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旧文】林川悬疑档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3 16:26




    隍都,一个被浓雾笼罩的罪恶之城。
    贪婪、嫉妒与复仇,邪恶的力量在每个人的心中滋长……
    人,充满了私欲,被规范着,于是将恶毒的秘密隐藏,当时机来临之时,这些秘密开始发芽生长喷发,将这个世界变得虚伪与恐怖,善良的人们开始追逐噬血的快感,未知的恐惧开启了人性最卑劣的冲动……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3 16:28
    《戏梦》






    引子:虐杀

    夜,无月,无星也无云。
    没有风,枯枝在寒冬中瑟瑟发抖。远山处,野枭戾嚎,空荡荡的声音尖利地刺进了这个总是不太平静的北方小城――隍都。即便是晴朗的夜晚,似乎也无法改变这寂静中所透出的那种恐怖的氛围。但隍都真的会有睛朗的夜晚吗?
    许多人都不太喜欢隍都这个城市,因为它让人捉摸不透,因为它混乱不堪,好象冥冥中有股邪恶的力量正在主宰着这里,白天这里的天空是阴霾的,夜晚几乎没有人会看见星星,偶尔月亮能从乌云背后冒出一个头来,但散发出的月光,不但幽冷,而且透着一种惨白,令人毛骨悚然。
    其实,隍都四周环山,内地里湿气很重,所以白天总是雾蒙蒙的,让人看不见睛朗的一片蓝天,而到了夜里,雾散了,天空中却浮着大量的水气,仿佛将这个城市罩了起来一般,透出水汽的月光经过折射则给人一种幽冷的感觉。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3 16:28
    关于隍都的传说有许多版本,但最能让人接受的便是说这里曾经是许多罪犯流亡的地方,由于四面高山险峻,所以犯人们一般很难逃跑。
    但后来由于战乱,经年无人顾暇,曾经的监狱也就变成了一个无人管的地带,罪犯与狱卒们交上了朋友,他们努力地生存了下来,再后来,所有战乱都已远去,这个地方终于再一次被重视了起来,但敢于来到这里执政的人却少之又少,所以隍都虽然有着一些司法机关,但犯罪率却是居高不下。
    更重要的是,由于这里通向外界的交通十分地困难,反倒成了一些罪犯逃生的地方,他们来到这里,有些人默默地死去,有些人则借助着隍都的混乱而声名显赫,他们喜欢这里,他们爱这里,同时,由于他们的到来,隍都才并没有闭塞下去,凡是外界有的东西这里几乎都有,各行各业,各种事物,甚至外界没有的东西在这里也能够很好地存在下去。
    隍都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它发展起来了,有些人爱它,认为它是天堂,但有些人恨他,认为它是地狱,但无论怎么说,在隍都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也有着讲不尽的人物。

    没有人喜欢隍都的夜,尤其是冬夜,前几天刚下过雪,地面上还积着薄薄的一层,无光,惨白色的,如霜一样,显出一种肃杀的妖气来。
    夜的黑暗象一把匕首一样透过一扇脆弱的玻璃刺进了一幢充满红晕的别墅中。
    与外面的寒冷不同,这幢别墅被温暖所笼罩,充满了暖昧的氛围。
    客厅很大,摆设也显得极为奢华,许多琉璃制品在一盏红色大吊灯的照射下映出了五颜六色的幻像来,显得是那么地不真实。
    地毯是腥红色的,一件黑色的女士风衣随意地摊开,扔在地上,然后是一条黑色裙裤,同样是很随意地扔在了楼梯口处。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3 16:28
    楼梯直通二楼,栏杆很细,铁制的,虽然被吊灯镀上了暗红色,但仍然盖不住它本身所固有的冰冷。
    台阶上同样铺着腥红的地毯,女人的内衣胸罩横在上面,令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仿佛一个极度香艳的故事正在二楼上演着。
    呻吟声,这是这间别墅中唯一的声音,不大,但显得极为痛苦,仿佛在挣扎着,也仿佛是快感的施放,从喉咙的深处,甚至从腹腔之中发出的。
    正对楼梯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穆荷兰道》的电影海报,黑漆漆的背景中贝佛利山上的“HOLLYWOOD”这几个霓虹大字已经变成了“MULH LLAND DR.”。
    侧面是二楼的过道,左边是楼梯的扶手,紧挨着扶手的是洗手间,一面一人高的镜子被镶嵌在门上,椭圆形的。右边则通向房间的过道,两侧各有两间房门,紧锁着,只有黑暗从门缝的边缘透了出来,与整间房内的红晕显得极为不符,仿佛是一柄裁纸的刀子在过道的地上深深地划出了一条界线一般。

    过道上并没有开灯,借着厅堂里那个红色吊灯洒过来的余光,虽然有些黑暗,但模糊间还是能够分辩出各种摆设的。
    在过道深处,正对着洗手间镜子门的对面也有一扇门,虚掩着一条缝隙,惨白的灯光透过这道缝隙直直地砍在过道地面上,那腥红色的地毯与墙壁斜斜地被分成了两半。
    呻吟声便从这间屋子里传出来的。
    没有人再会以为这呻吟声是幸福的,因为在这扇虚掩的门后,卧室里正在上演着绝望与恐怖。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3 16:29
    正对门的是一张大床,粉红色的床褥与鲜红的地毯相得益彰。
    一个四十多岁秃顶的男人四肢摊开地被捆绑在床上,他的双手双脚都被一根细细的沾过水的皮芯系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男人赤身裸体,嘴里堵着一块布,浑身上下被天花板上那盏500瓦的白炽灯照得通红,眼睛也无法完全睁开,但从眼缝中透出的那种恐惧与兴奋还是令人无法忘怀。
    强烈的白炽灯仿佛是一个正在燃烧的太阳,将所有的热量都残忍地投射了下来,照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照在捆绑着他手脚的皮芯之上。
    沾过水的皮芯经过高温的炙烤慢慢地收缩着,在男人的手腕及脚腕上慢慢地勒进了皮肉之中,由于男人的扭动,勒痕处都破了,鲜血顺着手臂已经流到了粉红色的床褥上。
    男人痛苦地挣扎着身体,但让人说不清他是想摆脱这种困境还是在享受这样的痛虐所带来的快感。

    这时,男人的脸终于被一片阴影遮住。
    女人的长发仿佛柳枝一样带给了男人片刻的阴凉,男人也趁此机会睁开了双眼,但眼中的恐惧在这个瞬间变得更加强烈了,他更加拼命扭动着身体,堵着布的嘴巴发出唔唔的声音,似乎想要做出最后的挣扎,但这一切显然都是徒劳的。
    一双女人的脚轻轻地柔柔地踏上了这张大床上,脚踝并不秀美,甚至有些粗糙,但偏偏穿着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细细的足跟有三寸来长。
    女人抬起了一条腿,轻轻地放到了男人的肚皮上。
    男人睁大了眼睛,尽自己所能地抬起了头,向着自己的肚皮看去,原本雪白的肚皮经过白炽灯的烘烤已经变得通红,脆弱。
    女人的脚则慢慢地向下压着,男人顿时感到了巨大的难以忍受的疼痛。

    油脂从男人肥肥的肚皮上渗了出来,即而是绽开的皮肉,在红色的高跟下宛如开了一朵肉色的小花,粉嫩的,转而变得鲜红。
    血,从男人的肚皮上渗了出来,在高跟的下面,缓缓地顺着肚皮向四周流下,两侧,下腹还有胸口处。
    男人扭动得更加剧烈了,但一切都无济于事,虐杀在缓慢地实施着,惨白的房屋内,粉红色的床褥渐渐地变成了暗红色,与腥红的地毯更加贴切地吻合着。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5 11:05
    第一章:枪手

    林川面对着电脑,闪烁的屏幕上只有一行字:“1、别墅,夜,内”。
    已经三天了,每一天林川都是面对这一行字,他实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崩溃。
    接这个活儿,林川也是迫不得已的,他并不喜欢那个叫尹陆的制片人。

    尹陆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今年夏天,街头的大排挡中,尹陆递过来一张名片,灵雪影视公司制片人。
    林川看了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影视公司。以林川的判断,尹陆基本是属于那种到处叫嚣着拍片,然后去骗钱,行话叫“扎钱”的人。一旦扎到钱,他就会拍一个破烂片来糊弄投资人,而大部分资金却都揣进了自己的腰包,当然扎不到钱的时候便到处骗吃骗喝,得过且过。这种人是林川最瞧不起的。
    说也奇怪,也许隍都这个地方身藏不露的有钱人真的很多,所以便会有许多这样的骗子翻山越岭地来到这里,所以影视业在这里也发展了起来,林川依稀还记得自己当初也是满怀信心闯进了隍都,那是哪一年呢?林川都懒得再去想了,他只知道隍都人绝不好骗,他们的聪明是外面的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其实,林川对尹陆的判断并没有任何根据,他只是不太喜欢这个人,在林川的感觉中,一个主动找你,然后到处乱发名片的人即便不是骗子,也肯定是一个混子。尤其在大排挡这种最平民化的酒局中,乱发名片显然很不合时宜。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5 11:06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5 11:06
    尹陆先付了10%的剧本预付款,林川的房租终于交上了,但随即而来的只能是面对着电脑发呆。他有些后悔接了这么一个活儿。
    其实,林川完全可以搬离这个地下室,仅仅因为它位于隍都的市中心吗?对于根本不用坐班的林川来说,市区与郊区并没有很大的区别,何况隍都这个城市也不是很大,花同样的钱,在郊区也许会有更好的房子可住呢。
    那林川到底为了什么呢?他时常问自己,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这个地下室到底有什么值得留念呢?
    为了这个问题,林川想了很久,但他始终想不明白。

    林川甚至根本记不得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住进这间地下室的。
    在他的记忆中,这间地下室与隍都这座城市是同等重要,甚至比隍都还要重要?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林川,令他欲罢不能,但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只是隐隐得觉得,这间地下室里藏有一个只有他才能解开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决定了他的选择,解答了他为什么会对这里如此的迷恋。

    林川抬起头来,把已经完全呆滞的目光从那个只有一行字的电脑屏幕上移开,开始环顾四周。
    其实这间普普通通的地下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每一次重新审视,林川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里记载着他的整个人生,此时,他已经不是这间屋子的房客,更象是这间屋子里的一部分,一块砖甚至只是一块墙皮。
    七八平米的房间,由于长年无法得到充分的阳光,所以墙皮都呈现出暗灰色,房门对面的墙壁上在一人多高的地方开了一排透气窗,并不宽大而且都嵌着铁栏杆,这是唯一能够透着外界空气的地方。
    窗子朝向西面,所以每天傍晚有一个小时左右的阳光射进来,这是极度宝贵的时间,虽然那时的夕阳依旧被迷雾遮挡,几乎跟没有一个样,但这也是林川最为珍惜的时间。
    每到这个时候,林川总会躺在床上,那斜斜的光线从外面透进来,正好照在他的脸上,有些舒坦的感觉。林川此时是绝不会闭上眼睛的,他要慢慢地享受这份安逸,更重要的是透过那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作者:韩兮 时间:2017-10-25 11:06
    值得庆幸的是,外面的世界一片空旷,窗前没有任何建筑物的阻挡,可以看到一抹阴霾的天空,压得很低,有种窒息感,却让林川感到不是那么孤独,所以他喜欢这种感觉。
    其实,排遣这种孤独感的还有不时从窗口经过的那些美丽的小腿,尤其在夏天的时候,每一双小腿都不同,纤细的粗壮的,将淡淡地光线绞碎以期引起他的注意,总能令林川莫名其妙地想要猜测一下小腿主人们的容颜。

    但令林川最难忘怀的还是那一个个的夜晚,每当他坐在电脑前累了,便躺在床上透过那排窗户看着外面的夜空,心中顿时会升起些许的宁静。
    虽然隍都的夜空并不美丽,甚至只存在着两种颜色,黑色与白色,黑色的天幕与黑色的云显现出一种令人心醉的安逸,白色是月光,虽然有些过份地惨烈,但它的遥远与神秘依旧存在,在黑色的天幕中同样孤独,就如同林川现在的境遇一般。偶尔地能看见一弯月牙,林川固执地认为那是一颗巨大的星星,能够传递出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
    林川也许永远忘不了在那个夏夜里的一幕,半高的窗户仿佛就是电影的屏幕,遥远的月牙却异常的明亮,当它的光辉投照在林川的脸上的时候,一对修长的小腿却突然出现在这个屏幕中,月色从小腿间透过来,将那种神秘的感觉更肆无忌惮地彰现了出来。
    这是一幅绝美的构图,是可以令人浮想万千的美景,但林川却突然间感到一丝恐惧,因为那对小腿在这宁静的夜色中突然变得极为苍白,刻骨的白色,即而变得惨烈,似乎与隍都的月色融到了一起,一种不安宁在这个瞬间奇袭了林川的每一寸神经
    他的眼睛顿时失去了对色彩的辨别能力,耳朵在这个瞬间却被巨响撞击着。

    敲门声,并不嘈杂却每一下都实实在在的,仿佛在撞击着每一个脆弱的心灵,在这个深寂安详的夜里。
    林川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床头的电脑上屏保在闪,一个个抽象的极具哥特氏画风的照片令林川立即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了有人在敲门。
    隍都的夜向来是恐怖的,在这么一个冬夜中谁会敲自己的门呢?林川的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任何人在深夜中听到这种摄人心魄的敲门声都会有如此感受的,林川自然也不例外。
    昏暗的管灯在咝咝作响,林川从床上蓦地坐直了身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韩兮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6天 / 跨度241天】
    • 开贴:2017-10-23 16:26
    • 更新:2018-06-22 11:04
    • 阅读:4385 回复:441 楼主:466
    • 字数:约480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