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 首页
  • 上一页
  • 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作者白鹿原 时间:2018-04-16 17:49
    193 有钱很好
    他们在禅院里开起了秘密会谈,巴特玛建议派兵支援桑珠夫人,而卓特巴却以城防要紧,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再说都是牧民,不好动手。
    首领问他们俩人的意见,棍布不赞成与旗主们撕破脸皮。绷楚克更不会一身犯险,沾这趟浑水了。
    这时,嘉亨尊进来禀告,说道:“牧民们把酥油点燃了,火势很大,要不要镇压一下?”四大护法都看着首领,等他的旨意。
    首领一生只知道念经,还真没有亲自决断过这种俗世纷争。
    首领见他们都不说话,自己也闭上眼念起了经。四大护法知道此事的后果,起身出去商议了。
    等他们再次登上宝塔,外面的火势已经扑面而来,都能闻到一股阵阵的油烟味,直冲云霄。
    桑珠叫人用来泥土不断的掩埋火势,但是他的人手不够啊!就在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郭怀里带着一对人马赶过来了。
    干这种事他们很在行,五四运动时怎么用来对付学生的,现在就用在了牧民的身上。
    郭怀里一挥手,军队一字排开,首先阻断了牧民与火势之间的距离,一防有人被烧着。再就是发动周围店铺和街坊的人员都出来参与灭火。
    他们也怕烧到自己家门前,赶紧用水的用水,用土的用土,刚才还大火冲天,这会全灭了。
    桑珠看着这一队人马,问道:“这就是你找来的救兵吗?”纳兰也纳闷,他们没有穿军装,而是与他们一样穿着藏服。
    但是,能骗得了牧民。却骗不过四大护法,他们在上面看的一清二楚。这批人动作整齐划一,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又会是哪里冒出来的呢。
    就在火势被灭掉的同时,混在牧民中的几个人见已经无法在制造事端了,就纷纷溜走了。
    事件平息了,郭怀里走到桑珠面前,问道:“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吗?”桑珠这才看清楚,真是他们。
    郭怀里说道:“我们不能呆的时间太长,没事的话,我们就撤了。”桑珠明白他们这是暗地里帮他,不能太招摇了。
    等他们走后,桑珠去面见了首领,告诉他事态已经平息了,牧民们也已经被疏散了。
    首领睁开眼,看着她,说道:“以后你要多加小心了,他们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的。”
    首领伸出了四根手指,桑珠立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几个混在牧民中闹事的是松井派出来的日本特工,火也是他们放的,就是想搅乱这场盛会,最好烧死几个人,引起旗主牧民们对首领的不满情绪。
    引发草原上的内乱,他们才能有借口保护日本侨民,出兵干涉。
    回到府邸的桑珠想想整个事情的经过,心里恨不得一口咬死四大护法,才能解她这口恶气。
    再想想关键时候徐树铮派兵能来救她,说明自己选择与他们合作是对的。
    盛会办成这样,首领没有责怪她。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四大护法,也没有责难她的意思,这个事件就这么云淡雾清了,没有人再提起此事。
    但有一人,还为此担心不已,就是吴伯。溥伟接近桑珠的目的眼看就要达到了,现在却不了了之。
    吴伯跪在他的面前,说道:“请主子责罚,是老奴办事不利。”
    溥伟扶起他,说道:“你已经尽力了,世事难料,怨不得你。”
    吴伯问道:“那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溥伟说道:“拉拢四大护法,不能让他们都倒向了徐树铮那边去。”
    吴伯问道:“那我们从那一个先下手?”
    溥伟想了想,说道:“大沙毕商卓特巴!”
    他们之间几年前就合作过,,这一次他想在联手,只要能争取到大沙毕商卓特巴和棍布的支持,就算绷楚克倒向了徐树铮,他也不怕。
    因为巴特玛多尔济没有多少真正的权利。
    还真让他猜准了,绷楚克犹豫之后,答应与徐树铮暗中互通关系。
    现在就要把总理兼内务长巴特玛多尔济也拉过来,因为首领比较听他的意见。
    徐树铮要分别打击拉拢他们,直到争取到首领点头撤治!
    这一天,溥伟又来见卓特巴。他对这个不速之客没有什么好感,直接问道:“你又来,想干嘛?”
    溥伟笑道:“盛会办成那样,这其中难道就跟你没有一点瓜葛?”
    卓特巴不知道他想说什么,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溥伟说道:“你暗中指示山西人把酥油藏经纸藏在山洞里,你以为这样做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吗?”
    卓特巴明白了,叫道:“原来东西是被你抢了去,你为什么要帮桑珠?”
    溥伟说道:“我谁也不帮,我只帮我自己。谁对我有利,我就帮谁,就像当年一样,你说呢?”
    卓特巴叫道:“这件事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还来干什么?”
    溥伟笑道:“做过了,就能忘记吗,那可是首领的亲弟弟啊!”
    卓特巴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溥伟说道:“我们再次联手,我保证你坐上首领的座位,怎么样?”
    卓特巴才不信他呢,叫道:“痴人说梦!”
    溥伟说道:“那要是嘉亨尊主动把首领的位置让给你呢,你愿不愿意?”卓特巴大惊不已!
    首领为了安抚民心,给四大护法加以王爵,手下将军氏族也官升一级,并赐给他们大片的土地。
    徐树铮看出这其中的一些隐情,在册封后的第三天,他亲自来到了巴特玛的禅院。
    因为他是穿着便服私下而来,下人只当他一是一般的香客,没有多加盘问,就放他们进了佛堂。
    徐树铮看着酥油盏盏,佛光普照,虔诚的跪拜后,并慷慨的给了一笔可观的香油钱。
    职司的下人见他出手大方,问道:“远道而来的朋友,您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吧?”
    徐树铮虔诚地说道:“要是能见到巴特玛护法,我就不虚此行了。”
    下人想了想,说道:“您在此恭候,我去去就回。”看着他走远。
    郭怀里说道:“看来这有钱,就是好,连和尚也动心啊!”
    作者:作者白鹿原 时间:2018-04-17 09:32
    194 大战前的平静
    过了一会儿,下人出来了,说道:“我家禅主正好有时间,请您跟我来。”
    他在前面带走,徐树铮见穿过一道长廊,一直通往后面的一座寂静的小院。院内花草茂盛,清新优雅,犹如来到了圣地,生怕惊动了这里的一草一木。
    通传后,徐树铮走了进去,看见巴特玛正在认真地抄录经文。
    徐树铮走过去,说道:“大师好雅兴啊!”
    巴特玛听到他熟悉的声音,笔停在半空中,没有看他,说道:“不知是将军而来,多有失礼。”说着,把一卷抄录完的经文卷好,放回身后的书柜上。
    这才起身施礼,请人奉茶。
    巴特玛随口问道:“将军是来礼拜,还是有别的事呢?”
    徐树铮看看四周古旧的陈设,说道:“大师应该一心供奉佛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脚还踩着俗世里,这样如何能静的下心来。”
    巴特玛见他话里有话,说道:“肉眼凡胎,所看皆是俗世;秉持佛理,处处皆为佛堂。”
    徐树铮说道:“大师佛理高深,在下由心佩服。但是您就真的忍心看着那些无辜的牧民被骑在他们头上的旗主们肆意凌辱,这难道也是上天恩赐给他们的权利?”
    巴特玛手念佛珠,一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就没有开口。
    徐树铮又说道:“旗主们正是看到桑兰年事已高,才敢起来闹事。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不知道大师您该怎么办?”
    巴特玛手上的念珠停止转动,看着他。
    徐树铮见他心动了,说道:“我听说首领要是不测,将由嘉亨尊继任,而他好像似乎对你们四人很有成见,到时他要是暗中与旗主们联手起来翻抗,你们谁能斗的过他。”
    巴特玛开口了,说道:“那以将军的意思,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徐树铮说道:“您是知道的,我大兵就在西郊驻扎,本可以用兵威胁你们,撤治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对大师您就不一样了。现在撤了,我可以向北京保举您的功劳,以后册封尊号,永享荣誉。而一旦拖到下一任手里,谁也无法预料会是什么样一个局面。”
    巴特玛站起身,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心里想说,天还是那片天,但是天下人心变了,从牧民大闹盛会就能看出来。
    正如他所说,撤治是早晚的事,是他们一心想在北京那里要到更大的自治权利,现在大兵已到,不由得他们胡来了。
    徐树铮见他心思忧虑,问道:“大师可以再考虑一下在下的意思。”说完,拿起帽子就想走了。
    这时,巴特玛站在门口叫住了他,说道:“我会将您的意见转达给首领的。”说着,礼送他们出去。
    徐树铮知道他心里已经同意跟他们合作了,只是不能太过显露出来罢了。
    回去后的纳兰心里却始终无法忘记溥伟的身影,他就像一个魔鬼就这么突然地闯进了她的心里,越想忘记,越忘记不了。
    桑珠见她日夜心神不定,问道:“你怎么啦,回来以后就一直没精打采的,是不是你姥爷着急着把你嫁出去,正在给你找如意郎君呢!”
    纳兰脸色一下子就红了,叫道:“夫人,又拿我说事,在这样我就回我姥爷那里去,再也不过来了。”
    桑珠今天高兴,逗她玩呢,问道:“说说,是不是被我给猜中了,看你那样子,我就知道了,你还想瞒我。你别忘了夫人我可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纳兰反击道:“说我呢,我看您看‘徐树铮’将军的是时候,那两眼就跟······”
    “死丫斗,说什么呢。”一听到纳兰提到‘徐树铮’,立即制止了她。
    纳兰怕她真生气了,赶紧走开了。不知道她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她的话无形中勾起了桑珠的心事。
    她的丈夫死了好多年了,也没有给她留下个一儿半女,整夜一人独守空房,内心的寂寞谁能知晓啊。
    她拿出了那张血书,看着上面一笔一划用血勾画出来的妙笔,她的心为之一颤。
    盛会之后,徐树铮少有与她联系了,她反而有些耐不住这份寂静。
    她很想知道他们有什么进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害死自己男人的卓特巴得到应有的下场,最好由自己亲手宰了他。
    溥伟得到了卓特巴的支持,还需要棍布的协助。卓特巴告诉给他了一些有关棍布的事情,这对于他说服棍布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带着答胡泰来到了棍布的禅院,直接亮明自己的身份。棍布没想到驰骋草原的雄鹰溥伟会来见他。
    俩人对视着,棍布说道:“你就不怕我现在把你抓了交给首领。”
    溥伟笑道:“那你就不怕我把你与谢米诺夫之间的关系告诉给首领的话,那您就动手吧。”说着,把双手伸出来给他。
    棍布眼睛一翻,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和他之间的事?”
    溥伟笑道:“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我是响马,草原上的这点事,想瞒过我这双眼睛,不是那么容易的。”
    棍布问道:“你想怎么样?”
    溥伟说道:“俄国人能给你的,我照样也能给你,只要我们合作。”
    棍布一惊,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溥伟说道:“与我联手里应外合,把徐树铮的人马赶出去,到时,我答应你取代巴特玛成为这库伦城第一大护法。”
    棍布是四大护法中年岁最小的,五十左右。当年就是由他出使俄国,才建立了边城的独立制度,所以他是不愿意看到徐树铮把大权收回去的。
    威逼利诱之下,棍布不得不答应。
    溥伟开始了他疯狂的反击,他要一击命中,就要知道徐树铮的所有一切动向。
    他给陈仪下了死命令,必须对徐树铮的军事部署了如指掌,这就需要深入兵站,仔细地打量每一个营房。
    陈仪借调运物资的机会跟几个兵槽打好了关系,没事就以商议事情为名,请他们在府上吃饭。等他们喝多了,就向他们打探军事武器装备等一切有关的事情。
  • 首页
  • 上一页
  • 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作者白鹿原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14天 / 跨度170天】
    • 开贴:2017-11-28 13:06
    • 更新:2018-05-18 10:22
    • 阅读:16779 回复:756 楼主:554
    • 字数:约642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