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大汉一梦》

  • 首页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2-13 11:44
    一日、两日……七日。一直到第七天,身在白登山的汉军已饿得无精打采。刘邦无奈,遂遣使往冒顿处求和,并向冒顿保证,只要他能答应撤军,以后他和冒顿便划界而治,汉人永不侵略匈奴,并且还保证将自家公主嫁入匈奴,每年给匈奴不计其数的绢帛财物。
    最开始的时候,冒顿轻视了刘邦,他本以为刘邦会直接和匈奴人开战,突入自己的腹地,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将刘邦围而歼之,只要刘邦一死,整个汉朝的指挥线将会全盘崩溃,到时候天下还不是弹指一挥的事儿吗。
    可没想到刘邦甚是谨慎,竟然在攻击自己以前领军登上白登山探查敌情。
    当时匈奴军已经改头换面,于代谷以西四面布置骑兵军团,准备等刘邦一来便围而歼之,所以冒顿见刘邦率众登上白登山以后就知道原来的办法行不通了,便打算以最快的机动力直奔汉军,在他们还未成功布阵以前就将其击杀。
    可冒顿千没想到万没想到刘邦的布防速度如此之快,效果如此之高超,便只能围住白登山,以待汉军饿死。
    这一天天过得双方都很艰难,冒顿着急汉军为什么还不饿死,汉军着急主力部队为什么还没来到,所以当刘邦的求和使者到来之后冒顿就心动了,他按日程来计算,料想后方汉军主力即将到达白登山,如果到时候被钳击结果就说不准了,所以答应了刘邦的不平等条约,主动撤去了部队。
    刘邦,因为自己的谨慎逃过一劫。
    写到这,我要和大家解释一下了,因为熟悉汉史的朋友都知道,白登山之围之所以能够解开都是因为陈平的计谋,他让刘邦派使者前往冒顿阏氏(单于夫人)处贿赂阏氏,之后阏氏一顿枕头风,冒顿这才解了白登之围。
    这还不算,据《汉书》《史记》记载,当时匈奴并没有马上解除白登之围,而是留下一个口子放汉军出行,等汉军撤离以后他们才撤的。
    真的可能吗?反正我要是刘邦我肯定是不敢,那不等于拿命来赌吗。要知道,从山下撤退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阵型,那时候只要匈奴大军一个突击,汉军百分之一千会被分成好几段,进而全歼。好吧,哪怕匈奴人没有行动,那么摆好阵势的七万汉军就能在平原中战胜冒顿时期的三十余万精骑吗?对此我只有两个字的评价,呵呵。
    当时刘邦刚刚统一天下没多久,不管是内忧(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燕王卢绾,长沙王吴芮等等)还是外患(北匈奴、南越、东北高句丽,东南吴地的摇)都够刘邦喝一壶的,如果此时刘邦被弄死,那么天下必将再次大乱,好不容易统一的大汉将会再次分裂。试想,就凭刘盈这个孺子和吕雉这个老娘们能压得住场子吗?答案应该是不能,而这时候匈奴再趁势而下,那结果我都不敢想象。而凭冒顿的睿智凶残怎么能看不出其中道理?所以如果刘邦就这么下山的话冒顿哪怕赔上老本儿都是要灭了刘邦的。
    再加上冒顿是什么人?那就是一匹冷血的豺狼,为了匈奴的强大和政权的稳固他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阏氏?那是什么东西?在冒顿的眼里不过是一个政治工具而已,当初他都能将自己的阏氏送给东胡,怎么可能会听信现任阏氏的枕头风就把刘邦这么一大块香饽饽给送出去呢?
    所以,我个人认为,在这一点上,《汉书》和《史记》超过七成的几率是被刘邦伪造的历史所欺骗,这才记录下了如此不合理的一段。
    再看刘邦之后对匈奴的政策,所以本人猜测,刘邦绝对是和冒顿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才能成功捡回一条性命,而陈平只不过是一个给刘邦背锅的存在,仅此而已。
    于是,刘邦极为狼狈的回到了广武,而当他回到广武的第一件事便是前去监狱探访娄敬。
    刘邦亲自将娄敬扶起,面带惭愧的道:“先生,我错了,就是因为我不听您的话才使得被围白登,差一点儿葬送了大汉江山,我已经将之前十多批说可以攻击匈奴的人全都杀死了,也真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希望先生您还能继续用心辅佐我。”
    娄敬听了这话,激动地留下眼泪。
    这以后,刘邦封娄敬两千户,并赐爵关内侯。
    唉~,这就是刘邦,知错能改,可以拉下面子,反观以后袁绍是怎么对待田丰的?呵呵,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
    就在这时,我身边的世界再一次扭曲,我又回到了皇宫之中。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2-14 12:50
    注:期待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祝愿你健康长寿。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2-14 12:51
    75
    4.8狂辱大姑爷
    很明显,刘邦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扯下去,转而道:“我现在是一刻都不想再在广武呆着了,所以便向南返回长安,准备想办法对付匈奴。
    可返回长安就必须经过赵国,赵国又是我那大姑爷管辖的地方,难免相见。我那姑爷对我倒是没的说,又是给我端茶又是给我洗脚的,怕是亲儿子也没有这么孝顺的,可我当时刚逢大败,心情非常不好,这张敖便成了我的撒气桶。
    嘿嘿,至于侮辱他到什么程度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也是挺了解我的。”
    我:“……,谁当你姑爷都倒了血霉了。”
    刘邦:“咳,咳,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番举动反倒是将张敖的两个幕僚给得罪了,这两人一个叫贯高一个叫赵武,见我侮辱张敖,一个个都坐不住,当时就想弄死我,可一是我在赵国待的时间不长;二是张敖一直在我身边伺候我,所以他们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所以在我离开赵国以后,二人找到张敖道:‘大王!当初天下豪强并起,谁有实力谁就称王,先王(张耳)更是闻名天下。可如今,您侍奉汉皇帝非常谨慎恭敬,但他是怎么对您的?我二人也不想再说什么了,请让我们替您将汉皇帝弄死!’
    张敖只是一个窝囊废,只想安度余生而已,所以怎么可能会答应二人的要求呢,所以便道:‘你们怎么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先王曾经被陈余打的差点儿亡了国,多亏得汉皇之助才能复国,所以说,我张家现在的一切都是汉皇给的,我就是被他侮辱一两次又能怎么样呢?你们的话全是大逆不道之言,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这么说了。’
    那贯高和赵武听了张敖的话以后相互一望,眼神不免有些失落,便和张敖道:‘听您这么一说倒是我们的不是了,大王您是忠厚的长者,不忘恩负义,这很好。但是我们二人可不是什么长者,我们的原则就是不受人侮辱!如今汉皇侮辱了我王,所以我们是必须要杀了他的,不过大王您放心,这事儿都是我二人所为,哪怕最后消息败露了也绝对不会牵连到大王您的!’
    说罢,这二人转身便走了,我那大姑爷一开始以为二人只是一时之气,过两天就好了,可没成想,这两个山炮竟然真的找机会刺杀我,要不是我有敏锐的第六感,还就真让这俩小子得逞了!(一说赵王也想弄死刘邦,所以故意放纵)”
    我:“怎么说?”
    刘邦:“这事儿过几个月再说,咱还是先说别的吧。”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2-14 12:51
    4.9汉匈第一次和亲
    刘邦:“就在我返回长安以后,北方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
    我:“什么消息?”
    刘邦:“哼!提到北方还能是什么?那就是匈奴人再次起大军攻打我代地边境了。”
    我:“这些臭不要脸的!陛下已经和他们匈奴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他们还想闹哪样?”
    刘邦:“咳,咳,那个啥,你也别激动,这个不平等条约虽然是签署了,但我并没有执行,你也知道嘛,签和履行并不是一码事,当初我还和项羽也签订了条约呢,结果还不是一转头就把他弄了。”
    我:“……,怪不得人家打你,原来是你违约了。”
    刘邦:“哈!我违约又能怎么着?说实话,我早料到会有这一天了,所以在撤离广武以后便在代地给我二哥(代王刘喜)留了二十万正卒!还让樊哙和周勃留下辅佐他,只要这些野蛮人敢过来,我就能让他们有来无回!捏哈哈哈哈哈。”
    猖狂的大笑以后,刘邦又突然没动静了,几息以后,刘邦的表情逐渐变得阴郁,并且恨恨的道:“可几天以后,我傻了,我彻底傻了!因为我没想到人竟然可以废材到如此的程度?”
    我:“咋了?难道代地被……”
    刘邦插话:“没你想的那么糟,但也绝对颠覆了我对人的认知。你知道吗?我汉朝正卒是相当精锐的,虽然要照巅峰时期的秦朝锐士差那么一丢丢,但也绝对有限,二十万汉朝正卒,再加上有城墙的守护,你别说三十万匈奴人了,就是一百万我也能吃掉他一半儿!
    可我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那天,我正在内殿批阅奏章,忽然跑进来一个小太监说代王刘喜在外求见。
    我一听直接懵了,‘谁?!’
    小太监:‘回陛下,代王刘喜。’
    我惊异的道:‘我X,不~是~吧~,快!让这狗东西滚进来见我!’
    就这样,刘喜颠儿颠儿的跑来见我,见到他以后我二话不说,直接拽住他的脖领子,阴狠狠的道:‘我的代呢~~~?’
    刘喜赶紧道:‘三儿,阿不陛下,你别这样,你吓到我了。’
    我说:‘别他X废话!告诉我我的代哪去了?是不是让你给弄丢了?’
    刘喜:‘我,我不知道,当我看到乌压压的匈奴人朝我们攻过来的时候我吓坏了,直接就弃城跑了,不知道代怎么样了。’
    哎呀我去!听了这话我这肝儿差点儿没气出来,当初我爹总骂我,并且拿我和二哥作比较,说我二哥怎么怎么会耕地,我怎么怎么游手好闲。如今看到了吧?这他X的就是个大废物!
    于是气得哆嗦的我直接将我二哥扔到了监狱里,如果因为他丢失了代,我第一个要的就是他的命!”
    我:‘您也太狠了,这可是您二哥啊。’
    刘邦:“二哥怎么了?!!二哥怎~么~了~?!代地!那可是代地!熟悉战国史的你不可能不知道代地对我汉朝代表着什么!那地方既是优秀战马的产地,又是防御匈奴的一大屏障,最重要的是,我二十多万大军都堵在那里呢,而主帅却未战先却,直接扔下部队跑了!你知道的,主帅为军中之胆,如果主帅跑了,士兵不是四散溃逃便是直接投降。这二十万士兵几乎是我现在的全部家当了,如果把这些全丢了。我汉朝危矣!”
    我:“那,那怎么整?”
    刘邦:“还好,还好我在临走之前将樊哙和周勃留在了军中各指挥十万正卒。因为这些正卒刚刚到达代地,对于刘喜的归属感还不强,所以刘喜撤退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最后,周勃代刘喜防守代地,终于成功的打跑了来犯之匈奴。”
    我:“这还好,那您是怎么处理的刘喜呢?”
    刘邦:“说实话,当时我真想杀了他,但他一直都是我爹最器重的孩子,我还真就下不去手,所以我直接罢了他的王爵,降他为合阳侯,让他以后养老得了,别再给我出去丢人了。
    按理说,我二哥这一系从此应该就没落了,可没想到他有个‘好’儿子,最后靠着军功又给他这一系争回了一个王爵。”
    我:“刘喜的儿子?谁呀?”
    刘邦:“呵呵,他的名字叫刘濞。”
    我:“……”
    刘邦:“先不说这小畜生了,我们还是继续往下说吧。
  • 首页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鸟山居士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75天 / 跨度81天】
    • 开贴:2017-12-01 20:32
    • 更新:2018-02-21 11:45
    • 阅读:318997 回复:4306 楼主:227
    • 字数:约243千字
    • 图片:2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