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恋之心语]但愿我从未让你知道,我是这样爱你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0:05
    曾经,我决计要坚守这份爱情,哪怕他一辈子不接受我也不放弃,默默地爱他守护着他。可是才1年多,我的意志已经彻底崩溃。没有前途地爱一个人就像孤独地在一个黑洞里爬行,就像夜晚在一片荒芜的墓地里迷路,那种痛苦无助甚至恐惧渗透到心肺里。我始终相信爱情,哪怕在前夫出国以后为了飞黄腾达而离开我,我的信仰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女人本就该为爱而活。可是今天对于爱情,我已经很疲倦了,我只想好好工作,或者再找一个踏实的男人一起生活。这个周末,家里安排我去相亲,我会去。想想有些可笑,我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这简直是我以前最鄙视的桥段。

    我终于要把这份感情斩断了,心里很痛,可长痛不如短痛,何况我痛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这时候他在做什么呢?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他。他正在千里之外出差,相信他回来之后将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认识他的时候我刚刚离婚半年。我和前夫原来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他出国读书,再工作,不顺利,遇到一个贵人,于是我们离
    婚。我的第一次婚姻是顺风顺水,波澜不惊的。我24岁研究生毕业工作就遇到他,对我关爱有加,人又聪明,我们就恋爱了,26岁结婚,28岁他出去,29岁离婚。当时伤心了两天外加愤怒了两天,我就没心没肺地完全恢复。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也许我并没有真正爱过,人一生,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有一次。

    在原来那个地方工作了5年,那里按资排辈很严重,给个人发挥的空间也不大,最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某些领导和下属的私情严重影响到工作,明目张胆地徇私舞弊、偷梁换柱、假公济私。再加上我的历史这里的人都很熟悉,我几次听到有人背地对我的议论,诸如她自我感觉很良好照样被老公抛弃,而议论我的人却是我一向交好的人。我不是太在乎非议,却对这里的人很失望。于是,我选择了跳槽。不多久,我收到一家公司的考试通知,这是一家我最渴望去的公司,我希望时来运转。

    考试很严格,先是一场2个小时的笔试,考的是难度很大的业务题;然后面试初试,7、8个考官对我们逐一面试。到了复试,2
    个考官同时面对8个应试者,场面还真是有点紧张。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面试的2位考官,一个是40多岁的中年男子,清瘦矍铄、表情温和,另一个30多岁,眉目俊朗却目光如炬、深邃冰冷。我的位置正好正对着年轻的考官,在他和别的应试者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和表情看,发现他经常在说完一句话的时候会微微抿一下嘴唇,那个动作令他冷峻的面容看起来很性感。我想从他眼神里发现他对哪一位比较赞赏却完全看不出来,哪怕他在颔首的时候,眼神也是始终如一的幽深、平静。其间,他的眼光偶尔两三次接触到正对面的我,都是毫不停留地转开了,仍旧看不出任何情绪。我就这样心猿意马,几乎都没听清楚别人的回答怎么样,没有好好的利用时间取长补短,直到他问到我。我坐在中间,是第5个回答问题。他问了2个问题,另一位考官问了1个。我略微思考,按照自己的想法说了,自己感觉即使不出类拔萃也不至于太失分。面试结束以后,通知我们回去等结果。8个里面只会招收1个人,而且事先说明了男士优先。我这一次不敢抱太大希望,走在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想,算了,权当练兵,何况我还遇到一个百里挑一的帅哥,不,是万里挑一,过了眼瘾。我一路还像花痴一样地琢磨他的眼神,回忆他与我对话时似乎比其他时候多了一丝柔和。

    我看一个男人的时候,喜欢观察他的眼睛,我坚定地认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绝对可以透露他的内心,可以反映他的情操,可以流淌他的爱和感情。在以后一年多的岁月里,我就这样沉迷在他的眼神里不可自拔,看到柔情,看到关爱,看到渴望也看到抗拒,看到绝情!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1:33
    出乎意料的是,3天以后我就收到录取的电话,通知我一周内务必报到,我惊喜万分,三下五除二就办好了辞职手续,在众人各式各样的目光中神气地走了。略有遗憾的是,我原来计划利用工作的间隙好好出去度个假,没想到新公司催的这么急,打破了我的如意算盘。但也许我又能见到那个挺帅的帅哥,就算是一点补偿了。
    这个补偿来得太直接太快了。我到了公司,秘书直接就引我到他的办公室,我这时才知道他是公司副总兼技术总监。公司彼时正有一个重大的项目已经进展到重要阶段,他亲自挂帅任项目经理。因为有工程师因个人意外原因退出项目,为了保证项目顺利进行,公司内部调了2个人进入项目组还招了我。我只有1个月试用期,薪水不菲,待遇不错,可是听起来工作压力很大,要求我能快速地融入项目,几乎没有学习、适应和过渡的时间。公司要求我第二天就进驻现场,一个离开城市160公里的风景优美的海边。那天晚上我很兴奋,我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工作,我也愿意完全换一个环境工作,我不断鼓励自己要做出成绩令人刮目相看,更要为挑选我的伯乐争气。
    第二天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我。本来公司派了司机送我去现场,临上车他的秘书过来说韩总也要进去,让我跟车一起走,不必另派专车了。我下去楼下,他已经坐在车里等我,车窗摇下来,看到我拖着箱子立刻下车替我把箱子装到尾箱,然后又替我打开车门。那时我心里还在犹豫要坐在前排还是后排合适,他的举动及时解除了我的顾虑。一路上他的话不多,简单问了我以前工作的情况,介绍了现在工作的背景和性质。他说话声音浑厚低沉,但是与面试那天的严肃相比温和了许多。还聊了一些现场工作的趣事,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我在那里呆了整整一年。有家室的同事每周出来一次,我大约每个月出来一次,而他则不定期的往返两头,加起来大约也有3分之1的时候是住在那里的。那里的生活很枯燥,经常加班,业余没有什么娱乐。那里有线电视信号因故暂时中断,搞了个临时放映室给大家看碟,然后就是打乒乓球或打牌下棋。偶尔也走到很远的地方去吃宵夜,吃烧烤喝酒。我从不后悔来这里工作,这里男同事占大多数,为人都不错。女同胞包括我只有3个人,虽然受到照顾但都很自觉,不娇气,我们3个相处的也很友好。整个项目组工作上配合默契,团结,工作氛围很好,虽然条件差,但是大家心情挺愉快的,没有人抱怨。
    这栋宿舍楼是L型单面的,前面是走廊,每层有10个房间。我住在3楼,单独一个房间。他也住在3楼,L型的短角那个位置,所以他回房间都要经过我的房间。我们之间还隔着2间宿舍,竟然都没有人住,所以会经过我门前的人只有他。每次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就会忍不住加快心跳,几乎得了神经过敏。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2:40
    思绪很乱,不知道说什么。今天休息,写一点睡一会。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3:06
    我们3个女的经常聊天,我从她们那里打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他36岁,2年前妻子车祸去世,留下1个3岁的女儿由父母带着。在知道他原来是单身的时候我突然心抖了一下。此前,虽然对他关注,但是我保证没往婚恋方面去想,我只是欣赏他的样子,很英俊又稳重、沉静的样子,工作起来专注、投入充满智慧的样子。可是,当我又听到他妻子是为了救他而死的时候,我的心狠狠地撞了一下。难怪他眉目之间总有一点抹不掉的阴郁,哪怕笑起来的时候。
    两周以后,原单位通知我回去办遗留的手续,我只好临时请了假,于是我再次搭了他的顺风车。这次我们熟稔了许多,话题自然扩展了许多。凭我对他短短时间的认识,他不是个会摆架子的上司,虽然不热情但是也不冷漠。那天我记得我问他:为什么我在8个竞争者中胜出。我看起来满不在乎地问,其实是鼓足勇气才说出口。他迟疑了一下笑答:老徐赏识你。我追问:那你呢。他抿了抿嘴,说:你们几个笔试成绩都差不多,面试第一轮你的成绩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们看中的是你的创造性思维。他强调了“我们”,始终回避他自己对
    我的看法,这不是一个上司对下属该有的坦诚态度。我盯着他不以为然,而他一直目视前方开车,没有看我。
    那次回去的时候是周一,我没有理由再坐他的车了,一早坐班车进去了。因为我带了行李所以先回了趟宿舍,发现他房门虚掩着。他不可能比我们还早回来,我奇怪地蹑手蹑脚走过去在门外偷听了一会没动静,然后轻轻推开门,他居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把我吓的不轻愣在原地,像见了鬼。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倒疑惑地问我干什么鬼鬼祟祟。我拖着哭腔说:“你才鬼鬼祟祟,你门开着没动静,我还以为进贼了,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他说:“什么站在这里,我正要走突然门自己推进来,我还觉得奇怪。好了,快走吧”说完,他一把拽过我的手臂把我拉出房间,还使劲拉了我几步才松开手。这么小的事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也算是第一次肢体接触。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5:01
    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他告诉我因为周五晚上陪客户到半夜,周六又陪女儿玩了一天,所以周日特地回来睡觉。原来他是躲清静来了,后来我发现他时不时都会过来躲清静。
    他在宿舍过夜的时候,晚上一般找人打乒乓球。那里除了乒乓球也没别的球可打。然后回去洗澡,就基本上不再出门,在房间里无线上网或者看书。我发现从来没有人晚上会去敲他的门。
    一个月很快过去,我的工作得到项目组的认可,被正式录用了。那个周五恰巧是同事小周的生日,于是没有走的人晚上一起去宵夜庆祝,那天他也在。本来他是要走的,恰逢上头有权部门的一批人周六要到附近的一个度假村度假,他必须过去陪同,所以才留了下来。
    我们在海边一家排挡宵夜,那种长长的细细的桌子,7、8个人正好面对面坐,玩游戏喝酒。大家非要安排我和小周坐一起,然后拼命拿我们俩起哄。小周比我小两岁,未婚,高高瘦瘦,有些腼腆,被大家噪的不行,只得一个劲地喝酒。我脸皮比较厚,会赖皮,虽然喝了不少总算是赖掉一些。虽然他也和大家调侃玩闹,但我感觉大家总归对他还是有些敬畏的,不敢随意的撒欢,所以他喝得最少,包括替我挡了几杯。其他人不干了,说我已经赖皮他还替我挡酒太不公平,他开着玩笑反驳他们,不过听起来多少有维护我的意思。
    闹到1点多大家都喝得差不多才打道回府,小周是被2个保安抬回去的,剩下的人疯疯癫癫打打闹闹地往回走。我虽然意识很清醒,但两脚像踩在棉花里,腾云驾雾地走回去,他一直走在我后面。
    好不容易上了楼,走到自己房门口我迫不及待掏出钥匙开门,可是钥匙捅了半天钥匙孔也旋不动。我正要大叫门坏了,一只手拍在我肩上说:“今天打算睡我房间了?用不着这么着急吧,等我开门来。”我气恼地甩开,才知道我开错了门。小马哈哈大笑地开门进去,这时候已经走到我前面的他才突然回过头来也哈哈大笑起来。我气恼地骂他:“明知道我开错门为什么不提醒我,过分!”说着我扬起手一把就把钥匙往他脸上砸去。他一闪身,钥匙从他耳边穿过飞出去落到了楼下。“啊,钥匙!”我惊叫着朝靠栏边扑过去,被他从后面猛地抱住叫道:“你干什么,真的醉傻了啊?!”我可能真的醉傻
    了,傻乎乎地说:“是哦,要下楼去捡。”说着推开他就要往下走。他拉住我说:“估计是掉到花圃里去了。你这个样子能找到吗?先到我房间坐一下,我去给你找上来吧。”然后他就半抱着我进了他房间,转身就下去了。等到他几分钟后上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他沙发上睡着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正合衣睡在自己床上,已经是早上8点多钟了。我爬起来洗澡,审视自己还年轻朝气的身体,有点说不出的失落。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5:12
    那天晚上开始我认定他是好男人,我认定他就是我在茫茫人海中要寻找的那一半,他就是命中注定守候在这里等我的人,他就是那个我要与之相伴终生的人。我像钻孔机一样,一旦电源插上,就轰轰地钻下去,可是我没有钻到他心里,却把自己钻得血肉模糊!
    作者:跳出深洞吧 时间:2009-03-04 16:03
    我开始想方设法吸引他的注意。我知道他不会喜欢一个没有能力徒有虚表的女人,所以我在工作上下了苦功,不仅不能让自己出一点错,还必须出彩,必须超计划超预期地完成任务。我也不想让他觉得我除了工作一无所知,没一点情趣没一点特长,所以我有时间猛啃了很多文学文艺类书籍,弥补我理科出身的不足。我在同事中还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我围棋、五子棋的优势,打得他们丢盔弃甲再也没人敢跟我对垒。我还时不时温习一下曾经学过的肚皮舞,好在大家娱乐的时候表现一下吸引他的眼球。我把原来所有可爱型或朴素型的睡衣
    统统抛弃,专门搜罗了几套既款式新颖又显身材又不太过性感的家居服,好在偶尔晚上去他房间聊天的时候穿。我费尽了心机,以至于我计划外吸引了不少人,却完全没有吸引到他。也许也吸引到他一点点,因为他说过他不是木头人。但如果仅仅是吸引到一点点,我宁愿完全没有。
    除了完善自己,我还采用迂回战术接近他的父母和女儿,给他们爱和关心。虽然我这么做才短短3个多月,但我看得出来他们喜欢我,接受我。幸好我精力充沛,可以这样努力地做这么多事情。我一直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接受我,一定会接受我,——因为没有不接受的理由:他没有女人,没有爱人,而我的出色和努力他也没理由拒绝。所以我很有动力地做着这一切,做的很心甘情愿,做的很甜蜜。当我觉得很寂寞很孤苦的时候,就把和他的点点滴滴拿出来回味,幻想着下一次他会跟我说其实一直是爱我的,幻想他能履行他说过的话和我一起去云南旅行。我知道他的心里有创伤,其实我也有。所以我并不急切地想得到婚姻,只要他爱我就够了。我一直一直怀抱着最大的幻想,哪怕他始终抗拒着我,我也没有放弃,直到三天前他出差的前一晚,我们进行了一次对话,深入的对话。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跳出深洞吧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950天】
    • 开贴:2009-03-04 10:05
    • 更新:2011-10-10 23:45
    • 阅读:14034545 回复:20540 楼主:259
    • 字数:约9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