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缠蛇记——宋文奇故事集

  • 首页
  • 上一页
  • 5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奇可奇 时间:2018-04-02 22:15
    第15章 梅父花蛇
    逃跑的人,正是身子复原了的银环蛇!他早在甄子鸿背上就醒了,只是身体过虚,腿与身子又隔着几层布,他试着接了几次,都因为布的障碍,成不了功。只好在甄子鸿背上养精蓄锐。待甄子鸿把他放在地上时,他体内的元气,也能让他把三米之内的两条腿接起来。他一直在等待机会,见甄子鸿睡意朦胧的时候,飞快地把腿接上了。他想把甄子鸿一石头砸死,却不料被甄子鸿躲了过去。
    幸好银环蛇接腿消耗了不少元气,手上的力气不大,梅婷婷的肩膀才受伤不重。梅婷婷说:“老东西跑了!咱们快追,他的腿刚刚接上,跑不了多远的。”
    甄子鸿说:“不能追,现在他在暗处,咱们在明处,如果他躲在哪里给我们几石头,那可有点不妙。”他看看手机,已是凌晨5点,说:“天很快就要亮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梅婷婷说:“你也睡一会儿吧。”
    甄子鸿说:“说不定银环蛇就在附近,我不能睡。”
    梅婷婷说:“那我也不睡。”
    两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起话来。梅婷婷追问甄子鸿,是不是早认得他父母?甄子鸿说在浴缸中所说的话,是为了扰乱银环蛇的注意力,瞎编的。梅婷婷却是将信将疑,总认为甄子鸿要不认识他父亲,要不就认识他母亲,甚至说甄子鸿有可能是受她妈妈所托,专门来救她的。甄子鸿见她总是不信,只好笑笑了之。
    天亮了,甄子鸿和梅婷婷带上两个包,钻出竹林,走到公路上,搭车来到叙州车站,坐上到峨边的汽车,几个小时后,两人到了峨边县城。峨边属于山区,梅婷婷的家,在离县城四十多公里处泸水镇的大山里,两人又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来到泸水镇,再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摩的”,又步行了一个来小时,终于到了梅婷婷的家。
    梅婷婷的家在大渡河边上,是几间很普通的瓦房,门前一片狼藉。门没上锁,两人进入堂屋,堂屋中间的桌上,摆着几个装着残汤剩水的碗,屋中满地烟头,屋角扔着一堆酒瓶子。
    此处地广人稀,离梅婷婷家最近的一户邻居,离这儿也有半里路。梅婷婷带着甄子鸿,到了邻居家,邻居家的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屋檐下宰猪草,梅婷婷叫了一声“王大婶”,王大婶抬头一看,大呼小叫地嚷道:“哎呀,婷婷你回来了?这一年多你到哪里去了啊?出去打工去了是不是,这个小伙子是你男娃儿吗?”
    “是你男娃儿”这句话,甄子鸿是明白的,在蜀地一些地方,“男娃儿”指的是姑娘的对象。他的家乡也是这么称呼的,小伙子的对象,则就叫“姑娘”。如果人家问一个小伙子:“那个女娃儿是你的姑娘吗。”意思是,那个姑娘是你的对象吗?
    梅婷婷脸上飞过两朵红云,说:“他是我哥哥。大婶,你知道我爸到哪里去了吗?”
    王大婶细细地打量了甄子鸿几眼,才说:“你爸在大渡河里帮人捞卵石。”
    梅婷婷谢过王大婶,和甄子鸿来到大渡河边。大渡河在此处有一百多米宽,水流相对较缓。浅水里,几十个只穿着一条裤衩的采石工,正在用一种半机械式的采石机,挖采着河底的鹅卵石,河滩上,采积上来的鹅卵石堆积成小山般的好几大堆。石堆旁边,有几个灌木搭成的窝棚,那是采石工作息吃饭的地方。
    梅婷婷冲着那群人,大声叫“爸爸!”
    众采石工听见喊声,纷纷抬头,看见了梅婷婷带着一个小伙子,有人向一个头腿细、身子粗,长相猥琐的中年人说:“老梅,你女儿给你带着金龟婿回来了,你还捞什么石头,快回去招待你女婿吧。”
    那猥琐男人——梅婷婷的父亲梅华胜,从河里起来,到一个窝棚穿上衣裤,上岸走到梅婷婷面前,问:“你不是跑了吗?还回来干什么?”看了梅婷婷身后的甄子鸿,问:“他是谁?”梅华胜脸上的表情,既无愤怒,又无喜悦。
    梅婷婷说:“爸爸,我错了。女儿在外面遇上了危险,他是救过我命的甄哥哥。爸爸,咱们先回家吧。”
    梅华胜哼了一声,带头向家中走去。
    到了梅华胜家,甄子鸿拿出在峨边县城买的两瓶酒、一条烟和两斤卤猪头肉,呈给梅华胜,梅华胜一见烟酒肉,两眼放光,脸色马上由阴转晴,他不客气地收下了,并吩咐女儿:“婷婷,把桌子收拾收拾,我要跟这个小伙子喝几杯。”
    梅婷婷先把桌子收拾干净,把地几下扫了,摆上两副碗筷,把两斤猪头肉倒进一个大海碗里。梅婷婷问父亲家中有米没有?梅华胜说他多数时候都在河边上吃,米是没有的,床底有些土豆,不知还能不能吃。
    梅婷婷从父亲的床底下,掏出十几个土豆出来,她本想炒一碗土豆丝,但翻箱倒柜,一滴油也没有找到,盐倒是有半包,她只好把土豆洗了洗,升起火来,煮了一窝水煮土豆。
    待梅婷婷的土豆煮好端上桌,甄子鸿和梅华胜已喝完了一瓶白酒,猪头肉吃了大半。两人都喝得微熏了。推杯换盏间,梅华胜问甄子鸿是怎么救他女儿的。甄子鸿不便实说,只说是从人贩子手中把梅婷婷救了。
    见女儿端上土豆,梅华胜说:“婷婷,快一起吃吧,肉都快吃完了。”
    或许很少受到父亲这么关心,梅婷婷眼圈一红。梅华胜问:“怎么啦?”
    梅婷婷抽抽噎噎地说:“爸爸,女儿离家一年,就被人欺负了一年多!”
    梅华胜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梅婷婷说:“我被一个叫阎奂生的老叫化子……”
    “银环蛇?”梅华胜的脸陡然一变,急急地问道:“他把你怎么了?”
    梅婷婷说:“银环蛇逼着练了‘碎龙功’,被他把手脚剪下来,装着叫化子讨钱……”
    “啪!”梅华胜把桌子一拍,喝道:“什么?银环蛇逼着你练碎龙功?”
    见梅华胜知道银环蛇,且如此激动,甄子鸿更无怀疑,梅华胜就是银环蛇的师弟“梅花蛇”。心想,他应该也有碎龙功这样的“绝技”,怎么不去讨钱?
    梅华胜叫女儿详细地把她和银环蛇在一起的经历说跟他听。梅婷婷如实向父亲说了。当听到银环蛇几乎夜夜都跟梅婷婷在一张床上睡觉时,更是怒不可遏,骂道:“这条死蛇,当年睡了老子的老婆,又睡了老子的女儿!老子非把他弄成几段,永远让他成条碎蛇不可!”
    梅婷婷满脸通红,说:“他……他……他没有……”
    甄子鸿知道梅婷婷想说什么,又不好说出口,他接口道:“银环蛇没有命根子。他说他的命根子,在十七年前的一次练功时,被你放了一只猫进去,把他的命根子叼走吃掉了。”
    梅华胜一怔,说:“有这种事?我什么时候放过猫?我没干过这事!银环蛇的命根子真的没有了吗?”
    甄子鸿说:“我亲眼看见的,的的确确,真的没有了。”
    “哈哈哈哈,报应,报应,哈哈哈哈……”梅华胜仰天狂笑,笑得眼泪鼻涕糊满了一脸。
    待梅华胜情绪稍平,梅婷婷说:“爸爸,我和甄哥哥一人吃了一个碎蛇头。碎蛇头是不是破解碎龙功的解药?”
    梅华胜又一怔,问:“谁让你们吃碎蛇头的?是银环蛇吗?”
    甄子鸿说:“我被银环蛇剪成‘冬瓜人’后,本来以为手脚接不起来了,谁知误打误闯,一个碎蛇头自己游进我的嘴巴里,我不一注意吞下去后,手脚马上就接上了。然后,我就让婷婷也吃了一个,婷婷吃了后,手脚也接上了。”
    梅华胜说:“有这等事?碎蛇头确实可以暂时破解碎龙功,但治不了根,还需要几味草药辅助,如果专吃碎蛇头,不吃辅药,手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自动断掉,一旦断了,就再也接不起来了,因为,你们身上的功力已经废了,只是能断不能接。”
    甄子鸿和梅婷婷都大为惶恐,齐声问怎么办?
    梅华胜说:“那个药方,师父只传给了大师兄银环蛇,现在只有他才有。只有找到银环蛇,你俩才有救。”
    甄子鸿说:“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银环蛇?”
    梅华胜说:“你们不是把他的蛇葫芦拿了吗?银环蛇昨晚想把你的命根子接到他身上,中途被你打断了,令他的功没有行完。他没有这七条碎蛇和葫芦里的神液母子,在三天之内,他的手脚头都会断掉,再也接不起来。所以,银环蛇必须在三天之内,重新捉到七条碎蛇,和配好神液母液。碎蛇好捉,母液难配,那七种药,只有在二郎山中的蛇溪边才找得齐,并且,那里碎蛇也多。现在,银环蛇一定到二郎山去了。你们要想彻底解除危险,只有立马赶到二郎山去。”
    梅婷婷说:“爸爸,你一定知道蛇溪在哪里,你带我们去吧。要不,二郎山那么大,我们去了,也很不容易找到蛇溪。”
    梅华胜说:“去!怎么不去?这次,老子非把银环蛇碎尸万段不可!事不迟疑,咱们现在就走。”
    甄子鸿觉得,梅华胜虽然相貌猥琐,但为人,似乎并没有他女儿梅婷婷说的那么不堪。
    三个人简单收拾收拾,立即出山,希望在天黑前,坐上镇上到县里的最后一班车。
    在路上,梅婷婷问父亲:“爸爸,我妈妈当真是你们的师妹竹叶青吗?妈妈什么样子,我都记不起来了,妈妈漂亮吗?”
    “呜呜呜……”梅华胜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待哭得差不多了,才说:“你长得很像你妈妈。”说着站起来,说:“走吧。孩子,我知道,从小你一直都在恨我,怪我没看住你妈妈。其实,你妈妈没有走啊……
    梅婷婷一听,一把抓住父亲,急切地问:“那我妈妈在哪里?”

    第16章 同门相煎
    作者:奇可奇 时间:2018-04-06 19:31

    第16章 同门相煎
    梅华胜说:“为了赶时间,咱们边走边说。29年前……”
    梅华胜说,29年前,他11岁,正在上小学5年级。一天,因为家庭作业没做,老师叫请家长,梅父一听,抓起一根竹片就打。梅华胜知道厉害,撒腿就跑。梅父追了会儿没追上,也就作罢,想等儿子晚上睡觉后再收拾他。梅华胜却知道父亲的算盘,因为他吃过多次这样的亏,他不想回家了,向镇上走去。还没走到镇上,天色已晚。走着走着,梅华胜刚觉脚背上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刹那间,他脑袋就天旋地转起来,仰天倒地,晕倒过去。待醒来,梅华胜发现自己被泡在一只漂浮着蛇段和人手人腿的大缸中——蛇段是碎蛇,手和腿,是他梅华胜的手脚!
    “徒弟?你醒了?”随着说话声,一个小头、肩窄、大肚、粗腰、细腿、背微驼的人,脸向着梅华胜的脸凑了过来。那是一个老头,乃是碎龙门四十六代传人童蛇叟,碎龙功练得时间越长,体形就越接近于蛇形,阎奂生的体形就是如此。此时,他们正在一间茅屋中。
    “师父,你又收了个徒弟吗?”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推门而入,那就是梅华胜的师兄阎奂生。此时,阎奂生因练碎龙功时日不长,体形还没大的变化。
    童蛇叟问:“今天收入多少?”
    阎奂生把全身翻了个遍,搜出一大把零钱,仔细数完,恭恭敬敬地交给童蛇叟,说:“共是一十三块四毛七分。”
    童蛇叟接过钱,哼了一声,说:“才这么点儿?打了多少埋伏?”
    阎奂生赌咒发誓,说绝对没有。童蛇叟说:“谅你也不敢。好,下去吧。”
    梅华胜逃跑过几次,像梅婷婷一样,在逃跑过程中,经过几次断手断脚的折腾,终于乖乖地当了童蛇叟的赚钱工具。
    梅华胜20岁那年,也就是距现在的20年前,不知童蛇叟从哪儿弄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这少女柳眉大眼,长得相当清秀,梅华胜一见就喜欢上了她。这个少女姓朱,叫朱依青。同样,少女朱依青,被强迫练了“碎龙功”,也成了童蛇叟的赚钱工具。
    童蛇叟根据三个徒弟名字的谐音,以三种蛇的名字来称呼他们:阎奂生叫“银环蛇”,梅华胜叫“梅花蛇”,朱依青叫“竹叶青”,师父不再时,阎奂生和梅华胜都亲昵地叫朱依青“青竹蛇儿”。
    三个徒弟,被师父逼做断手断腿的叫花子,要到的钱,全部上交。虽然当时他们三师兄妹每个月的平均收入,相当于县长的水平,但童蛇叟平时给他们开的生活,却是相当差劲——午饭不能吃,因为那是“工作期间”,不吃午饭,那样更像乞丐,如果有人送给他们东西,则可以吃。童蛇叟只给他们提供早晚二餐,早餐一般稀饭,晚餐一般是冷馒头,很少有肉吃。每月,则只给每个人5元钱的生活用品钱。
    三颗摇钱树,源源不断地把钱交到童蛇叟手中,如入无底洞。而他们也很少看见童蛇叟花钱,童蛇叟的生活,与三个徒弟是一样的。
    三个徒弟,虽然心中对童蛇叟怀有深仇大恨,但他们却不敢反抗,因为,一个人一旦练了“碎龙功”,就只有受师父控制。他们每隔七七四十九天,必须泡一次碎龙神液,否则,手脚断手,将不能复原。而碎龙神液的液母,和液母配方,只掌握在师父手中。
    三年后,童蛇叟死了。临死前,童蛇叟的身子,分成了七个部分:头、身子、两手、两腿,以及生殖器。
    此时,朱依青已是一个18岁的大姑娘。
    三个徒弟,惊恐地看着床上已“化整为零”、尚未断气的师父。童蛇叟的头搁在枕头上,虽然完全脱离了自己的身子,却还能说话,他两眼望着阎奂生,说:“银环蛇,抱着我的头,到你房间去,我有话要向你交待。”
    童蛇叟的头在说话之时,其脱离了脑袋的腹部在起伏,好像平常人说话般反应。
    阎奂生惊骇地往后缩。童蛇叟的头怒喝道:“你们不想知道液母的秘方了吗?”
    阎奂生这才颤抖着双手,捧着童蛇叟的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只过了一分钟,阎奂生又抱着人头出来了,仍把头放在枕头上。
    童蛇叟那断头上的如蛇眼般大的小眼,向梅华胜和朱依青一扫,梅化胜和朱依青同时机伶伶地打了个寒战。童蛇叟的头说:“梅花蛇竹叶青听着!”
    梅华胜和朱依青连忙跪下,而阎奂生却在一旁大刺刺地站着。
    童蛇叟的头说:“我已把碎龙门掌门之位,和碎龙神液液母秘方,传给了大徒弟银环蛇。从今以后,你俩的一切行动,都要听从掌门师兄的指挥,否则,后果严重!我死了!”说罢,童蛇叟头上的眼一闭,那颗像蛇头似的小头,就此一动不动了。
    师兄妹三人,当天就把童蛇叟的碎身埋了。而当天,是他们每隔四十九天的“泡澡”日子。料理完后事,师兄弟三人脱光衣服,一起泡进了装着碎龙神液的大缸。童蛇叟活着时,是他们四个人同泡。
    当时阎奂生三十出头,梅华胜刚过二十,都是血气方刚的成年男子,除了泡澡之时偶尔与朱依青肌肤相碰,都从没有真正亲近过女色。每次泡澡,看到朱依青那白花花的玉体,近在咫尺,却不敢越雷池半步!因为,童蛇叟有严令,阎奂生和梅华胜,绝对不能动朱依青一根小指头儿!
    梅华胜吞着口水,泡在碎蛇缸里,忍受着巨大情欲的折磨。热血沸腾间,突然感觉左腿一凉,他还没反应过来,跟着右手一凉,接着左手再一凉。梅华胜醒悟过来,此刻,他的一腿两臂,也被阎奂生剪掉了!他正要运功把手脚接上去,但听“啪啪”三声响,阎奂生把他的一腿两臂,扔到了碎蛇缸外!
    梅华胜和朱依青,同声尖叫。
    又是“啪啪”两声,又有两条胳膊掉在了碎蛇缸外,这次却是朱依青的双臂。
    “哗啦”一声,阎奂生赤身裸体地从缸里站起来,翻身出缸,把又哭又骂,无手有腿的朱依青抱了出去,抱在自己的床上,轻而易举地把她奸污了。
    初识女人滋味的壮年汉子阎奂生,整整折腾了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的朱依青一整夜。
    第二天早晨,他才把手臂和腿还给了梅华胜和朱依青。
    其实,在这之前,梅华胜和朱依青,这两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少男少女,早已在眉目传情,相互有意。只因童蛇叟盯得紧,他们才没有机会亲热。阎奂生早就看在眼里,他又妒又恨,早就想对朱依青先下手为强,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了。
    手腿接上后,朱依青防范得紧,她拒不再跟两个师兄同一个缸“泡澡”,让阎奂生再无机会下手,阎奂生平常对她的威胁利诱,朱依青一概不理。
    尝到女人身体甜头的阎奂生,利用自己身有邪功,白天当断手断脚的乞丐,晚上当好手好脚的色狼,在短短的三个月之中,就糟蹋了十几名女子。
    一天晚上,阎奂生一个人“泡澡”。这天,是他每隔七年一次的“化整为零”,再“化零为整”的日子。如果这番功夫不做,他的身体将碎成几大块,永远不能复原。
    阎奂生紧闭房间门,先把自己的双腿、左手、头和生殖器剪了,剩下的右手怎么办呢?这个时候,练功人的身体相当脆弱,只需把手臂往剪刀轻轻刃上一磕,即断。
    把身体上该卸掉的部位都卸掉后,浸泡了一个时辰,阎奂生开始把自己的身体进行复原。他先把手臂和两腿接到了身体上,下一步是接生殖器,最后才是头。正要接生殖器时,突然一个白影,在阎奂生眼前一晃,一只白猫,如蜻蜓点水般,从“碎龙神液”面上掠过,掠到阎奂生脑袋之后。阎奂生只觉得自己的生殖器一痛——虽然离开了身子主体,但还是知道痛的。阎奂生心大骇,浮在液面上的断头向后一扭,转了一百八百度,见那只白猫,正蹲在他的枕头上,两只前爪按住他的生殖器,呲牙裂嘴,撕扯吞咽着,同时,嘴里发出“胡胡”之声,像是怕有谁跟它抢似的。阎奂生那断头的嘴里,大声向白猫么喝着,企图阻止白猫吃他的生殖器。那猫却连看也不也向缸里看一眼。阎奂生的身子上虽有手脚,可没有头在上面指挥,行动不能自如。阎奂生的脑袋,急得在碎龙神液面上滴溜溜乱转,但他只能干着急。转眼之间,那只白猫就把阎奂生的一个长约五寸的生殖器,全吞入肚中!
    阎奂生头上的嘴,大裂开来,号啕大哭。正在这时,“砰!”门一脚被人踹开,两个人抢入房来,正是梅华胜和朱依青。阎奂生的头一惊,立即住嘴,身子上的双手连忙把头抱住,飞快地往颈腔上嵌,就在头与颈腔要接触未接触的那刹那,一双手闪电般地伸过来,把阎奂生的头抢了过去。
    抢阎奂生头的人,是他的师妹朱依青。

    第17章 青竹蛇儿
  • 首页
  • 上一页
  • 5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奇可奇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1天 / 跨度201天】
    • 开贴:2017-11-11 10:04
    • 更新:2018-05-31 19:45
    • 阅读:141430 回复:533 楼主:242
    • 字数:约413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缠蛇记——宋文奇故事集2图 奇可奇 2018-05-31 19:45 291/242 121/201
    鬼话莫言斋-中短篇诡异故事集3图 青灯猫猫 2014-07-02 12:55 8348/856 123/1450
    鬼话鬼面讲的鬼故事集——一(不定期更新)4图 黑妖狐鬼面 2013-01-10 20:18 45707/2094 789/1303
    舞文赶尸道长 一具美艳女尸引发的传奇故事37图 紫梦幽龙4 2016-03-11 21:56 58509/6099 589/878
    鬼话《密十三》——揭秘大明王朝的一段传奇故事10图 夜半微风之老鬼5 2017-04-25 12:18 36715/1864 220/1568
    八卦直播《难兄难弟》——戏说60年代香港娱乐圈的传奇故事8512图 阳家抽蓝 2014-09-28 14:14 6260/2784 174/1827
    鬼话灰色诡计——中短篇故事集1图 倚天屠龙猪2 2014-03-19 19:14 6044/1163 118/528
    鬼话短篇诡异故事集:《诡梦集——出租车系列》 沐可CAD2 2012-03-30 08:34 6677/358 136/397
    鬼话温馨恐怖派《毒蜂作品集*怪事集》2011-2012年度5图 sinwavq8 2012-08-28 22:59 6080/923 140/268
    鬼话【天涯头条】---自娱自乐写的短篇鬼故事集 细腰肩棘螺 2011-04-25 22:58 6710/223 12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