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别以为中医就是把脉问诊、虫壳草根,还有很多奇怪的人和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药师V 时间:2018-01-05 18:56
    我叫叶城,几年前我从大学毕业,始终没有找到工作。说来也倒霉,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因为脑子进水我选择了最冷门的中医药专业,落了一个毕业即失业的下场。
    连续找了好几家药店,别人一听到我是中医药专业的,直接就把我扫地出门。
    那天我又被别人从药店赶了出来,我大学时的女友林颖正好撞见了这一幕。她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又说她马上要结婚了,对象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对她也不错,问我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说没有就找了一个理由,匆匆的离开了。
    蹲在古城绍北街头,我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很珍惜这段爱情。可是理想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毕业那年,林颖在我和富二代间选择了富二代。
    就在我打算逃离这座充满悲伤的城市时,大学时的室友陈亮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告诉我说绍北西街有一家中药铺子要人,只要签下合同,老板愿意先支付三万块钱的工资。要是能长期做下去的话,再送一座老宅子作为福利。
    起初我有些不太敢相信,现在中药铺生意惨淡,连盈利都是一个问题,怎么可能还会送老宅?因为心中还是有些割舍不下林颖,抱着试一试看的态度,我按照陈亮给的地址找到了那家药铺。
    药铺在繁华街道的一条巷子中,巷子很安静,两边都是古老的房屋,巷子的尽头便是我要找的中药铺子,一样古色古香,很有韵味
    在大堂,我见到了这间药铺的主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郎中,洪刚。大夏天的,洪刚却穿一件青色的长袍,有些像民国时期的教书匠。
    我进来的时候,他正背靠着大红木椅,惬意的打着哈欠。见到我之后,洪刚目光顿时就亮了起来,他坐直了身子,看着我,说:“你是来应聘的吗?”
    我说:“朋友介绍我来的。”
    洪刚说:“我知道,不过来我这里的人必须胆大心细,晚上十二点到四点开门营业,别的时间段你爱干嘛干嘛,吃住都可以在店里面,月薪八千,你觉得你合适吗?”
    “晚上十二点开门营业??”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要是不乐意的话,那就算了,我再找过别人。”洪刚倒是干脆,也不和我解释。
    “我干,我干!”除了开门时间有些奇怪外,他给的工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我可不想再满大街去找工作,于是便同意了下来。
    洪刚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说:“那行,你把这份合同签了,晚上就可以来上班了,不过有一些事情我要提醒你一下……”
    我怕老板反悔,一边签合同一边点头,说:“嗯,你说!”
    “到了十二点的时候一定要准时开门!要是有顾客来抓药,千万得看仔细了,千万不能抓错了!晚上十二点到四点期间,绝对不能离开药铺,就算是外面有人要救命,你也不能出去!明白吗?”
    作者:药师V 时间:2018-01-05 18:57
    恪守职业道德本身就是医者天分,洪刚的要求并没有什么不合理。可是要是外面真的有人求救的话,身为医者的我要是不出去的话,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点?
    “我说的你都记清楚了吗?”洪刚看着我,问道。
    我说知道了,便看到洪刚从柜台下面拖出一个木箱子,笑着看着我说:“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出远门去了!”
    我仔细的打量着这家药铺。这家药铺的建筑风格还保持着清末时候的样子,楼梯是木质的,上到阁楼的二层我感觉格外的清冷。二楼的几间房间无一列外的都被锁住了,锁上锈迹斑斑,看似很久都没人打开过一般。
    我从出租房把衣服被褥都搬了过来,收拾了楼下的一间房间,实在是累的不行便倒头睡了起来。
    睡觉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楼上有人在说话,不过由于我睡的迷迷糊糊,我也不能够确定是不是有人。
    不知睡了多久,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也就是在这一刻,楼上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全都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我擦了擦眼睛,坐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时间,心中顿时一紧,感觉从床上爬了起来。
    “糟了,糟了,怎么就快十二点了!”
    想起洪刚白天和我说的话,我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后,推开了大门的那一瞬间,一阵凉风就灌了进来,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11点59,时间刚刚好后。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探出头朝药铺外面看了一眼,天气似乎不怎么好,外面一片雾蒙蒙的,把远处繁华街道的灯光都给挡住了。
    奇怪,今天外面怎么这么安静?带着这种疑惑,我回到了柜台前,悠闲的靠着木椅上,想着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人来买药材了吧?
    “咦,掌柜的又换人了?”突然,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出现在了柜台前,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惊魂未定,平静了一下心情后,说:“掌柜的有事出远门了,我是新来的伙计。”
    老人家“嗯”了一声,说:“小伙子胆子挺大的啊,这是我要买的药材……”说着,老人家将一张药方递到了我的手中。
    按照药方上写的药材,我给他抓了木蝴蝶一钱,安南子三钱,桔梗一钱五分。都是一些止咳的药,包装好之后,我便把药材递到了老人家的面前。
    后来在结账的时候,怪事发生了。老头给了一张老版的一百块钱让我找零,我找了七十块钱给他,他却说我给他的钱是假钱。无论我怎么换,他都说我给的钱是假的,说要去找我的老板讨说法。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就把那一百钱还给了那老头,免费把药送给了他。
    老头在临走的时候,还喋喋不休的骂我,让我郁闷了好一阵子。
    作者:药师V 时间:2018-01-05 18:57
    不过这一晚上,除了那个老头外,后面来的几个顾客都十分的好说话。大概快到三点的时候,门外面走进了一个小男孩。也就是那个小男孩走进药铺之后,后面就再也没有谁进来过了。
    小男孩面无表情,在他的眉脚处有一颗黑痣,让人看的很不舒服。
    “叔叔,我要买五钱金银花……”小男孩走到柜台前,低着头,说道。
    我从药柜的第三排的第三个抽屉找到了小男孩要的金银花,给小男孩包好后,递到了小男孩的面前,问道:“小弟弟,你怎么这么晚还出门啊?”
    小男孩没有说话,接过我找来的零钱后,便蹲在屋子的一个角落,一张一张数了起来。
    屋子的角落,灯光本来就比较昏暗,小男孩埋着头数钱几乎看不到他的脸了。
    一开始我以为小男孩细心,怕我少找了钱,后来我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小男孩将手中的几十块钱零钱数了一遍又一遍,几乎是不厌其烦,重复着一个动作。
    很长的时间,那小男孩就一直蹲在角落。
    小男孩来后,药铺里面便再也没有进来客人。快到四点,我正寻思着让小男孩出去准备关门睡觉。回过头去,才发现小男孩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后来我回到柜台算账的时候,发现钱怎么算都算不清楚,因为在我的柜台上莫名其妙的就多出来了一百块钱,而且是那种早已经在市场上停止流通的老版人民币。
    作者:药师V 时间:2018-01-06 18:00
    这种货币虽然已经停止流通,不过在黑市之中,这种老版的钱还是十分有收藏价值的。而且就算花不出去,银行也可以兑换。看着这多出的一百块钱,说实话,我起了些贪心。毕竟这多出来的钱,药铺老板也不知道,况且那个老头在买药的时候,我自己还倒贴了一百块。
    我想了好一会儿,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贪心,我没要这多出的一百块钱,把钱放进了柜子之中,锁好门之后便去休息了。
    第二天晚上,我依旧按时开门,刚一开门,外面就进来了十三个人,把我的药铺挤的是满满当当的。
    让我奇怪的是,这些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有些人的头发上还滴着水。而今天天气一直很好,外面也没有下雨。于是我就多打量了这些人几眼,只见他们一个个脸色阴沉,十三个人都不说话,就这样一直低着头。
    我想尝试着和他们搭几句话,都已失败告终,最后他们一人在我这里买了一些治伤寒的药后,便排着队一个一个走出了药铺。
    这些人走后,一直到快到三点都没有人在进来了,坐在柜台前的我无聊的都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叔叔,我要买五钱金银花……”
    三点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只见那个眼角有痣的小男孩再次出现在了柜台前。
    我接过钱,把药材和零钱都找给小男孩之后,小男孩又蹲在了药铺一个昏暗的角落,一张一张开始数起钱来。
    “小弟弟,放心吧,我数过了,不会少的,要是少了的话,你回头找我!”我说道。
    小男孩站起身来,说:“叔叔,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十二个人从你店里出去,他们也是来买药的吗?”
    我愣了一下,刚刚,不对,是在十二点的时候明明进来的是十三个人,怎么会是十二个人从我的药铺出去呢?
    我抬头想要问这小孩是不是算错了,这才发现小男孩眼睛一直盯着我身后的柜台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柜台后面除了一排排的药柜,并没有别的东西。于是不解的问道:“小弟弟,你在看什么呢?”
    小男孩伸出手指着我的身后,说:“叔叔,你的身后有一个叔叔正对着你笑呢!”
    听到小男孩的这句话,我心中膈应了一下,迅速的回头看去。只见背后除了一排排的柜子,什么也没有。我有些生气,其实是有些害怕,这个小男孩本来就看起来不怎么正常,于是我说药铺要关门了,让他早点回家。小男孩也没有说话,就走出了药铺。
    四点过后,躺在床上的我也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我也清楚的记得进来的时候,是十三个人一起进来的,而且出去的时候我好像也只是看到了十二个人出去。
    作者:药师V 时间:2018-01-06 18:04
    这样说的话,那在我的药铺很有可能还藏着一个人!
    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机灵,再也睡不着了。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拿了一把菜刀便开始在药铺搜寻着,漆黑的阁楼中只有我手上手电筒的灯光。我找了一整个晚上,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人,想到有可能是那个小男孩看错了或者是他在骗我的,于是我便又回房间睡觉了。
    一大早的时候,我接到了大学另一个室友张坤打来的电话,他说他来西浦了,让我中午的时候出来喝酒。因为几天窝在药铺都没出门,头发都有些凌乱了,于是早早的我便出门剪头打理了。
    理发的时候,我听到旁边的人小声议论道:“快看,快看,那个人是从隔壁药铺走出来的,他晚上竟然住在那里!”
    另外一个人害怕的说道:“刚刚走了一个年轻人,又来了一个不要命的”
    “要么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好吃懒做,外面那么多好工作不去找,偏偏来干这个……也是要钱不要命的啊……”
    这两个人都是西街附近的住户,平时我很少和西街这边的人打交道,自然也不会得罪这些人了。但是他们说的话让我有点生气,我靠自己的双手双脚赚钱,怎么就变成好吃懒做,不好好工作了?
    虽然晚上上班是有点奇怪,但是那么多西药店大晚上的还开着门,也没听有谁说他们不要命啊。
    剪完头后,我便打车去到了和张坤约定的地方。老同学见面自然要喝个尽性。在大学的时候,我和张坤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是乡下来的,刚来大学那会儿,经常被别人嘲笑欺负,我每次都会出头帮他出头,所以张坤一直都很感激我。
    张坤穿着一双满是黄泥的皮鞋,和他一身干净的衣服十分的不搭调。我开玩笑的问张坤怎么也不找一个小妹帮擦擦鞋子之内的,张坤说又不是去相亲,要那么干净干嘛。
    酒过半巡之后,张坤突然拉住了我的手,神神秘秘的说道:“兄弟,最近西街那边闹鬼,你晚上的时候千万不要去那里……”
    我工作的“药香铺”就是在西街,听到张坤这样说后,我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张坤喝了一口白酒,然后醉醺醺的说道:“昨天晚上,我们村子有十三个人一起租了一个面包车进城,你知道怎么滴?”
    “怎么滴?”我学着张坤的语气,问道。
    “你看,这是今天的报纸……”说着,张坤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报纸,递到了我的手中。
    报纸上写到,七日十一点左右,一载有十三人的面包车坠入黑山湖。目前警方已打捞起十二具尸体,另有一人下落不明。
    当我看到报纸下面那几具打捞上来的尸体的时候,扑通一声,手中的酒杯直接就掉在了地上,白酒洒了一地。
    张坤被我吓了一跳,赶紧开口问道。
    报纸上那几个死者的照片,正是七号晚上来我药铺抓药的那十三个人中的几个。因为他们进来的时候全身湿漉漉的,我印象十分的深刻。而报纸上的时间很清楚,他们来我药铺之前,车就已经出事了,也就是说,我看到的那十三个人可能都不是人。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昨天晚上有十三个人进到了我的药铺,而后来买药的小男孩告诉我只看到了十二个人出去,要是那个小男孩没有骗我的话,那么在我的药铺很可能藏着…藏着……一只鬼!
    想到这里,我全身汗毛都倒立了起来,双脚都有些发抖起来。
    “叶城,你怎么了,难不成真撞鬼了?”张坤问道。
    于是我把我昨天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张坤,张坤听后脸色变了变,紧张的盯着我,说:“你有没有看见那个鬼长什么样子?”
    我摇了摇头,张坤又和我说我要是继续待在药铺里的话,很有可能会有危险。让我早点搬出去。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以药铺有鬼这种理由辞职不合适掌柜洪刚肯定也不会让我走。要是直接跑路的话,我又收了人家三万块钱,再加上签了合同要是我走后药铺出了什么事情,肯定得我负全部的责任。
    我把实情告诉给了张坤,张坤劝解我说命重要还是钱重要,让我哪怕多花点钱也不要在待在药铺里了。
    张坤劝了我半天,我也答应了张坤,喝完酒后我借着酒胆,便回到药铺收拾东西了。
    就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上面写道:“小心张坤!”
    一开始我看到短信的时候,觉得十分的奇怪,是谁给我发的短信?他为什么又要我小心张坤呢?
    我并没有太在意,继续收拾着东西,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我无意间瞟了一眼手机,发现手机的灯光竟然还亮着,“小心张坤”那四个大字,无比的显眼。以往我手机亮了五分钟就会主动熄灭的,今天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足足半个小时,背光都没有熄灭。
    2018-01-06 2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药师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9天 / 跨度42天】
    • 开贴:2018-01-05 18:56
    • 更新:2018-02-17 15:32
    • 阅读:542674 回复:2612 楼主:331
    • 字数:约27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