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女友送了我一件衣服,但是我却闻到了一股死人味

  • 首页
  • 上一页
  • 6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帝言V 时间:2018-02-14 08:18
    我一听小灿这么说,浑身吓得一激灵。
    这怎么可能?
    一个大活人在这儿摆着,怎么说死了好几天了?
    可我看小灿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我问他这人是谁?
    你认识?
    小灿告诉我,他叫大黑,是洪老爷第一队的人,至少失踪十多天。
    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
    可是看情况,有些不太妙。
    只有尸体才不怕这十三鬼门针。
    小灿让我和胖子把大黑按住。
    然后拿着银针在他身上探索着。
    我看那小小的东西扎进去都感觉什么疼。
    可是大黑好像没有痛感神经似的一点反应没有。
    还在嗷嗷的叫着。
    而且眼神中的恐惧更增加了。
    小灿从头到尾全都皱着眉头。
    一直摇着头说,太不可思议了,太诡异了,大黑到底怎么了。
    我忙问小灿发现了什么。
    他告诉,大黑所有的机能全都正常,最奇怪的是他却对十三鬼门针一点反应没有,就好像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不是自己控制的一样。
    而且刚才还封了大黑的十三鬼门穴,如果有厉鬼控制他的话,只要封了十三鬼门穴,任何鬼全都会魂飞魄散的。
    可是大黑还是这样,显然不是鬼上身。
    这就有点太诡异了。
    小灿都束手无策,胖子也是费解。
    不过我们却发现大黑的眼神有些涣散,而且停止了嚎叫。
    眼睛一直盯着房顶,突然说了句:“我们谁也逃不掉的”
    然后就晕了过去。
    这情景给我吓坏了,拿着灭灵钉看向四周,以为是来了什么东西。
    可半天也没什么异样。
    这时我发现店主一直哆哆嗦嗦的在门槛上站着往屋里看。
    而且一直盯着大黑。
    “你认识他?”胖子突然问道。
    店主点了点头说,认识,这个人在我这里住了两次,这是第三次。
    胖子一听这话赶紧招呼店主进来,然后递过去200块钱说道:“老哥,能不能把你知道的详细讲讲,这是我朋友。”
    店主好像看大黑有点害怕,竟然贴着墙根才敢走进来。
    他点了一支烟,这才把这几天大黑的事说出来。
    原来洪老爷派来找八百里旱海迷谷的那些人,当初十几天前就住在这个店里。
    他们白天出去,晚上才回来。
    大黑就是其中一个。
    这伙人在这儿住了三天就走了。
    但是就在前几天,这个大黑突然和另一伙人又出现在这里。
    当时大黑没有现在严重,神智还算清晰。
    他和另一伙人也在这里住了三天。
    之后就走了。
    一直到我们来到这儿。
    大黑又出现了。
    只不过这次他严重得多。
    作者:帝言V 时间:2018-02-14 09:48

    店主一说完,我看他也挺害怕,就好像大黑有什么传染病一样,躲得远远的。
    小灿看出了异样,忙问店主怎么了。
    店主一听这话,竟然直接朝北方跪了下来。
    双手举过头顶,后来又合在胸前默念着什么。
    过了一会满脸的恐惧说道:“他,他们竟然要去找那片迷谷,那个传闻中的古城,一定是惹怒了沙漠之子,所以他才会变成这样,沙漠之子生气了,一定是,一定是。”
    说完,店主又朝着北方磕了三个头,才敢站起来。
    而且还瑟瑟发抖。
    他这个举动给我们都弄愣了,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更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是胖子首先打破平静,说,沙漠之子是啥玩应?
    店主一听这话,赶紧对着北方又说对不起,请您原谅之类的话。
    不管我们怎么问,店主一个字都不提。
    后来我问店主玛罕力旗怎么走?
    店主直接害怕了,说你们是不是也和前两批人一样也想去寻找迷谷?万万去不得啊,沙漠之子会生气的。
    我听得有点烦了,就随便找个理由。
    店主这才告诉我们,去玛罕力旗根本没有车,一直往北三百多公里左右,不过那边什么都没有,是戈壁滩的边缘。
    常年有运货的骆驼商旅在那歇脚,所以才形成了一个地方。
    那里就相当于补充食物和水的驿站。
    根本没人居住。
    店主把这些情况讲完就出去了。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有说话。
    “沙漠之子,沙漠之子”胖子反复的说着这四个字。
    小灿对这些也一知半解。
    只知道这里的人经常会提到沙漠之子。
    这东西是什么谁都不知道,也没见过。
    估计就类似崇敬道家、佛家一样,也是一种信仰。
    一直到下午,大黑才醒。
    奇怪的是醒来和上午一样,没有大吵大闹。
    而且竟然还认出了小灿。
    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还活着?”
    说完捂着脸就开始哭。
    他看到小灿挺惊讶,说连您都出马了?
    小灿问大黑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只剩下你自己了?
    可大黑明显一愣,然后想了半天才说,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只知道进入了沙漠腹地,那里有一望无尽的黄沙,只剩下大黑一个人,他不停的奔跑,好像听到了“沙沙沙”的声音。
    最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沙沙沙”的声音?
    我一听这个直接就跳了起来,赶紧问大黑,是不是像那种很多人走在沙子上的声音?
    大黑点了点头。
    我脑袋“嗡”的一下,这不就是我在盛京宾馆里接的那个电话传出的声音吗?
    除此之外,还听到了我自己的呼救声。
    作者:帝言V 时间:2018-02-14 11:18

    难道这一切真是真的?
    一想到这儿,竟然有些害怕。
    可当小灿问大黑怎么和第二队人马又见面的时候。
    大黑直接傻眼了。
    他吭吭哧哧半天也没说明白。
    完全不记得。
    后来把店主叫来仔细确认,问了许多细节,甚至又把店旁边的邻居叫来都表示看见过大黑两次,和两伙不同人出现在这里。
    大黑听完最后脸都变色了。
    挠着脑袋仔细想,眼看着情绪又要不稳定。
    后来转移话题他才没犯病。
    这回轮到我们几个沉默了,谁都清楚,这趟之行,可不单单是碰到鬼魂之类的那么简单。
    未知的东西,可能比厉鬼更可怕。
    我们几个一直谈论挺长时间,大黑在进沙漠之前的所有事全都记得。
    也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大黑身体情况不稳定,所以小灿给洪老爷打了个电话,让那边赶紧派人来把大黑接走。
    下午的时候胖子带我出去转了几圈,也像当地人询问了一些事,可是只要有人听到问迷谷旱海和沙漠之子的事全都闭口不谈,躲得远远的。
    后来还是求店主介绍才找到一个叫扎那的老头做向导。
    不过只能把我们带到旱海迷谷的边缘。
    他说再往里就是禁区。
    而且还要给五万元酬劳。
    胖子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
    和扎那老头定好,明天一早就出发。
    等到晚上吃完发,我们收拾东西的时候,胖子拿出来几个棉帽子、脖套。
    我想试试,刚套上,却发现大黑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而且眼神中满是惊恐。
    我把整张脸都遮得严严实实只露俩眼睛,大黑却“嗷嗷”的乱叫,指着我都喊失了声。
    大吼着说:“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然后竟然缩在火炕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我们被他的举动吓坏了,谁都不知道大黑为什么会这样。
    小灿和胖子也没发现我身上有什么异样,可大黑吓得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大黑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竟然扑向我,然后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就是你把我们带到那里的,就是你。”
    我被他搞得莫名其妙,可还没等我们反映过来。
    大黑大吼着又跑了出去。
    等我们出去后却发现他早已没了踪影。
    我们几乎把喀喇沁镇翻了个遍,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一直找到半夜也没他的消息。
    后来干脆放弃了。
    他出现的时候很诡异,跑的时候也很诡异。
    不过他跑的时候说的那几句话,我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胖子和小灿一直紧盯着我,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小灿都有些怀疑,竟然用那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说:“帅哥哥,你难道之前来过?”
    胖子直接出来打圆场说,敢拿性命担保,从古庙子村出来我的去向他都了如指掌。
    而我也赶紧解释,把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都和小灿说了个遍。
    包括陈希山和那个穿圆领睡衣遗像,以及带走黄戏子尸体的那个人。
    这三个人到目前为止都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按照这样的推断,前几天带着洪老爷第一队人进旱海迷谷也许就是这三个人其中的某一位。
    小灿听我说完也沉默了。
    他也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
    而且他把我的死人衣也仔细研究了下。
    惊奇的说,这幕后操纵者太强大,竟然能把命魂附在衣服上。
    而且还能让人不死,成为活死人,光这点,就没听过谁能办到。
    小灿一边说,一边闻我的衣服,而且慢慢皱起了眉头。
    接着连说了三个“奇怪”
    我忙问怎么了?
    小灿说,你这衣服闻着有股尸臭味,似乎是被人刻意加上去的,好像是想掩盖别的味道。
    “恩?”
    我直接来了精神。
    这可是新发现,我赶紧凑上去,让小灿接着说。
    也不知道离得近还是怎么,这家伙竟然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吓得我赶紧躲闪。
    逗得小灿咯咯咯的笑。
    不过他还是闻了半天摇了摇头说,只是感觉像,因为从小修炼十三鬼门针,所以对气味特别敏感。
    蒙上眼睛凭气味就能分辨出人和鬼的位置及距离。
    所以他才会闻到死人衣有些不正常。
    “难道这死人穿过的衣服还有别的事情?”我心里想着。
    小灿让我不用担心,还说不会让我这个帅哥哥死的。
    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挺高兴。
    我们一直唠到后半夜才躺炕上睡觉。
    下午陪胖子东跑西颠,晚上又找大黑累坏了。
    刚躺炕上就睡着了。
    可是心里总是不踏实,一想到大黑跑时候说的话心里就有点害怕。
    而且还想起昨晚的事。
    现在我都有点恐惧睡觉。
    就像小灿说的,总感觉有双眼睛盯着我们看。
    也不知道是几点,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
    突然想抽根烟,可我刚把眼睛睁开,竟然发现脑袋上出现一张女人的脸。
    头发挺长,都快耷到我鼻子上。
    正瞪着双眼看我,而且白眼仁多,黑眼仁少。
    我浑身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吓得刚想大叫,却发现怎么喊也喊不出来,身体也动惮不得。
    而这个女人竟然把脸一点点的靠近我,最后几乎快要贴我我脸上了。
    竟然开口说道:“你活得够久了,该偿了。”。
    2018-02-14 79
  • 首页
  • 上一页
  • 6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帝言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1天 / 跨度66天】
    • 开贴:2017-12-21 11:11
    • 更新:2018-02-25 11:49
    • 阅读:349540 回复:2970 楼主:227
    • 字数:约29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