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试一章,敬君晰之 谢之 改日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8 17:26



    一 军士囚犯无踪影 : 明天依旧是如此
    一个空旷的教场上,几个军士在附近踱来踱去,除了频繁的军靴声还有伴随的抱怨声“什么破军服,像套个热水袋似的!”没错这一来二去的争论迎来了最重要的“客人”只听一声“太子到!”这几个军士就像遇见了蛇除了不动还是不动。来了,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身后带了四个士兵唯一不同的是还押了个遍体鳞伤的囚犯但押的方式不一样是双脚押直白的说是两个士兵死死用镣捆住他的双腿。
    几个军士早已跪下不敢低头了,领头的还吱吱呜呜的说到“参见殿下,还想必就是刺寝的刺客吧?”太子一语不发,只做了一个来人的手势那两个押着囚犯的士兵和这几个士兵和领头退在台下。退就退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是太子的旨意谁也不能违抗,到场边突然一个士兵抱怨“谁呀,抓了我脚快松开!”甚至拿出军刀向下砍去其余的士兵却思毫不在意!领头的虽然出了教场一路无事突然大风袭来那些士兵怎么经受的起都成风中曳叶。
    吹都吹跑了还有叫声,不是面临绝望的惨叫声而是巨大的惊讶声。看到了谁,无人知晓。就这么结了,第二天还是如此,依旧是几个士兵和双脚捆着死死的犯人。但有点奇怪若是囚犯被抓之前脸是黑的因为着急有些虚汗但这些囚犯的脸真的是大同小异!脸尽然是白的里面伴着微红很显然是被迷的。突然大风又来了,与昨天的风不同目: 挥来如叶降,扑之似花倒!还是一样那些士兵还是被卷飞了惊讶之声接连不断。但这算幸运了。怎么? 来述

    二 雾化鞭玩之尽兴 : 太白仙赐宝递任
    见这几个士兵和犯人在一层蓝雾上面来回跑,还时不时传出“老天誊我,天也!”又听一尖哮之声非是人发乃风发目见:抓之似刀向前劈.扯像钩襟下跃沟。紧接着声变惨号丢出来几个身穿军装下穿囚裤的人来正是昨天的领头和那些士兵就是走的时候腰时歪时扭走的越快便是 挥来如叶降,扑之似花倒!走的不慌不慢就是抓之似刀向前劈.扯像钩襟下跃沟。再述这蓝雾似鞭打来上面的那些土兵和犯人反应不是惊恐乃是握拳备机雾鞭快到这些士兵时早已打了个不可开交。雾鞭晓之好玩一连转了几个来回那些土兵和犯人甚至配合的无微不止。
    最后一次时,只听天上一声喊“罢手,吾来也!”目临一老头:鹤发童颜容肃立,披之银衣拂尘立。双眉金光眺万里,凌宵扶驾太白仙。曰“恃圣雾,尔本乃玉帝恭宾之伴雾今在凡做之耀迹恢尔人身。”雾曰“谢之金星,我拒需人身我擅独行若予人身行动多繁也!”太白曰“那就予尓宏法”雾早已喜出望外,金星取出一白布曰“此仙布也,只需双手擦之现刃影人多挨此布现大刀之影若打嚏现二斧也!”雾要得之宝,只惜无双臂不能拿之泣了。金星用金目望一囚雾一阵金光不由自主的随光入囚双臂。
    太白仙又取出一石曰“仙布系囚臂上,可任尔自由控之。”雾曰“谢之,那石若何?”金星曰“步误阶,自分晓。”又曰“晋八王分辖,汝南王司马良不服听旁邪之术抓民人建军已创之十恶之首尔得此宝速去妥任”零控囚而去,乃挺走因雾身目之:鲤翻潭之轻自如.足奖丢之起扬烟。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8 21:00
    来日握法存自内.埃中贱恶统入冥!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0:27
    三 晋先帝龙魂施救 :控囚身倒之不起
    目一山岗,顶有一殿。雾将仙布打嚔化二斧击去,可斧近之殿门却弹了回来!雾怒到极点一连嚔了几次也无果。就在这时只听嬉笑声传出。雾目不见擦手现刃击出只觉身子一挺原来是一条红角绿鳞的龙!但雾却拨下来曰“今有弑凡之任,不与尔畜闹也!”雾还不知乃晋先帝之龙魂来帮子脱难的。
    进殿,突不知从那来几刀靠雾身就这么一下就丢了个千里之外!因乃神雾拒外之力大所如此。目之来了几人:头系紫巾面隐沉,身穿软甲捷动快!只是手臂觉奇怪,尽是甩之刀现来!他们的手臂尽是软的!雾目之为乱屑尽都平之。
    但司马亮踪迹全无,雾刚要入殿四周查探个明白那知控之囚身倒地不起因雾控双臂不受其影响还是屹着的。但身是倒着的怎之? 来速

    四丶抓殿外刀手出击 :出囚体南向而去
    乃是受了陌明之气的缘故才之如此,因布系囚双臂可行动自如可身不行。又见殿中出现一个鸟不似鸟人不仿人的怪物来!目:着身褐衣挂弯翅,首戴一个黑面具。不知那处窜来禽!目这怪物将囚抓出殿外没错,仍旧是那些软甲“刀手”扔刀袭来。突然二斧惊现!当场就把这怪禽给分了片!
    原来是殿中囚倒地是受了这怪禽的气才会不适出殿气没了作用雾就可以大展身手了!当然那些“刀手”也不是事通通摆平了。但雾却从囚之身出来往南而去。 来述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1:22
    五 终南山圣雾取枝 : 玖耀抨乐骂土迸
    目一蓝鞭至,正乃恃圣雾又见后面似乎有点点绿色的东西在里翻滚。近之才知是些长条叶:上宽下窄,颜鲜影映。乃是恃圣雾在终南山取的虽手不能拿但能化鞭晃之这就是有点点绿色的东西在里翻滚的原因。突囚号痛“筋开也!”因凡人之躯难抵神力才如此。目他双臂之肉向上堆青筋都很难看见了。不过这臂又好了见臂上现一圆后鼓大向下两边退开。囚不知怎,又目身:绿衣悬胸.草环套腰。鲜朵积袖.腹里藤绕。囚目不惊反而又笑又骂“我玖耀抨以前在家耕忙久不受这体凉.今快酣也!”又见土迸之大坑也!囚目坑反又笑又骂目土起一鼓点从北至南起至终皆迸裂也!“果圣天誊吾,今承庆也!”
    玖耀抨还不知此圣服乃恃圣雾所取,本终南山命延之树若取枝握草能败袭若打之里之击能引返四周也。突恃圣雾化蓝鞭现将所皆述一遍。玖耀抨曰“谢之,若以后能耀时必筑庙金体答恩也!”恃圣雾曰“吾存此,骚尔者卸救之!”犹于和玖耀抨言谈,忘了玖耀抨是凡人之体刚才那症状又开始也甚至颅、喉、足都如此。恃圣雾本要入臂但这袖突然长了向东而去! 怎? 来速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1:49
    吧规是屎谁去添,度娘不疲很快去!
    系统就是贱德性,全族依个都屠尽!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2:34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2:39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6:45
    村人捣之狸猫祠.换来顷户尽个夭
    后面历问在那里.早被山神戮命无

    猫脸老太啃婴肉.全部究迅没办法
    只见一人跃剑斩.留下二筐场上留
    不说也都该知道.八仙东华吕洞宾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6:46
    1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19 16:51
    1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20 10:31
    六 白衣人回神晚矣 : 太白仙赐锤愈患
    雾跟袖向而止,忽停又动忽动又停,雾见难缠化鞭钩袖就这一钩一半身差点就没了!还有只割了些些云朵。再目玖已昏。颅及全身还是旧样。虽然穿衣服的人昏了但袖子还是同一个姿势。雾往袖向而去。目一白衣人一倒一起。脚下似乎有个尖尖东西。雾赶去,目地飞扬了起来!还有些难闻的气味。
    雾知乃狠陷,用尾向下一打,那一路狠陷都扬了起来这一路一扬正到这白衣人。白衣人才缓过神来可已晚了早屑溅也。
    虽然碎了此恶,可玖耀抨仍旧昏迷不知道醒。雾后把那些难闻的粉用尾向天一挥目一行模糊之字:“援切之!”只目天上射出两道金光现一白锤听一老曰“金光映锤向袖挥之,必愈也!”雾照做,目臂中圆鼓已退目睁之又听老声曰“晋先帝护子用哈气护之就殿中,尔速返妥任也!”雾入玖耀抨臂中返殿。 来述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20 10:59
    七 毁殿真是很废事 : 空中现柱惊司马
    雾控玖耀抨返殿中,正在半空,玖使仙布甩两斧灭之这样可以免多事砸死司马亮也算交差了。原本举起的手不知不觉越弯越长快到臀了!再目二斧其中一斧快接近二腿!雾曰“辙步!”目臂中现一蓝鞭来抓这斧也不是抓就是一点只不过这架式是有点像抓人。
    斧改向袭殿,果劈成了残瓦破石。残瓦破石?乃是玖耀抨想炫一把下土又骂又乐土迸不停!又听“降愿!”目司马亮出来。玖挥仙布现剑要剁此畜刚才那毛病又来了!只目司马亮身边冒出些软甲刀手可这次不是甩手扔刀而是敲鼓,这鼓一敲玖脸上鼻部突的越来越尖只到满长的时候里面还有一点点蓝色。
    正是蓝雾快要从玖的身体脱落出来,果,尽出来一斧来将九十个“刀手”给分片了!乃是雾忍痛割弃自云。司马亮大叫“来大的!”只听很巨烈的鼓声目乃殿中冒出些跪仆看样子不像跪下而是像抓着个什么。不一时,目天掉之一断柱在空中转个不停。这些个跪仆尽自除了臂乃是木棍铁板!厂
    又一狠叫“司马亮,还不交命!”怎? 来速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20 11:29
    八 总恶畜一分归二 : 雾成金霞玖富侠
    司马亮惊慌失措在廊上左躲右窜。虽然玖耀抨手已恢复目司马亮恐像早想趁机剁命可也怕他又叫敲鼓却变小心翼翼的跟着司马亮的走势其实心中真巴不得早剁命了这畜。又听“咚一下!”之声一巨石奔之司马亮胸上!听一龙哮之声目一无角灰龙向天而去!
    那两道金光又现插龙颅龙腰一分为二!里冒滓水臭的无法形容!正是太白金星圣至也。还有那石何现?乃是玖趁司马亮走投无路之际挥剑要跺脚不趁挨阶跌之石出正应太白仙之圣句“步误阶,自分晓!”后殿扬轰之。
    “那些?双足之囚乃跋山之人,捷快之司马亮捕之与军士换便是此风来历。刀手乃攀城之人,手利与猿指换乃甩刀之来历。黑面具飞妖乃忍声吞气之人,里发气使人不康之来历。那陷乃马铠镲印常年伐战积下此粉若有力之人过之狠下场也!鼓与跪仆乃司马亮之戚族异族也乃是用棉与牛腹之皮制之敲之便是刚才之样。这戚族已被弑就那白衣人。”
    后雾成金入天,乃是太白金星用眉中两道金光成了金霞为太白仙神驾,每次太白金星来凡金霞必至。玖耀抨衣永存身白锤若遇日光映之石丶木皆乃金也!后玖靠此衣杀奸屠恶。 束此
    后更别述也,谢君晰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20 12:57
    [ 殒愚全载 一 箭搠飞笔莫名事 ][ 四神险下动刑完 ]
    也不知从哪飞出来一笔见[ 红头尖,白大身。臀尾露出二红焰。]看的新奇,又见一箭见[箭首短体是正常,只这尾转上下行。]这箭往那飞笔上一搠瞬间支离破碎了!但那尾转箭却安然无恙。这么这样,自会叙的。叙别,有一云朵不大不小上有四人跪着看表情似乎很愤怒到达张口咬人的境界。奇怪的是四个眼睛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仔细才知原来是一朵没有任何形态的云在这四个人的脸上罩着。
    传出话来“今明惊神 瑞庇神 凋上神 怛狂子 四神背法今用剡神云吸尽神力!”当然四位神没闭眼更没掉泪只是手在后面飘着甚至飘到头上了!凡人无法做到这一点但神确是轻而易举。见云右上方出现一黄孔而四神的手离口近在咫尺这是丧神刑啊。
    忽监刑官换了一个口吻“慢刑,今己彻过此飞笔乃凡间之火箭里无人,证异神测已悉凡人投此乃是散布一种叫闭口哀之气此气蔓广凡人吸之口会张大舌会伸长盖喉里外气不如阻死幸亏被怛狂子丢讶箭所殒。今四神刑免。”四神各目各还是蒙在鼓里,突来一戟径过四神。此何? 来述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20 14:34
    香山公交明踪无,密云水库倒惨迹
    皆怪三鬼哪去了,已被阴差送到冥
    作者:直遁 时间:2017-11-20 15:06
    二 换声音三神被猾] [碗盖视野戟找出
    忽爆声不停,四神入凡只听“刻速言竘殿也!”其三神入天少之一神乃明惊神也目他拿出一碗照着三神腹部摸之能更声腹乃言囊此碗输了三神言而且他又把监刑官的言给输到碗里宝名[ 藏音碗 ]。此神降凡寻踪,目一穿着[ 大棕布密兴盖脸,拿猎枪走形苍忙。]很显然是个打猎的无奇可目。
    可奇的是,乍阵火光离猎人就差两个石头的距离是不是交待了不是反而是填弹的声音。好像发现了什么猎人疯了似的跑了过去跑了没多久那动静又来了!到底什么样?是这两个同样打扮的人撞在了一起。
    明惊神早用碗盖了此地视野稍微开了一点亮处这就是乍火光,用手敲了敲碗这就是填弹的声音,同样打扮的人乃明惊神用手作像。要将碗打开,猎人已经六神无主了。除了这样,明惊神走的地下怎么热乎乎的难道是碗盖久了的原因反而热乎了。
    用手一挥,土开正是此戟!但乃一柄别的呢? 来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直遁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95天 / 跨度179天】
    • 开贴:2017-11-18 17:26
    • 更新:2018-05-16 21:28
    • 阅读:4199 回复:728 楼主:704
    • 字数:约365千字
    • 图片:46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