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打翻了路边一碗米,阴差阳错成了地府鬼差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1
    我叫徐通,今年大三,在我寝室发生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的一个室友,刘昊,他死了。
    饿死的。
    第一天,刘昊水米未进,照常上课。回到宿舍后,照常打游戏。我问他要不要吃饭,他说不饿。
    第二天,他脸色些许苍白,但看上去精神很好。这一天,他依然水米未进,下午体育课游泳,他游得比我还快,丝毫不像是两天没吃饭的样子。晚上我们寝室几个打算出去吃顿好的,谁知道刘昊说不出去。
    到了凌晨零点时分,我起夜。
    当我打开了厕所的门时,一个身影突然朝我扑来,一下将我撞倒在地。
    那人将我撞倒之后,发了疯地想逃。
    就在他撞我那一霎,我已经看清了那人的样貌,是刘昊!
    “刘昊!”我一把抓住刘昊的手,让他逃不掉。
    刘昊低下头,满脸痛苦之色,眼眶里更是泪花闪烁。
    我心中一酸。
    猛然间,刘昊脸色剧变,变得阴沉起来。他目光冰冷地瞪着我,眼神里尽是嘲讽。
    “刘昊,你没事吧?”我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刘昊这几天的言行,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死,活活饿死!”刘昊指着自己,面容狰狞地冲我说道。
    说完,他得意地大笑了起来,笑声阴森。
    随后,刘昊快速地爬回床,继续睡觉。
    我愣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那根本不是刘昊的声音!
    第三天,他脸色更苍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不过,他的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回到宿舍后,他便是躺下睡着了。
    黄昏时刻,我一个人在跑步。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1
    当我跑到距离沙地还有几米处的跑道时,我看到有个人跪在沙地那里,双手使劲地刨着什么。
    那人一边刨,一边发出轻轻地咀嚼声。
    我悄悄走了过去,当我看到那人侧脸时,悚然大惊。
    是刘昊!
    “刘昊,你疯了?这是沙子,不能吃的!”我见到刘昊嘴里满是沙子,急忙一把打掉他手中的沙。
    “徐通,我好饿,我真得好饿啊!”刘昊眼眶当中泪花闪烁,一副极度饥饿的样子。
    “你去食堂吃饭,去超市买东西吃也好啊!”我急切地说道。
    “徐通,我不想吃沙。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刘昊说着,将我推开,又抓起一把沙子往嘴里塞。可他根本咽不下去,剧烈咳嗽几声后,又喷了出来。
    “刘昊,刘昊你怎么了?”我吓坏了,刚想去阻止刘昊,却没有想到他突然站了起来,一脚将我踩在脚下,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我。
    “你们不让我吃东西,我也不让你们吃!哈哈哈!”
    刘昊的声音,让我觉得极为陌生,而且还带着报复的味道。
    第四天,刘昊整个人无精打采,而且脸色极差,嘴唇干涩,眼眶也黑了起来。
    看到刘昊这样,我吓坏了,感觉要出事情,急忙给班主任打电话。
    班主任也劝过了,但刘昊依然坚持不吃东西。
    事情越发严重,班主任上报学校领导,并给刘昊父母打电话,请他们立刻来学校一趟。
    院长、校长等学校领导来我们寝室,先后看望刘昊。不到两个小时,刘昊的父母火急火燎地赶来了。
    可不管谁劝,刘昊都始终不肯吃东西。或许是,他想吃,但有谁不让他吃。
    无奈之下,刘昊的父母跟学校领导商量,强行让刘昊吃东西。然而,这换来了刘昊极为强烈地挣扎。
    谁都没有想到,连续四天没有吃过东西的刘昊,力气异常地大,几个身强力壮的体育学院的魁梧男生都摁不住他。
    刘昊面容狰狞,像是一只发怒的豹子似的,目光凶狠地瞪着所有人。
    他的母亲痛哭流涕,父亲也是泪花闪烁。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连续尝试数次,刘昊的体力终于不支,倒了下去。校医院的医生,急忙给刘昊静脉注射葡萄糖,然后给他喂稀粥。
    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刘昊的血液停止不动,葡萄糖注射液根本输不进去。而且,灌进去的稀粥,也在他剧烈的呕吐下,全部吐了出来。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2
    刘昊的血液停止不动,但他却还有气息存在,这显然不符科学常识。他面如死灰,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一动不动。
    他的母亲,撕心裂肺地痛苦着,父亲也泪如雨下。
    学校领导虽然竭力想帮忙,可却手足无措,根本无从下手。
    坚持到第五天深夜,刘昊的生机到了枯竭的地步。到了最后时刻,他竟然开口说话了。
    “徐通,徐通!”
    听到刘昊那极为嘶哑的声音,我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后脊梁窜起一股寒气。
    我来到刘昊床边。
    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刘昊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他那枯瘦的手,如钢爪一般,死死地抓住我,锋利的指甲竟然掐到了我的肉里。
    我忍着疼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徐通,我不想死,我真得不想死。”刘昊双眼布满血丝,语气里充满了不愿意,看上去很是可怜。随后,他猛地将我拉到他的身前,目光变得狰狞起来,嘴唇轻轻蠕动,一字一句地说道:“下一个,就是你。”
    刹那间,我如遭雷劈一般,呆立当场!
    哈哈哈!
    刘昊发了疯似的大笑了起来,笑得我冷汗淋漓,浑身直哆嗦。
    几秒后,刘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这个世界。
    站在旁边的医护人员,快速地为他检查,希望可以挽救他的生命。我被人挤到了一边,呆呆地站在墙角,一直在想刘昊的那句话“下一个,就是你”。
    这是什么意思?
    刘昊,饿死了!
    活活地饿死了!
    葬礼上,我看着刘昊的黑白照片,脑子里很是混乱。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3
    刘昊的血液停止不动,但他却还有气息存在,这显然不符科学常识。他面如死灰,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一动不动。
    他的母亲,撕心裂肺地痛苦着,父亲也泪如雨下。
    学校领导虽然竭力想帮忙,可却手足无措,根本无从下手。
    坚持到第五天深夜,刘昊的生机到了枯竭的地步。到了最后时刻,他竟然开口说话了。
    “徐通,徐通!”
    听到刘昊那极为嘶哑的声音,我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后脊梁窜起一股寒气。
    我来到刘昊床边。
    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刘昊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他那枯瘦的手,如钢爪一般,死死地抓住我,锋利的指甲竟然掐到了我的肉里。
    我忍着疼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徐通,我不想死,我真得不想死。”刘昊双眼布满血丝,语气里充满了不愿意,看上去很是可怜。随后,他猛地将我拉到他的身前,目光变得狰狞起来,嘴唇轻轻蠕动,一字一句地说道:“下一个,就是你。”
    刹那间,我如遭雷劈一般,呆立当场!
    哈哈哈!
    刘昊发了疯似的大笑了起来,笑得我冷汗淋漓,浑身直哆嗦。
    几秒后,刘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这个世界。
    站在旁边的医护人员,快速地为他检查,希望可以挽救他的生命。我被人挤到了一边,呆呆地站在墙角,一直在想刘昊的那句话“下一个,就是你”。
    这是什么意思?
    刘昊,饿死了!
    活活地饿死了!
    葬礼上,我看着刘昊的黑白照片,脑子里很是混乱。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3
    猛然间,我发现照片上的刘昊,嘴角上仿佛多了一丝笑容,是嘲笑。
    紧接着,我看到黑白照片上的刘昊,面容逐渐变幻,最后变成了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男人。
    他颧骨突起,眼窝很深,很是消瘦,仿佛一个许久没有吃过东西的人一样。只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仿佛看透了我的灵魂一般,吓得我魂不附体。
    呵呵!
    陌生男人轻轻地笑了一声,吓得我头皮发麻,四肢颤抖。
    我扭头看向四周,身旁的人都没有任何异样,难道,他们没有看到那照片的古怪吗?
    当我回头再看刘昊的照片时,那个陌生男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回到寝室,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黑屏电脑,出了神。
    “下一个,就是你。”
    刘昊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脑子里回响,根本无法挥散。
    难道,这是暗示,我会如刘昊一般,诡异地饿死?
    我想起刘昊之前的怪异举动,和匪夷所思的言行,那根本不像是一个常人做得出来的。难道,是鬼?!
    当我想到“鬼”这个字眼时,我的心中,不禁一阵惶恐。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我也要死吗?”我站了起来,神情焦急地来来走动,像没头的苍蝇。
    以前,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可如今,刘昊的死,让我不得不对自己这个信仰产生了怀疑。
    如果不是鬼做的,那刘昊怎么会死呢?
    从他种种表现来看,他根本是身不由己。
    是那个男人?
    我猛然想起了刘昊遗照的事情。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4
    肯定就是那个男人。
    他是鬼,他是鬼!
    叮咚叮咚!
    手机响了。
    啊!
    神经紧绷的我,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得叫了起来。
    我稍稍回了神,看到手机亮了之后,方才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但我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我极为害怕地走向了手机。
    我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两条新短信。
    第一条,是我女朋友邱玉婷发来的——徐通,来学校门口接我。
    第二条,是未知号码发来的——今晚,千万别出学校。
    我怕了。
    我怕那鬼会害我的女朋友。
    管不了那么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一个劲地朝着校门口冲去,一边跑一边给我女朋友打电话。
    果然,电话没人接。
    其实我心里也清楚,现在打谁的电话,估计都是没人接。
    我跑到了校门外,看到稍显冷清的大街,我左顾右盼。
    校门外,只有几辆停靠在路边的电三轮在等生意。偶尔会有成双成对的男女嬉笑着出学校,朝着不远处的小旅馆而去,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
    “出来,你给我出来!”我像是发了疯似的大吼大叫。
    学校门口的保安立马看了过来,都以为我真得疯了。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4
    呼呼!
    一阵冷风袭来,萦绕在我身旁,让我感到莫名地胆怯。
    是鬼来了?
    “我跟你有什么仇恨?”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在旁人眼中,我真得是疯子。
    身旁的冷风一下消失了。
    “我们本来无冤无仇。”突然,一个保安面目呆滞地开口说话道。
    我猛地回头,看到了那个开口的保安,猛地一惊。我发现,那保安的面容,和我在刘昊遗照上看到的面容,一模一样。
    他被鬼上身,成为鬼保安了!
    “你为什么要杀了刘昊?”我心里很害怕,但如今害怕也没用,只能继续问下去。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斗不过鬼。
    “他该死!”鬼保安脸色惨白,陡然一怒,冲我大声喝道。他站在学校门口,好像很怕我逃回学校似的。
    “你到底是谁?我们根本不认识你!”我嘶声力竭地大吼着。
    “你们确实不认识我,但是,你们该死!”鬼保安笑了起来,笑声凄厉,令人头皮发麻。“我就喜欢看着你们害怕的样子,好玩,很好玩。哈哈哈!”
    “这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你要杀我,起码也该让我知道理由吧!”事到如今,我也别无选择。如果一个鬼要杀我,我根本反抗不了,只希望临死前能够知道为何而死。
    鬼保安走了过来,他双目漆黑,如墨一般,非常空洞。
    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嘴唇纤薄的他,看上去有些尖酸。再加上,惨白的肤色,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呵呵!
    作者:欧阳一小邪 时间:2017-11-24 18:55
    冰冷的笑声传来,吓得我直哆嗦。
    他伸出了右手,握住了我的喉咙。
    他的手好冷!
    他要杀了我吗?
    我想挣扎,可我发现,握住我喉咙的手,力量异常强大,我根本逃不了。我就站在那里,满目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被鬼上身的保安。
    这时候,其他保安跑过来了。
    结果,鬼保安猛地一甩手,将那几个保安全都放倒在地。他将我举在半空中,手指发力,我顿时感觉呼吸困难。
    “放开他!”
    突然,一声厉喝响起。
    鬼保安扭头一看,见到来人之后,猛地瘫软了下来。
    我落地之后,摔在地上,剧烈咳嗽了起来。那个被上身的保安,就躺在我旁边,昏睡过去。
    这时候,一个穿着风衣的魁梧男子走了过来。他扶起了我,摸了我的手一下,好像是再给我检查。
    “谢谢。”我急忙感谢。
    “小子,你真得想死吗?叫你别出来你还要出来。”魁梧男子拍了我脑袋一下,很是生气地训斥道。
    “如果那鬼要杀我,我能逃掉吗?与其终日惶恐偷生,还不如干脆死了。”我也深感无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欧阳一小邪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99天】
    • 开贴:2017-11-24 18:51
    • 更新:2018-03-04 13:54
    • 阅读:119349 回复:2701 楼主:340
    • 字数:约34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