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旧文】魔道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韩兮 时间:2018-03-13 14:34
    第二一章:井底乾坤

    报信的猎户赶来的时候,路奇轩与姬飞峰已经醒了过来。
    姬飞峰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席公子在哪里?”
    魏图腾一把拽过了这个猎户:“你要说些什么?”
    这个猎户本来身材也算结实,但在魏图腾面前就显得小巧了许多。
    猎户看着面前这些期待中带着威慑的眼神,他也挺直了腰板,声音不卑不亢:“我们城主要与席公子有话说,让各位在白帝城中休息。如果各位还是不信任城主的话,那我可以留在这里,一直到席公子回来。”
    蛮蛮在旁冷冷地说:“你的命不值钱。”
    猎户看了蛮蛮一眼,似乎并没有把这个阴气十足的人放在眼里:“所以我才留在这里。”
    此话将个蛮蛮噎得竟然无话可说。
    突然,路奇轩道:“你走吧?”
    姬飞峰立即看着路奇轩:“你说什么?那席公子怎么办?”
    路奇轩看了他一眼道:“我相信那个叫夜郎的人。”
    姬飞峰逼视着路奇轩:“可你也遭了他的道。”
    路奇轩点点头:“正因如此。我现在还活着,你也活着,这些蛮人兄弟们也活着。这已经证明夜郎不是坏人。”
    姬飞峰无话可说,是啊,如果那个他并没有看到的城主夜郎有歹意地话就不会放了他们了。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回到了白帝城中,众人只好等待着,不知道席方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夜郎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
    姬飞峰心中有一个猜测,但当着魏图腾的面他不好说出来。这个夜郎会不会也象蛮王似的,只想着为了自己的私利。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当然没有必要杀掉所有被抓起来的人了,反而想着如何利用。
    其实,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隐隐约约地有这样的想法,包括魏图腾,但每一个人都不想说,也不敢说,生怕这会变成事实。

    蛮蛮也没有说,他走进了姬府,在姬府里到处地转着。
    魏图腾终于耐不住性子了,问道:“哎,你在干什么?”
    蛮蛮非常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你的兵怎么没的,不想知道吗?”
    魏图腾气恼地说:“你问姬道长知道吗?那个夜郎一定邪性。”
    姬飞峰脸涨得通红,没有说话。席方平在他手上丢了,他感到有些耻辱。
    南宫小子突然道:“我知道,捕快大哥一定在找密室。”
    路奇轩突然道:“如果密室不在屋里而在屋外呢?”
    魏图腾立即反驳道:“不可能,他们也是听到了那个什么曲子的然后睡着的,如果是在屋外,我当时在巡街能听不着吗?”
    路奇轩没有反驳,他看着蛮蛮,蛮蛮冲他笑了笑。

    两个人同时地蹿出了屋外,来到了那口井的前面。青石所砌,龙井两字早已模糊了。
    姬飞峰等人也陆续地跟了出来,他们一下子也明白了。
    南宫小子道:“我明白了,秘道就在井中是不是?”
    路奇轩点了点头:“蛮蛮捕快,你的判官冰笔能伸多长?”
    蛮蛮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回答道:“最长时可达一丈有八。”
    说完,他转过身来看着南宫小子。
    南宫小子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你们不是让我下去吧?”
    无颜摇了摇头,很无奈的表情:“好象只有你的身材最瘦小了,轻功又好。”
    蛮蛮点了点头说:“我相信你一定钻过比这个还小的洞。”
    这是勿庸置疑的事情,南宫小子只能承认,面对捕快,他什么都得承认。

    龙井其实并没有枯死,在井下六七丈的地方隐隐地还能看见水纹。南宫小子是在井下两丈的地方看到的,但在旁边,他终于发现了一个洞口,洞口十分地隐蔽,竟然有一块画着内砖样子的麻布贴在洞口之上,若不是亲自下来,只是从井口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南宫小子轻轻地掀开那帘麻布,果然见到里面有一条长长的隧道。这隧道的墙壁上竟然每隔不太远的地方还点着灯,油灯,虽然并不明亮,但足以让南宫小子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的南宫小子因为急于想见到席方平,心里倒也少了些害怕,他抬起头来看了看上面。
    姬飞峰冲他点了点头,那意思自然是让他进去瞧一瞧。
    无颜则在井口处说道:“小心点。”
    南宫小子点点头,顺着井侧的洞口便钻了进去。

    白帝城下的隧道四通八达到每一户人家,他们的正房下面都有一个门,由于此门是在洞中锁住的,所以姬飞峰等人在那些木屋里查找不到。想必那些白帝城的民众虽然搬走,却时常由此潜回家中,所以各个府第也是一尘不染,而且在下面弹奏《逍遥游》时,声音上传,屋内之人当然听得见了。
    此时,洞内并没有人,大概白帝城的民众们都已经藏了起来。
    南宫小子当然想知道他们藏在什么地方,他们的藏身之处无遗就是夜郎带着席方平所去的地方。

    对于一个市井神偷来说,南宫小子的方位感极强,他找到了向西的那条隧道,显然这条隧道直通白帝城外,看到地上纷杂的脚印,自然也是白帝城民众藏身的去向。
    南宫小子想不得太多,也没有回身去告诉其他的人,从挎包里拿出小片刀来,便沿着隧道走了进去。
    这条隧道虽然很长,但并不狭窄,南宫小子走得很快,但没走多久,他就感到胸口气闷,浑身上下冷得厉害,这感觉与他走近八阵图时的感觉极为相似。按距离来说,这里肯定也是八阵图的下面。
    果然在旁边横伸出一个台阶,席方平会不会还在八阵图中呢?
    南宫小子有心想看一看去,但那慑人的感觉令他浑身的不舒服,想到那个报信的猎户所说,南宫小子还是放弃了,继续向前走着。

    一念之间,南宫小子无疑在生死之间走了一趟,如若他冒失地沿着台阶上去,无疑定会走入八阵图中,到时他必然如路奇轩一样产生幻觉,然后迷失了方向,昏倒在八阵图里。那时,无人看见他,也许他永远也离不开八阵图,等待他的只有一条路,死路。
    图阵杀魔,蓝魂死于此又能怪谁呢?

    再向前走了不远的距离,那种难受的感觉已经慢慢消失了,南宫小子也看到了一扇石做的门,那门虚掩着,从门缝之中透进一片光来,很柔和的,洒在隧道的地面上。
    南宫小子走近那道石门,只见石门之上刻着赤甲城的字样,原来这地下中还有一座城,南宫小子心里暗暗惊奇。
    这道石门不过如屋门大小,上面却刻着城的字样,难道里面的城也如石屋大小吗?
    南宫小子轻轻地推开了那道虚掩的石门。
    推门的那一瞬间,南宫小子知道自己错了,这里的确是一个城,一个非常庞大的城。

    南宫小子所进的自然就是赤甲城,所谓赤甲城就建在赤甲峰内。这里的规模甚至比白帝城还要庞大。这里也是每一个白帝城民众的秘密。
    南宫小子仿佛置身于一个十分巨大的蛋壳之中,触目所及是一片极大的空间。
    此城如天井一样,中间是一片空的广场,周边则环绕着共分九层,由下而上成梯田状,所以上面的空间显得更加开阔。在层与层之间分四个方向都有台阶,显然也是石凿出来的,台阶曲折向上,直达顶层。
    在每一层上各有一些门户,如北方的窑洞相仿,南宫小子没有细数,但他一看之下就有了一个大概的数字,每层三十六户,户户门口之处的墙壁之上插着一个火把,共三百二十四个火把将这里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南宫小子进得门来,看到这样的情象,突然感到自己渺小了许多。
    作者:韩兮 时间:2018-03-15 15:18

    第二二章:雅室论道

    南宫小子为救席方平,在去见十巫医的时候,他曾到过死亡之漠,那里无限的广阔,一种天与地的苍凉感,使人感到生命的渺小。但这里虽然开阔,但毕竟只是一座山峰的内室,触目所及的地方总会被山岩所阻,可南宫小子还是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其实,当席方平被人摘下眼罩的时候,看到赤甲城中的景象时,他也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太过渺小了。
    冥魈府外的围阵坟场对于他来说印象并不浅,但也不如站在十巫堡的冰酷亭上感受得剧烈,那一刻,他看到了整个人界。
    与冰酷亭一样,在这里,席方平也看到了整个人界,心中的人界。

    当年盘古女娲如何造就人界的,席方平并不清楚,也无法确切地说出人界的历史,但他可以感受到那久远的过去,就象现在的赤甲城似的。
    赤甲城建于何时,席方平并不清楚,但赤甲城一定也是十分地悠久,这悠久的神秘怎么能不让一个初来之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呢?

    心中的人界广阔无边,反观自己却渺小不堪,竟然妄图以己的力量拯救整个人界,席方平突然感到自己是在痴人说梦。
    夜郎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魔界比人界还要长久。”
    走进夜郎的屋中,虽然也是岩石所凿,但夜郎倒底是读书之人,里面的摆设显然与其它人的屋内不同。
    确切地说,屋中没有什么摆设,正因为这一点才令席方平感到奇怪的。
    从那道石门走了进来,夜郎带着席方平走过九层三百二十三间石屋后才来到这里,那些屋中满是屯粮积酒,生活所用之物。
    而夜郎这间屋中只有两样东西,一方书案,一把古琴。

    夜郎首先在书案后盘膝坐下,席方平在他的对面也坐了下来。
    夜郎抚摸着琴道:“古人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你呢?”
    席方平摇了摇头:“本来也是志在高山志在流水,但现在不了。”
    夜郎问道:“因为阴屠?”
    席方平点点头:“不错,此役过后若能寻得这样的乐土算我三生有幸了。”
    夜郎摇了摇头:“这里并非乐土,白帝城民众们虽然避难于此,却想着人界的命运,也许永世无法出去了,这里可能就变成一个牢笼。”
    席方平明白夜郎的意思,所谓乐土在心里。只是他的心早已没有闲暇考虑了。
    夜郎接着问道:“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走到这里了?”

    席方平也不隐瞒,从父亲偶得乾坤古镜丧命说起,一直到魏图腾登上蛮王宝座为止,将一系列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夜郎听得惊心动魄,席方平的话音落了许久,他才说:“没有想到人界还有你们?”
    席方平愣了一下,他有点不明白夜郎的话中是夸他们还是有些贬损的意思。
    夜郎突然正色道:“不过我有一件事不明白,能否请教。”
    一城之主如此客气,席方平当然不会拒绝了:“在下知无不言。”
    夜郎点了点头,眼睛紧盯着席方平道:“白帝城西的八阵图仍是诸葛武候所建,巨石阵中能抵抗千万魔界的力量,但是你的几个朋友却都受不了,不知这是为什么,他们与魔界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话及此处,此问也是必然的。在八阵图中之时,席方平就已经看出这位城主对七魂的身份颇具疑虑,只是当时周围耳目众多,他不及问便是。席方平不知为何,对面前这个夜郎颇有亲切之感,于是就将十巫医对他说的话,以及妖皇的暗示都说了一遍。
    阴屠七魂的身份立即暴露在夜郎面前。
    听了席方平的话,夜郎沉思了一会笑道:“想不到人界竟然需要魔界的力量来拯救,难道人界真的就没有一个英雄了吗?”
    席方平想了一下道:“有,我所见到的龙人公主与妖皇他们都是英雄,还有听路奇轩魏图腾所说的那个姬飞峰的师弟卢生,他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
    夜郎淡淡地摇摇头:“没有必要把自己落下。”
    席方平愣了一下道:“我一个受人保护的人,怎么能称得上英雄呢?”
    夜郎认真地说:“天将降大任之人必是英雄,你能统领着七魂当然就是英雄了。”

    席方平不再反驳,因为在他的心中,英雄并非可望不可及的,他也真正地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
    但下面夜郎的一句话却令席方平难以回答:“可那七魂倒底是不是英雄呢?他们也许做得再多,也许与阴屠拼个你死我活,但他们到底是阴屠的灵魂,他们能不能成为英雄呢?”
    席方平哑口无言,常言道英雄莫问出处,但英雄因为出处走向邪恶,他就成为了枭雄,一个枭雄,只能令人佩服,却无法合乎道义。
    夜郎接着说:“你早就想到了他们七人的最终归宿,你却始终隐瞒不说,为了人界,你当然可以不说,但这样一来,你也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惯用权术之人。书生之可悲恐怕就在于这里。不知我说的是对还是不对?”

    席方平汗颜,坐在夜郎的对面如坐针毡一样。
    夜郎似乎还没有说完,他接着说:“人界之中读书人讲道,修行之人也讲道,但前者是大义之道,后者则是无为之道,两道皆可治理天下,但前者大义之道可举兵戈,后者则没有那个必要。席公子想必取的是前者。”
    席方平点了点头道:我“并不是修行之人,更何况无为而治,恐怕人界必为阴屠所侵,成为魔界也是道家所不想的,陈抟老祖插手此事也是这个原因。”
    夜郎笑了笑:“可你还是知道魔与道皆不可说。”
    席方平面如死灰。
    夜郎道:“无为而无不为,我虽非修行之人,但却明白其中的道理,此事看来岂不都是一场幻境?”

    夜郎突然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部古谱来道:“此为《逍遥游》的乐谱,其文想必席公子已烂熟于胸,此曲希望公子也能慢慢参详。”
    说完,夜郎将古谱轻轻地放在书案之上,然后走了出去,但当他走到门口之时却又停下了来,回过头来问道:“席公子可知我为什么要请你来吗?”
    席方平没有回头,他看着书案上的古琴与古谱想了想才说:“知道了。”
    夜郎一笑,走出了门。
    走出门后,夜郎便看见了下面广场之中一个蓝衣少年被人围在了当中。

    不用说,这个蓝衣少年自然就是南宫小子。
    南宫小子抬起头来也看到了九层的夜郎:“我席大哥在哪里?”
    夜郎刚才已经从席方平口中得知这个少年就是阴屠七魂中的蓝魂,他微微一笑:“你能找到这里很不错的。”
    南宫小子点点头,突然间从围着他的白帝城民众头上跃了过去,顺着楼梯向着夜郎跑了过去。
    此轻功一施展出来,那些民众都是极感意外,生怕这个少年对他们的城主不利,于是大喊着要抓住南宫小子,整个白帝城瞬时间一片大乱。
    但这些人的脚下怎么及得了南宫小子,他几个跃身顺着那些石制的台阶早就跑上了九层来到夜郎的跟前。

    夜郎并没有动,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仔细地打量着赞道:“少年英才,好功夫。”
    南宫小子自然得意,追问道:“席大哥在哪里?”
    夜郎冲着后面追过来的民众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走开,然后说道:“他是你什么人?”
    南宫小子道:“我大哥。”
    夜郎问道:“真的?”
    南宫小子认真地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他在哪里?”
    夜郎没有再追问,他回过身去:“跟我来。”
    说着,夜郎带着南宫小子走到了那个门口。

    南宫小子向里一看,只见席方平背冲着门坐在一张书案之前,手里似乎捧着什么东西在认真地看着。
    南宫小子也顾不上夜郎,上前转到了席方平的面前:“席大哥。”
    席方平手捧乐谱抬眼看了他一下,淡淡地说:“等我片刻。”
    说完,席方平低下头继续认真地看着那张乐谱,南宫小子不知所措。
    门口的夜郎看到这个情景,不禁微微一笑,独自走开了,见到一个民众,对他说道:“叫城中的长老来,我有事说。”
    那个民众连忙跑开了。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韩兮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73天 / 跨度293天】
    • 开贴:2017-10-24 09:25
    • 更新:2018-08-13 10:39
    • 阅读:1685 回复:551 楼主:567
    • 字数:约648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原创旧文】魔道1图 韩兮 2018-08-13 10:39 -16/567 173/293
    鬼话【原创旧文】林川悬疑档案4图 韩兮 2018-08-16 11:44 -25/491 150/296
    鬼话原创恐怖超短篇(不断更新)10图 琴月晓 2017-07-13 16:43 8117/905 408/1694
    经济原创连载:两次杠杆做到5000万股灾被强平的投机之路47图 南侠19872 2018-04-11 01:43 89453/1355 197/909
    经济原创连载 应用江恩波浪理论获利(时间、价格、形态交易系统)76图 chenkx2144 2017-04-28 10:05 29389/1082 150/526
    舞文原创长篇《热血三江源之——金雪漫舞》 (东北胡子与抗联的传奇)302图 棒槌鸟45616 2017-08-28 14:01 10600/1706 534/1518
    国观[原创]美元不死,A股不止!293图 mzluck1 2018-08-16 17:40 12603/3005 730/1178
    杂谈[原创]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66图 雅科夫 2013-09-13 11:56 315069/279 83/2514
    杂谈[原创]从乌克兰内战看民逗对国家的危害2图 雅科夫 2015-02-24 17:25 67170/70 9/12
    舞文【原创】都市青春悬疑小说《重生》10图 菱花舞3 2016-07-05 11:43 13233/210 70/1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