行就算了。”
    张德福催促道:“赶紧的,你想让主子生气吗?”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要几个人?”
    索特尔说道:“三个人就够了。”
    张德福指着身边的三个人,说道:“你们听着,他让你们当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索特尔赶忙说道:“几位公公别怕,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张德福催道:“别罗嗦了,快点吧。”
    索特尔说道:“几位公公请随我来。”
    再次走到树下,他让一个蹲下,又让一个弯下腰,最后一个,背过身面向大树,又让他们把眼睛闭上。
    张德福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只见索特尔人影一闪,踩在他们的身上越过三米,双脚又在树杆上点了两下,越过那只树干,左闪右跳,像一只矫健地猕猴,扑向鸟窝。
    鸟窝到手后,踩着树干,左右腾挪,凌空一跃,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作者白鹿原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15天 / 跨度270天】
    • 开贴:2017-11-28 13:06
    • 更新:2018-08-26 10:23
    • 阅读:17185 回复:758 楼主:609
    • 字数:约777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原创旧文】魔道1图 韩兮 2018-12-12 10:02 -587/1166 198/414
    舞文长篇连载《亚拉亚传奇之精灵权杖》四个少年奇幻之旅,一个王国反暴史诗17图 天南游子 2018-05-10 11:33 6210/816 197/940
    煮酒倾国倾城-史上最惊艳诗词(连载中,寻出版)3图 寂寞文字6 2013-02-27 14:23 684/205 120/810
    舞文我与一名女兵的爱情传奇(长篇连载) 汤公山人 2011-06-14 09:52 1472/620 121/414
    舞文(长篇小说连载)《新寡妇村传奇》 金刀河 2007-12-13 08:57 374/327 78/319
    舞文《大明靖云传奇》—— 原创长篇连载7图 8清风8明月8 2016-12-20 13:05 253/163 57/470
    煮酒明朝时尚生活手册:复古文艺范养成指南【优雅乌托邦,古典最摩登】3图 袁无愁2 2013-12-29 16:40 216/117 31/189
    舞文长篇连载----黑虎山风云录310图 曹玉和 2017-09-11 20:02 14976/3274 371/984
    杂谈黑帮电影——长篇连载2图 我一人跳舞到天亮 2011-10-03 09:01 20363/1700 248/497
    舞文显赫家族的隐者传奇(长篇历史小说)3图 阿廖2 2012-02-29 10:20 13160/501 302/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