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一切都刚刚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离兮V 时间:2017-12-21 09:55
    “啊……”
    再次被噩梦惊醒,心有余悸,额角全是冷汗,一阵冷风吹进来,这才惊觉背后一阵凉意,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一道光线,我微微眯了眼,伸手挡住刺眼光线。
    我舒了一口气,原来又是一场噩梦。
    抬眼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下午六点,我颓靡的胡乱扒了扒凌乱的头发,抽出一支烟,刚点上,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丽姐……嗯……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简短的三两句话,挂了电话,我将烟掐灭,全身黏乎乎的,起身进了浴室。
    三年过去了,这座城市早已抛弃了我,可我却还不认命的挣扎,当年那些最伤人的话,随着时间的磨砺,越来越锋利,字字直戳心窝。
    十指插进头发,手一点点收紧,头皮传来撕裂的痛,我看着一撮一撮的头发顺着水流下来,竟然有一种快感,我恨不得将头发全扯掉,只有生理痛了,心里才没有那么痛。
    仰头,微闭着眼睛,我渐渐地放松自己,任由温热的水从头上淋下来,将刚才的噩梦驱走。
    两年前,我还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六亲不认,医生告诫我,一定要保持身心愉悦,戒骄戒躁。
    身心愉悦?
    干我们这行的,身子随时可以愉悦,心,早已万劫不复。
    三年前,我是北影表演系的三好学生。
    三年后,我是一名外围女。
    作者:离兮V 时间:2017-12-21 09:57
    没过几分钟,丽姐下来,朝我走了过来,我递给她一支烟,为她点上,我随口问了句:“丽姐,刚才那些人是……?”
    丽姐倚着我对面的墙,深吸了一口烟,眉心微微拧着:“萧少,一个难伺候的主。”
    丽姐今年不过三十岁,是个精明能干的漂亮女人,她已经来这里十多年了,从当初的坐台小姐做到今天的领班,着实不易。
    与丽姐熟悉了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小山村,因为老乡的关系,平时丽姐对我很是关照。
    我微微一愣:“萧少可从来没有来我们的场子。”
    丽姐抿唇,有些苦恼的说道:“可不是,萧少那是出了名的难伺候,我这正愁着让谁去陪。”
    我微仰着头,朝天轻轻吐出烟雾缭绕,倒衬得我今天的烟熏妆格外魅人。
    丽姐瞥了我一眼:“又失眠了?待会还需要安排你去李导的包房吗?”
    只有丽姐才能从浓妆下看出我失眠的憔悴,我摇了摇头:“丽姐,能安排我去萧少的包房吗?”
    有钱有势的生活我从来不懂,我只是被权贵踩在脚底的微尘,可我心里不甘心的因子在跳动,每一个能让我更上一层的机会,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
    丽姐微微讶异了一下,深吸了一口烟,动作优雅的将烟蒂掐灭,烟头从窗口飘出去,被黑暗吞噬,丽姐不确定的问我:“江夏,萧少可是出了名的难伺候,你想好了?”
    我笑着反问:“来这里的谁又是好伺候的?”
    丽姐赞赏的看了我一眼:“以你的聪敏,若你入了萧少的眼,你想要的东西,轻而易举。”
    “谢谢。”在丽姐面前我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我想脱离那个经纪公司,想洗白成明星,我急需一个能让我上岸的人。
    能进入国色天香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这里不缺脸蛋漂亮,嘴又甜的女人,我想要入了萧凌的眼,靠脸是不行的。
    丽姐让我们几个小姐试台,圈内人都知道萧凌的花心大名,女人如过江之鲫,有人看重他的钱,有人看重他的脸,白睡都愿意,而我,站在这堆姐妹中,像被菜市场挑菜一样任由坐在真皮沙发上的萧凌打量着。
    我的目的,是他的权。
    能帮我从泥泞直上云端的权利。
    作者:离兮V 时间:2017-12-21 09:58
    然而,萧凌并没有点我,在这堆小姐妹中,我的姿色并不是最出挑,浓妆将我原本的容色黯淡了几分,我知道在这种场所,越漂亮越好,可我却只想让外貌居中,我不想仅靠脸吃饭。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要靠才华。
    我没这么高尚,沦落风月场所,本就是靠脸吃饭,但我知道,仅是一张漂亮脸蛋,达不到我的目的。
    “你,8号。”
    8号是与我一起来的姐妹之一,游柔,而我正好是7号,余光瞥见游柔脸上受宠若惊的神情,嘴角扬着媚笑,我的脑海中闪过什么,在游柔刚踏出脚的时候,我的手不着痕迹的在她的背后用了点力。
    嘶的一声拉链声,游柔的衣服脱落,下意识的尖叫一声,惊慌失措的一手提着衣服,看了看左边的我,又看了看右边的姐妹,右边的姐妹连忙挥手撇清干系,游柔最后指着我,气的面容扭曲,碍于萧凌在这,只能委屈中带着火气:“是你?江夏,你是什么意思?”
    我故作茫然,就这么冷冷地看着游柔因羞愤涨红的俏脸,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转,我没有半点同情,也没有对我刚才所做的事而内疚。
    能有本事混这圈子,没有点手段怎么可能?
    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生存也是要不折手段,刚才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另一个人破坏游柔的好事。
    其它姐妹看好戏似的退了一步,萧凌的嘴角也是含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跟着萧凌一起来的纨绔少爷们都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整个包房安静的针落可闻。
    丽姐走了上来,先是指责了游柔,然后对萧凌满脸堆笑,抱歉道:“萧少,游柔还不懂事,我带下去好好训教,要不您再重新选一位?”
    我知道丽姐刚才是看见了我的动作,可她选择忽视,她想帮我,在她的意识中,这或许是在帮她自己,因为我们是同类人。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萧凌,都等着他发话,游柔双手紧紧拽着衣服,一副白莲花受了委屈的模样,我见犹怜,这模样,最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沉默良久,萧凌开了口,修长的手指随意一指,慵懒的开口:“江夏是吧,就你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是结果主义者,过程什么的不重要,同是被权贵玩弄的人,何必自命清高,光明磊落。
    我走过去坐在萧凌的身边,脸上笑的比花儿还灿烂:“萧少,来,我敬你一杯。”
    萧凌面色清冷,在我坐过去时,他抬眼看我的目光中闪过一瞬间的震惊,稍纵即逝,再看已经冷冽如冰,深沉如海,我以为那只是我的错觉,见萧凌没有要喝的意思,我尴尬扯了扯嘴角,自己先干为敬。
    作者:离兮V 时间:2017-12-21 09:58
    游柔不服气,想要开口,丽姐一个凌厉的眼神看过去,拽着游柔就往外拖,虽然我们是归属于经纪公司的商务模特,但在国色天香,还是得听这里面的,公司里的人从不会管我们私底下的小动作,在他们里,我们越卖力,越能为公司获得利益,他们求之不得。
    这样的事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有了萧少,还有其它肥肉可以分,纨绔少爷们点了自己中意的小姐,包房里嗨了起来。
    我坐在萧凌的身边,因为萧凌刚才那一眼,心里多少是紧张的,萧凌难得来这个场子,错过了这次机会,或许我再也没这么幸运了。
    萧凌虽然点了我,我却像是一个摆设,空气,静静地看着他们玩。
    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余光瞥了一眼面色冷冽的萧凌,实在看不出他的情绪。
    萧凌除了点我,还点了一名女人,张兰,他们打的火热,我就负责为他们倒酒,不知道萧凌是对我满意还是不满意,究竟什么意思。
    指尖夹着一支香烟,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像个犯了烟瘾的堕落女人,实际上我本就是风尘中人,没什么高尚不高尚的。
    包房里玩的很嗨,平时衣冠楚楚,清凛矜贵的男人,他们心底的狼性,在这一刻暴露,姐妹们把客人伺候的很满意,猜拳喝酒,虽只是坐台,这些人花钱来寻刺激消遣,手可是不会规矩的,白天这群人是教授,到了这里,都是禽兽。
    手探进衣内都只是小事,划拳玩脱衣舞,没一会,姐妹们大多衣不蔽体了,就差最后一步了,身子挂在男人的身上,重金属的DJ,将激情引爆,这里是最脏脏,纸醉金迷的地方。
    我正想着怎么才能引起萧凌的兴趣,萧凌突然侧首看我,让我将桌上的一杯伏特加喝了,我笑了笑二话没说,端起杯子,一口喝完,酒入喉,下肚,辛辣的滋味,微微咳了一下,面色不改,萧凌十分满意,给了一叠钞票塞进我的胸前,顺手捏了一把,赞赏了一句手感不错,我明媚一笑说了声谢,继续为他们倒酒。
    夜场,也是卖笑的地方,我们心里不管再悲伤,脸上都是笑容。
    突然我的手机震动,一看来电显示,我到洗手间去接了电话,里头传来女人的哭腔:“小夏姐,救我,我快被李伟打死了……”
    “小薇,别害怕,我马上过来。”小薇的语气里满是恐惧和害怕,她抽泣的声音像是在发抖,让人心头一紧。
    我见萧凌与张兰玩的嗨,并没有人注意我,就偷偷溜出包房。
    李伟正是今晚预定了我的李导,是个出了名的变态,各种重口味,名气还是有点大的一名导演,巴上他,我才有机会接拍那些活不过两集的戏份,提高自己的名气。
    我们这群外围女,有人拍了电影出了点名气,用明星光鲜的外衣为自己包装,提高身价,也有人被人包养做了‘隐门少奶奶’。
    光鲜的外表难掩卑怯,外来的庇护成为奢望,现实中,我们感受最多的是被掠夺的冷酷,被秒杀的无情,灯红酒绿的空虚与失意。
    总之,我们就是一群游走在权贵与金钱边缘的女人,在外人看来,我们被金钱欲望冲昏了头脑,就是婊子,物质女,同时我们也是高不可攀,当然,这里的高不可攀指的是金钱,没有钱,想染指我们这群婊子是根本不可能。
    当我看见小薇被折磨的样子,瞬间红了眼眶。
    作者:离兮V 时间:2017-12-21 09:59
    小薇身上穿的白色连衣裙匍匐在地上,衣服已经被撕的稀巴烂,手臂上,后背,全是用烟头烫的伤疤,触目惊心,披头散发,见到我时,眼里闪烁着光亮,整张脸不知被扇了多少巴掌,嘴角全是血,有些已经变成黑紫色,张着嘴,呜呜咽咽,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从嘴型可以看出,她是让我救她。
    小薇今晚本是替我一晚,现在看见她这个样子,我的心被愧疚吞噬,痛心不已。
    我赶紧上前将小薇扶起,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李伟,卑微的恳求道:“李导,求你放了小薇,都怪我不好,有什么火,你冲我来,求你放了她。”
    李伟猥琐的目光在我身上扫荡,满意的说道:“小夏,你可总算来了,本来我今天刚接了一个戏,给你留了一个角色,可你迟迟不来,这角色我给了别人,不过……你待会表现好的话,或许我还能给你安排一个角色。”
    想到他对小薇做的事,李伟半威胁半引诱的话让我觉得恶心,可我们就这么卑微,在这圈子,我们只是弱势群体。
    心里再怎么恨的咬牙切齿,不甘心,面上却不能露出一点情绪,我为难的说:“李导,不是我不陪您,只是今天来了一位重要客人,他也点了我,你没来,我又不好推辞,做我们这行的,顾客就是上帝,哪里敢得罪啊,要不我自罚一杯当做赔罪,改天再好好陪您,今天就先放我们走,您看怎么样?”
    李伟一听,倏然起身过来,阴冷一笑:“小夏,你不敢得罪他,就敢得罪我了?”
    我早知道李伟不会善罢甘休,小薇在我怀里瑟瑟发抖,低头看了眼满目恐惧的小薇,抱着小薇的手紧了紧,敛去脸上的表情,抬头明媚一笑,娇嗔的喊了一声李哥,差点没把我自己恶心死,脸上却依然赔笑着:“李导,咱们谁跟谁啊?”
    李伟一听这话,十分满意,爽朗大笑,笑的脸上的二两肥肉都在抖,都能做我爸的年纪,一双不安分的手在我身上来回摸,忍着心中作呕,不着痕迹的躲过,李伟在我臀部捏了一把,带着色欲说:“小夏,就冲你这句话,我一定给你再物色一个好角色,保准让你大红大紫,接下来,你是不是应该……”
    后面没有说完的话我懂,什么好角色,也不过是活不过两集的丫鬟,大众都不知道的电视剧,掐着时间,我已经出来了这么久,萧凌应该会让人出来找我了,来这里玩的人最忌讳自己点的女人中途串包房,虽然看不懂萧凌的意思,可这一点,不能触碰,这就跟女人红杏出墙是一样的,不同意义上给男人戴绿帽子。
    我急着脱身,勉强的笑道:“李导,你知道我只陪酒,不出台的……”
    作者:离兮V 时间:2017-12-21 10:01
    包房里很静,从萧凌身上散发出的低气压仿佛能把人冻死,扶着小薇的手不由得一点点拽紧,直到小薇疼的闷哼一声,我才回过神来,赶紧朝萧凌微微额首:“萧少,刚才谢谢。”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我偷偷溜出包房,这还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后果怎样,我不知道,神经紧绷着,等着萧凌的宣判。
    萧凌目光冷冷的上下扫了我一眼,上前一步,在我耳边声线华丽而低沉的说道:“胆子够大。”
    我的眸子瞬间瞪大,萧凌这是说我串包房的事还是我偷偷溜出来的事?
    “萧少,我……”我低声辩驳,他却搂着张兰走了,我有点看不透,但萧凌没有追究我串包房的事,失望中我又庆幸。
    那一刻,我盯着萧凌背脊发凉,我真的太自不量力了,权贵们的心都是阴晴不定的。
    本想送小薇去医院,丽姐找到我说经理让我去一趟办公室,不用问,我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事。
    让其她姐妹将小薇送去医院,我来到国色天香的最顶层,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里面传出游柔撒娇哭诉的声音,深吸一口气,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德哥,你找我。”
    德哥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个子很高,外表俊朗,一双阴鹜的眸子,他掌管着会所所有小姐的命运,我们就算归属于经纪公司,却还是必须服这里面管教,其实,我们这些外围女,跟这里的坐台小姐没有区别。
    干这行一年多了,来国色天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这是我第二次见德哥,第一次是我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将我叫到一个包房,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就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用他自认为‘成功’的案例对我洗脑,其实说真的,如果不知道德哥是干什么的,就这表象,像极了成功的企业家。
    来这里做小姐的人,几乎都有过这样的谈话,我们这些外围女也不例外,他会在你的脑子里灌输一种笑贫不笑娼,钱揣进自己的腰包里才是关键的思想,在他们的认知里,我们根本没有可能洗白成明星,物欲横流,我们最终会随波逐流。
    可我不信,我的心里就是有一种执拗,我不信我做不到。
    “江夏,你与韩丽私下庇护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天你知道得罪萧凌,国色天香是什么下场?你们经纪公司是什么下场?你是什么下场?你私自换客人,这里哪个老板是你得罪的起的?自不量力。”德哥开门见山,言语犀利。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离兮V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54天】
    • 开贴:2017-12-21 09:55
    • 更新:2018-02-14 09:42
    • 阅读:79186 回复:2063 楼主:211
    • 字数:约25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