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旧文】林川悬疑档案

  • 首页
  • 上一页
  • 5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韩兮 时间:2018-03-25 10:51
    第二章:珠宝传奇

    雷伯宁是一个传奇。
    如果一个人被赋与了传奇色彩,那么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便多少有些失真的地方,雷伯宁自然也不例外。
    作为隍都城中最大的珠宝商,雷伯宁拥有两家豪华店铺,一家位于旧城区中最繁华的商业街――城隍街上,主要卖一些中低档的珠宝首饰,另一家则开在富人区里,所销售的珠宝每一款都是独一无二的,价格自然不菲。据相关人士统计,雷氏珠宝的销售额几乎占了隍都城珠宝行业总销售额的百分之九十,这样的比例的确令人咋舌。
    而雷伯宁真正传奇的地方在于雷氏珠宝从开业扎根于隍都城到有了今天的辉煌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之前,没有人知道雷伯宁到底是谁,更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隍都城中。
    不过有传闻说,雷伯宁其实早就来到了隍都城,只不过那时他与妻子一直生活在贫民区里,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一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夫妻了。但传闻毕竟是传闻,贫民区里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认出雷伯宁,也没有人能够确切地说出雷伯宁何时来到了隍都城,曾经住在贫民区的什么地方。

    雷伯宁很有钱,这是勿庸置疑的。但他为人却十分地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虽然住在富人区里,但几乎与其它的富人们并没有任何来往。家中除了一个能干的保姆和一名不苟言笑的老管家以外,甚至没有一个保镖。
    所有有钱人都很惜命,也惜财,但雷伯宁显然不在此列,他淡然而又平静地生活在这个犯罪率奇高的城市里,却如同一个普通的工薪族一样,每天独来独往,穿梭于家与店铺之间。
    不过据说有一次雷伯宁家里的确遭了贼,令他损失了几样名贵的首饰,但雷伯宁并没有报警,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他依旧没有雇佣保镖,只是请保安公司在自己的房前屋内安置了一些极其普通的防盗设备。
    有人说雷伯宁仁义,放过了贼人,但更多的人却说雷伯宁很傻,那些普通的防盗设备安装与不安装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
    但这一次,雷伯宁却为自己的大意而付出了代价,他的女儿失踪了,一在个普通闷热的夜里离奇失踪了。
    雷伯宁有女儿,这却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事情。

    苏琼与老范走下车来,抬眼望了一下雷伯宁的别墅,很普通的三层别墅小楼,侧面是车库,有一扇正门和后门,正门前对着一条石子甬路,路的两旁则绿地,昨夜水洗之后,绿草泛着清香,生机勃勃。
    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普通与恬静,但似乎与雷伯宁在隍都城的地位多少有些不符。
    早来的警车沿着街边停靠着,一名警员看见苏琼与老范,立即迎了过来:“苏队,雷伯宁和他妻子现都在客厅里等着呢!”
    苏琼看了看周围,富人区永远是那么安静,甚至没有一个爱看热闹的人,几幢别墅的间距很大,中间的树木由于大多是新栽的,并不是那么高大粗壮,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做案的环境。
    “带两个人周边走一下,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苏琼吩咐着。
    那名警员答应着离去了,老范则赞许地点了一下头。

    两个人沿着甬路来到了三层别墅前,踏上台阶走进了大门内,客厅里的大吊灯还没有熄灭,反而照得屋内有些昏暗,侧面落地的玻璃窗前摆放着一圈高级的沙发,秦玲坐在上面还在低声抽泣着,她依旧是一身睡衣的打扮,只是在外面又加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保姆则坐在她的身旁,扶着秦玲的肩膀,不住的安慰着。
    雷伯宁已经换去了睡衣,站在那面大玻璃窗前,嘴里叼着烟,注视着外面的绿地与甬路,烟雾弥漫,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被外面的透进来的光线一照,给人一种游离烦燥的感觉。
    老管家则垂手站立在旁边,看到苏琼与老范大步地走了进来,立即轻咳了一声提醒着自己的主人。

    雷伯宁转过身来,立即走到了沙发前将手中的烟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缸中,然后快步迎了过来,他伸出右手直奔老范。
    “这是我们苏队。”老范冷冷地说道。
    苏琼急忙伸出手来,雷伯宁似乎愣了一下,还是与苏琼礼节性地轻握了一下说道:“我叫雷伯宁,麻烦你们了。”
    雷伯宁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身材适中,面部长得十分文静,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但还是没有遮住额头上那一道斜斜的疤痕,整体给人一种不羁却又充满了智慧的感觉。他的手很粗糙,一点也不象一个养尊处优的富人,倒似一名体力劳动者,这多少令苏琼感到有些奇怪,难道雷氏珠宝的老板竟然丝毫不注意手上的保养吗?
    “应该的,这是老范,麻烦您先带他去您女儿的卧室看一眼好吗?”苏琼干脆地说道,这是事先与老范安排好的计划。
    “当然。”雷伯宁冲着老范一摆手,两个人先后向楼梯口走去。

    苏琼则坐在了秦玲的对面,隔着茶几,她轻轻地咳了一声。
    秦玲抬起了头,她的眼睛有些红肿,但已经不再哭泣了,脸色有些苍白,五官倒是十分精致,但苏琼明显感觉到这个女人的体质一定不太好,属于那种羸弱型的,而这次女儿被绑架的事件更令她显得虚弱无力了。
    苏琼先做了自我介绍:“我叫苏琼,负责你们这个案子。”
    秦玲点了点头:“谢谢你!”
    “您先跟我说一下经过好吗?”苏琼开门见山地说道。

    雷伯宁快步地走在台阶上,一边走着一边向老范介绍道:“保姆和管家住在一层,二层主要是客房,我也睡在二层,最里面那间。三层是冬儿和我妻子睡的,但她们不是在同一间屋里,还有健身房书房什么的。”
    老范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应,眼神却扫向所经过的每一个角落。
    雷伯宁的别墅虽然很大,但装潢并不太考究,甚至根本没有什么特色,深色的阿拉伯图案的地毯倒是很柔软,走在上面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响,楼梯转口处挂着一些名画,但看起来也只是些高级的印刷品,再平常不过了。
    老范有些失望,从这些装潢中,他看不出雷伯宁的个人爱好,更无法洞察这个人的历史,是有意隐藏还是真的没有任何历史呢?老范的心中构成了疑问。
    作者:韩兮 时间:2018-03-27 10:20
    第三章:失信夫妻

    冬儿的房间门开着,对面的窗户依旧没有关,微风吹了进来,风铃轻摆,发出极其轻微的撞击声,倒有一种安详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神圣与伤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女孩会达这样一个充满了童趣的房间里平白地失踪了。
    “到现在为止,有谁进过这间屋子?”
    雷伯宁摇了摇头:“没有外人,只有我,妻子,出事后,保姆和管家都没有进来过!”
    老范不再说什么,他迈步走了进去,首先来到了窗前,抬眼看了一下那个风铃,然后向外看去,三层高的窗户,下面是一条甬路,路边有栅栏与房下的绿地隔开,栅栏与房根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没有高大的树木,也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突起。
    老范低下头,注意着外窗台,青石面上没有脚印,没有任何痕迹。老范想起了凌晨的那场雨,虽然不大,但显然影响到了侦破的工作,看来在外窗台上是很难找到蛛丝马迹了。
    “人是从窗户爬进来的吗?”雷伯宁禁不住问道。
    老范转过身上并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床上的东西你们动过吗?”
    “我没动过,但柜子我打开过!”雷伯宁回答道。

    老范掏出手套来戴好,然后轻轻地掀开床上的薄被,被子下面空无一物,没有任何东西,他又拿起了枕头:“这孩子发质好吗?”
    “什么?”雷伯宁睁大了眼睛。
    “没什么!”老范放下枕头,然后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向里看了一眼,全是小孩子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并没有特别之处。
    “可以带我去你夫人的房间看一眼吗?”老范关上了柜门说道。
    雷伯宁顿时露出了疑问的表情,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好的,这边请!”

    “你怎么会认定孩子是遭到了绑架呢?”听完秦玲的介绍,苏琼问道。
    秦玲盯着苏琼说道:“难道一个不到四岁的小孩会平白无故地失踪吗?”她的情绪有些波动。
    “对不起,”苏琼感到自己的问话有问题,连忙说道,“我的意思是孩子会不会自己跑了出去,当然不是从窗户。”
    “不可能的,每天老张都会把大门锁好的。”保姆说道。
    “老张?”
    “就是我的管家,他和王妈都是绝对可靠的,从来没有出现过疏忽。”秦玲停顿了一下,对保姆说道,“王妈,你去看看老张,帮他一下。”
    苏琼这时才发现一直站在旁边的那位老管家不知何时已经走开了。

    看着王妈走远,秦玲突然压低了声音,表情透出一种神经质来,身子略略前倾地低声对苏琼说道:“他们都是忠于雷伯宁的,你知道吗?”
    苏琼愣了一下,这句话显得过于突兀了,一时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而恰在此时,楼梯声响,雷伯宁与老范走了下来,秦玲立即恢复了常态,紧紧地靠在沙发上,整个人仿佛得了重病,蜷缩成了一团。
    苏琼心中充满了疑惑,但知道现在不能继续问下去,便立即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来摆在了茶几上,秦玲看了一眼,飞快地伸出手来将名片拿起揣在了风衣下面的睡衣兜中,她的手十分纤细,细得似乎只剩下了骨头。

    从楼梯下来,老范立即走到了一名警员的跟前:“可以叫人上面取证去了,注意那个风铃,也要带回警局。”然后他低声吩咐道,“还有床上的碎发。”
    说完,他走到沙发前在苏琼的身边坐了下来,雷伯宁则坐在了秦玲的旁边,秦玲立即将头靠在了雷伯宁的肩膀上,雷伯宁顺势将她搂住。苏琼看在眼里,心中的疑惑不免更加深了。
    这时,老管家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他将茶水摆放在四个人的面前,斟好茶。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你和王妈忙自己的去吧!”雷伯宁摆了一下手。

    苏琼看了一眼老范,问道:“现场怎么样?”
    老范慢慢地端起茶杯:“现在还很难说,现场暂时还看不出人为的痕迹。”说完,他冲着苏琼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噎了一口茶,便紧紧地盯着对面的这对夫妇,好象要从这两个人身上读出些什么来。
    苏琼皱了皱眉,她明白老范的眼色意味着什么,似乎犹豫了一下说道:“秦女士,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来看,我们还不能认定这就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案,因为还没有接到绑匪的电话,现场也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
    “要怎么样你们才能认定这是绑架呢?难道一定要我的孩子出了意外吗?”秦玲突然大声喊道,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苏琼。
    雷伯宁尴尬地努力按住妻子,也用一双询问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两名探员,但眼神中却有着一丝尴尬。

    苏琼看了一眼老范,他似乎对秦玲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还是喝着茶看着对面的夫妻。
    苏琼只好避开了秦玲的眼神,尽量以一种平静的口吻说道:“您听我说完,在这种情况下警方不容易做出下一步行动,所以我们打算做两手准备,第一是组织一些警员按照你们提供的照片进行搜索,第二就是我们要监听你们的电话,如果有绑匪打来,我们才好布署具有针对性的计划出来。”
    “随便问一句,你们有没有什么仇家?比如说生意上的……”老范突然问道。
    雷伯宁夫妇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两人同时摇了摇头,表情显得十分平静。
    老范立即转换了话题:“如果你们又想起什么给我们打电话吧,我现在安排人手给你们电话里装监听设备,雷先生,您的手机也要安装的。”
    “当然。”雷伯宁点了点头说道。
    作者:韩兮 时间:2018-03-29 10:13

    第四章:记者林川

    从别墅中出来,苏琼的脸色十分不好,她径直走向了停车的方向。
    “你这就要回去?咱们的活儿还没有干完呢?”背后传来老范冷静的声音。
    苏琼站住身形回过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老范:“为什么要让我说?你没有看到那个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
    老范看了看苏琼,缓缓地说道:“这是你应该做的,你必须告诉受害人咱们下一步的计划,这样他们才能与咱们很好的合作。”
    “可是……”
    “没有可是,只有破案!”老范打断了苏琼的话。

    苏琼长长地呼了口气,她知道即便自己不说,同样的话老范也要说的,也许语气更加冰冷,那时对秦玲恐怕更是一种打击。
    苏琼说道:“你知道吗?秦玲已经认定这是一起绑架了,而没有定性的话不能由我来说。”
    “为什么?你是负责人。”
    苏琼只好解释道:“你知道吗,姜玲趁着别人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对我说保姆与管家都是雷伯宁的人,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他们夫妻之间关系不好还是什么其它的,但这很有可能是一条有用的线索,而且这至少证明了她信任我。但没有定性为绑架案的话一经我说出来,恐怕她对我什么都不会说了。”

    老范愣了一下,然后讪讪地说道:“她应该相信警方的。”
    “女人和男人的想法不一样的,相信谁不是靠理性来判断的。”苏琼纠正着老范的错误认识。
    老范一时无语,脸上有些发热。苏琼心中突然有些得意,为了不让老范继续尴尬,便转换了话题:“雷伯宁那里有什么情况?”
    老范摇了摇头:“我没问。他对那个孩子并不是很关心,而且他似乎在隐瞒什么,所以现在问根本不是时候!我需要回去查看一下他的资料才好提出针对性的问题,否则容易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你的意思是……”苏琼感到老范的话里有话。
    老范摇了摇头:“也许我的感觉有问题,咱们先到房后看看吧!那里正对着窗户,也许有什么线索呢!”

    这是一个奇怪的家庭,丈夫与妻子之间似乎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有着某种巨大的隔阂。
    但这个秘密与隔阂真的存在吗?苏琼心中有着一丝的疑问。
    一个母亲在失去了孩子之后,她自然会表现出一种令外人感到颇有些神经质的举动,这是有情可原的,但为什么她会怀疑丈夫以及家里的佣人呢?这种怀疑便显得毫无道理了,除非在这场所谓的绑架案背后隐藏着什么。
    老范并没有具体说明对雷伯宁的怀疑,他绝不是那种凭感觉便肯说出自己想法的人,但毫无疑问,雷伯宁在对于孩子被绑架这件事上表现得极为平静,这完全不象是一个父亲应有的表现。
    夫妻俩似乎都很反常,但这反常是关系到孩子的失踪还是关系到他们各人的隐私呢?苏琼不禁有些迷惑。

    两个人沿着甬路转到了这幢别墅的一侧,远远地便看见一名警员正与一个年轻人在交涉着什么。
    看见苏琼与老范走来,这名警员立即迎了上来:“隍都早报的记者!”
    这时,那名年轻人也走了过来,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苏队,老范!”
    看到他,苏琼的心不免一跳,但还是用一种鄙视的口吻说道:“燕妃子的消息这么灵通呢?是她派你来的吗?”
    那名年轻人摇了摇头,高深莫测地说:“媒体的消息永远不会比警方及时的,而警方的消息永远不会比当事人及时的!”
    苏琼与老范心中一惊,老范急忙问道:“是雷伯宁叫你来的?”
    “是他夫人。”
    老范与苏琼相互看了一眼,秦玲这是为什么呢?不但报案给警方,还叫来了报社的人,难道她想把女儿被绑架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吗?

    老范不再说话,一个人走到了冬儿房间的下面,抬头是窗户,风铃已经被摘走了。站在甬路上,老范仔细地观察着绿草地上的痕迹。
    “草地上根本没有搭梯子的痕迹,我刚才已经看过了。”年轻人对苏琼说道,语气很自负。
    苏琼哼了一下,然后问道:“秦玲叫你来做什么?私家侦探?”
    这个年轻人名叫林川,他曾帮助警方侦破过一些案件,有着极强的逻辑推理能力。
    林川笑了笑,然后摇头说道:“我现在是一名记者,再说了,既然找你们警方了,他们也不会再找私家侦探了,何况隍都城根本没有私家侦探啊!”
    “那倒不一定,有些人比较喜欢这个工作。”
    林川淡淡地说道:“有些事赶上了也没有办法,不跟你兜圈子了,秦玲是希望借我们的报纸找回她的女儿,数目是很可观的。但燕妃子猜到肯定不是失踪那么简单,所以叫我过来看看,随便来拿小女孩的照片。果然,我来了就看到门口停了这些警车。”
    “那你怎么没进去?”
    “刚才你们在里面我不好打扰的,所以就和一位警员聊了会儿,知道果然不是简单地失踪,所以就转到这里来了,随便看看。”
    苏琼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位警员,林川忙解释道:“你不用怪他,他不让我在这里看的,我问的是以前认识的一位警官。”

    苏琼想了想问道:“那你发现什么没有?”
    林川摇了摇头:“没有,也许是昨天下雨的原因,地面上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痕迹!”
    苏琼点了点头,然后谨慎地说道:“那位叫秦玲的母亲情绪不是很稳定,她找你们报社这件事我认为雷伯宁并不一定知晓,不过话说回来,她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如果你们明天就把寻人启示登出去,我想对这个案件并不一定有好处!”
    “你们警方什么意思?”
    “其实我的意思是你们暂时不要登,现在跟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案子到底是失踪还是绑架都没有定性呢。如果实在要登也可以,我希望是配合警方的工作,什么时候登我们说了算!反正你也不是广告部的,燕妃子也不是,没必要那么势利的。”苏琼有意无意地强调了一下最后一个关键词汇。
    林川笑了,他点了点头:“燕妃子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她叫我来,而不是广告部的那些白痴们。但现在的问题是秦玲要登,我们可以拖一天,拖两天,第三天就不好说了,毕竟人家是我们报纸的大客户,而且现在是孩子丢了,心里在着急呢。”
    “两天时间吧,两天时间至少能够定性了,怎么登这个咱们再商量,我不管秦玲还有燕妃子怎么想,我接手这个案子,我首先要保证孩子不能出任何问题,对吧!”
    “当然,一切从孩子出发。”林川点了点头。

    老范走了过来,冲着苏琼摇了摇头,然后转向林川:“这件案子你又想插手?”
    林川皱了一下眉,他知道老范对自己的印象一直不太好,忙说道:“刚才和苏探长谈了,我们报社肯定会配合警方的。”
    老范没有说话,冷笑了一下,然后走开了。
    苏琼对林川说道:“等我们走了,你再进去吧!”停了一下,她低声说道,“秦玲需要一个她可以信赖的人,你明白吗?”说完,她转身追向老范,抛下最后一句话:“打电话联系吧。”
    林川愣了一下,他知道苏琼分明是在暗示自己,看来这一次,自己又得卷进来了。

    其实,有没有苏琼的那句话,林川都必然会卷进来的,以致于他险些为此走上了难以置信的死亡之路。
    林川是一个对案件充满了好奇的人,与警方一味的寻求事实真相不同,林川更关心的是罪犯,是一种什么力量能够让罪犯敢于剥夺他人的生命,又是一种什么力量令一个胆小怯懦的人变成了凶残恶毒罪犯呢?
    这种问题象谜一样引诱着林川,令他欲罢不能,为了寻找问题的答案,他会义无返顾地投身于破案之中,即便遇到危险也在所不惜。
    林川看起来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但事实上他的内心却是阴暗的,他喜欢犯罪,在他的思维中,所有罪犯几乎天才,他们酝酿犯罪的过程是一个伟大的策划,需要脑力的高速运转,而他们在实施犯罪的时候又是那么地冷静与果敢,这完全就是一个人的自我突破,是向极限挑战的勇气。于是,一个案件在罪犯的精心努力下几乎成为了一件艺术珍品,并且绝难复制,这让林川感到十分地惊奇。
    与其说林川在寻找罪犯,不如说林川在挖掘罪犯所创造作品的过程,而在任何一个挖掘的过程中,林川便把自己等同于罪犯了,于是,每一次侦破,林川其实都是在对自己进行着灵魂的拷问,残忍,却不流血的拷问!
  • 首页
  • 上一页
  • 5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韩兮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6天 / 跨度241天】
    • 开贴:2017-10-23 16:26
    • 更新:2018-06-22 11:04
    • 阅读:4385 回复:441 楼主:466
    • 字数:约480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