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大汉一梦》

  • 首页
  • 上一页
  • 7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4-16 18:19
    3.28即有缓急,可任亚夫
    周亚夫,汉朝名将周勃次子,因有战功,加上属于权贵之后,所以事业一帆风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河内太守。
    当时,古代第一女神相许负曾经给周亚夫看过相(注:许负,超猛的相术师,只给两千石以上官员看相,从无算错之事),说周亚夫将要在三年以后被封侯,封侯八年以后便会成为将相,掌国家军政大权,位极人臣。可九年以后便会饿死。
    听到这,周亚夫哑然失笑,对许负第一次产生了质疑,他笑道:“许仙师,我兄长已成为继承父亲爵位的继承人了,哪里还能轮到我呢?再说,假如真如你所说,我成为了位极人臣的丞相,那就等于拥有了无尽的荣华富贵,怎么还能饿死呢?”
    许负看了看周亚夫,然后只说了“祸从口出”这四个字,便再也没有多说,转身便走了。
    果然,三年以后,周勃的长子犯了罪,汉文帝废除了他的侯爵职位,令众臣再挑选一个周勃的儿子作为侯爵,大家一致认为只有周亚夫才能继承侯爵之位。于是,汉文帝封周亚夫为条侯,继承周勃食邑。
    到这,许负都算对了,那么以后的事许负也算对了吗?这是后话,我们暂且不表,还是书接上文,看看汉文帝到底在细柳营发生了什么,使得他重新的“阳光明媚”。
    之前,汉文帝观霸上与棘门守军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不管是守门的士兵还是各位将军,见到汉文帝以后全都是下跪参拜,汉文帝也是走走过场便“拂袖而去”。
    直到细柳营以后,一切都大大的不同了。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4-17 14:52
    137
    只见细柳营士兵人人精神抖擞,见皇帝的先行车队后直接拦住,怒声喝问:“什么人!”
    那先行车队的队长轻蔑的看了一眼面前都尉,然后很是骄傲的道:“什么人?我们是皇帝的先行车队,皇帝现在就在后面,你说我们是什么人?”
    本以为这名都尉听了以后会直接对自己换上笑脸,可没想到此都尉非但没有换上任何笑脸,反倒是严肃道:“军营中只有军令!没有天子之诏!”
    车队队长:“你,你!我不和你辩论,快去通知你们管事儿的,就说皇帝来了!”
    都尉:“此事周将军已经知晓,但军营就是军营,没有周将军的命令,一个人都别想进来!给我退回去!”
    一看这些大兵是玩儿真的,车队队长也不敢猖狂了,只能憋憋屈屈的前往去找汉文帝告状。
    可汉文帝一听这话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来了兴致,遂亲领车队往细柳营处。
    等到了细柳营以后,汉文帝和左右道:“来人!”
    “在!”
    汉文帝:“你,去!和守门都尉说,‘大汉皇帝来了,让他赶快开门,并让将军亲自迎接。’”
    “是!”
    于是,这小传令兵便往守门处传达了汉文帝的口谕。
    可谁承想,这小都尉连皇帝都不鸟(虽无史料记载,不过绝大多数史学家都断定,此小兵一定是得了周亚夫的命令,不然哪怕是军纪再严明也不敢在不通知周亚夫的情况下如此对待当朝天子),还是那句话,“军营中只有军令!没有天子之诏!”
    传令兵无奈,只能回来将事实原原本本的汇报一遍。
    本以为汉文帝会当场大怒,可没想到他却哈哈大笑,然后和那小传令兵道:“没关系,你再去一趟,就说‘皇帝此次前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慰劳一下军队而已。’记住,口气谦卑一些。”
    传令兵依言而去,这回守门都尉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再为难传令兵,而是转而通报了周亚夫。
    周亚夫一听是慰劳军队,这才命都尉打开营寨大门,但并没有亲自出营迎接汉文帝,只是让汉文帝自行进入军营之中。
    可当汉文帝进入军营以后又来事儿了。
    因为汉文帝坐在马车之上,所以速度很快,负责引路的小将直接拦住了汉文帝的车驾,并和御者道:“周将军有规定,军营之中不得急行!”
    御者听了这话一愣,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车驾之内的汉文帝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的和御者道:“按他说的做。”
    于是,汉文帝的车驾在细柳营中缓缓前行。
    当汉文帝的车驾到了中军大帐之时,“姗姗来迟”的周亚夫才穿着盔甲出帐迎接汉文帝。
    等汉文帝从车驾下来以后,周亚夫对汉文帝一揖,然后道:“身披盔甲的武士没有跪拜之礼,请以行军礼拜见皇帝。”
    见此,汉文帝依然没有生气,反倒是大为感动,并诚心慰劳全军将士。
    后,汉文帝离开细柳营,对左右无不真诚的道:“好!这才是真正的将军,那些霸上和棘门的将军们只知道溜须拍马,根本没有半点儿价值,和匈奴人对上也都是被生擒的货色。只有周亚夫,有了他,我还怕被匈奴侵犯吗?”
    于是,在回到皇宫之后,汉文帝当机立断的任命周亚夫为中尉,掌京师安全事宜。
    可就在次年6月(前158),时年四十六的汉文帝不知得了什么疾病,竟整日头晕眼花,云里雾里,他料定自己时日无多,赶紧命人将太子刘启招至身边,并语重心长的和刘启道:“儿啊,关于治国方面的事我已经没什么要教给你的了,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好皇帝,甚至比为父做的更好。只有一点你要记住,一旦这天下发生了兵祸,你要是没有可以信任的将才,那就用周亚夫吧,他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刘启:“呜呜呜~~儿臣遵命!”
    汉文帝:“去吧。”
    刘启:“呜呜呜~~是。”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4-17 14:52
    3.29汉文帝——刘恒
    汉文帝:“申屠嘉来了没有?”
    话毕,申屠嘉站到汉文帝面前,下跪道:“老臣在!”
    汉文帝:“我说,你写!”
    申屠嘉:“是!”
    汉文帝:“朕闻天下万物无不死之理,死为天道常理,没有什么可值得哀痛的。
    如今,世人皆喜生而厌死,死了人还要厚葬,弄得倾家荡产,这是为了什么呢?
    我这人一生没什么德行,一辈子对百姓和国家也没什么帮助,难道还要让百姓和百官为我这样一个人伤心落泪进而摧残自己的身体吗?
    我这人很不聪明,所以哪怕在皇位二十多年也时常反思自己有没有做错什么,担心自己不得善终。
    如今,我竟然能以这种高寿而死去(四十六),还能被后人供奉在高庙里,这难道不是上天的垂爱吗?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所以,现在我诏令全国官民,当我死去三天以后就要脱去丧服,同时不要禁止娶妻、嫁女、祭祀、饮酒、吃肉。应当办理丧事、服丧、哭丧的人也都不要赤脚踏地。为我送葬的时候不要陈列车驾和兵器,不要发动男女百姓哭丧,更不可以做任何劳民伤财的举动。
    等我下葬十五天以后,宫中的大臣们就把孝服脱了吧。后宫从美人一直到少使一律遣散回娘家,准许他们改嫁。”
    公元前157年6月,伟大的汉文帝刘恒病逝,享年四十六岁。
    汉文帝一共在位二十三年,这期间,长安的宫室、苑囿没有增加或者装饰,皇家的车骑和服饰也没有比以前更加精美。甚至汉文帝自己的衣服也没换过新的,他所宠幸的姬妾也都是布衣。
    曾经有一次,汉文帝想要建造一座露台,好信儿的他找来工匠,询问建造这个露台究竟需要花多少钱。工匠回答为“一百金”。
    汉文帝听后惊叹的道:“一百金?这简直是普通人家十户的财产了,既然这么贵,我还造他干什么?”
    (注:一说汉文帝在唱双簧,不过那又怎么样?你能挑出来他奢侈浪费的典故吗?)
    是呀,汉文帝就是这样节省,可汉朝的国力却在他的带领下蹭蹭向上蹿,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
    汉文帝,在两汉众多皇帝中,论对国家的贡献,他绝对可以排在前五之列(血统也算其一),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他叫刘恒。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4-18 17:44
    138
    第四章汉景之治
    4.1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你浑身直冒火
    公元前157年6月,太子刘启正式继位为大汉第六任皇帝,是为汉景帝。
    汉景帝继位以后,先尊皇太后薄氏为太皇太后,然后尊窦皇后为皇太后。
    之后,他与朝中两千石以上官员商讨,为其父汉文帝创《昭德》之舞,并建庙,尊太宗。
    再之后,按照统治者的惯用套路便是大赦天下了,可汉景帝没有,在这之前,他有更重要的事儿做,什么事儿呢?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他要报仇的对象又是谁呢?
    邓通!
    可就在汉景帝磨刀霍霍要对邓通动手的时候,廷尉张释之却突然跳出来找汉景帝承认错误来了。
    话说张释之早年曾死死的得罪过汉景帝(司马门事件),猜测汉景帝继位以后一定会找机会归拢他,所以自从汉景帝继位以后便不敢上朝,只托病在家。
    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面对的你还是要面对,张释之本想向朝廷辞职,可还怕遭来更大的横祸(皇帝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便只能硬着头皮前往汉景帝处主动承认错误,态度极为谦卑。
    汉景帝到底是不是想收拾张释之我是不知道,但通过这次赔礼道歉以后,表面上却是原谅了张释之,依然让他做汉朝的廷尉,可在次年就将干的好好的张释之贬为淮南王相,调到外地去了。
    因为张释担任了多年的廷尉,所以经验老道,不可能犯什么太大的错误,所以我可以断定,汉文帝还是想要收拾张释之的,只不过张释之比较聪明,靠自己的机智躲过一劫而已。
    行了,张释之从此在淮南国就扎了根了,历史的舞台也没有他的地儿了,我们还是回头看邓通吧。
    那邓通又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就得罪了汉景帝了呢?
    话说汉文帝还活着那会儿,曾经有一段时间身体上长了一个恶性脓疮,恶性脓疮是个神马玩意儿呢?好信儿的我度了一下,结果……不说了,满满的阴影(想知道恶性脓疮啥样的自己上网查吧)。
    当时,邓通为了向汉文帝表达自己对他的忠心,竟然俯身上去为汉文帝吸脓(呕~~),汉文帝被邓通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认为邓通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便柔声问道:
    “通阿,你觉得这天下谁才是最关心我的人呢?”
    为了汉文帝死后依然能得到皇帝的恩宠和荣华富贵,邓通是想好好拍一拍汉景帝的马屁的,所以对汉文帝道:“怕是没人能超过太子了。”
    听了这话,汉文帝亲情之心大起,便命人速去招当时还是太子的刘启前往觐见。
    而邓通一听这话心跳的是噹噹的呀(我K,这回马屁好像拍反了),生怕汉文帝做出什么“虎”事儿。
    果然,当刘启进入参见汉文帝以后,汉文帝啥也没说,直接把被一掀,“吸。”
    刘启当时就懵13了,看着那又红、又白又紫的(呕~~~)恶性脓疮,刘启恶从心生,哆哆嗦嗦的问:“吸,吸啥?”
    汉文帝吹胡子瞪眼:“恩~~?”
    得嘞,爹都瞪眼睛了还能说啥?不管恶不恶心,先吸了再说吧!
    于是,刘启的“初吻”没了。
    再之后,刘启扶着墙从皇宫出来。
    回到东宫以后,他直接找来一个侍从道:“去!给我查查,我老爹今儿个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请我‘喝汤’。”
    “是!”
    不久之后,手下回报,将邓通所说原原本本的报告了刘启。刘启听后大怒,当时就在心里诅咒邓通不得好死,发誓以后要给他颜色看看。
    所以,当刘启上位之时,便是邓通命丧黄泉之日。
    刘启上位以后,直接将邓通免职,让他滚回家做一名普通的老百姓,之后以“私出铸钱”为由,将邓通的家产给收的干干净净,邓通真可谓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曾经富甲天下的邓通被汉景帝没收家产以后穷到了什么地步呢?呵呵,穷到只有一身粗布遮身而已,甚至连一个簪子也没给他留下。
    最后,邓通终于是应了多年以前相术师的占卜,被活活饿死了。
    同年,长沙王吴著魂归西天(吴芮—吴臣—吴回—吴右—吴著),因为他膝下无子,所以封国被废除,后被封给了汉景帝第六子刘发。
  • 首页
  • 上一页
  • 7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鸟山居士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84天 / 跨度298天】
    • 开贴:2017-12-01 20:32
    • 更新:2018-09-26 18:59
    • 阅读:556167 回复:10333 楼主:1194
    • 字数:约855千字
    • 图片:4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图文小说《阿Q的天空之黄土一梦》(连载)102图 那年花香飘过 2015-06-07 14:27 5239/979 175/1217
    舞文长篇连载----黑虎山风云录310图 曹玉和 2017-09-11 20:02 14976/3274 371/984
    杂谈黑帮电影——长篇连载2图 我一人跳舞到天亮 2011-10-03 09:01 20363/1700 248/497
    煮酒长篇连载——《大汉一梦》39图 鸟山居士 2018-09-26 18:59 9139/1194 284/298
    舞文《欢乐牛逼武侠梦》——长篇武侠连载69图 刘绪国 2018-09-07 15:50 26888/1517 352/1412
    舞文《铁桥记》----讲述一段与70后有关的前尘往事(长篇连载)17图 淼垚焱 2017-09-08 21:23 13209/919 322/1278
    舞文长篇小说《高考移民》连载(已完稿 寻出版)7图 宋文涛A 2018-01-02 12:04 8427/451 87/2589
    舞文一束白兰花 (长篇连载)145图 姝男ac2 2014-09-28 17:37 6366/2076 302/908
    舞文《三国大梦》——不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解读(长篇连载,每日更新)28图 河北赵二2 2017-01-05 16:34 7371/754 176/604
    舞文巷战之王:血胆儿女科学抗日 (长篇连载)174图 平哥说 2018-08-18 13:06 2226/5484 457/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